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411章雷法不侵

第411章雷法不侵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參天聳立的石碑,屹立在世人的面前,一座石碑金光閃閃,而另一座石碑則是光滑平整,沒有記載任何的東西。

    “確實是排名石,可是奇怪了,為什麼上面沒有任何記錄”有人發出了這樣的疑問。

    往常三道天開啟,排名石都會呈現在眾人的面前,每一座排名石上,都有個人的成績和排名,甚至還有獲得的獎品等等介紹。

    可是這一次,為何這座排名石上被清空了沒有任何的記錄,這在往常是絕無僅有的。

    而另一座排名石上,那些金光閃閃的字跡,都被一股神秘的氣機籠罩著。有了解三道天規則的人知道,這第二面排名石上,記錄的是殺入二道天的那些人的成績,能被記錄到那上面的,都已經不是當代人了,是上一代的天驕。

    “此次三道天開啟,是個嶄新的開始,上一次的記錄全被清空,機緣也將重新安排,一道天共分十關,闖過關卡的人,都有獎勵,破紀錄者,還會有額外的獎勵,同時會有積分,積分越多的人,獎勵越多,都會一一呈現在排名石上。”三道天的一位使者站出來說道。

    聞言,眾人不禁喧嘩,不少人露出興奮之色。

    三道天重新開始,那就意味著機會會更多,機緣也就越多,會成全許多人。

    一時間,在場的年輕強者無不摩拳擦掌,已經按耐不住了,眼中閃爍著興奮和炙熱的光澤。

    他們所謂何來哪個不是奔著三道天的大機緣而來的。

    這次三道天開啟與往年不同,三道天的主宰者故意這麼安排,不但降低了門檻兒,而且拿出了更多的機緣造化,想要讓更多的人得到幫助,讓他們得到成長,變強。眾人知道,這是方便應付不久的將來大陸上即將到來的大劫。

    大劫終將會來臨,太古的預言已經一一映照。

    自從上一次從禁魔海域回來,這已經不再是什麼大秘密,許多大勢力或多或少的都有所耳聞。

    至于大劫究竟是什麼沒有人能說得清楚,就算是古道也推測不出來,但可以肯定,那必定是一場生靈涂炭的變數。

    故此,讓年輕一輩的人變得更強,是每個大勢力的第一要務,只有強者,才能在不久的大劫中生存下來。

    十大聖門的大能都意識到了這一點,故此這一次將門下的精英全都送了過來。

    “準備好了嗎三道天正式開啟,眼前就是你們的第一關,打進那座門戶中,第二關在等著你們。”三道天的使者說道。

    眾人不禁一驚,這第一關竟然就在眼前,就是這長長的階梯嗎

    “開始吧”

    隨著三道天使者的一聲令下,眾人沸騰起來,三道天爭戰正式拉開了帷幕。

    “上吧,第一個通關的人,應該會有額外的獎勵”

    頓時間,群雄沸騰,無數人爭先恐後的騰空而起,躍上那了條長長的階梯。

    這條階梯不知道有多少節,乃是青石築成,堅固無比,甚至階梯上還帶有一種歲月的滄桑氣息。

    人們爭先恐後的擁了上去,都想要做第一個破關的人,從而獲得獎勵。

    “轟隆”

    而就在人們登上這條階梯後,真正的難關開始了,青石階梯上,無端端的狂雲彌補,黑色的鉛雲壓落蒼穹,雷光激蕩,一道道粗大的閃電從天而降,密布整個青石台階。

    “啊”

    頓時,有人慘叫出聲來,一個猝不提防,被從天而降的雷光擊中,頓時渾身焦黑,從青石階梯上摔了下去。

    每個人只有一次登上這條青石階梯的機會,一旦掉落下來,便失去了繼續參與三道天的資格。

    狂雷彌補,雷光宛如潮水一般淹沒下來,蔓延了整個青石階梯,雷電縱橫,像是大瀑布般落下。

    “啊”

    很多人都在慘叫,被劈的渾身焦黑,向後飛了出去,甚至有人當場被雷光吞沒,慘死當場,在雷霆之中化為灰燼。

    但絕大多數人,都已經反應過來,運轉法力抗衡,他們知道,這是真正的考驗來了。想要登上三道天哪有那麼容易的,不付出點代價自然是不可能的。

    而那些被雷電擊傷,甚至是慘死的人,要麼是來不及反應,要麼就是渾水摸魚的人,以為沒有人管著就可以混上去,結果自作自死,要麼是被轟下去丟人現眼,要麼就是把命丟在了這里。

