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486章天人的壓迫

第486章天人的壓迫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群人無語,這要求太過分了,要打架就打架,听你妹的18摸啊,人家琴公子就是客氣客氣,你還上癮了,跑到這里來點歌嗎

    包括冷凝兒和甦菲也是一陣無語,暗道這家伙又開始範2了嗎好不容易剛才帥了一把,有問鼎四方的王霸之氣,結果一秒鐘內又被打回原形了。

    琴公子俊雅非凡,氣質脫俗,聞听孫聖的要求,也不禁一陣苦笑,臉色也有點難堪,搖了搖頭,道︰“聖公子說的這幾個曲子我一個都沒听說過啊。”

    “喲喲喲,裝,再裝~~這麼通俗的曲子你竟然不會看來你的藝術不咋地啊。”孫聖撇撇嘴說道。

    琴公子的臉色更難看,雖然他氣質出眾,但此刻心中也在暗暗詛咒,暗道你說的這幾個曲子有一個是琴曲嗎

    周圍也有不少女修士哼哼唧唧的在那里交頭接耳,雖然不敢用太大的聲音,但也是把孫聖狠狠地鄙夷了一把。說起來,琴公子人氣也是不錯的,也有不少女性追隨者,此刻听到孫聖對琴公子提這麼過分的要求,不禁有些不樂意,琴公子俊雅瀟灑,豐神如玉,怎可能會這麼低俗的曲子

    “這是通俗,不是低俗。”孫聖靈覺過人,覺察到之後,立刻辯解道。

    “聖公子說的曲目我確實不會,不如我送聖公子一曲亂世殺吧。”琴公子說道,手扶琴弦,清脆的琴音響起,鏗鏘有力,猶如絕世神劍在激鳴。

    听這名字就知道,這絕對不是一首簡單的曲目,蘊含著絕對的殺戮之氣,而且在琴公子手扶琴弦的一瞬間,氣質陡然變了,臉上浮現出冷峻之色,整個人氣質凌厲起來,宛如一口蟄伏鋒芒的利劍,突然破鞘而出。

    眾人知道,大戰要開始了,全都緊張起來,認真的觀摩,不知道孫聖和琴公子之間,會爆發出怎樣的大戰。

    “錚”

    孫聖一抖手中的三尖兩刃刀,這口神兵,頓時綻放出金光,法力催動,神兵復甦,鋒芒爍爍。

    他不敢小覷,琴公子實力深不可測,沒人知道上限在哪里,但孫聖敏銳的察覺到,琴公子的實力,應該不在金鵬子和麒麟子之下,只是他太低調了,故此不顯山不漏水。

    “哈哈哈哈哈,可笑,當真是可笑,這就是你們天仙大陸所謂的當世奇才不過如此,這種實力也配稱之為當代至尊嗎”突如其來,一道冰冷的笑聲傳來,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中,言語中透著嘲諷和不屑之色。

    “誰”

    一些人驚訝道,听這語氣,很是不凡,眾人四下觀望,卻捕捉不到是誰在說話。

    “可悲啊,下等人就是下等人,你們所謂的天才都太弱了,再給你們五千年的時間,也修行追上吾等的步伐。”這時候,那聲音再次響起,冰冷刺骨,森森寒意。

    “究竟是誰在說話”

    人們不禁驚駭,在場的都是高手,他們竟然沒有感應出來,這股氣息隱藏得太好了。

    “裝神弄鬼”這時候,孫聖冷哼一聲,眼中金光煥發,符文法則交織,直接洞穿了虛空的某片區域。

    “嗤”

    下一刻,孫聖果斷出手,三尖兩刃刀斬了上去,一道耀眼的刀光裂開虛空,直接將一片虛空被斬碎。

    “恩”

    一聲略帶驚訝的聲音響起,顯然沒料到自己會暴漏,緊接著眾人便看到一道人影從里面飛出來,迅速的變換位置,移形換位,他手臂向前猛地劈去,一道劍光飛出,與三尖兩刃刀的刀光踫撞在一起,撞擊出一片耀眼的光華。

    這一刻,眾人終于看到這人是誰,竟然是一個少年,神采奕奕,器宇軒昂,更關鍵的是,他的眉心中有一枚神聖的烙印,綻放出耀眼的光澤,帶著一股神聖的氣息,有一種威嚴傳來。

    “是你”孫聖驚訝道,認出了這個少年。

    這少年赫然是玉虛仙宗的楚封,曾經和孫聖交手過,但確切的說,這不是一個普通人,他是來自更高領域的降臨者,只是佔據了楚封的肉身而已,借他的肉身在世間行走。

    “降臨者”

    此刻這位名叫楚封的少年一出現,許多人都驚呼出來,臉上色變。

    降臨者出現在三道天的消息,已經不再是什麼秘密,許多人都有耳聞,那些來自玉虛仙宗的門人,全都被降臨者佔據了,已經不是自我,他們混進了三道天內,不知在圖謀什麼,一直未曾現身,沒想到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

    “糟糕差點忘了這些降臨者,他們出現在三道天中到底想做什麼”

    “有人說他們圖謀很大,來這里是有目的,三道天內到底有什麼能讓至高領域的人不惜降臨這一界。”

    眾人心中詫異,不能平靜,降臨者出現,意味著他們終于要有所行動了嗎沒有人可以保持冷靜,心中全都在惶恐不安。

    要知道,這些人體內可不是普通人,那些都是來自至高領域的,提到了至高領域,許多人想到了傳說中的神域,猜測是神域的天人下界,降臨到這片天地。雖然神域的天人下界會受到法則的壓制,降臨者實力會被約束,但那畢竟是至高位面的生靈啊,其實力不可揣測。

