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392章美女徒弟

第392章美女徒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到手的東西豈有送回去的道理這不是孫聖的風格。

    因此,孫聖轉身就跑,頭也不回。

    “站住,給我回來,孫聖你不能這麼缺德。”甦菲叫道,跟在身後,氣的銀牙緊咬,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人,太無賴了。

    平日里和甦菲這種天之驕女打交道的人,哪一個不是上流人物,無論是大家族的公子,還是聖門傳人,哪一個在她面前不是彬彬有禮,氣質高貴的人物,像這種耍流氓的人,甦菲還是第一次看到。

    “孫聖你太無恥了,我看錯你了,本以為你很單純,原來你比狐公子更險惡。”甦菲在後面叫道,這個少女也不一般,施展玄妙的身法,竟然能和孫聖的速度相比美。

    “美女,話不可以這麼說,我幫了你們七星閣這麼多,沒有功勞我也有苦勞吧,拿你兩件法寶都這麼小氣。”孫聖頭也不回的說道。

    “你知道一件極品法寶的價值嗎既然你選擇了它,就把烈陽劍放下。”甦菲說道。

    “就不,我跑”孫聖頭也不回,大踏步的往前跑,化作了一道銀光。

    “你太無賴了,流氓”甦菲氣的銀牙緊咬。

    七星閣內,有不少人,此刻看到孫聖和甦菲一前一後的追逐,一些人都不禁漏出異樣之色。

    甦菲在七星閣身份非同一般,年紀輕輕,卻是一位主管級別的人物,而且又是七星閣背後大佬的義女,大家都會稱她一聲甦大小姐,或者是甦管事。

    在眾人的印象中,甦菲雖然長相甜美,又帶著些許的頑劣,但是在人前,都是一度端莊高貴的姿態,這還是第一次看到甦菲跟撒潑一樣追著一個人跑。

    “大小姐這是怎麼了這個孫聖不是咱們七星閣的貴客嗎一位少年符文大師。”

    “他們在做什麼嬉鬧嗎咱們大小姐不會情竇初開了吧”

    “不會吧,情竇初開咱們甦大小姐眼光這麼高,連那些聖門的天之驕子都看不上眼啊,我都不敢想象她會情竇初開。”

    “這也難怪,甦大小姐號稱是符道一脈的天之驕女,絕頂天才,但卻被這個少年比了下去,這個孫聖甦大小姐年紀還小一歲吧,卻開啟了符道天眼,成了大師,可謂是妖孽般的少年英才,咱們大小姐動心也不足為奇。”

    “恩這話說得有道理,唉,只不過他們這麼打鬧,有沒有顧慮過我們這些單身狗的想法啊。”

    “你羨慕不來的,有能耐你也開個天眼,做個大師看看說不定咱們大小姐真的會對你另眼相看。”

    一些人小聲的交頭接耳,但卻瞞不住甦菲的耳朵,一時間更加氣的臉色羞紅,看著前面屁顛屁顛跑著的孫聖,恨不得抬起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

    “哈哈哈哈,想追我,還早呢,我對倒追的女孩兒不感興趣。”孫聖大聲笑道。

    甦菲更是險些氣吐血,隨手從旁邊抄起一個石凳子朝著孫聖砸過去,雖然甦菲不是煉力者,但是這點力氣還是有的。

    而就在這時,一股詭異的波動卷來,在孫聖的面前,出現了一張畫卷,確切的說,這只是畫卷的一角,憑空出現,里面描繪著山河湖海的景象,還有奇珍異獸的影子,直接將孫聖卷了進去。

    “我靠,什麼東西”

    孫聖正往前沖著,淬不及防,直接投身進來。

    眼前的景物驟然一變,他像是出現在另外一片天地中一樣,置身在一片青山翠谷中,小溪潺潺,飛泉流瀑,草木旺盛,美不勝收。

    “嘻嘻嘻,這回不跑了吧。”甦菲也進來了,托著香腮,笑盈盈的望著孫聖,眼中閃爍著明媚之色,帶著一抹狡黠。

    “這里是什麼地方,我是怎麼進來的”孫聖問道,一臉驚異之色。

    甦菲說道︰“此乃山河地理圖,乃是一件祖器,內蘊乾坤天地,是我師尊之物。”

    “祖器可以收人”孫聖不禁詫異。

    “祖器的威力強大,可不僅僅是收人這麼簡單的,被收入其中,可以用山合理地圖內的三山五岳將人活活鎮壓死,當然,我師尊可不會這麼對你,最多就是教訓教訓你。”甦菲有些得意的說道。

    “教訓我憑什麼啊,我是你們的恩人。”孫聖理直氣壯道。

    “哼,誰叫你欺負他的寶貝徒弟呢。”甦菲伴著小臉兒說道︰“你听到外面的那些人怎麼議論我了嗎都是你害的,你得付出代價,把烈陽劍給我。”

    “玩兒切”

