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347章軒轅一脈

第347章軒轅一脈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青金棺蘊含著一位無上皇者的傳承,這是極品的造化,讓絕頂大能都要動心。

    但是現在,這口青金棺竟然被打開了,證明有人先到了一步,里面的造化十有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

    這個結果,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覺得無法承受,心中惱火無比,他們費勁了心思進來,為了破解此地的封印,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怎甘心造化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奪去

    “該死,到底是什麼人先進來了”祝家老嫗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時候,有人出手了,朝著那口青金棺打去,想要試探一下虛實。

    一道劍氣飛向了青金棺,斬向上面的棺蓋,想要將其打落。

    但結果,這一擊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那青金棺沉重無比,光是棺蓋便重如山岳,而且堅固不朽,連一位神元境高手的攻擊都不能撼動分毫。

    “讓我來”

    一位金發青年站了出來,這名青年身上金光涌動,俊朗英武,尤其是那一對眸子,給人一種鋒銳的氣息,他整個人有種超脫的氣韻,身上涌動出強大的波動,甚至比一些老輩人物還要重。

    這是金鵬子,當代最強一列的人,與麒麟子齊名。

    此刻,金鵬子出手了,一對金色無暇的羽翼演化出來,這一對羽翼像是化作了一對鋒銳的天刀,斬落下來了,攜帶著滔天的金光,直奔那口青金棺而去。

    “咚”

    這一擊,落在了棺蓋上,竟然真的撼動了這口棺蓋,但是並沒有打飛出去,只是讓棺蓋移動了一下。

    而就在這時,一只手卻從青金棺中伸了出來,這只手掌疑似男人的手掌,但卻光滑如玉,比女子的皮膚都要白皙無暇,像是寶玉雕琢而成的一般。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誰都沒有想到,青金棺中竟然有人,而且是活生生的人。

    但是很快的,人們眼神就變得火熱起來,這青金棺里面的造化被人先一步奪取,很有可能就是這個人,他竟然躲在青金棺里面,也就是說,他的身上很有可能攜帶著這位無上皇者的造化。

    “什麼人,滾出來”一位古家族的老者呵斥道,祭出一件強大的法寶,對準了那口青金棺。

    “閣下不必再躲了,我們這麼多人在這里,你是走不掉的,還是交出不屬于你的東西來吧。”祝家老嫗冷嘲熱諷的說道。

    他們人多勢眾,絲毫不懼對方會是什麼人,就算是再強的高手,有這麼多人在,他們底氣十足。

    此刻,不少人都祭出了武器,對準了青金棺,想要看看里面究竟是什麼人,竟敢先一步奪取屬于他們的造化。

    青金棺內,那如白玉一般的手掌伸出,按在了棺沿上,下一刻,一道英挺的身影從里面站了起來。

    這是一個年輕人,身著烏黑色的甲冑,黑發披散,一直垂落到腰間,五官英俊,宛如鬼斧神工雕琢的一般,是一位英俊的不像話的年輕男子,他手中持這一桿烏黑色的戰矛,雖然年輕,但卻像是一位魔神一般。

    而且在這男子的眉心中,有一枚烙印,似是一道圖騰,閃爍著紫幽幽的光芒。他有一對冰冷的瞳孔,掃視著在場的人,站在青金棺內,臉上沒有絲毫畏懼的表情。

    “你是什麼人”一位古家族的老者呵斥道,十分眼熱,因為此人可能先一步獲得了這位皇者的造化。

    但是,沒有人敢輕舉妄動,雖然這是個年輕人,但是給人的感覺非同一般,像是一位魔神一樣。

    此時此刻,如果孫聖在場的話,一定認得出來,因為這位身著黑色甲冑的年輕男子,正是當初在沐風城外,封印在靈脈中的魔神青年,此刻竟然從這位無上皇者的靈柩中爬了出來。

    “這里沒有爾等要取的造化,離開吧。”那位魔神一般的男子開口了,聲音冰冷,不摻在絲毫的感情。

    “呵呵呵,你以為這樣就能瞞過我們你在這里得到了什麼,都得吐出來”那位最先開始說話的老者冷笑道,目光陰毒,顯然不打算就此放棄。

    他們這麼多人在這里,而且還有一位大教的高人玄玉大人在此,故此底氣十足,不懼怕任何人。

    “我再說一遍,這里沒有你們的造化,而且此地的任何東西,你們都踫不得,不然殺”那魔神一般的男子再次開口說道,帶著一股肅殺之氣,站在青金棺內。

    “你到底是誰,憑什麼在這里做主”王家老者呵斥道。

    “不要跟他 攏 鈄攪舜巳耍 寥 氖逗>涂梢粵耍 還芩玫絞裁囪腦旎  惺裁蠢蠢  繼硬還頤塹氖終菩摹!弊<依襄菜檔潰 娑蘊淌值腦旎  遣幌V磺寫鄱家 藍帷br />
    只有那位玄玉大人,此刻陰沉著臉,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緊緊的盯著那位如魔神一般的男子。