    此刻,這位名叫楚封的少年出現,臉上掛著冷笑,剛才說話的就是他。

    “楚封,是你嗎”有人在問,顯然是這具身體之前的朋友。

    “呵呵呵呵,我的名字叫天重。”楚封說道,道出了自己的名號,也就是佔據這具身體的人。

    “你們來天仙大陸做什麼”有人這般問道,壯著膽子,畢竟這是在和至高領域的人談話,讓他們覺得心中緊張無比。

    “爾等是在質問我嗎你們有什麼資格”那名叫天重的人說道。

    “你”

    這話,倒是讓在場的人臉色一陣難堪,同時覺得心中憋屈,對方完全將自己擺在一副上位者的姿態在于他們對話,讓人心中不爽,但是卻沒有人敢輕視,這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少年,他體內的靈魂,來自至高位面。

    “你們真的是來自神域的天人”有人問出這個問題,雖然之前有很多猜測,但現在看到真正的降臨者,心中都有些沒底。

    “天人呵呵呵呵,這個稱呼倒是不錯,你們下界人就是這般稱呼吾等的嗎確實,在你們這些人的面前,吾等就是天人,代表了你們的天。”天重冷笑道,狂態畢露。

    這不禁讓很多人暗暗咬牙,實在是太囂張了,雖說是來自至高的位面,但這種態度未免太看不起人了。

    “手下敗將,也不知道當初夾著尾巴逃走的人是誰,現在卻跑出來大放厥詞。”孫聖冷哼一聲,這些降臨者來歷不明,卻跑到這里來耀武揚威,實在讓人很不爽。

    天重目光森冷,與孫聖對視,眉宇間的神聖烙印更加奪目,道︰“逃呵呵呵,你太看得起自己了,當初神魔之牆後面,我元神還未能與這具身體徹底適應,故此只能發揮出全部實力的兩成,我以三成之力與你抗衡,你覺得自己很驕傲嗎”

    “三成實力”

    這讓很多人震驚的同時又很無語,孫聖的實力已經是當代無敵了,這名叫天重的人竟然只是用三成實力與他抗衡,太夸張了吧。

    來自至高領域的人,實力可想而知,根本不在他們的理解範圍之內,對方是降臨者,受到這片天地法則的壓制,但即便如此,他們也是強大的,根本不是這片天地的修士可以抗衡的。

    “我等來此,一來辦些事情,二來也想觀摩一下你們這片天地年輕人的實力,可惜啊很讓人失望,你們所謂的天才,所謂的當代至尊,卻如此的不濟,放在我們那里,只配給我們的天才做奴僕。”天重說道,語氣很沖,言語中的蔑視絲毫不加掩飾。

    一時間,很多人鴉雀無聲,听這名叫天重的語氣和聲音,想必他歲數也不是很大,在那片至高的領域,應該也是年輕一輩的人,但其實力卻已經達到了深不可測地步,即使降臨這片天地,受到法則約束,依然讓人感應到莫大的壓力。

    這不禁讓人們猜測,那至高領域的同代人,該有多強所謂的天人,真實實力到底如何

    “呵呵呵,什麼當代至尊,簡直可笑。”天重冷冰冰的笑道,而後抬起頭,看著天空中的一片虛影,那里山巒起伏,每一座山上,都站著一道人影,釋放出強大的氣息。

    那是上一代的天驕,在第二道天,一直在關注著這里的情況,但是他們卻過不來。

    “可惜啊,你們這片天地的同代人太弱了,連上一代人都不夠資格,在我等面前,你們只配臣服。”天重說道。

    此番言論,讓很多人心頭憋屈,很不甘心,雖然對方來自至高的領域,但這也太目中無人了,你們雖然強,但只是因為你們所在的天地凌駕于這片天地之上,如果同在一片天地,還敢說出這樣的話嗎

    “你太狂妄了”有數人大喝,忍俊不住,想要動手。

    即使對方身為天人,他們也不甘懦弱。

    “放肆”

    這時候,天重陡然大喝一聲,眉宇間的神聖烙印驟然綻放出光芒,一股滂沱的壓力驟然落下,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心中一沉,而那幾個想要動手的人,更是當場趴在地上,動彈不得,連頭都抬不起來。

    “這”

    一所有人都被驚住了,一全都向後後退去,一種恐慌由然而生,要知道,這幾個人實力都不弱,不是泛泛之輩,結果對方僅僅是動用了一縷威壓,便壓得他們站都站不住,這也太夸張了,兩者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之內。

    “哈哈哈哈哈,說你們不行,難道你們還不承認,你們大陸人太弱了。”天重更是毫無顧忌的大聲笑道。

    一時間,許多人心中惱怒,卻又敢怒不敢言,羞辱,這是裸的羞辱啊,而且羞辱的是整個天仙大陸的生靈,對方將自己擺在至高無上的位置,始一出面,便毫不留情的鎮壓他們這一代人,讓人心中無力。

    “嗨,小哥兒。”就在這時,一聲清脆的呼喚從天重的身後傳來,瑩瑩悅耳,聲音甜美,如銀鈴輕顫。

    “恩”天重微微一驚,什麼時候有人站在他身後了,他竟然沒有察覺到,當即豁然回身。

    但結果,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只玉足,攜帶著龐大的力量,一腳踹在了天重的臉上,前一秒鐘還盡顯張狂的天重,直接慘叫一聲,被一腳踹飛出去。

    而在天重所站的位置上,出現了一位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少女。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