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512章狂石帝君

第512章狂石帝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霸道的金屬拳頭,宛如太古大岳一般,震碎蒼穹,晃動乾坤,將一位大人物法力演化出來的大手掌當場震碎。

    虛空中走來的那名男子,足足有兩米高,比正常人都要高出一頭,身軀挺拔,高大魁梧,他生有一頭銀白色的長發,年紀看上去大約在三十歲的樣子,有一種成熟的魅力,但卻很隨和,笑眯眯的。

    “你是太阿古廟的狂石帝君”一位老者認出了這名男子,忍不住驚訝道。

    半空中,一道身影落下,白衣如雪,似是與這片白雪皚皚的世界融為一體,疑似仙子臨凡,神聖超凡,體態曼妙,婀娜多姿,風華絕代,駕馭著一片月光來到了這里。

    劍璇璣回來了。

    她恍若月宮仙子一般,不食人間煙火,此前曾說要去請人,直到現在方才出現,看樣子她要請的人,應該就是這位名號“狂石帝君”的男人了。

    “唐媚”劍璇璣看到了倒在雪地中,鮮血染冰霜的紅衣少女,忍不住臉色微微動蕩,嬌美的容顏,流露出復雜之色。

    孫聖半蹲在地上,抱著懷中的紅衣少女,臉色沉默的嚇人,雙目赤紅,血灌瞳仁,身體在一個勁兒的發抖,但那並不是恐懼,而是悲憤,壓抑的恐怖。

    劍璇璣知道自己回來晚了,悲劇已經發生了,但讓她沒想到的是,此刻倒在血泊之中的是唐媚,那個之前明媚動人的少女,此刻變成了冰冷的尸體。

    她知道唐媚在這個少年心中的位置很重,那是他的紅顏,心中的地位無法撼動,故此,她完全能感受到孫聖現在心中多麼的悲憤,畢竟,說到底他不過只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估計是第一次面對生死之別。

    卻沒想到是唐媚,這個讓他極為看重的紅顏知己。

    “孫聖”劍璇璣輕喚一聲,臉色復雜,但很快的又冷靜了下來,神態依然。

    孫聖不作答,像是沒有听到,他懷抱著佳人的冰冷嬌軀,渾身都在顫抖,血色的瞳孔望著面前諸位大人物,可以感受到一股森冷至極的殺意。

    “狂石帝君,你為何要出手”這時候,對面的一位老者問道。

    這個名為狂石帝君的男人非比尋常,他來自太阿古廟,並非人族,但說起來也不是妖族,因為他是太古前的一塊神石化形而成的,本體是一塊石頭,並非生物。

    古往今來,不少奪天地造化之物,都有至強的靈性,狂石帝君的本體,本為太古神石,為古代聖賢祭祀時所用,被封在一處古跡之中。而這塊神石受日精月華,誕生出靈性,後來得以成道,修成人形,便是這狂石帝君。

    這是一位至強的男子,化成人形之後,始一出便擁有移山填海的力量,修行多年,現如今已經是大陸上的絕顛人物,即將成為大能,可以說只差半步。

    他威名遠播,本體為太古神石,自號狂石,被古代聖賢祭祀時賦予了古老的道經傳承,故此他一出世,便一路高歌,鎮壓當代競爭者,被世人賜予了“帝君”的稱號。

    別看此人外表看上去很隨和,笑眯眯的,甚至溫文爾雅,但動起手來絕對強大,而且十分凶狂,就如同他的名字中帶了一個“狂”字一般。

    只不過,此刻狂石帝君的出現,讓在場的諸位大人物都是心中一顫,同時很不解,因為狂石帝君現在屬于太阿古廟,是某一王族的大長老。

    孫聖鎮壓麒麟子和金鵬子,按道理說應該是和太阿古廟不共戴天才對,狂石帝君為何會出現在這里,而且出手護他。

    “這個少年本座得帶走,受故人之托。”狂石帝君開口說道,語氣很平靜,並無盛氣凌人,卻道明了來意。

    “這”

    此言一出,諸位大人物全都色變,他們眼看著就要把孫聖活捉到手了,偏偏這個時候有人來攪局,怎能讓他們樂意而且出手的還是狂石帝君,這是快要成為絕頂大能的人物,實力極為強悍,讓他們都感覺到了壓迫。

    “帝君,你這話什麼意思,此子心性惡劣,連你們太阿古廟都不放在眼中,麒麟子和金鵬子均險些被他殺掉,你竟然還要救他”為首的老者說道,很不甘心。

    是啊,他怎能甘心,這幾位大人物心中全都不爽,尤其是葉家老者和王家老嫗,更是咬牙切齒,這可是到手肥肉啊,他們怎舍得就此放棄

    “至少今日你們不能為難他,本座要將其帶走,故人之徒來求,這是我與那位故友的一個承諾,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辦到。”狂石帝君說道,話語雖然平靜,卻不容置信,充滿了肯定。

