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385章突來異變

第385章突來異變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孫聖表現的絲毫不著痕跡,誰也不知道,其實他已經掌握了神之卷。

    生之卷,可以稱之為一種療傷的聖法,不管是多麼嚴重的創傷,都可以修復,哪怕是肉身粉碎,也能復原。

    甚至,就算是元神受創,也能恢復過來。

    神之卷號稱是神域至高無上的秘術,連孫聖識海中的天書都不曾有。而這所謂的生之卷,等同于讓孫聖獲得了無窮的生命力,充滿了無限的可能,任何傷勢都能夠治愈。

    甚至,若是將生之卷推演到圓滿,還能發生逆天的變化,即使肉身化為劫灰,元神枯竭,依然可以重獲新生,涅而歸。

    這簡直就像是不死之身一樣,孫聖如何能不興奮沒想到意外之余,自己竟然獲得了這種逆天的造化。

    “不知道生之卷能不能修復大道之傷”孫聖心中這般想道,如果有一天自己也遭遇了和小魔女一樣的經歷,大道根基損壞,不知道這生之卷能不能扭轉乾坤。

    很快的,眾人對于神之卷的熱情漸漸冷淡了,雖然這神之卷十分難得,但就算拿過來也研究不透,那神域的文字,誰能解讀的出來

    就算是以七星閣的財力和物力,想要解讀這門秘術,也不是那麼輕松的。

    但眾人相信,一旦有朝一日這青銅書卷中的秘術現世,必然會掀起驚天的波瀾,到時候恐怕就算是絕頂大能,也會降臨七星閣,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一觀這青銅卷書。

    “小友,這第二件古寶,你有什麼見解嗎”這時候,冷家家主邀請孫聖一同觀摩第二件古寶。

    這第二件古寶赫然便是那一截手臂,干尸一樣,血肉全都收縮到了骨骼之中,只有一層干癟的皮膚,但卻堪比神鐵一般,比金剛鑽還要堅硬,敲擊在上面鐺鐺作響。

    青虹大師走了過來,說道︰“這一截手臂,並非從古遺跡中找出來的,而是山海界當中的一片尋常區域,不知為何被一股強大的力場給籠罩,後來在泥土深處,挖掘出來這一截手臂。”

    靈宗的幾位長老也走了過來,望著這一截手臂,眉頭緊皺,並未看出什麼究竟來。

    孫聖眸子中符文光彩彌漫,有符文法則交織,但是最終也搖了搖頭,道︰“這里面根本就沒有符文,以符文之術探索不出什麼來。”

    這也是讓青虹大師、冷家家主和靈宗幾位長老頭疼的原因,這一截手臂,來歷莫名,上面並沒有符文封印,故此單靠符文之術,探索不出來里面的奧秘。

    甦菲說道︰“我們曾經以各種神兵利器,甚至是法寶試驗過,都不能在它上面留下絲毫的痕跡,我七星閣有一件祖器,也不能傷害它分毫。”

    “嘶~~”

    此言一出,不少人倒吸涼氣,祖器的殺傷力眾所周知,那是道器之下最強的武器,就算是一些大勢力中,都不一定有祖器,那是古代流傳下來的兵器,故此有著祖器的稱號。

    連祖器都不能傷害到這一截手臂,這到底得有多堅硬啊,別說是神鐵,就算是用世間最鋒利的仙鋼金鑽也未必能打出痕跡來。

    “我可以拿一下嗎”孫聖問道。

    青虹大師點了點頭,對孫聖倒是很相信。

    孫聖走上前去,將這一截手臂抓在手中,確實很堅硬,而且沉重無比,以孫聖這麼強大的肉身之力,拿在手中竟然也感覺到了吃力。

    也就是說,這一截看似干癟的手臂,最起碼有數十萬到上百萬斤重。

    “鐺鐺”

    孫聖使勁的敲擊了兩下,把手指頭都給震疼了,這截手臂卻沒有任何的變化。要知道,孫聖的力量何其大,就算是尋常的法器在他手中,也能被震斷。

    “我來試試”

    孫聖說道,取出一桿戰戟,這戰戟是他用各種神兵的材料鑄造而成的,已經是極品法器了,只要在祭煉一番,說不定能成為法寶。

    “鐺鐺鐺”

    他手持戰戟劈上去,戰戟與這一截手臂踫撞,火花四射,但依舊沒有在這一截手臂上留下任何的痕跡。

    耳听為虛,眼見為實,眾人見到這一幕,都不禁駭然無比,確實如甦菲所說,法器和法寶根本不能在這上面留下任何痕跡,這一截干癟的手臂實在是堅硬的過分。

    “我還就不信邪了。”

    孫聖一咬牙,緊握住手中的戰戟,用盡全身的力氣,體內金色的血液沸騰,卯足了渾身勁數的一擊,朝著那一截手臂斬了上去。

    “鏗鏘”