    “兩次道藏以下的人不要上去,不然後果自負。”祭壇上,那位三道天的使者說道,徹底打消了那些渾水摸魚的人心思。

    他們不會嚴格的管束,誰都可以上去,但是代價要自己承擔,基本上沒有開啟兩次道藏的人,連第一關都過不去。【愛書屋】

    “我們也上去吧,你們兩個當心,全力運轉法力抵抗。”孫聖說道,並且囑托唐媚和桑小蝶,而後也踏上了這條青石台階。

    第一關要承受天雷的轟擊,這雷霆比一些雷道神通都可怕,一般人抵擋不下來。

    但對于孫聖來說,這根本就不叫事兒。

    所有人都在運轉法力抗衡,有些人苦苦支撐,有些人則是輕松自如,這只是三道天的第一關,甚至可以說是入門級別的,在真正的年輕強者面前,威脅並不算很大。

    但饒是如此,半途中依然有堅持不住的人,慘叫一聲被轟下了青石台階,甚至還有人慘死在這條青石路上,化作了一具焦炭。

    這些都是過分自信自己實力的人,沒有開啟兩次道藏,卻過分的來要求自己,結果導致了慘劇。

    “快看,麒麟子和金鵬子已經走到最前面去了,果然不愧是最強一列的人,竟然毫不受影響。”

    青石階梯上,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麒麟子和金鵬子,他們釋放出自己的法力,保護著自己,那些雷光落下,全都被二人強大的法力給彈開,就這樣大踏步的朝著那座黃金門戶走去。

    在其身後,還有兩人,分別是魔公子和鶴公子,二人也釋放出自己的法力,尤其是鶴公子,他的背後形成一頭金鶴的影子包裹著他們,就這樣輕松的蹬著青石階梯而上,動作瀟灑自如,帶著一種飄逸灑脫的氣質,引來下方無數少女的尖叫。

    緊隨其後的,是一名身著黑色斗篷的男子,背著一口紫色妖刀,他的法力化作無窮的刀氣,將自己籠罩在內,抵消了雷光的攻擊。

    除此之外,還有一名少年和這位身著黑色斗篷的人並肩齊行,這少年看上去歲數不大,甚至感覺比孫聖都要小上一歲,臉上未退稚嫩,帶著一個虎皮帽,背後背著一口通紅的大鉗子,像是被燒紅了一樣,那是他的兵器。

    各路強者,各式手段。

    而出乎預料的,像是琴公子和其他幾位被人看好的人,卻並沒有排在最前面,他們並沒有一上來就猛沖,而是穩扎穩打的前進。

    琴公子背著古琴,身上的法力竟然化作了音符,這些音符可幻化做劍氣,在琴公子身邊飛舞,任何雷電都不能靠近他。

    眾人浩浩蕩蕩前行,宛如一隊大軍一般,直奔那座黃金門戶而去。

    “我靠,那個人是誰啊他他竟然連法力都不用,用身體去抗”

    很快的,人們注意到,在大軍之中,有一位少年與眾不同,他竟然沒有使用法力,單純的用肉身去抗衡那些雷霆的攻擊。

    這個少年肉身寶光晶瑩,釋放出一種光澤,但那光澤絕不是法力,而是肉身強大到一定程度所形成的。

    雷光落下,劈在這個少年的身上,卻傷害不到他,雷電打在他的身上,只能迸射出一些火星,連他的一根都發絲都傷害不到。

    眾人看的目瞪口呆,這也太變態了吧,不用法力去抵抗,單純的用肉身去抗衡。這倒也罷了,偏偏連雷電都傷害不到他,在他身上只能留下一串火星,要知道,這些雷電可比雷道神通都要厲害。

    這少年就算是鐵打的,也禁受不住啊,到底是怎樣變態的肉身,才能有這般強大的防御力,簡直就像是一個神鐵鑄成的大鐵砣子。

    “哦是那個少年,在方寸樓曾與天聖山的邪王霸體決戰,據說當時連邪王霸體的全力攻擊都不能破開他的防御。”

    “這是什麼變態的體質,竟然在他身上打不出痕跡來,讓不讓人活了。”

    “這種體質真的是前所未見,可怕的防御力,簡直就是萬法不侵啊。”

    “不,萬法不侵太夸張了,我想此人必定以天雷淬煉過肉身,故此雷法傷害無法侵入他的血肉。”在場的人中,有一些事老輩人物,見多識廣,眼光獨到,一語道出了關鍵。

    “就算是以天雷淬體過,但這種恐怖的雷擊都傷害不到他,未免有些夸張了。”

    青石台階上,孫聖成為了一道醒目的焦點,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過去,不是他長得多好看,而是他實在太另類了。

    在所有人都用法力抵抗雷霆攻擊,甚至是祭出兵器抵擋時,只有他,以肉身抗衡,雷法不侵,那強大的雷光劈在他的身上,只能濺起一團火星。

    他身上的那件銀色法袍也散發出光澤,沒有受到損傷,畢竟是法衣,能防御一些屬性攻擊。

    他就這樣邁著悠閑地步伐向上走去,所過之處,所有人都驚駭的為他讓路,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著他。

    在孫聖的肩頭上,陸吾化作了小貓大小,但卻在吞吐雷光,將劈向他的雷霆給吞噬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