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463章太子駕到

第463章太子駕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道骨一寸寸裂開,光澤也黯淡下去,這是星辰淬體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嗎

    孫聖大驚失色,但現在根本無法中止修行,只能繼續下去。

    “ 嚓 嚓”

    道骨上的裂痕越來越多了,光澤也愈發的暗淡,孫聖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他的瞳孔劇烈的收縮,知道自己受了嚴重的創傷。

    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

    此時此刻,星空的另一個方向,赤月聖女等人打開了一座星空古洞,這里面蘊含著驚人的造化,是第九關少有的幾處大造化之一,是麒麟子和金鵬子那樣的人都沒有找到的地方。

    不得不說,赤月聖女很不簡單,她收服了許多年輕一輩的至強者為自己作戰,並且借著自己的人脈得到了重要的線索,得知這條星空古洞的存在。

    此女生的花容月貌,傾國傾城,十分嬌艷,像是一朵盛開在火焰中的絕世奇葩,而且在待人接物等方面又拿捏得恰到好處,使得不少人都心甘情願的追隨與她,這與赤月聖女的美貌也是分不開的,她很好的利用了這一點。

    “打開了,這里面的造化足以讓人脫胎換骨,呵呵呵呵,還真是要多謝那個孫聖,如果不是他的話,現在我們可能要面對星辰之力化作的風暴沖擊。”一位年輕人冷冷笑道。

    “是啊,他這般修行,幾乎把這片星空下的星辰之力全都吸引過去了,省去了我們很多麻煩。現在不管他是生是死,總之成全了我們。”另一人也說道,眼神炙熱,盯著星空古洞內。

    “好了,別 鋁耍 頤牆ヲ桑 寫嗽旎  詞共瘓煤笤誒尢ㄕ繳隙隕轄 餱幽茄娜宋鏌膊瘓濉!背 率Щ 檔潰 聿母嚀簦 鼓榷嘧耍 ├釵┬ゅ  說淖頌  萌巳灘蛔 琶浴br />
    當即,這些人按耐不住,一個個全都朝著星空古洞內沖去,期待著里面的造化。

    這星空古洞黑暗無比,視線模糊,連靈覺進去似是都受到了阻礙,但面對此地重大的造化,沒有人可以保持冷靜。

    “嗤”

    突如其來的,在黑暗的星空古洞內,一口漆黑如墨的神兵刺了出來,那是一口冰冷的戰矛,宛如烏金一般,如鬼魅般刺出,直接洞穿了一名年輕男子的胸膛,神兵一震,這名年輕男子慘叫一聲,軀體四分五裂,慘死當場。

    “什麼人”

    瞬間,這些人大驚失色,全都向後退去戒備起來。

    這星空古洞封印的好好的,並沒有被打開過,不可能有人先進去啊,難道是有強大的生靈守護在里面。

    這些人祭出兵器,或者是凝聚神通,凝神戒備,臉上變顏變色,凝重無比。

    就連赤月聖女都是眼神冷冽下來,這是她期待已久的造化,難道說被人捷足先登了嗎這讓她心中殺意起伏。

    星空古洞內,走出來一道人影,身材挺拔高大,身著一套黑色的甲冑,黑發色長發緊束,頭戴玉冠,面白如玉,這是一個很英俊的男子,但眉宇間帶著冷冽之色,眼神不近人情,手里提著一根烏黑色的戰矛,一步步走來。

    “真的是個人該死的,造化被他捷足先登了,他是怎麼進去的”幾人全都露出了冰冷的殺意。

    他們對星空古洞內的造化志在必得,而且之前星空古洞外封印好好的,並沒有被打開過,怎麼會有人神不知鬼不覺的跑進去呢,而且此人陌生,從未見過,不像是十大聖門中人。

    “你是誰知不知道搶了我們的東西。”這時候,赤月聖女開口說話了,即使她心機很深,城府很高,但此刻也無法保持冷靜,畢竟那是她很看重的機緣。

    那男子很冷漠,冷冽無情的眸子掃視著在場的人,不近人情,有如一尊魔神一般。

    “啞巴了嗎聖女在與你講話,你是什麼態度,找死嗎”一人呵斥道,想要在赤月聖女的面前充分的表現自己。

    “噗嗤”

    但結果,那如魔神一般的男子手中的戰矛快速遞出,化作一道殘影,直接洞穿了這名說話的男子,將其刺穿,生生的挑了起來,鮮血橫流,染紅了神兵。

    “哪來的聖女,我听說過嗎”那魔神一般的男子開口說道,狠辣無情,戰矛一震,該名男子同樣四分五裂,死的不能再死了。

    要知道,這可都是年輕一輩的至強者啊,都不是弱者,可在這人的面前竟然毫無反抗之力,猶如小雞仔一樣,頃刻間被擊殺。

    “嘶”

    幾人全都是倒吸涼氣,向後退去,知道這是一個狠角色,不敢再大放厥詞。

    就連赤月聖女都是臉色嚴謹,盯著面前這如魔神一般的男子,心中沉思,不知道又在計劃著什麼。

    那如魔神一般的男子向前邁步,他年紀並不大,看上去只有二十五歲的樣子,身著黑色甲冑,手里提著冰冷的戰矛往前走,隱約之中,眉宇間有金色的烙印閃爍,眸子中的光彩也跟著幻滅不定。

