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471章誰敢動他

第471章誰敢動他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混戰爆發,陸陸續續有熟人加入了戰團,有幾個高手是從前面折返回來的,孫聖看的清楚,這幾人正是當初跟隨在赤月聖女身邊的人,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奪走孫聖手中的青色斷劍。【愛書屋】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這口青色斷劍,是殘缺的道器,即使破損了,依然有超越法寶的力量。

    有了這件兵器在手,毫無疑問可以讓一個人的實力大大提升,這樣一來說不定可以和最強一列的人抗衡,故此很多人動起了心思。

    孫聖手持青劍,左沖右殺,他先是與那名手持銀龍槍的青年踫撞,斷劍與銀龍槍斬在一起,那銀龍槍險些被震飛出去,可見這是一件不錯的兵器,不然被青色斷劍斬擊,肯定斷開了。

    青年悶哼一聲,被一劍劈的倒飛出去,手臂發麻,險些握不住手中的兵器。

    隨後,孫聖再次殺向了另一邊,與另一位高手踫撞,將其擊飛,而後電光火石間沖向別人,瞬息間連續與數人交手,他手中的青色斷劍在這一刻發光,也許是由于孫聖的龍形法力的原因,斷劍斬出的劍光,竟然如同一條青龍般,張牙舞爪的沖了上去,掀飛了不少的人。

    “可惡,這人怎麼還是這麼強悍,根本沒有一點衰弱的跡象啊。”有人這般說道,臉色難堪無比。

    “是那口斷劍,那是一件殘缺的道器,定然是這件兵器發揮了功效,不然憑借這麼一個即將廢掉的人,怎可能有這樣的實力。”這是那名手持銀龍槍的青年在說話。

    大戰繼續,尤為激烈。【愛書屋】

    漸漸的,對付孫聖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看得出來,孫聖的狀態已經越來越不好,他身上的裂痕縫隙很大,里面金光四溢,沒人在乎那金光是怎麼回事,他們只知道孫聖距離解體已經不遠了。

    到最後,有十幾人都在對孫聖出手,孫聖與這麼多人苦戰,也確實不支,畢竟現在的他確實已經失去了巔峰的戰力,狀態很不穩定。

    這一戰下來,孫聖受創了,他的後背被人以神通重創,將他打的飛出去一段距離,並且噴出一口鮮血,後背上的裂痕被撕裂,縫隙變大,讓孫聖整個人都黯然失色。

    緊接著,孫聖再次遭遇了兩次重創,先後被人神通轟飛,大吐鮮血。

    但他也不是沒有任何作為,他手中的斷劍斬出去,迸發出青龍劍光,有數人當場被這青龍劍光撕裂,慘死當場,血濺金光大道,徹底的失去了競爭的資格。

    “哈哈哈哈來啊來戰”孫聖狀若癲狂,滿頭黑色的長發亂舞,眸子中射出可怕的光束,揮動手中的斷劍,戰意和殺氣都攀升到了巔峰的地步,讓一干人驚駭,不敢再上前去。

    “大家不用怕,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只不過是表現出最後的瘋狂而已,我們沒有理由懼怕他”那手持銀龍槍的青年呵斥道,他也負傷了,肩膀處被劍光擦中,差點被豁開。

    “這是個大好的機會,怎能錯過如此角色,不除掉他留在世上何用”

    “違抗十大聖門,萬死難容,今日就是他的死期,大家決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一起出手”

    好幾個人都在大叫著,慫恿眾人,不想讓大家放棄。

    “除掉我只怕你們沒有這個本事。”孫聖大聲笑道,亂發飛舞,狂態畢露,手持青色斷劍向前殺去。

    “事到如今,你還敢口出狂言,不知道自己死到臨頭了嗎”幾人都在冷笑嘲諷,他們都知道這是孫聖最後的瘋狂,他的傷勢已經越發的嚴重,根本不可能活下來。

    “那你就試試看”孫聖很干脆,直接朝著叫的最歡的那人沖了上去,正是那名手持銀龍槍的青年。

    又是一番激烈的交手,孫聖全力以赴,狂態畢露,即使孫聖現在實力不穩定,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但他若是發起狂來,也足夠這些人喝一壺的了。

    果不其然,數個回合的交手下來,那手持銀龍槍的青年慘叫起來,手中的兵器被一劍兩段,孫聖一腳踏在了他的胸膛上,幾乎將這青年的肉身踏碎,血肉模糊。

    最後,孫聖殘暴的一腳落下,那青年的頭顱頓時像西瓜一樣四分五裂,被活活踩碎,腦漿子和鮮血匯合在一起,讓人毛骨悚然,渾身冰冷。

    這一幕,讓人看得牙齒發酸,太殘暴了,這個少年即使是將死之軀還是那麼厲害,他們十幾大高手已經隕落了好幾個,全都被這少年鎮殺。這不得不讓人膽寒,不知道孫聖還能堅持多久,究竟保留了多少的力量,萬一耗不死他,反而把自己這些人搭進去,那就太不值得了。

