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465章大難將死

第465章大難將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軒轅太子突然到來,讓所有人都沒想到,而且一矛刺穿了一位年輕奇才,將他釘飛出去。

    這到底是為什麼難道他要保護這個叫孫聖的少年嗎兩人貌似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啊,根本沒什麼關系。

    每個人心中都納悶兒,其實如果孫聖甦醒,連他自己也要納悶兒,他和軒轅太子確實沒什麼關系,對方為何要出守護他當初在禁魔海域同樣如此,這位軒轅一脈的太子也護過他一次。

    軒轅太子走來,伸手一招,遠處的黑色戰矛顫動,當場將那位年輕奇才撕裂的粉碎,神兵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

    “嘶”

    一些人在倒吸涼氣,軒轅太子當真是厲害,僅僅是隔空一矛,便釘死了一位年輕奇才,讓他根本反抗不得,這實力太可怕了,絕對是當代最強一列,甚至還要更強。

    因為確切的說,軒轅太子並非是當代中人,他在數千年前乃至上萬年前就已經存在了,只是被塵封了起來,壽命和修為都已經凍結,直到這一代才甦醒,此人的實力上限究竟在何處,恐怕沒有人知道。

    “誰敢上前一步我殺誰”軒轅太子說道,手持冰冷的戰矛,冷冽的目光望著眾人。

    他的眉宇間金色的皇者印記閃爍不定,眼神也很復雜,黑色的瞳孔時而綻放出金光,時而又隱匿起來。

    “閣下究竟是何意,這是十大聖門的事,你要插手嗎”鶴公子走出來,眯著眼楮說道,給人一種陰冷的氣息。

    他有些忌憚,畢竟軒轅太子身份非同一般,他有著高貴的血脈,是中州祖皇遺留下來的子嗣,體內流淌著高貴的血,而且他不是當代中人,實力不知深淺。

    “上前一步死”軒轅太子一抖手中的黑色戰矛,聲音冷冽道,沒有任何商量的語氣。

    鶴公子眼神陰冷,少有人敢這麼對他說話,但眼前的青年卻身份非同一般,他深吸一口氣,道︰“閣下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這是我十大聖門的事,你若出手,須給出一個說法。”

    “你算什麼東西,我要給你一個說法”軒轅太子冷漠道,手中的戰矛抬起,指向鶴公子︰“一句話或者滾,或者戰”

    “你”鶴公子臉色冰冷到鐵青,何曾有人對他這般惡劣過,即使對方血脈高貴,是軒轅一脈的後裔,但也未免太猖狂了,渾然不將自己放在眼中。

    此刻,沒有一個人說話,大家都知道軒轅太子的身份不一般,那是中州王朝的皇室血統,即使現在中州王朝已經不復存在,中州祖皇也疑似不在人世,但卻沒有人敢小看這一脈。

    中州祖皇被譽為天仙大陸的傳奇皇者,是一位英雄,這是不可爭執的事實,面對一位英雄的後人,就是高傲的十大聖門中人,都不敢胡言亂語。

    “你和他什麼關系,要守護此人”鶴公子問道,還是不甘心,想要解答心中的疑問。

    “單純的看你們不順眼。”軒轅太子眼中閃爍著明滅不定的光彩,朗聲說道。

    這讓很多人都覺得無語,這是理由嗎什麼叫看你們不順眼啊再者說,他們可都是高高在上的十大聖門中人,有誰敢不把他們放在眼中但這些人又說不出什麼來,畢竟人家身份擺在那里的,身為軒轅一脈的太子,即使是沒落的一脈,但身份也比他們這些所謂的大教弟子高尚得多。

    “嘶”

    鶴公子深吸一口氣,努力的壓制下來自己內心的沖動,點點頭,道︰“好,既然太子開口,我們就賣你個面子,不過此人已經廢了,即將身死道消,就算我們不殺他,他有能活幾時”

    “哈哈哈哈~~”

    說完,鶴公子朗笑一聲,轉身離開,沒有在這里停留。

    即使是最強一列杰出者,但他也不敢觸動軒轅太子的威名,這是一位無上皇者的血脈,身份比他們高貴,那是毋庸置疑的。

    鶴公子離開,天仙道的人也緊隨其後離開了,連強大的鶴公子都讓步了,更何況是他們今日無法針對孫聖,讓他們覺得可惜。

    不過,正如鶴公子所說,即使他們不針對孫聖,他也沒有幾日好活的了,道骨已裂,他受了嚴重的大道傷。這還不算,孫聖星辰淬體失敗,身上已經是千瘡百孔,難以治愈,生命之力已經衰退到了極點。

    這樣的人,即使不死又能給他們造成多大的威脅

    “嘿嘿嘿,今日饒他一命,但就算救走了又如何,不是身死道消,就是像狗一樣的活著,人生毫無意義。”有人這般諷刺道,而後與眾人一起轉身離開。

    劉明和陳曦等人都是恨得牙根癢癢,但他們又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修道之路就像是一盤棋局一樣,一步錯,將萬劫不復。孫聖無疑是走錯了路,選擇修煉聖體之法,結果落得這般下場。

