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278第278章少年宗主

278第278章少年宗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劍雲峰上,一戰落幕。

    場上一個少年站在那里,黑發亂舞,清秀的臉上,帶著一股灑脫的氣質。

    他腳踩住風逐北這位七大宗門最杰出的的傳人,一腳落下,險些把風逐北的頭骨踩裂,將他的頭狠狠地踩入了泥土中,狼狽不堪。

    這是一種奇恥大辱,無論對任何人來講,而且風逐北身份又是那麼高貴,驕傲無比,號稱是天縱之才,卻在眾目睽睽之下“享受”這種待遇。

    各路宗門的人震驚,而天王道的人更是眼楮都快瞪裂了,雙目赤紅,他們門下的奇才竟然如此被人羞辱,讓他們如何承受。

    “小輩你放肆”終于,天王道的一位老者怒喝,看不下去了,毫不顧忌自己的身份出手,一個巨大的手掌印拍了出來,像是一枚翻天大印,涌動出可怕的法力,朝著孫聖狠狠地鎮壓而去。

    “要不要臉”孫聖呵斥道。

    “辱我天王道,你當誅殺”天王道的那位老者呵斥道,大手拍上去,毫不留情面,展開絕殺。

    “轟”

    而幾乎同時,另外一只大手探來,仿佛是從天外飛出,晶瑩如玉的一截手臂按落下來,擋住了天王道的那名老者,並且一掌將對方演化出來的大手印給拍的粉碎。

    不遠處的一座靈峰上,一位身材圓滾滾的老人站在那里,須發皆白,卻感覺有道骨仙風的味道,赫然是史太空,關鍵時刻出手庇護孫聖。

    “天王道什麼時候這般小家子氣了,不就是決斗輸了嗎讓你們兩個不顧身份的對一個後生出手”史太空說道,聲音洪亮,震懾人心。

    就連劍宗之主和劍宗的幾位長老都看不下去了,全都站起身來,喝問道︰“道友你什麼意思,既然勝負已分,你這般突然出手對付一個後輩,于情于理都不合適”

    天王道的兩位長者全都是臉色陰冷,他們現在的心情,和劍宗之主之前一樣,本來對自己門下的弟子寄予厚望,視為驕傲,如今卻被人強勢打壓,甚至踩在地上,心中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這小子歹毒無比,既然勝負已分,為何還要動手”天王道的一位老者呵斥道,掐出了一個理由,揪住不放。

    “他自己還沒認輸,怎麼算結束呢”這時候,孫聖冷笑道。

    這句話,讓天王道的兩位老者氣不打一處來,他絕對是故意的,明知道以風逐北的性格不可能親口承認認輸,他卻這般說,擺明了惡意為之。

    “把人放了,風兒今日狀態不佳,改日再戰”天王道的老者呵斥道。

    直到這一刻,他們依然不肯承認失敗,而是在為風逐北找借口

    “那就請兩位放了我的朋友,不然我可不敢保證你們的得意弟子在我手中會有什麼下場。”孫聖再次開口說道,威脅天王道的兩位長老,他今日之所以做這一切,就是為了唐媚。

    “胡說八道,哪個抓了你的朋友,再不放人,休怪老夫不客氣”天王道的長老喝斥,殺機森冷,透體而出,讓周圍的人都感覺寒冷。

    “是嗎那我就用自己的方式處理了”孫聖冷笑道,抬起一腳,猛地朝著風逐北的一條腿上踩去。

    “ 嚓”

    腿骨粉碎,風逐北的一條大腿被碾壓的血肉模糊,險些碎掉,讓原本即將昏厥過去的風逐北大聲慘叫,凌亂的長發披散下來,蓋住了滿是鮮血的臉,狼狽不堪,與當初的氣勢凌人,意氣風發,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哪里還像是七大宗門最杰出的傳人所有的驕傲都不復存在。

    “放人”孫聖大喝一聲,十分干脆,以這般強硬的姿態來回應對方。

    “你”天王道的兩人都被孫聖這種手段給鎮住了。

    他們都是大宗門的前輩高人,何曾有小輩敢這麼跟他們說話,竟然威脅他們,而且是以他們門下奇才的安危來威脅,這實在是太諷刺了。

    “不說話嗎我可沒有那麼多的耐心”孫聖冰冷的說道,他才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而且有史太空在後面撐著,也不怕這兩人出手。

    “ 嚓”

    孫聖再次一腳落下,風逐北慘叫,另外一條腿同樣被碾壓的血肉模糊,讓他痛不欲生,有身體上傳來的痛楚,也有精神上的羞辱與折磨,讓他有種想要咬舌自盡的沖動。

    這一刻,圍觀的人們不禁唏噓,這少年真是好大的膽魄啊,這般威脅天王道的兩位前輩。這兩位前輩身份和地位都很高,年輕一輩看到他們,無不戰戰赫赫,誰敢如此但這個少年天不怕地不怕,敢于針鋒相對。

