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380章墓碑

第380章墓碑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是這個小子嗎少年輕狂,竟然在這里口出狂言”

    “此人貌似有非凡的符文傳承,我們門下的幾位天才被他羞辱過,真是膽大包天,小小年紀,就敢招惹到我們靈宗的頭上來了。”

    “不可大意,查查這小子的來歷,若是他的符文之術真有那麼精湛的話,一定有師承。”說話的是一位青衣老者,雖然頭發花白,但皮膚卻很紅潤,沒有一絲的皺紋,鶴發童顏。

    “是,二長老。”其他兩位靈宗的長老點點頭。

    而在另外一處,莊園中有一座高大的閣樓,有一位白衣老人處在上面,坐著輪椅,下半身似是已經癱瘓了,但他的眼神卻十分精湛,內蘊符文,碩碩放光,有著一種深不可測的氣息。

    這位白衣老人一副笑眯眯的姿態,手指上帶著兩個白玉指環,這兩枚白玉指環光澤明亮,有符文光澤飛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對強大的符文寶具。

    “哦這少年不但是個符文一道的天才,在修行上也有著過人的成就,難怪菲兒這麼推崇他。”白衣老人笑道。

    “青虹大師,時間到了。”一位七星閣的老者走到他的身後,飽含尊敬的說道。

    “恩,我們過去吧。”這位被稱之為青虹大師的白衣老人點點頭,笑著說道。

    孫聖在莊園中溜達了一大圈,他和狐公子並肩而行,聊著一些修行上的見解,主要是關于神元境修行上的一些問題。

    孫聖即將踏足這個領域,故此多了解一些沒有壞處。

    直到時至晌午,終于,有人來通知他們,展覽馬上就要開始了,請他們移駕前往。

    孫聖和狐公子隨著那人來到了一個地方,也是在這座莊園中,但這里與別的地方不一樣,很明顯這里被特別對待過,刻下了強大的符文法陣,而且好幾座法陣坐落在這里,被完美的保護在內。

    此刻,凡是參與這次展覽的人都來了,聚集在這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朝一個地方望去。

    在那里,有三件器具擺放著,被七星閣的一些護衛嚴密的看守著,暫時不準許別人靠近。

    這三件器具,都具有一種古老滄桑的氣息,其中第一件,是一枚青銅書卷,被安置在一座白玉台上。

    這青銅書卷差不多有一尺多長,橫放在上面,被密封著,像是渾然一體一般,根本沒有一點縫隙。上面銘刻著古老的花紋,甚至有一些圖案,涉及到了古代的神明,類似于神靈圖騰一樣,不過經歷了歲月的磨蝕,很多地方都已經模糊不清了。

    這是第一件

    第二件東西,則是比較耐人尋味了,那竟然是一截手臂,沒錯,一截形如干尸一樣的手臂,血肉仿佛全都收縮在了骨頭內,干干癟癟,但卻閃爍著金屬一般的光澤。

    這不禁讓人納悶兒,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之前的那枚青銅書卷,雖然很神秘,但是不難猜出里面可能記載著什麼東西。可眼前這一截如干尸一樣的手臂又是什麼來歷干嘛用的難道是從尸體上切下來的

    第三件

    這是一座墓碑,一座冰冷的墓碑,並不算高大,只有一人多高,上面青苔滿布。之所以說它是墓碑,而不是石碑,是因為這上面雕刻著幾個古老的大字,前面的字體都已經模糊的不能再模糊了,根本分別不出來。

    只有最後兩個字,依稀能辨別出來,是“之墓”兩個字,也就是說,前面的那些模糊的古字,應該是這墓碑的主人,這是一座死人碑,不知為何被七星閣的人給搬到了這里來。

    “這三件東西,全都透著一種古怪啊。”孫聖說道,皺起了眉頭。

    靈宗、冷家的人全都到場了

    靈宗這邊來了三位長老,都是位高權重的人,符文造詣驚人,絕對是大師級別的水準。

    在他們身後,那幾位之前和孫聖有過節的靈宗天才站在那里,注意到孫聖之後,他們一個個怒目而視,眼神冰冷。

    冷家這邊,則是有冷家家主親自出面,冷家的幾位元老和冷凝兒幾人,全都守護在其身邊。

    其他的一些七星閣的客人,也全都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望著那三件東西,露出沉思之色。

