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404章狂暴戰寵

第404章狂暴戰寵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說此人在肉身領域可與麒麟子你爭鋒,是真是假”就在這時候,那位墨綠色長發的青年開口說話了,此人名為尚邪,身上竟然散發出些許的邪氣。

    這種邪氣與狐公子的邪不一樣,狐公子是氣質上有點邪氣,而這位名叫尚邪的青年,則是法力中透著一股邪氣凜然。

    “怎麼尚兄很感興趣嗎”麒麟子則是笑道。

    尚邪嘴角帶著一抹冷酷之色,道︰“麒麟子你是知道的,我的邪王霸體現在已經初成,本來這次想要和麒麟子你過過招的,檢驗一下邪王霸體的力量,不過現在看來貌似有更好的磨刀石了。”

    說罷,那位名叫尚邪的青年盯著孫聖,眼中閃爍著一抹戰意,而後抬手點指,道︰“你滾過來,可敢與我一戰”

    這是一種強勢的叫板,傲骨錚錚,不可一世。

    “尚兄,你可要小心了,此人是修出了道骨的人哦。”麒麟子提醒道,但嘴角卻帶著玩味的笑意。

    “道骨呵呵呵呵,麒麟子你難道不知道我的邪王霸體初成,足以和道骨的力量比肩。”尚邪很是自信,法力洶涌,邪氣森森,讓人不寒而栗。

    “而且,道骨也分三六九等,像是麒麟子你這樣修出圓滿道骨的有幾人一些雜貨道骨,力量有限,我以邪王霸體便能將其震碎。”尚邪說道,風采出眾。

    他修煉的是一種至強的體魄,名為邪王霸體,在肉身領域,少有爭鋒者,曾經和麒麟子在肉身領域爭鋒,簡直可以說是不分高下。

    而現在他的邪王霸體初成,肉身領域堪稱走到了極限,現在迫切的想要找人來檢驗一下自己的修行成果。

    “他修出了道骨嗎那我倒是想要見識一下。”就在這時,那位銀發青年突然開口說道,瞳孔中閃爍著妖異的光澤,一頭銀白色的長發無風自動,道︰“我的道骨即將大成,缺少最後的契機,尚師兄,把這個對手讓給我吧”

    一邊說著,這銀發青年很是主動,竟然直接朝著孫聖邁步走來。

    他的瞳孔中閃爍著妖異的光澤,身上的法力格外強大,隨著他的腳步,法力節節攀升,像是一座山岳一般橫推而來,讓人感覺到心中無限的壓力。

    劍宗的幾位弟子,包括桑小蝶在內,都感覺到莫大的壓力,臉色蒼白,暗道這就是大教的年強強者啊,果然不是他們所能攀比的,隨便站出來一個,都不是他們能抗衡的。

    桑小蝶在史太空的幫助下,已經開啟了三次道藏,但是在這樣的人面前,依然不夠看。

    “孫聖,怎麼辦呀”唐媚也比較緊張,畢竟沒見識過這樣的敵人,有些慌亂。

    “無妨,交給孫聖自己處理就好。”史太空也在這里,雲淡風輕的說道,這是年輕人的爭斗,他也不好出手。

    “你,過來跟我打”那銀發青年很是猖狂,此刻他的額骨上,竟然泛出瑩瑩光澤,顯然道骨即將大成,這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奇才。

    人們不禁驚訝,難怪此人這麼急著出風頭,原來也是一位絕頂天才啊,即將道骨大成了。

    “不人不妖,什麼東西,也敢在這里胡攪蠻纏”孫聖冷笑一聲,眼中陡然爆發出金光,一縷縷符文法則交織在其中,射出兩道光束。

    “刷”

    頃刻間,那位銀發青年陡然發生了變花,原本是個英俊的美男子,卻突然軀體暴漲,五官扭曲猙獰,口鼻凸出,眨眼之間化作了一頭半狼半人的怪物,身上長滿了銀白色的毛發。

    “這”那銀發青年很是意外,他確實不單單是人族血統,實際上一半血脈是妖族的,但這很少人知道,就算是在天聖山,也只有幾位長老和他親密的一些師兄弟知道而已。

    不曾想在這少年面前,自己頃刻間原形畢露,被他看穿了,而且不知道用什麼古怪的辦法,讓他現出了原型。

    周圍的人也很詫異,沒想到這位翩翩美男子,原型竟然這麼丑陋,像是一頭狼人一樣,滿目猙獰。

    孫聖微微一笑,這其實是符道天眼的功能,符道天眼不但可以洞悉符文本源,而且對于生命體也一樣,就像是火眼金楮一樣,能看穿一個人的本來面貌,就算有人改變容貌,也瞞不過他,以符文法則頃刻間便讓對方原形畢露。

    不遠處,坐在那里的麒麟子和尚邪都是眉頭一皺,似是想到了什麼,不禁意味深長的看了孫聖一眼,眼中的冰冷之色更加嚴重。

    “小子,準備好被我撕裂了嗎”那銀發青年咆哮道,化作本體之後,似是平添了一種凶殘的氣息,龐大的身軀朝著孫聖撲殺過來,像是銀座銀白色的小山一般橫推而來。

    “就憑你還嫩點,讓我家的小貓跟你打吧”孫聖說道,隨手抓起來桌子上正在啃咬燒熊掌的一只小白貓,朝著那銀色巨狼人扔了過去,這只小白貓,赫然便是陸吾。

    “尼瑪”

