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272第272章血煉之法

272第272章血煉之法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劍宗之主臉色冰冷,這個結果雖然讓他無法承受,但此刻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看錯人了,這個少年給了他太大的意外。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也不知道史太空給他吃了什麼靈丹妙藥,竟然強大到這種境界

    “難道說”劍璇璣坐在那里,沐浴著月光,此刻喃喃低語,像是猜到了什麼,但是又不敢確定。

    其他幾大宗門的高層此刻也都是臉色嚴謹,各個都在沉思著,這個少年如果繼任劍宗宗主的話,將來成長起來,劍宗的整體實力無疑會因為他拔高很多,況且,他身上有劍宗祖師的最強傳承。

    天王道的兩位長者則是目光冰冷,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將來若是劍宗因為他崛起,勢必會成為可以和他們天王道抗衡的大勢力,會和他們爭奪聖門大教的名額。

    要知道,在天仙大陸上,這些聖門都是有數量局限的,每隔千年的時間,才會誕生出一個名額來,只準許一個勢力成長為聖門大教,一些有資格的勢力都會爭奪這一個名額。

    屆時,整個天仙大陸其他的聖門大教都會關注,並且會給得到名額的大勢力給予肯定,而落敗的一方,將會被打壓,以保持這種平衡性。

    天王道這些年來的發展,已經逐步的逼近聖門大教了,其他幾大宗門都無資格與之爭奪這個名額,成為大教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如果劍宗真的強大到可以和他們比肩,到時候競選聖門,勢必會面臨極大的挑戰,這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

    “這個少年如果成長起來,是個威脅,他比姜無敵的威脅更大。”天王道的一名長者說道,眼神冰冷。

    “孫聖,我們的決戰還沒有結束”這時候,被摔在地上的姜無敵再次掙扎著站了起來,黑發披散,傷痕累累,但眼中卻射出決絕的殺意。【愛書屋】

    “我對你沒興趣。”孫聖淡淡開口道,而是把目光盯住了風逐北,道︰“你下來,我要與你打,打到你直接肯把人交出來為之”

    風逐北英姿挺拔,高高的站在觀戰台上,負手而立,冷笑道︰“你說姜無敵不配做你的對手,難道你就配做我的對手”

    “打過才知道”孫聖冷笑道,手中金光一閃,金色戰戟出現,以星辰金鑄造,宛如金玉雕琢而成的一般。

    這一刻,姜無敵郁悶的發狂,憋屈無比,尤其是看到孫聖拿著自己的武器,更是讓他恨欲狂,羞辱難耐。

    本來自己應該是今天的主角,應該是劍宗未來的主人,他自信可以鎮壓的孫聖五體投地。但是現在,對方眼中竟然根本沒有自己,而是去挑戰風逐北了,將他甩在一邊,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讓他瘋狂。

    而人群中,那些姜無敵的追隨者和崇拜者更是臉色落寞,蒼白無比,他們之前嘲笑孫聖不夠資格挑戰姜無敵,將姜無敵捧得高高在上,但現在,這個少年卻又實際行動給了他們一個狠狠的教訓,像是扇在了他們每個人的臉上,讓人懊惱,悔恨。

    而姜無敵,原本被他們捧得高高的,現在卻被摔得啪啪的,更是一種天大的諷刺,讓他下不來台

    “孫聖,來完成我們的決戰你逃避是沒有用的”姜無敵怒吼,雙目赤紅,不甘如此,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遭遇到這麼重的打擊。

    “得了吧,你現在只配在我的腳下顫抖。”孫聖冷冷的斜睨他一眼,不留情的打擊道。

    “噗”

    姜無敵噴出一口鮮血,有一部分是因為傷勢嚴重,另一部分完全是被孫聖這句話打擊的。

    他是誰兩次進入道藏的天才,為來劍宗的傳人,在同輩之中向來是無敵的,即使是風逐北,他也不服,認為自己只要再修煉幾年,必定趕超上去,因為風逐北比他年齡還大。

    他何曾受到過這樣的蔑視從小到大他都是走在同齡人的最前面,怎麼會甘心自己敗在一個比較還要小了好多歲的少年手中

    “殺”

    姜無敵大吼,再次發動了,不過這一次,他身上不再金光耀眼,而是一片血氣,從姜無敵的身上擴散出來。

    這片血氣越來越好大,竟然演變成了一片血海,滔滔涌動,血浪擊天,透著一股妖異的氣息。

    瞬間,這片天日像是黯淡下來一樣,這片血海鋪天蓋地,籠罩乾坤,直接蔓延到了孫聖的頭頂上方。

    “恩”孫聖眉頭一皺,這股氣息非同一般,即使是他都不敢小覷,感覺渾身一片冰涼,一股滔天的殺機將他籠罩。

    “這是什麼神通”

    這一刻,在場的人全都驚呼,即使是各大宗門的高層都露出了凝重之色,露出驚訝之色。

    這片血海涌動,帶動滔天的殺機,比一般的大神通還要恐怖,宛如一片血色世界降臨,要把這片天地化為烏有一樣。

    “玲瓏血池他在小乾坤界打開了玲瓏血池”人群中,桑小蝶驚訝道,臉色猛地一白。【愛書屋】

    她和姜無敵曾經在小乾坤界一起發現過玲瓏血池,里面記載有一篇秘法,但是需要一位進入過道藏領域的女子的靈魂精魄才能打開,十分的殘忍與霸道。當初姜無敵設計抓到了桑小蝶,就是希望打開玲瓏血池,只是不曾想被孫聖干涉了,沒有讓他如願。

