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382章不服拿炮轟

第382章不服拿炮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孫聖沒有看這幾個人,而是對著冷家家主說話。

    冷家家主須發皆白,胡子和頭發都是白色的,聞言不禁點點頭,將這枚青銅書卷遞給了孫聖。

    “冷家主,請你慎重,年輕人毛手毛腳,萬一損壞了古寶,你們冷家傾家蕩產未必賠得起。”靈宗的長老說道,他是該教的五長老,此刻臉色略顯冷淡。

    “無妨,老夫準許這位小友一觀。”這時候,青虹大師說話了,特意恩準。

    這一次,靈宗的幾位長老都不說話了,臉色尷尬的站在那里,像是吃了死耗子一樣,氣色難堪。

    這次來的分別是靈宗的二長老、三長老和五長老,都是大師級別的水準,而且符文師本就是心高氣傲的,更何況是這種大師,自然眼高于頂,很少有人能入得他們的法眼。

    更何況孫聖還得罪過靈宗,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看。

    孫聖接過這枚青銅書卷,端在手中,仔細觀摩。

    下一刻,他的瞳孔中陡然綻放出符文光彩,射出兩道金色的光束,要洞悉這枚青銅書卷。

    這是即將修成的符道天眼,這在場的人都紛紛色變,有些人之前就見識過孫聖的這種手段,故此可以保持淡定,但是像靈宗的幾位長老和冷家的一眾人,都是頭一次看到,不禁有些震撼。

    這雖然不是真正的符道天眼,但已經無限接近了,符道天眼即將煉成。

    對方只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啊,卻在符文領域有著這樣的成就,連一些大師都做不到的水準,但他卻達到了這個高度,不得不說讓人難以置信。

    靈宗的五長老和三長老都是臉色一變,他們之前就听門下的弟子說過,這個少年快要修成符道天眼了,但卻不願意相信。

    無論是誰,不是親眼目睹,都很難相信這樣的說辭,畢竟對方太過年少了,他們怎能相信一個年紀輕輕的少年,在符文領域中快要超越一些大師水準的人呢

    “他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符道天眼即將大成,這是很多大師都做不到的。”靈宗的五長老說道,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堪。

    之前他還在嘲笑孫聖不夠資格站在這里說話,但現在人家展露出過人的本領,連他們這些自稱是大師的人都做不到,面子上頓時有些掛不住。

    “這是他自己修煉出來的嗎據我所知,符道天眼是可以嫁接的。”三長老說道。

    確實,這種事情是可以做到的,有些人會利用特別的手段,將自己的符道天眼嫁接到另一個人體內,但是,符道天眼是不可能遺留的,也就是說,一個人的符道天眼如果被剝奪了,必須要在十二個時辰內立刻移植,否則,天眼便會散盡符文,變成普通的眼楮。

    故此,絕對不可能有符文宗師把自己的天眼長期的遺留下來。

    “確實有可能,不然他年紀輕輕,想要修出天眼是不可能的,連我靈宗都沒有這樣的奇才。”二長老也點頭說道,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

    “幾位可要看清楚,他的天眼並未徹底修成,不圓滿的天眼是不能移植的。”冷家家主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靈宗的幾位長老頓時無言以對,是啊,他們忽略了這一點,孫聖的符道天眼只是即將修成而已,並未真的大成,故此不可能是移植的。

    幾人頓時語塞,尤其是五長老,臉色通紅無比,找不到任何借口了。

    這時候,孫聖已經觀察完畢,道︰“幾位前輩,晚輩斗膽,願意嘗試一下。”

    他已經看清了這青銅卷書中的符文,確實十分古老,單靠天仙大陸的符文傳承,想要破解難如上青天。但是若是以九道秘卷中的符文之術來化解的話,還是有一線希望的。

    “準。”青虹大師點點頭,望著眼前的少年,帶著笑眯眯的姿態。

    孫聖鄭重其事的點點頭,嚴肅無比,這一次的東西十分棘手,是孫聖有史以來踫到的最難的一道難關,具體能不能解開這上面的符文,連他自己都沒有十足的把握,甚至可以說把握只有兩成那里。

    當下,孫聖開始全力出手,演化出符文,十指靈活的動作,每一根手指都在勾勒出不同的符文烙印。

    這一手,即使是在場的幾位符文大師都覺得震驚,這種手段,單單是靈宗的五長老就做不到,十指勾勒不同的符文,等同于在一心十用,必須要符文造詣精湛到極點才行。

    “這”靈宗的五長老臉色難堪,與三長老和二長老對視一眼,眼中的震驚之色都無法掩飾。

    區區一個少年,對符文之術的修煉竟然抵達這種程度,讓老一輩都感覺汗顏,他們還是頭一次看到過,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天才,與之相比,他們靈宗那些所謂的天才弟子,當真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一樣,難怪會在這個少年手下吃癟。【愛書屋】

