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468章誰是弱者

第468章誰是弱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當代兩大翹楚登場,著實吸引人眼球,他們每一個都光芒奪目,帶著一種神聖的氣息。

    這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即使像是鶴公子、赤月聖女、張奕等人,也完全無法和麒麟子與金鵬子相提並論,他麼似是超脫在其他人境界之上,一個猶如金色戰神,一個猶如年輕神王,有著不可匹敵的姿態。

    眾人全都用仰望的目光望著他們,即使是同為當代最強一列鶴公子和赤月聖女也不例外。

    直到這一刻他們才意識到,自己雖然足夠強,但和這兩個人相比,還是存在著不小的差距。

    “麒麟子,三道天之上,你猜我倆誰能最後問鼎”金鵬子開口說道,背負著無暇的黃金羽翼,金光散發,他是那麼耀眼,舉世矚目。

    麒麟子籠罩在一輪紫日之內,氣象萬千,猶如年輕神王,笑道︰“你我二人誰站上那個位置都無所謂,都是我太阿古廟的榮譽,不過在那之前,我倒是很想和你較量一番。”

    “呵呵呵呵,是啊,除了你,我對任何人都不感興趣。”金鵬子也笑道。

    兩人狂態畢露,渾然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這讓在場的一些人都心中郁悶,但又不敢反駁什麼,這兩個人確實足夠強大。

    “狐公子到現在未曾現身,不知得到了什麼造化。”麒麟子突然說道。

    太阿古廟當世出了三位奇才,除了麒麟子和金鵬子之外,還有狐公子,不過他一直沒有什麼消息,不知道在什麼地方閉關。

    “我想他會趕來的,不知道現在有多強,到時候可以試試。【愛書屋】”金鵬子冷笑道,顯然對狐公子並非很看好,甚至有些不順眼。

    只是礙于他們都是太阿古廟的王族,故此不好說什麼。

    “出發吧去登上那座擂台”麒麟子說動,已經動身了,邁步朝著那條金光大道上走去。

    金鵬子緊隨其後,也登上了這條金光大道,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便是盡頭的古擂台。

    眾人沸騰,很多人躍躍欲試,他們為了等這一刻都準備了很多,在麒麟子和金鵬子打頭陣之後,大家再也等不及了,紛紛踏上了這條金光大道。

    赤月聖女、鶴公子、那鐵塔一般的男子,王家王重,楊家楊天化以及天聖山的張奕等最強一列的人,都開始上路了。在他們身後,但凡是對自己實力有自信的人,也跟著走了上去。

    能走到這一步的人,都不是弱者,都想要登上古擂台去拼一拼,沒有人願意錯過這個機會。

    但是,這條金光大道容納的人數有限,很快的,混戰爆發了,有人大打出手,神通踫撞,法寶比拼,一場混戰正式拉開了帷幕。

    很多人都在出手,為了爭搶登上這座古擂台的名額,這是關乎自己尊嚴和名聲的一戰,沒有人留手,這已經是此次三道天的最後一戰了,所有人都傾盡全力,不再留情。

    但凡是登上那座擂台的人,都會獲得獎勵。

    “殺”

    “沖啊”

    一些人在竭嘶底里的大吼,全力以赴,與一群人廝殺,要殺出一條登上最強擂台的道路來。

    很快的,這條金光大道染血了,一些人重創,或是被斬掉了手臂,或是被斬去了雙腿,或是被洞穿的胸膛,甚至有人直接被斬飛頭顱,一命嗚呼。

    競爭是慘烈的,在這一刻沒有人願意留手,全都是全力以赴,對對手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酷。

    但惟獨一些至強者無人敢犯忌,像是麒麟子和金鵬子,無人敢惹他們,因為知道誰也無法撼動他們的地位。

    除此之外,鶴公子、赤月聖女、張奕、鐵塔壯漢、王重等一些人,也無人敢來老鼠添貓b找刺激,這些人的實力隨便拿出來一個都強悍的嚇人,他們注定要走上那座擂台,去做最強的爭斗。

    而就在這時,金光大道之下,有人也踏上了這條路,來人是一位少年,黑發披肩,踏著堅定的步伐走上來這條金光大道。

    他目光帶著強大的自信,眼楮碩碩放光,相貌清秀,但他的肌體卻滿是裂痕,即使這些裂痕都已經愈合了,但依然能看到痕跡,像是裂開的陶瓷一樣,點點金色光澤從這些縫隙中射出來。

    “是他,孫聖,他竟然也來了,不是說受了重創了嗎”

    很多人認出了孫聖,都露出吃驚之色,之前都有傳聞,孫聖突破時遭遇重創,已經活不長了,甚至有人親眼目睹了那一幕,孫聖被星辰之力擊穿,體內千瘡百孔,連道骨都裂開了,根本沒有存活下去的希望了。