    但是讓桑小蝶沒想到的是,姜無敵還是做到了,成功的打開了玲瓏血池,獲得了這部秘法。

    “據說,碧游宮的一位女奇才在小乾坤界神秘失蹤,估計是遭遇了姜無敵的毒手。”桑小蝶心中這樣想到。

    只是,這個秘密沒有人會知道了,況且那里是小乾坤界,七大宗門都默認一個規矩,在那片天地即使是雙方決戰,導致死亡,也不能事後尋仇,全憑本事撞機緣,故此就算是真相敗露,碧游宮也不能怎麼樣。

    姜無敵駕馭著滔天的血氣而來,這片血浪洶涌,朝著孫聖淹沒而去。

    姜無敵雙手快速的結印,那是一段詭異的印法,漫天的血浪在這一刻全都瘋狂了一樣,鋪天蓋地的拍落下來,最終化作了一口血色熔爐,當場將孫聖扣在了里面,不是孫聖不願意躲,而是根本就躲不開,因為這血色熔爐是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凝聚成形的,不管從哪個方位突圍,最終的結果都是注定的。

    “哈哈哈哈哈,孫聖你敗了,最後的勝利者是我,笑到最後的也是我,你就熔煉成一灘血水吧”姜無敵大聲笑道,一改頹廢,他結出一片片印記,朝著血色熔爐內打去。

    頓時,這血色熔爐爆發出詭異的光澤,血光纏繞在上面,像是血色火焰一般,在煆燒這座熔爐,像是要融化所有的一切。

    姜無敵騰空而起,盤坐在這座血色熔爐上,這一刻,他不顧身上的傷勢,強行催動法力,結出一片片神秘莫測的印記,打入了下方的熔爐內,讓那血光更加盛烈。

    “應該是一種血煉之法,想不到姜無敵掌握有這種秘法。”這是天香書苑的那位白衣秀士在說話。

    在場的幾位宗門高層都是驚駭,血煉之法他們也听說過,這種法門和獸煉之法一樣,是上古時期傳承下來的恐怖秘法,一經施展,強大且霸道。而這血煉之法更為毒辣,是最快剝奪他人性命的強大手段。

    這樣的秘法,在古時期同樣被禁,後世再被開放出來,但是已經極少有人懂得這種秘法了,也只有一些頂尖的聖門大教中,有這種秘法的記載,甚至都不是完整的。

    沒想到姜無敵竟然機緣之下獲得了這樣的傳承。

    這一刻,即使是風逐北看在眼中,都忍不住露出炙熱的眼神,對于這樣的一種可怕秘法,他也很想獲得。

    而此時此際,圍觀在周圍的人也是一陣唏噓,沒想到戰局逆轉了,姜無敵還有這麼強大的底牌。

    一時間,他的那些崇拜者和追隨者頓時振奮起來,眼中射出稀異的光彩,緊張的握緊了拳頭,這可是反敗為勝的關鍵啊,如此恐怖的秘法,孫聖被當場罩在其中,必然難以活著出來。

    觀戰台上,劍宗宗主的臉色好轉了許多,連他都沒想到姜無敵有這樣的底牌,眼中不禁露出了喜色。

    “糟了,這家伙太大意了。”遠處,龍吟雪、妖月兒和秦狩三人也來了,之前的戰斗她們都看在眼中,對于孫聖的表現,她們都很意外,卻沒想到會在這里出現了反轉,被姜無敵有機可趁。

    血色熔爐在發光,任何生靈被困在里面,都會化為一灘血水,這是一種十分歹毒與霸道的秘法。

    姜無敵盤坐在上面,竭盡所能的運轉你這門秘法,要把孫聖活活煉死在里面。

    “咚”

    而就在這時,那血色熔爐內傳來一聲巨響,震動這口熔爐,像是一口天鼓在擂動一般,沉悶無比,敲擊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什麼,他還能在里面反抗,沒有被鎮壓住嗎”

    眾人驚呼道,臉上變色,被如此恐怖的秘法加持在身上,一般人如何能反抗就算是大凶種也沒有任何還手之力,會被當場煉化成一灘膿血。

    “這個少年的肉身很強大,之前我們有目共睹,不是那麼輕易就被煉化的,而且姜無敵掌握這門秘法應該沒多少時間,根本不能發揮出血煉之法的最強威力。”開口的同樣是天香書苑的白衣秀士。

    “咚”

    巨響再次傳來,而且這一次,那血色熔爐竟然被打出了裂痕,有耀眼的光從這些裂縫中鑽了出來。

    “他要脫困了”所有人都在驚叫,尤其是姜無敵的追隨者和崇拜者,更是臉色慘變,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如果被他脫困而出,後果不堪設想,將再也沒有轉機。

    “老老實實的在里面化成一灘膿血吧,這是你的宿命”姜無敵竭嘶底里的吼道,呈現出一種癲狂的狀態,他一連結出十幾道印記,全都按在了血色熔爐上。

    “轟”

    但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在一聲轟然巨響聲中,血色熔爐爆碎,孫聖渾身發光,像是一頭脫困的蠻龍一般,從里面沖了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