    “星空古洞內的造化是否被你取走了”這時候,有人壯著膽子問道。

    “順手拿了,如何”那魔神一般的男子說道。

    這句話,徹底打消了這些人的念頭,讓他們頓足捶胸,廢了這麼大的力氣,結果空歡喜一場,這寶貴的造化竟然真的被捷足先登了,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座寶庫擺在面前,即將到手,卻被人一口氣收光了,簡直心疼的要撓腳心。

    “拿了我們的機緣,一句話不說就想走嗎這未免說不過去。”那人大聲喝道,也在為自己壯膽,他們都是有著雄厚背景的人,各個驕傲無比,很少輕易服人,更何況是見都沒見過的人。

    “機緣屬于每一個人,我比你們先到一步,怎能說是搶了你們的東西”魔神男子冷聲道,覺得可笑。

    無主的造化,本來就屬于每一個人,誰有機緣誰先拿,但眼前這些人都不是凡俗之輩,身份都很不一般。他們做慣了上位者,自己看上的東西,絕對無法容忍有人別他們先得到。

    “今天不給出一個說法,你就想要離開”幾人呵斥道,不肯輕易放棄。

    “與它說吧。”那魔神男子揚起了手中的黑色戰矛,冰冷的鋒芒刺人骨髓,那神兵的氣息,讓人從頭涼到腳趾頭。

    這是一種十分狂妄的表現,讓這些人各個咬牙切齒,他們的身份都不一般,全都是十大聖門的人,有著自己的驕傲和尊嚴,很少有人敢這麼對他們挑釁。

    “閣下實力很不錯,我乃赤月聖門的赤月聖女,不知閣下是否願意與我聯手,在擂台戰上我們並肩作戰,保證不會虧待了你。”這時候,赤月聖女眼中光彩閃爍,開口說道。

    這是一個十分驕傲,甚至可以說是驕縱的女子,她要做的是讓年輕一輩的強者都要服從她,眼前這個男子雖然來歷不明,背景不明,但也是個高手,而且得到了星空古洞內的造化,絕對非同小可。

    赤月聖女表面上說是並肩作戰,實際上就如同當初對待孫聖一樣,想要將其收服到自己的麾下,明白人只要一琢磨就能听的出來。

    星空古洞內的造化讓赤月聖女十分看重,她並沒有放棄,如果能將這個強大的青年收歸到自己的麾下,可以從他身上謀取一些東西。

    這一刻,那如魔神一般的男子停住了步伐,微微轉身,望著赤月聖女,旋即冷笑道︰“赤月聖門若干年前的赤月教嗎下九流勢力,現在也是十大聖門了嗎”

    “你”

    這句話,令在場的幾人全都是咬牙切齒,嘴角的肌肉狠狠抽搐,這實在是太猖狂了,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來,他當自己是誰敢看不起赤月聖地。

    赤月聖女臉色也難堪起來,聲音冰冷,道︰“閣下這麼說未免太過了,我赤月聖門”

    “滾蛋”

    然而,那魔神一般的男子直接兩個字打斷了她,眉宇間一枚金色的烙印綻放出奪目的光彩,這烙印莊嚴神聖,帶著一股皇道威嚴,雖然只是一閃即逝,但卻讓人心中大震。

    說完,那魔神一般的男子頭也不回的離開,看都不看他們一樣,孤傲無比。

    “我我知道他是誰了”這時候,在場的一名青年似是想到了什麼,忍不住臉色蒼白,道︰“那是那是軒轅一脈的皇者印記,他是軒轅太子當初從禁魔海域傳來消息,說是軒轅一脈的太子出世了,就是他,肯定錯不了。”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全都是精神一震,臉色徹底難看起來,那位傳說中的無上皇者,中州祖皇的唯一血脈,軒轅太子嗎

    據說,當年那座鼎盛的王朝遭遇了大劫,軒轅太子當年被塵封起來,不久前有消息從禁魔海域傳出,一座疑似中州祖皇額衣冠冢的地方現世,軒轅太子也就是在那里出現的,讓人們感嘆,這位軒轅一脈的太子竟然在這一代出世了,驚動了許多人。

    他竟然也來到三道天了,而且沒有任何人注意到,直到此刻突然現身,而且是從星空古洞中走出來的。

    這一刻,連赤月聖女的臉色都不好看,她剛才做了什麼竟然想要收服軒轅一脈的太子為隨從,這實在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如果傳出去,必然有人會笑她的無知。

    此時此刻,星空的另一個地方,無盡的星辰之光將孫聖吞噬在內,他的肉身千瘡百孔,到處都是裂痕,額骨也快要碎裂了,那是道骨所在的位置,流淌出金色的血液。

    “這竟然真的受了大道傷”孫聖難以接受這個現實,口中也噴出鮮血,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噗”

    下一刻,無盡星光炸開,孫聖猛吐一口鮮血,殘破的軀體從半空中落了下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