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296第296章祝家刁難

296第296章祝家刁難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是一座龐大的符文法陣,烙印在虛空中,符文化作了一條條晶瑩如玉的鎖鏈,將白玉輦車捆綁在這里,阻止其前行,像是陷入了泥潭中一般,不能自拔。

    “里面的人,回去吧,你們已經過了進入禁魔海域的期限,名額有限,任何人都不得再進去。”虛空中出現了幾道人影,全都是凌空而立,而且這些人歲數都不大,最大的也只有三十幾歲而已。

    有兩個年輕人,只有二十四五歲,卻已經是境界的強者了。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少年,駕馭著寶器,顯然還沒有進入神武境。

    白玉輦車內,孫聖走了出來,望著前面的數人,以及這座符文法陣,不禁眉頭一皺。

    這幾個人來歷不一般啊,他們年紀都不大,卻有好幾個境界的強者,這絕不是普通的勢力走出來的人。

    “難道是古家族的人”孫聖心中一寒。

    “咦怎麼是一個少年”這時候,對面的人也看到了孫聖,其中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皺了皺眉頭,似是有些意外。

    “幾位什麼意思,阻我前行我記得進入禁魔海域沒有規定什麼時間限制。”孫聖說道。

    “哦這麼說你是在質疑我們小小少年膽子倒是不小,你可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對方為首的中年男子冷喝道,眼眸開闔,有可怕的光束射出,顯然他的修為十分精深。

    最起碼是境界中期了。

    “你們是什麼人跟我有毛線關系,我只知道我們受人邀請而來,從沒听說過進入禁魔海域還有什麼時間規定的,你們這般攔下我,是何居心”孫聖沒好氣,對方顯然惡意為之。

    “呵呵呵呵,真是年少輕狂,一個小地方來的土包子,敢和我祝家叫板,叫你的主子出來,我沒工夫跟這種小嘍 ぐ笫奔洹!蹦敲心昴凶雍淺獾潰 員 擰br />
    祝家,孫聖眉頭微微一皺,果然不出他所料,對方果然是出自古家族的人。

    他之前在劍宗典籍庫閱讀了大量的知識,包括幾大古老家族他都看到過一些記載,其中有提到這個祝家。

    祝家傳承算不上是太久遠,原本是一個大族,大概是在數百年前才晉升為古家族的,但是與其他的古家族相比,這個家族算是實力弱小的,充其量就是比天王道那樣的勢力強一籌。

    但是,能被提拔為古家族,可見這一家族也有著非凡的手段,門下高手不在少數,不然也不會獲取這樣的資格。

    只不過,讓孫聖想不通的是,祝家為什麼攔住他們,他以前從來沒接觸過這一家族,更不要說得罪他們了。

    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應該是和車里面的劍璇璣有關聯。

    “沒听到我們的話嗎滾一邊去,叫你的主子出來,你這種低等的下人也配與我們祝家說話嗎”這時候,祝家的一位年輕子弟開口說道,駕馭著寶器而來,逼近白玉輦車。

    孫聖不禁樂了,這些人把他當成了下人看樣子果然是奔著劍璇璣來的,口口聲聲要他背後的人出面。

    “你說誰是下人”孫聖眉毛一豎,瞪了那幾人一眼。

    “說別人對得起你嗎你不過是個趕車的奴才而已,我們祝家與你這種人說話都是一種褻瀆。”這是祝家的一位年輕子弟在說話,看上去只比孫聖年長一二歲,絕對不超過二十,是一位造化境巔峰的存在。

    孫聖冷笑著搖搖頭,道︰“你們祝家很了不起嗎一個連境界都沒有邁入的窩囊廢,也敢站出來跟我叫囂,來個能上得台面的人。”

    “你你說什麼”

    “小毛孩子你找死”

    這幾位祝家的年輕子弟頓時勃然大怒,臉色漲紅,他們在家族中已經算是不弱的存在了,雖然比不上那些頂尖兒的,但絕對是姣姣者,此刻竟然被一個和他們同齡的少年嘲諷。

    最關鍵的是,這個少年在他們眼中,只是小地方的土包子,而且疑似一個趕車的低等下人。

    “找死”

    幾位祝家的年輕子弟全都大喝,身上釋放出強大的氣息,這幾人清一色的造化境巔峰,體內有九道秘境的光輝飛出。

    “無聊之人,有多遠滾多遠”孫聖冷聲叱道,對方來者不善,他也懶得多言了,直接出手。

    “轟隆”

    他一只手掌壓了上去,法力如虹,化作狂暴的雷霆,布滿了虛空,一道道粗大的雷霆掃殺了上去。

    “你”

    這幾人都沒有想到孫聖敢這麼大膽,竟然敢直接對他們出手,當即也向前撲殺過去,神通乍現,向前轟殺。【愛書屋】但是以他們的境界,自然不可能奈何得了孫聖,直接被一道道雷霆給掃飛出去,肉身險些炸開,傷勢嚴重。