    孫聖懶得搭理她,到手的東西,他絕不會還出去,此刻站在這片山谷中,大聲叫道︰“青虹大師,幾個意思啊,真想替你徒弟出頭啊,我只是拿了我理所應當的東西,是你徒弟蠻不講理。”

    “呵呵呵~~”

    山谷中,傳來淡淡的笑聲,是青虹大師的聲音,道︰“小友別听這丫頭胡說,老夫是專門找你來的,小友你年紀輕輕,符文造詣卻如此驚人,連老夫我都自愧不如,想必一定有非凡的傳承,此番老夫是找小友來論道的。”

    聲音由遠及近,虛無縹緲,仿似就在眼前,有仿似遠在天邊。

    這里有符文法陣守護,玄妙無比,其實青虹大師就在這座山谷中,只是給人造成了一種錯覺而已。

    孫聖微微一笑,這聲音一出,孫聖便分辨出來了對方所在的位置,當即向前邁出一步,腳下生出符文,激活這里的符文法陣,下一刻,他直接從這里消失了。

    甦菲撅著小嘴,也打出一片符文,跟了下去。

    這里是一座斷崖之上,在山谷的頂端,雲霧飄渺,斷崖之下,雲海翻滾,有一輪旭日東升,但這一切並非是真實的,此地的景色永遠的定格在這一刻。

    青虹大師須發皆白,依然是一身白衣,坐著輪椅在斷崖之上,笑眯眯的望著孫聖和甦菲。

    “小友本事真是不簡單,第一次進來,單憑老夫的聲音,便能找到這個位置。”青虹大師笑道,示意孫聖坐下。

    “晚輩斗膽,來和前輩你論道了。”孫聖笑道,原地盤坐下來。

    對他來說,這也是個機會,說實話,除了九道秘卷之外,孫聖並沒有深入了解過其他的符文之術。正好借這個機會,他可以好好領略一下天仙大陸上的符文之術,這對他自己的符文修行也有著巨大的幫助。

    “菲兒你也坐下吧,我與孫聖小友論道,你做旁听,也會受益匪淺。”青虹大師說道。

    “知道了師尊。”甦菲點點頭。

    雖然她看不上孫聖的行事風格,但也不得不承認,孫聖在符道一脈上確實堪稱妖孽一般的天才,不到二十歲的少年大師,而且開啟了符道天眼,讓她都不得不佩服。

    論道開始了,孫聖和青虹大師針對符文之術的變化之理和妙用進行了探討。

    一位少年,卻和大陸上鼎鼎有名的符文宗師論道,這種事情說出去誰會相信孫聖也算是頭一份兒了。

    不得不說,青虹大師不愧是宗師級別的人物,他對符文之術的理解,遠超旁人,是孫聖見過的符文之術最為精湛的前輩,他的一句話,有時候會讓孫聖受益匪淺。

    而同時,青虹大師也對孫聖的符文造詣便是驚嘆,雖然對方年輕,但有時候說出一句話,卻能讓他這位宗師級別的人物如醍醐灌頂一般。

    這一老一少,一位宗師,一位大師,在斷崖頂上,談論著各種關于符文之術的見解。

    但是,他們都保留了最後的底線,對于符文的來源與傳承,都不提及,這也算是對對方的尊重。

    甦菲就在一旁听著,她號稱是符道一脈的天才,自然是聰慧過人,從兩人的論道中,她也受益匪淺。只是有時候兩人談論的話題太過高深了,把她都給听得暈頭轉向。

    不過孫聖倒是好心,主動為甦菲進行講解。

    當然,這也是想讓甦菲省點心,不要追在他後面要法寶,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嘛。

    “孫聖,啥時候把烈陽劍還我等著入庫呢。”甦菲自然看出了孫聖的心思,故意笑道。

    “不識好歹,沒羞沒臊,小人之心,過河拆橋”孫聖給予了肯定的評價。

    就這樣,孫聖一直沒有離開山河地理圖,他和青虹大師一直留在這里論道,這一老一少或者是盤坐在斷崖之上,或者是並肩走在山野花叢之間,談論著符文之術的奧妙,渾然不覺時間的流逝。

    甦菲有時候也會進來,听他們論道,不過大多數時間,她還要忙活七星閣的事物,故此只能依依不舍的離開。

    “小兄弟,有個問題想要問你。”青虹大師說道,由于這幾天和孫聖出處了感情,甚至都開始以兄弟相稱了,當然前面加了小字,以示年齡的差距。

    “大師請講。”孫聖說道。

    “小兄弟對于收徒弟有什麼看法嗎”青虹大師笑眯眯的問道。

    “收徒弟我呵呵呵,還太早了吧,沒到那個歲數呢。”孫聖笑道,擺了擺手。

    “小兄弟你的符文造詣,就算是做靈宗的長老都可以了,不如這樣吧,我讓菲兒拜你為師怎麼樣”青虹大師說道,神態很認真,不像是開玩笑的意思。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