    “你果然很厲害,可惜不能與全盛時期的你交手,令人遺憾。”就在這時,前方又有人折返回來,竟然是那名身如鐵塔一般的男子,這是一位強大的奇才,僅次于最強一列的高手。

    他也回來了,目光炯炯,盯著孫聖,尤其是看到孫聖手中的青色斷劍,忍不住露出了炙熱的貪婪之色。

    “放下武器,滾,興許能保住一條命。”那身如鐵塔一般的男子冷冰冰的說道,眼中透出一股殺意。

    “想要嗎自己來拿”孫聖冷笑,緩緩的抬起了手中的斷劍,指向了那名身如鐵塔般的男子。

    這名男子身份不一般,名叫雲狂,僅次于當代最強一列,甚至已經站在那一行了,已經相距不遠。此刻他的眼中噙著殺意,一步步走來,冷笑道︰“我可不跟他們一樣,三個回合,只需要三個回合,我便能把你碾壓的點滴不剩。”

    說著,一股極度強悍的氣流洶涌而出,在雲狂的體內,一聲聲爆響之聲傳來,宛如天鼓擂動一般,充滿了狂暴的氣息。

    雲狂正如他的名字一般,十分狂傲,目空一切,起初此人並未太過高調,得到了大造化之後一直隱身于三道天內,直到不久前方才現身,實力已經攀升到了更高的境界。

    這是一個強者,若非是之前一直隱忍閉關,不然也會和赤月聖女,魔公子一樣成為讓人矚目的人物。

    此刻,他出手了,這是雲狂現身之後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展露自己的實力,以強勢不可匹敵的姿態來面對重傷的孫聖。這在許多人看來,幾乎是毫無懸念的一場戰斗。

    或許在孫聖沒有受傷之前,人們並不覺得雲狂有資格可以和孫聖一戰,畢竟孫聖之前的戰績在那兒擺著呢。但是現在,情況完全反了過來,孫聖已經不是雲狂的對手,即使他現在依然保留著部分的實力,但已經不復當初的光彩,況且之前連番的大戰,已經讓孫聖幾乎消耗殆盡,說不好他還能堅持多久

    不得不說,雲狂很會撿現成的,在孫聖幾乎耗盡所有體能和法力的時候,在對他進行出手。

    “說到底,你現在連和我一戰的資格都沒有了,但可惜,你拿著我喜歡的東西,故此我破例與你一戰,送你上路。”雲狂森冷的笑道,邁動步伐向前逼來,氣勢洶涌到極點,面對現在的孫聖,他有一種超然的自信。

    “放你個屁,我看哪個敢欺負我兄弟”

    “阿彌陀佛,佛曰,你不上西天誰上西天”

    就在這時,一聲大喝傳來,同時伴隨著一聲佛號,兩道人影從天而降,其中一人生有銀發,身著一套雪白的袍子,來人十分干脆,手臂上帶著一口炮管子,對準雲狂就是一炮,一道光束轟出,十分霸道,崩碎虛空。

    雲狂大驚失色,沒料到有人在這個時候突然殺出來,當即運轉神通,打了上去。但結果這一炮威力實在是巨大,雲狂的神通當場被粉碎,而且悶哼一聲,被這一炮給掀飛出去。

    緊接著,另一人出手,這是一位光頭僧人,一身月白色的僧袍,手捻佛珠,有點超凡脫俗的味道。但他出手卻依然很霸道,直接碾壓下來一記佛手印,將雲狂狠狠地拍在了地上,差點把他肉身打裂。

    “天吶,那是狐公子,還有那是小雷音寺的傳人”人們驚呼道,望著這兩道從天而降的人影。

    來人赫然是消失已久的狐公子以及小雷音寺的釋如來。

    除此之外,一聲咆哮震天地,大凶陸吾也到場了,他化作本體,如雪山一般的猛虎,生有九根虎尾,凶煞之氣繚繞,巨大的爪子直接拍了上去,當場便有數人慘叫出聲,之前對孫聖出手的幾個年輕高手直接被陸吾這一爪子拍成了肉泥。

    這突如其來的異變,讓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沉寂過後,一聲聲倒吸冷氣的聲音在人群中傳來,不少人色變,紛紛向後退去。

    這三人,都不是凡俗之輩,狐公子自然不用說了,那是可以和金鵬子以及麒麟子比肩的人物。那位小雷音寺的傳人也很不凡,而且能和狐公子走在一起,豈會弱至于大凶陸吾更不要說了,絕對是實力滔天的凶殘之輩。

    更關鍵的是,這三人和孫聖都關系密切,很多人都知道,三道天剛開啟的時候,他們是並肩而行的,一起上路,現在這三人突然到訪,而且一出手就展現出其霸道之處,讓那些想要對付孫聖的人都是一陣發指。

    “下九流的貨色,就憑你也敢欺我兄弟,削他”狐公子盯住了雲狂,邪氣凜然,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佛曰,辱人者,活活打死”釋如來超凡脫俗,帶著一股聖潔的味道,白色僧袍獵獵作響,但此刻也邁步向前走去。

    “吼”

    大凶陸吾更不要說了,龐大的身軀所過之處,眾人全都後退。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