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311第311章煉魔化血

311第311章煉魔化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轟隆”

    滔天大浪洶涌而來,夾雜著金色的沙塵,每一粒沙塵都是濃縮的劍氣演化而成。

    這是一門大神通,在祝家之中算得上是鎮族之寶,一個境界的人便能演化出如此的威力,若是一位大能催動,那絕對是毀天滅地的。

    “啪啪啪啪”

    孫聖一抖手中的鞭子,雷霆纏繞在上面,瞬間化作了一口雷霆神兵,劈了上去,雖然是鞭子,但卻宛若絕世仙劍一樣。

    當場,孫聖劈碎了一股浪濤,但是很快的,又有一重大浪淹沒上來,並且夾雜著金色的沙塵。這些金色的顆粒近到孫聖的身前,瞬間引爆,爆發出無窮盡的劍氣,宛若一股股劍浪,淹沒上來。

    一時間,這片海域沸騰了,浪濤卷起,劍氣洶涌,把孫聖整個人淹沒了進去。

    眾人無不駭然,這就是古家族的大神通,果然非同凡響,堪稱是毀天滅地,在這樣的神通之下,不管是什麼樣的人被困在里面,都別想安全無憂的脫困,就算不死也得扒層皮。

    孫聖舞動手中的鞭子,金色的雷光纏繞在上面,不斷有雷霆劍氣迸發出來,這條鞭子像是化作了一條怒龍,張牙舞爪,蜿蜒咆哮,將一重重淹沒而來的浪濤給劈碎。

    同時,孫聖的肉身也在發光,防御力驚人,那些劍氣劈斬過來,被他的肉身完美防御下來,叮叮當當的斬在上面,宛如打鐵一樣。

    “殺”

    孫聖長嘯,沖進了漫天的浪濤之中,那條鞭子被他舞動的密不透風,一圈一圈的橫掃出去,迸發出耀眼的雷電劍氣。

    一時間,不少人驚訝。

    “這這少年的肉身怎麼這麼強悍,晶瑩無暇,竟然連這麼密集的劍氣斬在上面都無用。”

    “顯然,此人利用奪天地造化之物洗禮過肉身,要不然就是他走的是煉體的路線,要把肉身鍛造成至強的兵器。”

    “這種人很少見了,專門走煉體路線的人,不得不說有強大的資本,但是這條路很艱難,稍有不慎,便是萬劫不復,而且後路堪憂,即使修煉到大成,也沒有太高的成就。”

    有些人在議論道,對于孫聖的表現,感覺到吃驚。

    說來也奇怪,連孫聖自己都在驚嘆于他肉身的防御力,就算他確實用一些造化之物洗禮過,而且進入道藏,生出道骨,都會脫胎換骨,洗禮肉身,但也不會強大到這種程度。

    最後,孫聖只能把原因歸結到了神荒骨上面,也許是神荒骨每一次改造自己,讓他的肉身越來越超脫。【愛書屋】

    “轟”

    又是一重大浪落了下來,這一次,威力更加龐大,里面沙塵滾滾,濃縮的劍氣在這一刻全都爆發開來,把孫聖淹沒了進去。

    這一次,孫聖舍棄了那條鞭子,一只手掌向前探去,霎時間,耀眼的光澤爆發,一口閃爍著白玉光澤的巨大仙劍凝聚出來,斬碎虛空而來。

    人仙劍

    孫聖動用了劍宗祖師留下的至強傳承,人仙劍從天而降,晶瑩如玉,像是一口絕世仙器一般,將這股大浪從中間劈開,所有的金色沙塵全都引爆,被人仙劍的威力浸滅掉。

    “什麼”

    祝長春驚呼,他的大神通被浸滅了,那少年撕裂重重大浪,從里面沖了出來,肉身晶瑩璀璨,散發著如寶玉一般的光澤,竟然毫發無傷。

    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個打擊,就算是周圍圍觀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在如此恐怖的大神通之下,這少年竟然毫發無傷的從里面脫困了,讓人覺的匪夷所思。

    “斬”

    孫聖怒發飛揚,根根倒豎,白色的衣袍獵獵作響,渾身上下的肌體都在散發著迷人的寶光。

    人仙劍祭出,斬落下來,晶瑩如玉的仙劍化作百米長,宛如開天闢地一樣,斬向了祝長春。

    “給我碎”

