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405章琴公子

第405章琴公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凶陸吾,誰人不知,哪個不曉

    連麒麟子都頗為在意陸吾的實力,他們一脈單傳,每一代的陸吾,都是個頂個的強大。

    但現在,這頭強大的大凶,竟然被一個少年收為戰寵,這也太滑稽了吧,據傳說,陸吾一代的祖先是天神的戰寵,又被譽為聖山昆侖的山神,只有天神有資格收他們為戰寵。

    這麼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他憑什麼

    “吼吼”

    在孫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陸吾低吼咆哮,似是很不爽。

    “好吧好吧,不算戰寵,充其量是我的打手而已。”孫聖笑道。

    就算如此,那也挺嚇人的,將陸吾守在旗下做打手,這真是一種瘋狂的舉動。

    麒麟子眼神變得冰冷起來,他不想看到孫聖太囂張,而且對方不把自己放在眼中,這讓驕傲的麒麟子無法容忍。

    “尚兄,你不是想要給邪王霸體找一個磨刀石嗎還等什麼此人雖然肉身領域不如你我,但用來檢驗邪王霸體的修行成果再合適不過,這是天賜給你的磨刀石。”麒麟子冷笑道,話語中透著諷刺之意。

    “是嗎也不知道是誰在禁魔海域被我打得流血,跟個孫子一樣。”孫聖嗤笑道。

    麒麟子眼皮狠狠的跳動了一下,想到當初在禁魔海域和孫聖肉身爭鋒,自己確實受傷了,那是他的恥辱。

    “你覺得很值得驕傲嗎孫聖,不光只有你一個人有大機緣,我們都在成長,而且成長的速度不比你差,說到底,在我們面前,你依然不過是一個小丑。”麒麟子笑道,風度翩翩,超凡脫俗,氣質可謂是絕倫。

    這時候,尚邪上前邁出一步,道︰“你害死了我的師弟,這筆賬一定要算一下,用來做我的磨刀石,就是代價。”

    這是一個邪氣凜然的青年,墨綠色的長發飛揚,無風自動,也許是修行邪王霸體的原因,讓他的法力中透著一股邪氣。

    “你對自己的肉身之力貌似很自信。”孫聖笑道,他也有點動心,想要試驗一下萬雷轟頂後的修行成果。

    “來吧,與我一戰,用你的血,來獻祭我的邪王霸體。”尚邪說道,體內竟然有灰色的氣流洶涌而出。

    “好戰就戰”孫聖也不客氣,站了出來說道。

    一時間,周圍人聲鼎沸,事態演變到這一步,其實也在眾人的預料之內。不少人露出好奇之色,之前他們听到了一些關于這個少年的傳聞,但畢竟沒有親眼見識過,現在正好了觀摩一下孫聖的實力到底如何。

    “要打了,呵呵呵,這可是一場好戲,兩人看樣子要在肉身領域進行一場大戰。”

    “這少年的肉身之力很強嗎我听說尚邪的邪王霸體十分霸道,霸體初成,幾乎可在肉身領域無敵,連麒麟子都不一定能在這一領域戰勝他。”

    “邪王霸體,傳說中是一位邪尊留下的功法,肉身無雙,堪比不滅金身,天聖山有完整的邪王霸體修煉之法。”

    “不管怎麼說,這次將會是一場好戲,三道天還沒開啟,我們正好借此機會評估一下這兩人的實力。”

    不少人紛紛說道。

    方寸樓中,可不單單只有他們在,在某幾個角落中,都做著一些人,沉默不言,但是對這場交鋒同樣十分關注。

    比如說那名背著妖刀,穿著黑色斗篷的人。

    還有一位渾身籠罩在金光內的青年,看不清楚相貌,但可以感覺到他背後生有一對金色羽翼。

    另一邊,還有一位黑衣男子,氣息沉穩,也在默默的關注著,沒有出聲。

    此刻,孫聖和尚邪兩人對持著,兩人的肉身之力都在節節攀升,力量極為駭人,雖然不像法力一樣可以透體而出,被人看到,但是他們的肉身都已經抵達登峰造極的地步,力量外放,足以撼動一切。

    “轟轟轟”

    空氣中傳來一股踫撞之音,那是力量在交鋒,氣勢上在針鋒相對,讓空氣傳來爆響,空間似是都被崩碎了一樣。

    尚邪的身上,一層灰色的氣流洶涌而出,而孫聖的身上,則是寶光晶瑩,有著一種聖潔的味道,兩種氣質形成鮮明的對比。

    不少人後退出去,被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所折服,這僅僅是肉身的力量在針鋒相對,還沒有進行大踫撞,居然便造就出了這般可怕的聲勢。

    “不會有問題吧,對方看上去很強的感覺。”桑小蝶說道。

    唐媚眼眸中眼閃爍著擔憂之色,她現在還不知道孫聖變強到什麼地步,故此心中有些沒底。

    “如果是肉身領域爭鋒,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倒是甦菲看上去比較輕松。

    因為她之前親眼看到過孫聖以萬雷轟頂淬煉肉身,比渡劫都要可怕好幾倍,若非是頂尖的體魄,根本不可能扛得住那樣的磨練。

    而且萬雷轟頂之後,孫聖脫胎換骨,隔空一拳把一座山巒化為灰燼,這種力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空氣中,兩股力量不斷地踫撞,從孫聖和尚邪的體內,分別傳來海嘯和狂雷一般的聲音,隆隆作響。

