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377章直接動手

第377章直接動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狐公子和孫聖一來,在場的幾人都站了起來,畢竟這是當代最強一列的人,無人不敬畏,此刻全都朝著狐公子拱手。

    倒是孫聖,明顯被忽略了,除了冷家的冷凝兒等人和他打招呼之外,恐怕也只有靈宗的幾位天才在看著他,眼中飽含冷意,一看到孫聖就恨得牙根癢癢,之前在七星閣他們丟盡了顏面,全都是拜這個少年所賜。

    “看我干什麼我們很熟嗎”孫聖掃了那幾位靈宗的天才一眼,不冷不熱的說道。

    “哼”萬天逸等人都是冷哼一聲。

    其他幾位靈宗的天才也具是對他恨之入骨,此刻冷嘲熱諷的說道︰“我靈宗這次來了幾位前輩,到時候還要和閣下探討一二,有些人好像不明白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沒錯,就怕到時候他不敢接招。”萬天逸冷笑道。

    “怎麼你們幾個還嫌不夠丟人現眼嗎跑到這里來叫囂就算你們請來再厲害的前輩,但你們敗在孫兄手中已經成為事實,就算你們靈宗的長老挫敗了孫兄,那也是以大欺小,不光彩。”狐公子冷聲說道。

    他不是那種慣于忍耐的人,看不慣的事情便直言不諱。

    幾位靈宗的天才臉上都是變顏變色。

    “不管怎麼說,藐視我靈宗的人,都要付出代價。”靈宗的那位婀娜的女子說道。

    此刻,亭子中氣氛有些壓抑,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個少年和靈宗的人有過節。而且這幾位靈宗的天才貌似還在這個少年手中吃過虧,此刻仇人見面,自然分外眼紅。

    “甦姑娘,這就是你說的那個符文天才嗎”這時候,葉家的葉小宣說道,盯著孫聖,顯然她之前有听甦菲提及過孫聖。

    甦菲站了起來,笑道︰“是啊,孫公子的符文造詣高深莫測,我七星閣專門請他來幫忙的,幾位請入座吧。”

    狐公子和孫聖坐了下來,本來孫聖是打算坐在冷凝兒旁邊的,但卻看到甦菲沖他示意,並且在自己的旁邊給了留了一個位置,無奈之後坐在了甦菲的旁邊。

    但這一切,都被一個人看在眼中,就是那位身著血色甲冑的年輕人,他目光微微一冷,盯住了孫聖。

    在場的這些人,身份都不一般,全都有著自己的來歷。

    甦菲悄悄傳音給孫聖,為他介紹這些人,靈宗的人自然不用多說了,孫聖已經打過交道了。冷家自然也不用介紹,都是老熟人。

    而值得一提的,便是這位名叫葉小宣的女人,這是葉家的天之驕女,當代的一位年輕強者,修出了道骨,而且已經是神元境的高手了。

    這個女人的實力一直是個迷,因為沒有人看她全力出手過,故此許多人都拿她和當代最強一列的幾個人相比,覺得此女也許不會比那些人差,畢竟也是修出道骨的奇才,而且已經邁入了神元境。

    但是,葉小宣卻從沒和同輩的一些至強者交手過,葉家對她保護的很嚴格,在沒有登上三道天之前,絕不會讓葉小宣過早的暴漏實力。

    至于那位身著血色甲冑的年輕男子,甦菲不願意多說,只是說他是來自一座大教,是一位大教的教主親自教導出來的弟子,身份比那些大教的真傳更為高貴。【愛書屋】

    孫聖默默地點點頭,看來能坐在這里的人身份都很不一般啊。

    眾人坐在亭子中,但氣氛並不算多麼融洽,除了甦菲和葉小宣之間彼此交談還算和睦之外,像是冷家和靈宗的人,都只是彼此對視,而且可以感覺得出來雙方都在較勁。

    狐公子只是一個人在飲酒,似是這里沒什麼他感興趣的話題。

    倒是那位身著血色甲冑的年輕人,讓孫聖覺得比較怪異,對方會時不時的盯他一眼,眼神十分不善,甚至飽含敵意,這不禁讓孫聖很納悶兒。

    自己並不認識這個人,也沒有什麼過節,干嗎要用這種眼神看他

    但是很快的,孫聖便找到原因了,因為他注意到這血色甲冑的年輕男子在看向甦菲的目光時,頗為不同,有著一種柔情和痴迷之色。

    原來如此,一個男人看另外一個男人不順眼,除了有過節之外,那麼就只有可能是女人的問題了,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孫聖並不在意,他和甦菲是清白的,充其量就是一起喝喝酒,談談心而已,雖然有時候會談到很晚,但是從來沒一起過夜過,所以孫聖問心無愧。

    “這位道友,甦姑娘之前一直對你贊賞有加,說是你符文造詣精湛,今日可能要大開眼界了,七星閣的那幾件古寶問世,想來道友應該可以大展拳腳了。”葉小宣說道,突然望向孫聖。