    這讓人唏噓之余,又是交口稱贊。

    不過也難怪,他腳下的籌碼太重要了,對方根本不敢亂來。

    “小輩,我勸你不要太過分,不然我天王道和劍宗將成為死敵”天王道的老者呵斥道,咬牙切齒,恨到了極點。

    “不服那就打,誰怕誰”這時候,史太空再次表態了,十分強勢,像是在宣戰一樣。

    天王道的兩位老者全都是臉色蒼白,真的要打嗎他們只是情急之下這麼一說,就算他們是天王道的長老,也沒資格做主兩個宗門的戰爭。

    更何況,史太空這個老人實力如此超絕,如果撕破臉的話,按照這位老人的性格,都未必會讓他們活著離開劍宗。

    最不濟也會像靈虛門的兩個人一樣,被廢掉修為扔出去。

    “我的耐心有限,放人不然我廢掉你們所謂的天才。”孫聖呵斥道,手掌上雷電纏繞,化作一個炙熱的雷刀斬落下來。

    “噗嗤噗嗤”

    鮮血噴濺,風逐北的兩條手臂全都被斬落下來,斷臂被斬飛出去,鮮血染紅了地面。

    淒厲的慘叫聲,回蕩在人們心頭,令人心寒。

    孫聖出手狠絕,讓所有人都是頭皮一陣發麻,這少年膽大包天,如果真的激怒他,他們毫不懷疑他真的會當著所有人的面誅殺風逐北。

    “啊小輩你”天王道的兩名老者心疼到了極點,這可是他們天王道費勁艱辛培養起來的奇才啊,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與他們的努力是分不開的。

    眼下,卻眼睜睜的看著他被人斬去雙臂,碾碎雙腿,如此慘重的傷勢,就算是利用一下天材地寶,也很難恢復如初,會留下後遺癥,影響以後的修煉。

    “住手,我們放人放人你不要再胡來”終于,天王道的一位老者忍耐不住,妥協了,在這樣下去的話,這個瘋狂的少年不知道要做出什麼事情來。

    這位老者祭出一件器具,從里面放出來一個人,這是一位少女,容貌嬌媚,身材火辣,但卻被捆綁住,人事不省,赫然是唐媚,只不過小臉兒十分蒼白,處于昏厥中。

    “唐媚”孫聖驚呼,眉毛立刻立了起來,一股殺意騰起,怒視著天王道的兩人。

    而此刻,劍宗的眾人也全都震驚,連幾位長老和劍宗宗主也趕緊跑過來,沒想到天王道真的抓了他們門下的弟子,這讓他們臉色都不好看。

    雖然只是一位內門弟子,但在劍宗眼皮子底下抓他們的人,不得不說這份罪責很大,甚至可以說成是公然叫板。

    當然,更為關鍵的是,這個女孩兒是孫聖在乎的人,不是普通的內門弟子這麼簡單,單單是出于這一點,此事便不能善了。現在劍宗的這些高層都想要挽留孫聖這塊寶,盡可能的要討好他,從而化解之前的不愉快。

    一為劍宗的長老趕緊上前,檢查唐媚身上的傷勢,而後傳音給孫聖,告訴他唐媚只是被封住了,昏睡了過去,並無什麼傷害。

    孫聖這才放下心來,如果唐媚真有什麼不測,孫聖保證會剁掉風逐北的腦袋。

    “道友,你必須給出個交代,光天化日之下囚禁我劍宗的弟子,是何居心”原長老喝問道。

    “交代你還要老夫怎麼交代,我門下傳人也被打成重傷,難道還不足以彌補嗎”天王道的那名老者眼楮通紅,今天他們是栽大了,全都是拜眼前的少年所賜。

    “那不一樣,風逐北是自找的,你們囚禁劍宗弟子是事實。”孫聖開口說道。

    “你小輩,你不要太過分,還要怎麼樣”天王道的老者怒斥,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一甩袍袖,一走了之,今天實在是丟人丟大了,被一個少年逼到這種程度,以他們的身份,如何能承受這種屈辱。

    天王道的另一人倒是比較冷靜,他解釋說,他們並不知道唐媚是劍宗弟子,只知道天王道的幾位弟子和她發生了沖突,故此現將其囚禁起來,事後再做打算,稱這是個誤會。

    但就是傻子也能听得出來,這分明就是借口,在劍宗抓人,還能不知道她是劍宗弟子顯然這是在找托詞,給自己找台階下。

    但是卻沒有人說什麼,事情鬧到了這一步,雙方都需要一個台階下。

    “少廢話,留下你們身上所有的天材地寶,把這廢物領走”孫聖表態了,依然很強硬,他自然不會善罷甘休,就算風逐北遭虐,但那是他自找的,不讓對方出點血,那是不可能的。

    “你過分一個小輩在這里指指點點,就算你天賦非凡,但也要懂得尊師重道”天王道那位脾氣火爆的老者呵斥道,想要身份壓制孫聖。

    “尊師重道你配嗎這少年已經是我劍宗下一任宗主,按照禮儀規矩,不讓你行禮拜見就不錯了”史太空的聲音在這里響起。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