    “兩位稍安勿躁。”

    而就在這緊張的時刻,一道聲音莫名的出現在這里,這是一道蒼老的聲音,突如其來,像是在這片小天地中回蕩。

    “是誰”所有人都是一驚,四下觀看。

    “在那里”

    最終,有人發現了聲音的來源,不在方寸樓中,而是在方寸樓外的一片湖泊上,此刻,正有一位老人站在那里,立在平靜的湖面上,須發皆白,仙風道骨,像是一位超脫塵世的高人一樣。

    而在這位老人的身邊,站著一位婀娜的女子,她身著月白色的長裙,綢緞舞動,青絲如瀑,這是一位絕代芳華的女子,翩然而立,修長,身著白衣的她,更加顯得韻味十足,不染凡塵的煙火氣息,更是具有一種仙道氣韻,像是一位真正的仙子一樣,超凡脫俗,讓人心動。

    孫聖不禁眸子一亮,他率先認出了這位仙子一般的存在,不是別人,正是劍璇璣。

    “是劍璇真人嗎”劍宗的其他幾人也認出了對方,露出了激動之色。

    而那名須發皆白,氣質超然的老者,孫聖記得,那是三道天的一位使者。

    劍璇璣是一位三道天使者的弟子,身份不一般,這也是一些古家族都忌憚她的原因。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就算是劍宗之內,關于劍璇璣的真實身份和來歷,也沒有人知曉。

    “前輩,你是要阻止他們嗎還是要護著某個人。”麒麟子開口說話了,言語中帶刺兒,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孫聖也和三道天的一位使者有關系,現在對方突然出面,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是想要護著孫聖。

    “老夫沒說要護著別人,只是你們在此爭斗,方寸樓只怕不保,我給你們設定一個地方吧。”那位三道天的使者說道。

    他抬手一指,平靜的湖面上,突然空間波動,一座青石築成的擂台出現在那里,懸在空中,大氣魄磅礡,帶著一股滄桑的古意。

    “方寸樓存在于一件道器之內,這里的場景可以自由的變換,你們上來吧,在這上面征戰,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損壞,這件道器算是文物,損壞一絲一毫,都是罪過。”三道天的使者說道。

    下一刻,孫聖和尚邪只覺得被一股奇特的力量包裹住,二人原地消失,下一秒鐘便出現在了方寸樓外的擂台上。

    高大的青石擂台,氣魄宏偉,兩人站在上面,無端端的,體內竟然生出一股戰意,十分高昂。

    這是這座擂台的原因,上面有道紋銘刻,甚至有一種法則之力,站在這上面的人,都無法逃避,只能迎戰。而且這種法則之力會激活人體內的戰意,使其不會緊張怯弱,只有全力一戰。

    處于這座擂台上,將是一場公平公正的決斗。

    一時間,方寸樓內的人全都跑了出來,或者是趴在窗戶上,目光緊緊的盯著這座擂台,期待著一場巔峰的戰斗。

    而那位三道天的使者也退到了遠處,劍璇璣跟在他的身邊,仙姿飄渺,神聖脫俗,恍若一位真正的仙子降世臨凡。

    月光之內,這位仙子盯著青石擂台上的少年,微微一笑,道︰“近日來你究竟突破了多少,我拭目以待了。”

    而就在這時,另外一種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不知從何處,一聲聲動听的琴音傳來,這琴音清脆叮咚,優美委婉,像是天籟之音一般,飄飄渺渺,虛虛實實,讓人陶醉于其中。

    “好美的琴音,到底來源于何處”

    一時間,人們都有些忘我了,這琴聲似是蘊含著特別的韻味,但凡是听到的人,無不精神陶醉于其中,似是連體內躁動的氣血都被壓制了下去,變得心平氣和。

    “在那里”有人叫道。

    只見方寸樓外的一座山峰上,一名氣質優雅,超凡脫俗的藍衣青年盤坐在上面,腿上橫放著一把古琴,十指撥動,琴音如高山流水,與他此刻的意境十分相投。

    “琴公子”有人叫道。

    在場的人都身份不一般,自然有人認得,這位藍衣青年不是別人,赫然是名聲顯著的琴公子,當代最強一列的絕頂天才,太虛府一位老怪物的關門弟子。

    一時間,眾人無不喧嘩,琴公子竟然也在這里,他盤坐在一座山峰是上,意境超然,這琴聲簡直讓人如痴如醉。

    冷凝兒也在其中,望著遠處山峰上的藍衣青年,眼眸中流露出復雜之色。

    那是她的未婚夫,幼年時曾是玩伴,但後來琴公子被太虛府的人帶走,算算時間,已經有十幾年沒有見面了。現在,看到他,不知為何冷凝兒竟然有種陌生的感覺。

    陡然間,那飄渺的琴音變了,變得蒼勁有力,最後鏗鏘之音繚繞,宛如金戈鐵馬,琴音激昂,令人熱血沸騰,宛如沖鋒陷陣的士兵,听到戰鼓擂動,士氣大增。

    “這算是背景音樂嗎”

    “琴公子這是準備為這一戰加點彩頭啊。”

    不少人說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