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290第290章鎮壓修道家族

290第290章鎮壓修道家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澹台青微微冷笑,沒說什麼,其實他們這些修道家族,都和一些宗門關系密切,比如說雲家,他們就和另外一個宗門的關系很不一般,幾乎綁定在一起。

    故此澹台家族這一次希望借助澹台雨的關系,和劍宗綁定,讓澹台雨繼承家主,然後再去爭奪劍宗長老的位置,讓澹台家族水漲船高。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劍宗現在已經如同改天換地了一樣,澹台雨回家族閉關,對劍宗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一無所知,澹台家族的人更是做著美夢。

    若是他們知道自己已經欺壓到了未來劍宗宗主的家人頭頂上,不知道這樣的美夢還能繼續做多久。

    “轟”

    猛然間,一聲爆響傳來,一座院牆倒塌,數名修道家族的修士被轟飛了進來,全都被打成重傷,像是死狗一樣倒在地上,不住的呻吟著。

    “什麼人”澹台青和雲飛雪都是吃了一驚,大聲喝道,目光朝著那里望去。

    煙塵中,一位白衣少年走了出來,袍袖一卷,將漫天的灰塵震開,目光冰冷的盯著這兩個人。

    “哦”

    澹台青和雲飛雪都是一愣,沒想到眼前出現的竟然是個少年,不禁讓他們臉色一冷。他們坐鎮在城主府中已經有一段日子了,從沒有誰敢上門來惹事,就算是帝國,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假裝沒看到,因為他們招惹不起修道家族。

    而今這樣一個少年,便這般裸上門來挑釁,還打傷了他們的人,這絕對是不能饒恕的罪過。

    但是,澹台青和雲飛雪都很沉得住氣,雖然不過冰冷,恨不得直接鎮殺這個少年,但還是問道︰“閣下是何人,來自哪里”

    “劍宗”孫聖簡單的回答。

    聞言,兩人臉色都是一沉,他們修道家族雖然自問強大,但是和真正的大宗門還是不能比的,就像是宗門和大教之間的差距一樣,故此听到孫聖提到劍宗,兩人都是心頭凝重。

    “原來,你應該是白家的那個在劍宗修行的小少爺吧。”澹台青開口說道,目光冰冷,嘴角帶著玩味的笑容。

    顯然,他們之前調查過沐風城的三大家族,掌握了一手的信息,此刻看到這麼一個少年,故此能聯想到什麼。

    “怎麼只有你自己來的嗎”雲飛雪說道,她想知道劍宗來了多少人,自己能否應付的過來。

    “區區幾個修道家族,值得我帶整個宗門過來嗎”孫聖冷笑道。

    “好小子,口氣還真是不小”澹台青一聲冷喝,他和雲飛雪相視一眼,稍微放松下來,看樣子劍宗並沒有來什麼高手,只有這麼一個少年,回來後得知家族有難,故此年輕人沖動打到了這里來,根本不足為懼。

    而且劍宗也不可能大舉來犯,因為他們嚴密的封鎖消息了,這里發生的事情並未傳到修道界。估計這個少年也只是踫巧回來探家,撞見了這麼一幕。

    “一個小毛孩兒,毛兒都沒長齊,也敢在這里大言不慚,跪著過來,跟我去靈脈做苦力,可以饒你一命”澹台青說道,徹底冰冷下來,既然只是一個少年,那沒什麼可顧忌的。

    而且他們修道家族這次聯袂而來,就算是劍宗來一位長老,也有把握應付,只要消息封鎖好,斬草除根,便不會有什麼禍端。

    “呵呵呵,小弟弟,只怕你進得來,出不去呢。”雲飛雪也笑道,她十分美艷,也很動人,但此刻話語中卻透著殺機。

    只見她素手輕揮,揮灑出一片符文,霎時間,這個地方被激活了一座符文法陣,將這片區域全部封鎖。

    顯然,他們早就有準備了,在這里刻畫了符文法陣,為的就是有不速之客到訪,故此將他們困在這里,甕中捉鱉,這樣一來便不會泄漏消息,確保平安無事。

    “你以為這種破陣就能困住我嗎你們這些修道家族,敢于宗門做對不成”孫聖冷言道,既然對方想要威懾他,他也不介意反擊。

    “哼,真看得起自己,看你的年紀,不過是宗門弟子,連真傳弟子都算不上,也敢代表大宗門說話把你留在這里,沒有人會知道,乖乖的做苦力吧,或許還能保住一條命。”澹台青冷笑道,全然沒把孫聖放在眼中。

    “是嗎就怕你們留不住我,還把自己搭在這里。”孫聖笑道,邁步向前逼去。

    “年輕人狂妄一點不是問題,可惜你得有這個實力,不要以為在宗門待上幾年就是人上人了,小覷我們修道家族,是你最大的錯誤。”雲飛雪說道,激活了不止一座符文法陣,還有一座殺陣,演化出一片片刀關劍影。