    但此刻,他依然現身了,竟然活了過來。

    只不過人們仔細觀察,發現這少年身上到處都是裂痕,顯然傷勢依然沒有康復,畢竟那麼重傷,想要完全恢復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他受的是大道傷,連道骨都廢了,怎麼可能痊愈

    孫聖一步一步的踏上金光大道,冷凝兒、甦菲、劉明和陳曦也來了,跟在孫聖的身邊,也走了上來。

    “你們自己行動吧,不用管我。”孫聖對他們說道,雖然肌體滿是裂痕,但依舊充滿了自信的風采。

    “這樣的真的可以嗎不如我們留下兩個來照顧你吧。”冷凝兒說道,還是不放心,畢竟孫聖現在的狀態很不穩定。

    “不用,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些人奈何我不得。”孫聖搖了搖頭說道。

    冷凝兒和甦菲等人相視一眼,點點頭,他們相信孫聖,知道他們這麼做是想借助外界的壓力,早一些突破出來,故此並沒有說什麼,直接沖向了金光大道的頂端。

    以他們的實力,無人能抗衡,他們都是僅次于當代最強一列的存在。

    但惟獨孫聖,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他就這般邁著堅定的步伐走上了金光大道,雖然傷體殘破,卻依然掛著一抹笑意,無視周圍人的目光。

    “他這是干什麼來送死的嗎明明已經受了大道傷,即使現在活下來了,恐怕也命不久矣,卻還要來參戰嗎”

    “哼真是不識趣,他還以為是以前嗎就這幅糟糠之軀,能有什麼作為,不說好好的躲在窩里面舔傷口,來這里逞什麼能”

    “真是天大的笑話,這樣的廢人也能登上最強的擂台嗎簡直是褻瀆了三道天,應該讓他滾下去”

    “想要發揮最後的光和熱嗎看樣子他是想借著最後一口氣再來爭取,真是冥頑不靈,自己現在幾斤幾兩不知道嗎”

    很多人大聲的嘲諷奚落,放在以前,他們絕對沒有這個膽子。但是現在今非昔比,誰都知道這個少年已經不復往日的輝煌,從強者之路上跌落下來,已經是廢人一個了,故此是人的不是人的都會跳出來說兩句。

    人性本為如此,見不得他人好,孫聖之前太顯眼了,強勢崛起,鎮壓四方,導致一些人對他嫉妒的很。

    現在看到孫聖落得這番下場,那些原本嫉妒的人終于抓到了機會,盡情的奚落,似是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凸顯出自己的強大,展現出自己高人一等的姿態。

    孫聖目不轉楮,盯著金光大道盡頭的擂台,邁步向前走去,周圍的風言風語,他全都置之不理,這對他造不成什麼傷害。

    “滾下去你已經不配站在上面了”有人呵斥道,此人來自某座大教,是一位真傳弟子,此刻看到孫聖走上金光大道,頓時滿臉的鄙夷之色,在他看來,這已經是糟糠之軀,自己就算不如那些至強者,也比他強大一萬倍。

    “你要擋住我的去路嗎”孫聖緩緩的轉過頭來,依然面帶笑意,但眸子深處卻閃過一抹凶光。

    這位大教真傳頓時渾身一個機靈,下意識的後退一步,這明明是一個傷殘之軀,竟然還有這般威嚴,一個眼神就足以震懾人心。

    因為孫聖之前太凶猛了,誰也不服,打壓的四方人抬不起頭來,即使他現在在眾人眼中沒落了,但依然保留著之前的氣勢。

    那位大教真傳咬牙,被孫聖的眼神嚇得後退一步,似是感覺到很屈辱,冷笑道︰“你現在算什麼一條受傷的野狗,也想走這條強者之路你有那個資格嗎現在的你老子輕而易舉就能鎮壓,跟我擺什麼譜”

    這是一種狂妄的表現,放在平常,他絕對沒膽子這般叫囂,但現在不一樣,誰都知道這少年已經廢了,連道骨都裂開了,沒什麼手段,這正是羞辱他的好機會。

    這雖然是一位大教真傳,但在他上面,更強的同輩比比皆是,他雖然義憤填涌,卻沒有實力去競爭,也許只有在這種時候,去欺辱一些半廢之人,才能找回一些自信,才會覺得自己是一代強者。

    絕大多數人都有這樣的心理,並非只有他一人。

    “孫聖,你下去吧,你已經沒資格競爭了。”

    “好好保住你這條殘命,或許還有幾年好活,難道你想上來白白送死嗎”

    “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你已經不行了,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不然我們可不會手下留情,即使對你這樣的半廢之人。”

    出言嘲諷的並不止那位大教真傳一人,許多人都抱著同樣的心理,這個少年曾是一代絕世之才,是同輩的至強者,打壓他,會讓這些人找回自信,體會鎮壓絕世之才的快感。

    孫聖嘆了口氣,笑著搖了搖頭,道︰“弱者終究是弱者,廢人只會永遠向下看,不懂得抬起頭來去爭取。”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