    在一片火星之後,一聲脆響傳來,孫聖只感覺自己的手臂發麻,手中的戰戟錚錚作響,震動不已,劇烈地顫動著。

    “ 嚓”

    更過分的是,戰戟的戟刃竟然崩裂開來,雪亮的戟刃上面布滿了裂痕,最終“ 嚓”一聲崩斷成兩截,掉在了地上。

    “這”孫聖不禁傻眼了,真是弄巧成拙,這件兵器他祭煉了好長是一段時間的,里面加入了各種材料,是一件珍貴的極品法器,全力一擊下,竟然就這麼崩斷了。

    更夸張的是,這一截干癟的手臂,依然沒有任何變化,靜靜的躺在地上,散發著冰冷的金屬光澤,連一絲印記都沒有留下。

    “呵呵呵,這就叫賠了夫人又折兵吧,早告訴你它十分堅硬的,連法寶都不曾留下痕跡。”甦菲笑吟吟的說道。

    “不管,你們陪我一件兵器。”孫聖有些心疼的望著手中斷裂的戰戟說道。

    此言一出,甦菲頓時俏臉一變,鳳目含煞,氣呼呼的瞪著孫聖,嬌喝道︰“憑什麼要我們賠,是你自己不相信,非要來嘗試一下,現在要我們陪你一件兵器,虧你說得出來。”

    “可我好歹幫了你們大忙啊,怎麼滴也比一件兵器值錢吧。”孫聖理所應當的說道。

    甦菲頓時語塞,確實,孫聖解開了青銅書卷,確實幫了他們七星閣一個大忙。雖然那青銅書卷上的文字沒人認得,但可以肯定,必然是神之卷中的其中一卷,一旦未來解讀出來,價值不可估量,而孫聖自然是功不可沒的。

    當然,沒人知道其實孫聖是最大的受益者,不但借此機會開啟了符道天眼,而且還意外的獲得了神之卷中的生之卷。

    這種造化,就算是絕頂大能都要眼饞的發瘋了。

    “呵呵呵呵,小友確實攻不可破,等這次展覽結束,可以到我七星閣的寶庫中隨意挑選一件兵器。”青虹大師笑眯眯道。

    七星閣財力通天,寶庫中自然收藏了不少的兵器,而在他們看來,孫聖這次確實立下了汗馬功勞,送他一件兵器簡直是小意思。

    “給一件祖器嗎”孫聖問道。

    “你想得到美,知道祖器有多麼珍貴嗎給了你怕你拿不動。”甦菲氣呼呼的說道。

    “小心眼兒那樣兒,女生心眼兒小,沒人要。”孫聖撇撇嘴說道。

    甦菲心中這個氣啊,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評價她,甦菲無論是美貌、智慧、天賦或者是身份,都是最上等的,可謂是一位全能的才女,追她的人海了去了,其中不乏有天之驕子,每一個人都被她所傾倒,哪曾有人會這麼和她說話。

    孫聖懶得再去斗嘴,繼續研究這一截干癟的手臂,將其拿在手中,狠狠地往地上敲了兩下,甚至將其按在膝蓋上,雙手用力去掰,但結果依然奈何它不得。

    “喂,你到底行不行啊,沒那個本事,還是站到一邊去吧。”萬天逸冷笑道。

    “我不行你行”孫聖斜睨他一眼。

    萬天逸咬牙切齒的說不出話來,尤其是他感覺到周圍有不少人都在拿嘲諷的眼神望著他。

    要知道,現在孫聖的身份非同一般了,是公認的少年符文大師,開啟了符道天眼,論起身份來,甚至能和他們靈宗的長老們平起平坐,畢竟人家的本事在那里擺著呢。

    萬天逸身為靈宗的年輕弟子,卻出言辱沒一位符文大師,眾人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看,甚至有人不怵靈宗,低聲冷笑,說他們靈宗的弟子沒大沒小。

    這些話听在萬天逸等人的耳中,簡直要氣昏過去,一個比他們年紀還小的少年,現在卻凌駕于他們之上,他們平日里的驕傲此刻全部失去了作用,甚至出言說了他一句,就遭到了眾人的白眼,這叫什麼事兒啊。

    此刻這些靈宗的所謂的天才,與孫聖相比,簡直成了雲泥之別,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而就在這時,孫聖做了一個十分大膽的舉動,他拿著那一截干癟的手臂,朝著那座冰冷的墓碑敲了上去,想要看看這兩者之間誰比較堅硬。

    “鐺”

    那一截干癟的手臂和墓碑踫撞在一起,傳來一聲巨響,宛如金鐵交鳴之聲,格外刺耳。

    “嗡”

    而就在那干癟手臂和墓碑踫撞的一瞬間,孫聖感覺到手中那一截干癟的手臂,竟然涌現出來一股奇異的力量,原本干癟的手臂,突然綻放出光澤。

    與此同時,一幅畫面奇異的出現在孫聖的腦海中,那是一片湛藍的天空,一只大手印從天而降,毀天滅地,將無盡的山脈、大地,天空,全都粉碎開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