    他本來如日中天,強勢崛起,有種勢不可擋的局勢,但結果卻因為修煉聖體之法出現了差錯,短短一日的時間,猶如從九天之上跌落到了十八層地獄,反差太大了。

    此刻,不光是三道天內,就連外界排名石前,眾人也看到了這一幕。

    排名石前聚集了何止數萬人,來自大陸各方勢力的人均有人在,此刻親眼目睹了水晶畫面中孫聖那淒慘的一幕,一時間讓許多人唏噓。

    這個少年竟然落得這般下場,眼看著最後的擂台戰即將開始了,他卻遭遇了人生的大不幸。毫無懸念,這是一個夭折的絕世之才,如若不然的話,他必然會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原來是傳說中的聖體之法,這個少年膽子真大,敢修煉這種法門,難怪他之前肉身之力這麼強悍。”

    “是啊,漫說現在聖體之法已經失傳,就算是真的公布于世,又有幾人敢嘗試這種可怕的煉體之法,這等同于是走向了一條滅亡的道路。古代的賢者們已經嘗試過了,這聖體之法根本走不通,哪怕是蓋世奇才都要喪命。”

    “古往今來,倒是有一部分人在聖體之法上取得了成就,但最後都不得善終。”

    幾家歡喜幾家憂,在一些人感慨的同時,絕大多數人都抱著慶幸的心理,尤其是那些十大聖門的人,他們都期待自己門下的弟子在三道天中一展鋒芒,但孫聖的存在確實是個很大的威脅,現在他遭劫,即將身死道消,對于許多人來說都是個好消息。

    “哼早就該有今天,這是他狂妄的代價,可惜不能讓我教的弟子親手誅殺這個小賊”這是天仙道的一位長老在說話,殺意凜然,恨不得自己進入三道天中,將孫聖除之而後快。

    “就算不死,也沒什麼作為了,他能走出三道天嗎”另一位大教的老者也在冷笑,來自凌天教。

    “讓他嘗嘗挫敗的滋味兒也好,不過就算他躲到三道天結束再出來,也休想離開此地,我葉家和此子勢不兩立。”葉家的一位老者也咬牙切齒的說道。

    要說誰最對孫聖恨之入骨,非這幾家莫屬,因為他們門下的當代翹楚都被孫聖打壓的喘不過氣來,魔公子、葉小宣和凌天教的莫肖空均慘敗在他的手中,在失掉尊嚴的同時,還被孫聖捏碎了道骨,這讓他們打心底里恨得癢癢。

    如果不能將孫聖處之而後快,難消他們的心頭之恨。

    高大的祭壇上,三位三道天的使者也看到了這一幕,全都在皺眉,他們彼此相視一眼,眼中閃爍著復雜之色。

    “是聖體之法嗎究竟是誰傳授給他的,這不是耽誤了他的修行嗎”一位使者嘆了口氣,未免覺得可惜,這麼好的一個苗子,就這樣夭折了。

    “不會是那頭牛吧,說到底,還是這聖體之法害了他啊,如果沒修這門法,他注定還有更長的路要走。”

    “說來奇怪,那頭牛如此護著這個少年,為何關鍵時刻他沒有出手依照那副牛脾氣,他肯定會不顧三道天的規則,直接出手左右這場災難才對。”劍璇璣的師傅說道,皺緊了眉頭。

    他覺得,如果是自己的弟子在三道天遭遇大劫,他肯定會不顧一切的出手。

    “算了,事已成定局,現在說什麼也晚了,古大人招我們過去,看來他已經準備好了。”一位三道天的使者說道,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恩”

    當即,那高大的祭壇上,三位使者全都閃身消失不見,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此時此刻,三道天內。

    孫聖被護送到了另外一處地方,而這個地方正是星空古洞,其實這是一座虛空府邸,原本里面有大造化,但是被軒轅太子給搬走了,現在這星空古洞徹底空了下來。

    軒轅太子帶著孫聖來到了這里,將其安置在星空古洞內,劉明、陳曦、冷凝兒和甦菲也全都跟來了,一個個臉色凝重,蒼白無比。

    孫聖的狀態很不好,渾身都是裂痕,生機渙散,整具軀體可謂是千瘡百孔,已經傷的不能再傷了。

    但奇怪的是,他身上並沒有血液流淌出來,即使連道骨都裂開了,但卻一絲血跡都沒有,反而是肌體上的那些裂痕內,散發出一種金色的光澤,遲遲不散。

    “大哥他真的沒救了嗎”劉明不甘心道,很是失落。

    “他傷勢很嚴重,好像是出了大問題,但我們都干涉不了。”軒轅太子說道,眼中射出金光,他取出一粒金色的丹藥喂進孫聖的口中,這是療傷聖藥,希望能起到好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