    陸吾真的很想罵,奈何孫聖已經借助元神烙印給他下達了指令。

    “撕碎它”這是孫聖的話,在陸吾的腦海中響起。

    “什麼東西”

    銀色戰狼嚇了一跳,瞳孔驟然收縮,看到一只小白貓不,確切的說是一只小白虎飛向了自己,而且這只小白虎體型雖小,但身上卻帶著股凶殘的氣息。

    銀色戰狼不敢大意,伸出巨爪朝著小白虎抓了過去,想要將其撕裂。

    “吼雜碎你敢動老子撕了你”猛然間,這只小白虎發出一聲震天震地的咆哮,搖身一變,化作了虎頭人身,身著烏金甲冑,身材挺拔魁梧,九根虎尾擺動,像是鞭子一樣。

    陸吾大吼一聲,同樣揮出巨爪,與這頭銀色巨狼撞在一起,“噗”的一聲,淒慘的吼叫聲傳來,那頭體型龐大的銀色巨狼竟然凌空倒飛出去,一只銀色的爪子直接被抓碎了。

    “陸吾”麒麟子率先驚叫一聲,身為太阿古廟的王族,他自然認得陸吾,因為陸吾幼年的時候就是在太阿古廟成長起來的,當時還是麒麟子的競爭對手。

    “吼”

    陸吾再次大吼一聲,撲殺向銀色巨狼,他心中本來就憋著一肚子氣呢,現在看到一個半人半妖的雜碎竟敢對自己動手,當即怒不可及,將所有的憋屈全都發泄到這頭銀色巨狼的身上。

    兩頭凶獸一般的存在頓時踫撞在一起,這銀色巨狼有人族和妖族的血脈,但也是一位奇才,即將修出道骨。

    但可惜,他踫到了陸吾這頭大凶,並沒有想象的大戰爆發,陸吾三下五除二,當場將這頭銀色戰狼給撕裂了,龐大的身軀被陸吾凶殘的撕扯成兩半,血濺當場。

    “陸吾住手”麒麟子大聲喝道,但可以已經晚了,那頭銀色戰狼已經慘死當場。

    “擦,連神元都沒修出來,耽誤老子的時間,雜碎也敢囂張”陸吾將兩截殘尸扔在地上,雖然無趣。

    一瞬間,周圍全都安靜了下來,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一只小白貓,怎麼一瞬間化作一頭大凶了,而且如此殘暴,直接撕殺了這頭銀色戰狼,這可是天聖山一位太上長老的親傳弟子啊。

    “陸吾這是大凶陸吾”

    很快的,人們驚呼出聲,能進入方寸樓的人,都是有身份的,自然消息靈通,見多識廣。

    陸吾是大凶與古神獸的結合血脈,他們自然都有所耳聞,而且這一脈每一代只會誕生出一頭生靈,幼年時期便可以搬山走岳,成年之後,簡直是絕世大凶,有著逆天的神通,連一些絕頂大能都不是對手。

    沒有人會想到,孫聖隨手扔出去的一只小白貓,竟然是這頭大凶陸吾,簡直讓人目瞪口呆,嚇破膽。

    包括和孫聖同桌的冷家的人,也差點嚇得坐到桌子底下去,就連史太空都是驚恐的瞪大了眼楮。

    他們一開始都注意到跟在孫聖身邊的這只小白虎,感覺到它身上散發出來的凶殘氣息,但都以為是孫聖收服的一頭凶獸,誰能想到這是古老的陸吾一脈,傳說中的大凶。

    這種罕見的生靈,竟然被孫聖當做小花貓一樣養在身邊,這未免太嚇人了吧,而且也太作死了。

    “陸陸吾,傳說昆侖的山神,天神的戰寵”

    “這是一頭殘暴的生物,早幾年便有傳聞,說是新一代的陸吾覺醒了,而且大發凶威,吞了不少神元境的高手,怎麼現在跑到這少年手中了,而且還化作小白貓跟在身邊。”

    一時間,眾人驚駭連連,內心的觸動超越了極限。

    “陸吾,原來是你,你為何要這麼做太阿古廟養育你長大,你卻要對我族的人動手。”麒麟子站了起來,紫色的長發根根晶瑩剔透,無風自動。

    “老子做什麼用你管這只雜碎挑戰我,敢對我下手,他這是自尋死路。”陸吾說道,一腳踢飛了腳下的那頭銀色戰狼的殘尸。

    麒麟子的眼神陰晴不定,下一刻,他盯住了孫聖,道︰“孫聖,你果然只是這種狗仗人勢的小人嗎只知道借助別人的力量來逞凶,尋求別人的庇護,可笑至極。”

    “尋求庇護”孫聖一樂,抬手一招,以元神烙印控制陸吾,令其變成小白貓大小,回到了他的身邊,道︰“如你所見,這是我的戰寵,戰寵看到有些雜碎想傷害他的主人,自然要護主,這是天經地義,你有意見嗎”

    “什麼這少年說他收了大凶陸吾做戰寵我的天哪,他以為他是天神嗎”

    一時間,整個方寸樓都陷入了驚悚的喧嘩聲中。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