    果然,他是劍璇璣請來的幫手,而且和劍璇璣的師傅,也就是三道天的那位使者關系莫測,兩人之間有承諾,現如今劍璇璣以自己師傅的名義將其請來,要暫保孫聖無憂。

    “帝君,麒麟一脈和金鵬一脈你打算怎麼交代要知道,此子可是太阿古廟的敵人。帝君身為太阿古廟王族的長老,這麼做未免不合適。”對面的老者再次說道。

    “太阿古廟這邊,本座自會處理,況且太阿古廟不止麒麟一脈和金鵬一脈,今日這個少年本座要帶走,你要們要針對,還請改日。”狂石帝君說道,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姿態。

    但是這句話,卻讓在場的幾位大人物心中都感壓力,眼看著大局已定,卻要中途放棄嗎換誰誰能甘心他們可是費了不少的手段,但如今狂石帝君一句話,就要把人領走,這讓諸位大人物都感覺心中憋屈。

    如果是換做其他人,估計他們絕對不會答應,但這個人是狂石帝君啊,一代至強者,只差半步就可以成為絕頂大能了。而且本體為太古神石,壽命悠久,將來晉升為大能,那是妥妥的事情。

    得罪未來的一位大能,就算這些人都是一方顯赫的人物,也沒有那個膽量。

    即便他現在還不是大能,但戰力在那擺著呢,放在大陸上絕對是排的上號的,將來晉升為大能,更是主宰一方,即使是聖門大教,都要看他的臉色。

    “孫聖,走。”劍璇璣走上前去,拉住了孫聖,要帶他離開。

    現在安全脫身才是最主要的,任何仇怨,都要從長計議。

    孫聖沒有說話,默默的站起身來,抱著紅衣少女,橫在懷中,他的目光一直盯著對面的諸位大人物,殺意彌漫,滿腔悲憤。

    “走,先離開這里再說。”劍璇璣提醒道,同時傳音給他,讓他從長計議,就算留在這里又能怎樣沒有實力,如何去跟這些大人物抗衡

    孫聖臉色沉默的嚇人,最終,他默然的轉身,懷抱著紅衣少女,朝著漫天風雪中走去。

    劍璇璣則失去解救劍宗的其他人,好不容易請動狂石帝君到來,可不能白白浪費這個機會,得把所有人都帶走。

    那幾位大人物沒有阻止,劍宗的其他人其實並沒有利用價值,只有這個叫唐媚的少女能威脅到孫聖。

    但是現在,都到嘴邊的肥肉卻溜了,讓他們一個個全都恨得咬牙切齒,一百個一千個不甘心。但是礙于狂石帝君的威名,他們都沒說什麼,只能隱忍下來,默默的在心中計劃著。

    身為這樣的人物,他們自然不會像年輕人那麼沖動,狂石帝君他們招惹不起,即使心中再不甘,這個面子他們一定要給。至于孫聖他們怎可能就這樣放棄只有在另作計劃了。

    風雪連天,漫天雪花飛舞。

    孫聖懷抱著唐媚的尸體,離開了白頭峰,他現在心灰意冷,自責、內疚,他憎恨自己沒有實力,如果能更強的話,便不會有這樣的悲劇發生,唐媚不會被人挾持,也不會為讓自己脫身,選擇放棄生命,走上絕路。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而且孫聖想到,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也全都因為自己惹出來的禍,唐媚是無辜的,卻因為他遭受連累。

    這一刻,孫聖自責到發瘋,他騰空而起,沖向了一個方向,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里,就這麼一路飛下去,聖體綻放出金光,金色的血脈沖天,像是黃金神火一般熊熊燃燒,所過之處,把虛空盡數震碎。

    “啊”

    孫聖長嘯,繃斷了一座山脈,橫斷了一條大河,他發泄著心中的怨氣,滿腔殺意無處釋放,他憎恨自己,同時對逼死唐媚的那些大人物憤恨到了極點。

    他在內心中發誓,這筆血債,他一定要討回

    就在這一日,葬城內的人接到了消息,白頭峰一役結束了,孫聖並沒有如大家所預料的那般被各位大人物鎮壓,而是在關鍵時刻,一位至強者出手,暫保他離開,為孫聖拖延了一點時間。

    原本是必殺之局,孫聖被諸位大人物鎮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沒想到突發異變。

    而且,白頭峰上,一位少女因此喪命,消息傳來,那是聖公子的紅顏知己,受到脅迫,為了不使孫聖為難,自擊天靈蓋而隕,連那些大人物都覺得很意外。

    最後,孫聖抱著那位少女離開了,無人知道他的下落,連之前救他的人都不知道孫聖去了哪里,就這麼神秘失蹤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