    二長老則是臉色陰沉,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澤,不知道在沉思什麼。

    至于靈宗的那幾位天才,更不要說了,他們都快恨瘋了。

    包括萬天逸在內的幾位靈宗天才,全都在咬牙切齒,他們最期待的就是孫聖吃癟,被打壓,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出風頭。

    本以為自己教中的長輩來了,可以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囂張的少年,卻不料還是被他找到了機會大展風采,這種畫面對幾位靈宗天才的刺激無疑是巨大的。

    孫聖全力推演符文,很快的便滿頭大汗,這青銅卷書上的符文確實很不簡單,古老滄桑,與現在天仙大陸所修煉的符文之術截然不同,幸虧他的九道秘卷更加高級,也是類似于古符文之術,故此還能有一線希望。

    “喂,老孫,有沒有把握啊”狐公子蹲在孫聖身邊,有些擔心。

    “狐公子,請不要打擾,符文師凝煉符文之時,最忌別人擾亂,否則會前功盡棄的。”冷家家主善意的提醒道。

    “哦。”狐公子只能乖乖的退到一邊。

    “轟”

    猛然間,那青銅書卷綻放出一團光輝,有一片片霞光飛出,這片霞光匯聚成一柄柄手指粗細的飛劍,十分密集,竟然朝著孫聖蜂擁而來,似是要把他絞殺在其中。

    “不好這是什麼”眾人全都是驚叫一聲,向後退去。

    “小友當心,這青銅書卷中有古代聖賢刻下的符,此劍陣老夫之前也引動出來過來,可以攻擊一個人的靈魂,萬一被擊殺,肉身將會化為軀殼,靈魂灰飛煙滅。”青虹大師說道。

    但他的眼中也有著一絲意外之色,一個少年,竟然做到了這一步,這座符文劍陣隱藏的很深,有時候連符文大師都未必都觸及的那麼深的地方,驚動這座劍陣。

    眾人全都向後退去,漏出驚訝之色。

    這可是一場殺劫啊,沒想到這青銅密卷中隱藏著如此恐怖的攻擊符文,可以直接抹殺一個人的靈魂,這種手段防不勝防啊,就算是神通也不能攔下,只能以符文來克制符文。

    “嘿嘿嘿,這下闖禍了吧,誰讓他逞能呢。”萬天逸則是在冷笑,其他幾位靈宗天才也全都是幸災樂禍的表情。

    他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這種畫面,讓孫聖吃癟,最好能直接擊斃他,這樣他們才覺得大快人心。

    “哼,這是老輩之間論道,他竟然大言不慚的去找死,這也是他自找的。”

    “呵呵呵,罪有應得,他還真把自己當成是大師了嗎不自量力,看來這回是自取其辱了。”

    幾位靈宗的天才都在幸災樂禍,毫不介意在這個時候打擊孫聖,這讓他們感覺暢快無比。

    “都尼瑪閉嘴,不想活了吧”狐公子立刻一瞪眼,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人,轟天炮直接取了下來,對準了幾位靈宗的天才。

    這家伙的脾氣向來如此,不然也不會和孫聖這麼對口兒,同樣是那種眼楮里不揉沙子的人。

    孫聖也是那種一個不爽,直接拳頭說話的人。

    而狐公子更干脆,看你不爽,拿炮轟

    “狐公子,你什麼意思”靈宗的三長老和五長老怒視道,雖然狐公子身份不一般,是當代最強,但他們怎麼說也是十大聖門的人,自然要維護自己教中的天才。

    “瞪什麼瞪,不服來辯都說了安靜點,看看你們靈宗調教出來的小輩,本事不行,嘴皮子倒是挺溜的,你們靈宗到底是學符文之術的,還是學說學逗唱的”狐公子橫眉立眼的說道。

    “你”

    靈宗的幾位天才都是怒不可及,連三長老和五長老都氣不打一處來,不過他們也知道狐公子不是一般人,那可是太阿古廟天狐一族的最強奇才,如果動了他,勢必要與太阿古廟的王族作對。

    不過對方說話實在是太氣人了,堂堂靈宗,被他這樣批判,讓他們的面子往哪擱

    “狐公子,你不要太過分了,你只是來觀摩的,按道理說這里都是精修符文之術的人,你沒有權利插嘴。”靈宗三長老說道。

    “切,那你最好管好自己門下的弟子,不然本公子可不會客氣,管他誰是誰,一炮一個。”狐公子冷哼道,看到了甦菲在沖他搖頭,也沒有揪著不放,站到了一邊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