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381章神之卷

第381章神之卷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見過青虹大師。【愛書屋】”

    這位坐著輪椅的白衣老人一出面,在場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全部都在行禮,包括靈宗的幾位長老,和冷家家主,具是對這位青虹大師恭敬有加,就像是晚輩看到了長輩。

    “呵呵呵呵,這次有勞大家了。”青虹大師開口說道,雙目開合間,總給人一種神秘的氣息,像是那雙眼楮蘊含著星空一樣,深邃,永恆,令人捉摸不透。

    這位老人的符文造詣已經到達登峰造極的地步,就算沒有符文光澤體現出來,但由于高深的符文造詣,故此會有一種特別的氣息存在。

    在場的人中,恐怕只有孫聖能看出不凡,因為他即將修出符道天眼,能感覺的出來,青虹大師的眉心中,有一枚隱藏的印記,像是一只眼楮,想必那就是符道天眼所在的位置。

    符道天眼是符文之術高深道一定地步的體現,它不一定誕生于雙瞳之中,可能會在身體的其他部位開闢出來,比如說眉心靈台的位置,也有可能是後腦勺,或者是天靈蓋,甚至長在屁股上都很難說

    青虹大師確實生出了符道天眼,故此他看向別人的時候,總會讓人有種被洞悉的感覺。

    似是感應到了孫聖的目光,青虹大師朝著這邊望來,笑了笑,微不可查的點點頭。

    “諸位,相信不用我多解釋了,諸位應該能了解此次的目的,那麼我們就開始吧,這三件東西分別是從山海界的各個古遺跡中帶出來的,本身潛藏著大秘密,若是能破解開,或者太古時期的一些隱秘,可以迎刃而解。”青虹大師說道。

    “太古時期的隱秘,什麼意思”孫聖不禁低聲道。

    “難道你沒有耳聞嗎”狐公子倒是見多識廣,道︰“這是大陸上某一部分人都知道的秘辛,據說是久遠的年代,差不多要一兩萬年前了,大陸上一些高手聯手在探秘一則古老的訊息,但是最終卻引發了不詳,當時幾個大教聖地一夜之間被人夷平,包括當時問鼎一方的中州王朝,也淪陷了。”

    孫聖心中一動,這些事情他知道,小乾坤界的靈虛洞天便是如此,據說也是涉及到了一些緊急,被天外之手一掌夷平。

    中州王朝也是如此,當時中州祖皇涉及到了禁密,疑似被天外神兵斬落,後來中州王朝也遭遇了厄難,逐漸的沒落,最終被歷史吞沒。

    這所有的一切,都關系到一則禁密,他們涉及到了這一則禁密,觸犯了禁忌,故此遭了天譴,或者說是被詛咒了,連中州祖皇這樣的人物都不能幸免。

    其實,孫聖不了解的是,在天仙大陸上,並非只有靈虛洞天和中州王朝這個特例,當時還有其他的勢力參與,無不是聖門大教。

    但自那之後,這些勢力全都瓦解了,不管是一夜之間被人夷平,還是逐漸的沒落,但都和他們涉及到了那一則隱秘有關系。

    現如今,七星閣這是要重蹈覆轍嗎依然要探秘,難道他就不怕和當初的那些大勢力一樣,遭遇天譴連中州祖皇都被天外神兵給斬了,七星閣干嘛還要繼續探究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太古禁秘,可以讓人前赴後繼,不顧一切的去探索,要弄個明白。

    陽光刺眼,在場的人情緒都很復雜,緊張之中,又帶著一種興奮。

    “諸位可以上去研究一下。”青虹大師準許道。

    當即,許多人按耐不住,走上前去,尤其是靈宗和冷家的人,他們早就想見識一下這三件古老的東西了。此刻他們全都湊了上去,分別在三件古寶前進行查探,或者是以符文之術探索,或者是取出寶具進行查看,各施本領,都想能從中捕捉到一些線索。

    孫聖也走了上去,他依然停在了那座墓碑前,但這一次,他沒有望穿到里面去,而是伸手去觸及這座墓碑,感受著墓碑中具有的一種特別的冰冷氣息,那氣息並不寒冷,對肉身沒有任何傷害,但卻仿佛可以凍結人的靈魂一樣。