    “呵呵呵呵,真是可笑。”這時候,那魔神一般的男子說道︰“這個天地變了嗎區區小家族的人,就敢如此說話,當自己是主宰一樣,人要懂得敬畏,有些人,不是你們可以褻瀆的。”

    這樣一席話,听在這些古家族的人耳中分外不是滋味兒,平日里他們傲視一切,勢力堪比大教,確實有著主宰一方的資格。對于任何人,他們都是以一種傲然的姿態對待,往往都是他們警告別人,要懂得敬畏,不容許褻瀆古家族的尊嚴。

    此刻,一位神秘男子,看上去還很年輕,竟然對他們說出這樣的話,這絕對是裸的侮辱。

    幾位古家族的老者全都在咬牙切齒,目光冰冷,難以忍受這種挖苦。

    “哼,你當自己是誰敢與我古家族叫板”那位最先開始說話的老者呵斥道。

    “小小家族,要懂得敬畏。”那魔神一般的男子依然是這句話,卻揶揄的古家族的一干人臉色發青。

    “哼,老夫倒要看看,你這猖狂之子有什麼手段”那位老者忍不住了,被人如此嘲諷和奚落,這在以前從來沒有過,古家族的威嚴要置于何地

    “殺”

    當即,這位老者出手了,祭出法寶,法力滂沱,加持在這件法寶上,綻放出奪目的光輝,直接朝著這位魔神一般的男子鎮殺過去。

    沒有人阻止他,連那位冷靜的玄玉大人都保持沉默,他確實需要一個人出手來掂量一下這個人的實力,直覺告訴他,此人非同小可,需要一探究竟。

    “哼,如此口出狂言,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手段,敢如此囂張”那位古家族的老者呵斥道,向前殺去,其他幾位古家族的老輩也全都凝神關注,他們也想看看這神秘男子的手段,是否真的是個高手。

    “可惜啊,天仙大陸沒落了嗎連當年的土狗之輩都後來者居上了。”那魔神一般的男子嘆息著搖了搖頭,但這樣的一副態度,著實讓古家族的人看的咬牙切齒。

    他們堂堂古家族,何其高傲,自尊心很重,卻被別人評價為土狗之輩,簡直無法忍受。

    “口出狂言的賊子,你受誅吧”那位老者呵斥道,法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殺氣濤濤,垂落下來。

    這時候,那魔神一般的男子動了,很從容的抬起了手中的黑色戰矛,沒有任何 碌畝 鰨 苯右幻 創├松先ュ  羌 μ翁危 餉 崮康姆 ε鱟蒼諞黃稹br />
    “ 嚓”

    這件品質上乘的法寶立刻應聲而碎,被這桿黑色戰矛直接粉碎了。

    下一刻,驚人的一幕上演在眾人面前,那黑色戰矛勢如破竹,銳不可當,簡直快到眾人無法反應過來,當場將那位古家族的老者胸膛洞穿,鮮血飛濺,那名老者躲都躲不了,直接被這魔神一般的男子給挑飛起來。

    “啊”

    老者淒厲的大叫,沒有想到對方出手如此之快,之狠,先是粉碎了他的法寶,最後直接釘穿了他的胸膛,饒是他神元境的實力,竟然都反抗不了,當場被重創了。

    “你你敢對老夫出手”那古家族的老者張口吐血,大聲喝道,直到此刻,依然自認為高貴無比。

    “土狗之輩,有何驕傲之處”那魔神一般的男子冷冷說道,手臂一震,手中的黑色戰矛抖動,“嗡”的一聲,噴薄出一股霸道的法力。

    “啊不”

    那名古家族的老者慘叫一聲,當場被這股力量撕裂,炸碎在半空中,直接化作了一團血霧,死的不能再死了。

    這樣的一幅畫面,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陣心寒,這也太夸張了吧,那可是古家族的一位神元境高手啊,絕對是高手一枚,是古家族的中流砥柱,此刻竟然被一擊打爆了,連反抗都不能。

    這一刻,這些古家族的人全都閉嘴了,感覺渾身一震冰冷,再無之前的驕傲與狂妄自大。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年輕人,實力竟然如此可怕,一擊殺死了一位古家族的神元境高手,讓他們不敢想象。

    就算是自負如金鵬子這樣的人物,此刻都不禁露出凝重色,眼中閃爍著驚駭的表情。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這時候,一直沉默的玄玉大人說話了,緊緊地盯著那位如魔神一般的男子。

    “年頭太久了,還會有人記得我們這一脈嗎呵呵呵,真是可悲,不過告訴你們也無妨,我名軒轅易,出自軒轅一脈,你們可曾听說過”那名魔神一般的男子說道,自報來歷,但語氣卻有些淒涼。

    “什麼你說你出自軒轅一脈”玄玉大人震驚失聲。

    不光是他,在場有些來歷的人,都不禁變色,他們知道這一脈,那是中州祖皇的血統傳承的一脈,以軒轅姓氏自居,當年的中州祖皇,那位無上皇者,便是復姓軒轅。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