    “別捧我,這次冷家家主來了,听說七星閣的一位宗師也會到場,我可不敢說大展拳腳,頂多就是幫幫忙而已。”孫聖說道,卻故意把靈宗排除在外。

    “某些人最好有點自知之明,有這麼多位前輩在場,他敢出手嗎只怕到時會讓人恥笑。”靈宗的一位天才立刻說道,皮笑肉不笑,斜睨孫聖一眼。

    孫聖咧了咧嘴,道︰“至少比一些窩囊廢強得多,學藝不精,還出來逞強。”

    “你在說誰”當下,靈宗的幾位天才全都站了起來,一個個怒目而視,包括萬天逸和那名婀娜的女子在內。

    何曾有人敢這麼直言不諱的侮辱他們

    “小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小瞧我靈宗,到時候自會有你的苦頭吃,我看當著我教中的前輩,你還敢張狂否”萬天逸咬牙說道,憎恨無比,恨得牙根癢癢。

    “是你們自己先跑來招惹我,之前也是你們自己提出來要比試,技不如人就耍賴,就你們還配稱之為符道正宗還是省省吧,哪涼快哪呆著去。”孫聖看也不看這些人一眼。

    “你小子,你過了”

    “你真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嗎一個野路子出身的家伙,敢嘲笑我名門正宗”

    幾位靈宗的天才怒目而視,恨得牙根癢癢,恨不得現在就要掀桌子跟孫聖大干一場。

    “全都坐下。”這時候,甦菲站了起來,適當的時候要對孫聖進行維護,畢竟他是受了七星閣的邀請來幫忙的,道︰“幾位,今天對我七星閣來說意義重大,我不想看到有人在這里鬧事,否則七星閣不歡迎他。”

    幾位靈宗的天才具是咬牙,臉色難堪無比,他們自然看得出來,孫聖得到了七星閣的維護,不然甦菲不會這麼護著他。

    那身著血色甲冑的年輕人臉色再度冰冷了一些,盯著孫聖,鼻息間發出一聲冷哼。

    幾人再次坐了下來,這一下氣氛顯得更加壓迫了,尤其是靈宗的幾個人,橫眉立眼,一個個氣不打一處來。

    葉小宣微微一笑,依然是在針對孫聖,道︰“我听族人說,道友你在禁魔海域立下了不小的威名,連麒麟子和金鵬子你都敢叫板,小女子實在是佩服啊。”

    孫聖不禁眉頭一皺,這女的想要干嘛啊,他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來,葉小宣每一句話都會把矛頭指向自己,乍听之下沒有什麼,但卻有點挑事兒的意思。

    “哦敢和麒麟子叫板,這麼說此人不僅懂得符文之術,修為也很不錯了。”果然,那血色甲冑的年輕人冷冷一笑說道。

    “不過听說他只是仗著後面有人保護他而已,本身實力很難說,當初在禁魔海域,麒麟子並未真的動用全力與他交鋒。”葉修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道。

    這下孫聖明白了,葉家的人就是故意的,葉修和葉小宣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故意在這里挑唆。

    “原來如此,既然是這樣,那閣下哪來的這麼大的口氣,敢小覷我們聖門中人”那血色甲冑的年輕人冷笑道,他出身自大教,和靈宗一樣並稱十大聖門中的人。

    故此在這種局面下,他自然要替靈宗說話,替十大聖門說話,更何況這血色甲冑的年輕人本來就看孫聖不順眼。

    “你是哪一頭”孫聖問道,盯住了那血色甲冑的年輕人,心中也很不爽。

    “天聖山,葛倫。”那血色甲冑的年輕男子說道,臉色冰冷︰“閣下出言諷刺我聖門中人,我覺得必須要給出一個說法,否則的話”

    “否則怎麼樣你的意思是要打嗎”這時候,坐在一邊的狐公子突然說道,抬起了頭,直視著那位血色甲冑的男子。

    葛倫眉頭一皺,狐公子他自然是知道的,這人很強,是當代最強一列的年輕人,他不敢與其爭鋒。

    當即,他冷哼一聲,看向孫聖,道︰“葉家的人說的果然沒錯,看來你只會躲在別人背後逞能而已,沒有那個實力,以後就不要口出狂言,記住,一切都要講究實力。”

    孫聖不禁冷笑,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幾個人看來已經商量好了,他們是靈宗的幾個人故意請來為難自己的。

    但是,孫聖也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冷笑道︰“如果你不服的話,我倒是樂意奉陪,那就出來打過吧。”

    “跟我打你配嗎我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跟一些小丑動手的人。”葛倫冷笑道,身著血色甲冑,碩碩放光,他十分倨傲,目空一切,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嘿嘿嘿嘿,你搞清楚,現在是我要打你,你沒得選擇”孫聖大聲笑道,直接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二話不說,蘊含著狂暴雷霆的一拳轟了上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