    這就是七星閣從山海界的古遺跡中帶出來的東西,每一件東西里面都有塵封的秘密,讓人望眼欲穿,恨不得現在就將這三件東西里面的秘密吃透一般。

    這是三件古寶,每一件上面都有古老的符文封印著,這也是為什麼七星閣大招旗鼓的邀請了冷家和靈宗這兩大世家,以及不少能人異士來相助的原因。

    這種古老的符文封印,十分的棘手,畢竟年代太過久遠了,有些符文早已經失傳,就算有傳承下來的,但也只是只言片語,殘缺不全的。

    這也是讓七星閣頭疼的原因,連他們七星閣的符文宗師,都未能解開這上面的秘密,只能邀請眾人共同研究。

    孫聖目光在這三件古寶上打量著,從第一件到第二件古寶上,他看不出所以然來,最後,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座冰冷的墓碑上。

    那是一座死人碑,透著一股陰沉恐怖的氣息,像是從幽冥地獄中拘禁來的一座墓碑以上,仿佛可以吞噬人的靈魂。

    孫聖緊緊的盯著這座墓碑,越開越覺得心頭壓抑,這是一種莫名的感覺,連他也說不清楚,似是被這座墓碑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所影響的一般。

    最後,孫聖暗中催動符文之術,眼瞳中有符文閃爍,朝著那座冰冷的墓碑望去。

    他即將修出符道天眼,雖然還沒有大成,但卻具備符道天眼一些特有的功能了。比如說望穿符文的本源,洞悉被符文籠罩的真相,這些他還是可以做到的。

    冰冷的墓碑,死寂沉沉,即使是在熾烈的陽光之下,這座墓碑依然散發出一股陰冷的氣息,令人覺得不寒而栗。

    孫聖眼中符文閃爍,穿這座塵封的墓碑。

    這一刻,孫聖猛然感覺自己的精神變得恍惚起來,隱約之中,傳來女子抽泣的聲音。這聲音十分真實,像是就在耳邊縈繞一般,那女子的抽泣聲音十分哀怨,像是一位無助的少女,失去了至親至愛的人,在悲聲嗚咽,讓人听得心里發酸。

    詭異的哭聲,就這樣斷斷續續,隱隱約約傳來,孫聖的精神越來越恍惚,感覺自己的靈魂像是被吸進去了一樣。

    听到這哭聲,他莫名的悲痛,似是也被這哭聲給渲染了,跟著那莫名的聲音一起傷心,一起悲徹

    “這聲音難道是從墓碑中傳來的”孫聖心頭巨震,恍惚的精神瞬間恢復了清明,熾烈的陽光照在他的身上,但孫聖卻依然感覺到一陣陰冷,渾身上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身上起了一層白毛汗。

    哭聲從墓碑中傳來。

    這讓孫聖十分不解,難道說墓碑中有一個鮮活的生命嗎這怎麼可能,這座墓碑一看就知道年頭兒久遠,不知道多少千年甚至萬年了,里面怎麼可能會有活著的生靈。

    而且,活著的生靈又怎麼可能被葬在墓碑之中

    “怎麼了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了”狐公子就在他的身邊,感受到孫聖的變化,不禁低聲問道。

    “看不透,我的天眼未成,難以洞悉全部,恐怕就算是大成的符道天眼,也看不透,不然七星閣的那位宗師早就洞悉里面的秘密了。”孫聖說道。

    “那你到底看到了什麼”狐公子不解,繼續追問道。

    孫聖沉吟,剛想要說話,但就在這時,人群傳來一聲喧嘩,只見不遠處人群左右分開,甦菲紫衣婀娜,身材曼妙,她推著一輛宛如紫玉打造的輪椅走來,而在這紫玉輪椅上,坐著一位白衣老人,笑眯眯的姿態,但卻給人一種很神秘的氣息。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