    也有幾人和孫聖一樣,在研究這塊墓碑,但是觸及之後,全都臉上變色,向後退去。

    “這到底是誰的墓里面真的有活著的生靈嗎”孫聖喃喃低語,回想到之前在墓碑中听得的哭聲,讓他有感而發。

    “你能看出什麼來嗎”甦菲湊了過來,香風襲襲,美妙動人,曼妙的身段,無一不透著完美,肌膚雪白如玉,散發著光澤,誘人無比。

    “目前還看不出什麼來,但是這座死人墓透著一種古怪,相信青虹大師也感受到過,畢竟他老人家修出了符道天眼。”孫聖說道。

    甦菲點點頭,壓低了聲音,道︰“不瞞你說,師尊也覺得這座墓碑比較邪,沒敢太深的探索,平日里這座墓碑都是被師尊親自封印在地下倉庫中的。師尊還說,有時夜間,這墓碑內會傳來隱隱綽綽的抽泣之聲,就像是一個少女在哭泣一樣”

    聞言,孫聖不禁激靈的打了個冷戰,這和自己听到的一模一樣。

    甦菲聰慧過人,明媚的眸子眨動著,神秘的笑道︰“這麼說你也听到了”

    時間點滴的過去,眾人都在研究這三件古物,但是最終,一部分人搖頭退去,這三件古物神秘無比,憑他們的本事,不可能解開上面的秘密,哪怕是一些線索都找不到,只能退到一邊,淪為看客。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如此,至少靈宗的幾位長老和冷家家主等人,還在繼續探索,每一個都皺著眉頭。

    “這東西上面描繪著神靈圖案,這些圖案很是熟悉,老夫似是從一部古籍中讀到過。”這是冷家家主說的話,望著那枚青銅書卷,顯然是發現了線索。

    “神靈,那是太古時代的產物了,是一種至高無上的生靈,涉及到了傳說中的神域。”

    “莫非這東西是從神域流傳下來的”靈宗的幾位長老也湊了過去。

    冷家家主仔細端詳,而後借助符文之術,想要探索一二,最終眼前一亮,道︰“不會是神之卷吧。”

    “神之卷”在場的一些人都露出了好奇之色。

    但也有幾位老者臉色一變,漏出駭然之色,顯然是听說過這東西。

    “什麼是神之卷,還請前輩指點。”人群中有人說道,好奇無比。

    “這東西老夫有所了解。”青虹大師坐在輪椅上,被人推著走了過來,道︰“神之卷據說是流傳自至高神域的一種秘法,散落人間,早就已經拼湊不全了,曾經在天仙大陸上,有人得到了神之卷的其中一卷,名為滅字卷,單憑此術,卻可橫掃天下,所向披靡,而這個人,相信你們都听說過”

    “誰”

    眾人迫不及待。

    “中州祖皇。”青虹大師說道。

    眾人不禁心中一驚,他們何止听說過,中州祖皇的事跡遍布整個天仙大陸,誰沒有听說過他那真是孤陋寡聞了,那可是一位富有傳奇性的無上皇者,曾經問鼎天下,無人能敵。

    “相信諸位都听說過,中州祖皇曾斬殺過一位來自神域的至強者,當時他所動用的,便是神之卷宗中的滅字卷,連神域的至強者都不敵。”青虹大師語出驚人,吐出當年的一則秘辛。

    眾人心中的駭然不止一點點,這位強大的無上皇者,竟然修煉過神之卷,而且僅僅是修煉了其中的一卷,便有這麼駭人的實力,能把神域的至強者給擊殺。

    足以可見,這神之卷十分的珍貴,堪稱無上至寶。

    一時間,在場的這些人眼楮全都亮了起來,盯著這枚青銅卷書,看個不停,似是要望眼欲穿,洞悉里面的秘密。

    “也就是說,這青銅書卷內,很有可能密封著神之卷的其他卷宗。”靈宗的幾位長老激動無比,觀摩著青銅書卷,眼神熱情,很不得想要搶走一樣。

    “唉,可惜啊,這上面的符文封印太古老了,而且極為玄妙,想要破解十分不易。”冷家家主說道。

    他們都一一試驗過,雖然得到了一些線索,但是想要破解,根本不可能,這不是一個人能做到的。

    連青虹大師這樣的符文宗師都沒有辦法,更不要說他們了。

    “冷前輩,能不能讓晚輩看一下。”這時候,孫聖走過來說道,也對這青銅書卷比較好奇,想要研究研究。

    “恩”

    一時間,在場的幾人都是一愣,尤其是靈宗的三位長老,頓時露出不悅之色。

    他們這些人身份何其高貴,都是大師級別的水準,而且都到了一定的歲數,現在一個少年跑過來,一副要和他們身份持平的姿態,這頓時讓幾人心中不爽,靈宗的幾位長老更是面露冷色。

    “小小頑兒,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兒,站到一邊去,在場的這些人哪一個不可以做你的前輩了豈容你胡鬧”當即,靈宗的一位長老冷嘲熱諷的說道。

    他們自然知道孫聖是誰,這個少年之前打壓了他們靈宗的天才,這幾位長老正看不順眼呢,現在他又站出來顯擺,幾人自然看不過去,故此言語喝斥。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