    這一結果,讓幾位祝家的人都是臉色一寒,尤其是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更是目光陰毒。

    “好像還是個年輕高手,應該已經步入了境界,普通家族子弟上去只是送死。”這是一位青年在開口。

    “恩,如此年紀進入境界算是不錯的了,可惜啊,他難以活著進入禁魔海域了。”另外一名青年說道,舔了舔猩紅的嘴唇,眼中浮現出狠辣之色。

    孫聖抬手間震飛了幾位祝家的子弟,冷視著另外幾人,道︰“如何我是否有資格進入禁魔海域。”

    祝家的中年男子臉色冰冷的搖搖頭,道︰“我說了,期限已過,任何人都別想進去,尤其是你,本來只是想叫退你們,但你竟敢打傷我家族子弟,自廢修為,饒你一命,然後滾離這里。”

    “那就是沒得談了,你們動手吧,我不介意你們一起上。”孫聖冷笑道,他知道這些人在針對他,或者說在針對白玉輦車里面的人,但是既然自己也被算在內,他就不會善罷甘休。

    當即,孫聖凌空而起,從白玉輦車上騰起,一瞬間,法力爆發,如長虹一般,化作一道道狂暴的雷霆,劈空亂舞。

    “真是好張狂的少年,你把我古家族的人當成什麼自負也要有個限度,念在你修為不易,不要逼我廢了你。”祝家的一位青年走了出來,氣息壯大,體內法力渾厚。

    “你試試看,祝家不過晉升古家族幾百年,就敢如此猖獗行事,越看越悶越不爽,過來領揍。”孫聖表現出來的姿態更狂,點指祝家的兩個年輕人,呵斥道︰“你們倆一起上,別讓我費事兒”

    這句話揶揄的祝家的兩名青年臉紅脖子粗,他們可都是古家族的天才啊,二十幾歲的境界,受到家族的重點培養,何曾有人敢這麼跟他們叫板,甚至是對他們輕蔑,而且對方還是個未到二十歲的少年。

    “找死而已,我一個人足以廢掉你這樣的小丑”那名最先站出來的青年呵斥道,難以忍受,他和那名中年男子低聲傳音,不知道在商討著什麼,最後後者點了點頭,算是默許。

    這位祝家青年臉色狠辣,向前邁步,手中出現了一件器具,像是一枚令牌,上面銘刻著神秘的符文。

    只見他法力催動,頓時,這塊令牌綻放出奪目的光澤,與此同時這座符文法陣像是被徹底激活了一樣,竟然與這青年手中的令牌交相輝映,產生了共鳴。

    顯然,這枚令牌是操控這座符文法陣的關鍵,此刻被這位青年持在手中,等同于說被他掌控了這座符文法陣。

    霎時間,符文璀璨,密密麻麻的洶涌而來,這些符文全都化作了鎖鏈,晶瑩奪目,但卻繃得筆直,像是一桿桿鋒銳的戰矛一般,撕裂空氣,朝著孫聖洞穿而來,戰矛宛如雨點一般密集,根本無法躲避。

    那名祝家的青年臉上掛著冷笑之色,手持令牌,催動的符文法陣,這片區域他像是化作了一位主宰一樣。

    “可笑而卑微之人你現在後悔已經晚了。”這青年冷森森的笑道。

    無數的符文化作鎖鏈,化作戰矛刺穿下來,鋒芒畢露,全都集中向了孫聖這里。

    “轟”

    這一刻,孫聖的法力暴動,他這一次沒有使用符文之術去化解,進入禁魔海域他要有所保留,留下一些底牌有備無患,所以這一次,孫聖直接以法力抗衡,針鋒相對。

    漫天的狂雷洶涌,劈空亂舞,一道道雷電縱橫交錯,比蜘蛛網還要復雜,密布在虛空中。

    那些符文化作的鎖鏈刺穿下來,帶著鋒銳的氣息,結果在半空中就和這些雷霆踫撞在一起。

    “轟轟轟轟”

    當場,這片區域狂暴的炸開,雷光洶涌澎湃,爆發出一片片耀眼的光澤,那些符文被雷霆摧殘,粉碎與其中。

    這些雷霆可都是孫聖融合了龍形法力而生成的,再加上雷道神通本就霸道,自然威力絕倫,天雷狂涌,疑似九天雷劫落下,轟動這片區域。

    這些符文鎖鏈即使再怎麼鋒銳,也根本抗不住,被雷霆摧殘,偶爾有幾根漏網之魚,也被孫聖屈指輕彈,將其震碎。

    “恩”

    這一刻,祝家的幾人全都是表情凝重,暗道這少年本事不錯,在如此密集的符文攻擊下,竟然游刃有余,他的法力蘊含著雷霆的霸道,卻還有另外一股神秘的力量,導致這些符文根本不能傷害到他。

    “拿出你的真正實力,不要讓我失望。”孫聖望著對面的祝家青年,咧嘴一笑說道。

    但這個笑容看在對方的眼中,卻是大大的諷刺,甚至帶有一種輕蔑的意思。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