    “收手吧,你這種粗糙的符文抓鳥兒合適,卻困不住我。”孫聖嗤聲笑道,腳下一片符文蔓延出來,根本不用雙手凝練,符文自主的由法力演化出來,傳導入地下。

    “轟”

    霎時間,一座符文法陣發光,里面的刀光劍影全部崩碎,這座符文法陣被一股力量瞬間摧殘,摧枯拉朽一般,當場崩潰。

    隨後,孫聖再次踏出第二步,符文從腳下蔓延出來,當場第二座符文大陣也崩潰掉,根本一點防護作用都起不到,像是一層薄薄的紙張一般,被撕裂的不成樣子。

    “什麼”

    澹台青和雲飛雪全都是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這兩座符文法陣他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布置出來的,但這個少年竟然輕而易舉的將其摧毀了,他的腳下誕生出符文,連雙手都不用,竟然就這樣直接以法力演化出來。

    很明顯,這必須是符文造詣精深到一定程度才能做到的,但這種手段連那些宗門的長老都不可能,一個少年是如何做到的。

    “不好動手”雲飛雪率先呵斥道,意識到了不妙,這個少年手中多半有破解符文法陣的重寶,不然不可能這麼輕松的摧殘他們布置的法陣。

    他們自然不會相信孫聖懂得高超的符文之術,因為他年紀太小了,要說他是符文大師,打死兩人都不相信,所以只能懷疑他身上帶著重寶。

    “看來你很得宗門的器重,傳下了重寶,可惜今日你逃不出去,連做苦力的機會都沒有,只有死”澹台青喝道,一掌向前拍去,所過之處,空間凍結,所有的一切化為了冰雕。

    孫聖目光冰冷,毫不留情,簡單的一拳轟了上去,霎時間雷光澎湃,這是一記雷王拳,雷霆暴涌,當場將那撲面而來的冰寒之氣給摧殘的一干二淨,一拳砸在了澹台青的手掌上。

    “ 嚓”

    令人牙酸的骨骼碎裂之聲傳來,澹台青慘叫一聲,整個人凌空而起,一條手臂被摧殘的焦黑,幾乎化為了木炭。

    隨後,孫聖出手如迅雷,再次朝著雲飛雪撲了上去,一巴掌覆蓋上去,甚至都沒有用到雷王拳,單單是雷光掌,便威能無量,攜帶著狂暴的閃電拍落下來。

    雲飛雪大驚,但她來不及說什麼,雙手抱圓,一輪明晃晃的銀月飛出,剎那間化作了一面盾牌的形態,並且上面的月光化為劍芒,斬殺出來,這是攻防于一體的神通。

    “轟”

    但結果,雷光掌拍落下來,那輪銀月當場崩潰,雲飛雪也被一掌拍飛出去,半邊身子焦黑,白皙的皮膚瞬間被炸得皮開肉爛,血肉暴漏在外面,淒慘無比,一位美艷女子,剎那間化作了一個焦糊的黑鬼。

    “怎麼會這樣這小子是什麼修為”

    這一刻,澹台青和雲飛雪全都震驚莫名,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們竟然被一個少年抬手間壓制了。

    尤其是澹台青,他可是半只腳踏入境界的強者了,竟然不敵一個少年,這要是傳出去,簡直是天大的笑話啊。

    但是,孫聖卻根本不給他們反思的機會,再次撲了上去,直接一腳踹向了澹台青的胸口,即使澹台青演化出神通阻止,但依然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被孫聖一腳踩碎神通,狠狠地踹在了胸口上,骨骼破碎,一口鮮血噴出,夾雜著破碎的內髒。

    “啊你找死小畜生”澹台青怒了,雙目赤紅,直接祭出一口烏黑色的匕首,是一件品質不凡的兵器,刺向了孫聖的咽喉,黑色鋒芒撕裂空間。

    如此近距離之下,可以做到一擊必殺。

    但結果,孫勝手指晶瑩如玉,屈指輕彈,“鐺”的一聲,這枚烏黑色的匕首應聲折斷,像是與絕世神兵踫撞在一起一般,脆弱不堪。

    “ 嚓”

    孫聖扣住了澹台青的手腕,用力一捏,骨頭全部碎裂,化為粉末,這位即將踏入境界的修道家族強者,此刻在孫聖面前,就像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子一樣,不堪一擊。

    “你”澹台青真的惶恐了,他從沒見過這樣的少年,凶殘的一塌糊涂,他的實力和年齡根本就不成正比,簡直就是個怪物啊。

    雲飛雪將一切看在眼中,此刻也是惶恐到了極點,她怎麼也不會相信這麼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會如此的恐怖,連即將踏入境界的澹台青都在瞬間被碾壓了。

    當下,雲飛雪也祭出一件器具,寶光奪目,這是一口靈器,鋒芒畢露,朝著孫聖的脖頸斬殺過來。

    孫聖頭也不回,一巴掌扇了回去,結果靈器崩碎,雲飛雪當場被他一巴掌壓在地上,動彈不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