    祝長春大喝,這一刻他收起了輕視之心,竭盡全力的催動自己的法力,再現出一門神通。

    “轟”

    水澤滔天,依然是水道大神通,數十股大浪騰起,化作了粗如山峰一樣的戰矛,鋒銳難當,像是能把一片山河摧毀,朝著人仙劍轟去,想要浸滅孫聖的神通。

    但結果,人仙劍一震,劍光濤濤,每一道劍芒都很耀眼,形成了一片劍氣風暴,將那些浪濤化作的巨大戰矛全都給崩碎掉。

    祝長春被一劍斬飛,即使他快速的祭出一件器具抵擋,但結果那件器具當場被劈碎,而且被擦中了肩膀,差點半個身體都被這一劍給斬落下來,鮮血淋淋。

    這位祝家的高手,被孫聖一劍重創。

    這一刻,祝長春臉色蒼白如紙,繼而又轉變成紫青色,恨得咬牙切齒。

    他從一開始就看不起孫聖,覺得這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就算天賦異稟,但終歸是小宗門的人,而且他一直以為這少年只是仗著劍璇璣才敢趾高氣揚的,自己鎮壓他簡直是手到擒來。

    但是沒想到,這麼一個少年,竟然有如此超脫的實力,連自己都被他重創了,區區小門宗的後輩,難道他還能和古家族的公子,以及大教的傳人相提並論嗎

    “祝家就不能來個能打的嗎”孫聖立在半懸空,黑發飛舞,略顯稚嫩的面龐,帶著一股仙風道骨的氣息,但卻極為懾人,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小輩,不用你猖狂,我今日必定鎮殺你當場”祝長春咬牙切齒的喝道,他絕不會在這種場合之下讓人看了笑話。

    “你不行,分分鐘被我吊打,讓你們祝家來能打的,不是有個祝千秋嗎”孫聖說道。

    “我家公子豈是你這蠻夷之地的小丑可以相比的,在我祝家面前,你狗屁都不是。”祝長春已經被擠兌的破口大罵。

    “呵呵呵呵,廢人一個,還敢逞能,你是不相信我敢斬了你是嗎”孫聖則是大聲笑道。

    這樣一句話,讓祝長春臉色漲紅到發紫,他是祝家的中流砥柱,也算是一號強大的人物,即將開啟第三次道藏了,卻被眼前的一個黃毛小子嘲笑為廢人,這讓他情何以堪

    “用煉魔化血之法,煉掉這個小子,我看他還敢逞凶”祝長春吼道,對不遠處的祝海和祝藍大叫。

    祝海祝藍都是祝家的杰出子弟,雖然比不上他們口中所說的祝千秋,但也都是年輕才俊,繼承了家族最重要的傳承。

    此刻,在祝長春的命令下,這兩位祝家的杰出弟子全都行動起來,每一個人都祭出了一件器具。

    祝海祭出了一枚黑玉般的盒子,而祝藍則是祭出了一張染有黑色血污的殘圖,朝著孫聖打了過去。

    那枚黑玉般的盒子打開,霎時間,飛出了十二桿血色大旗,分散在空中,呈一種特殊的規律排列,將孫聖困在了里面。

    而那張染有黑色血污的殘圖,則是迎風變大,像是一片鋪天蓋地的旗幟一般,直接覆蓋了半空,懸在孫聖的頭頂上方,那黑色的血污,疑似一張猙獰的鬼臉,青面獠牙,吞雲吐霧。

    “什麼鬼東西”孫聖也是眉頭一皺,直覺告訴他這種東西不簡單。

    “煉魔化血之法難道說是祝家祖傳的那套法門”人群中,有人這樣說道,猜出了什麼。

    “貌似听說過,這是十分少見的血煉之法,祝家的先祖曾經在一處遺跡中所得,需要借助八凶圖和鎮魔幡才能發揮到最強的威力,曾經祝家先祖生生的把一頭絕世大凶給煉死在了里面。”

    “不會吧,祝家的人把八凶圖和鎮魔幡帶來了”

    眾人一陣驚呼,想到了關于祝家的一些底牌,不僅全都頭皮發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