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527章一線生機

第527章一線生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位大能到場,威壓震乾坤。【愛書屋】

    蓮台上,那雪白猿猴睜開了雙目,宛如兩盞金燈一般,金光璀璨,像是火眼金楮,照亮了天宇。

    眾人驚呼,認出了這雪白猿猴的身份,他可不簡單,這是小雷音寺的一位大能,人稱摩雲聖者,坐鎮在小雷音寺數千年,輩分極高,比之沖虛道人和天仙道的那位太上長老有過之而無不及。

    “阿彌陀佛”摩雲聖者口誦佛號,佛光普照千萬里,照亮了這片天地。

    “聖者,所為何來”天仙道的太上長老皺眉。

    “為這少年而來,希望閣下慈悲為懷,放他一馬。”摩雲聖者說道,渾身上下雪白的毛發縴塵不染,頭戴金剛箍,身披佛衣,超凡入聖。

    在摩雲聖者的身後,釋如來恭敬的站在那里,超凡脫俗,同樣是月白色的僧衣,縴塵不染,身上佛光蕩漾,宛如一位出塵的佛子一般。

    很明顯,摩雲聖者應該是釋如來說動請來的,也有可能是孫聖鬧得太大了,驚動了這位佛門的大能。

    “哼,說得簡單,此子忤逆道統,不服管束,老夫要帶他回教門管教一二,聖者慈悲為懷,我答應你不殺他就是了。”太上長老說道,倒也不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但是,他的話任誰都听得出來,天仙道要強行剝奪孫聖身上的機緣,尤其是剛才這位太上長老明顯眼熱于孫聖身上的聖靈戰衣和蒼天霸戟,他要帶孫聖回教門,就算傻子都知道為何,即使孫聖能保住一命,估計也廢掉了,身上的所有造化都要被剝奪干淨。

    即便是保住了性命又如何,前路已廢,從此在道途上,再難行走一步。

    說話間,太上長老霸氣出手,大手印拍落,蘊含著大能之威,天地間有可怕的道紋彌漫出來,鎮壓乾坤,朝著孫聖的頭頂落去。

    孫聖臉色蒼白,大能之威果然不是蓋的,雖然中清天和上清天只差了一級,但卻是天然之別,猶如天閘鴻溝一樣,難以逾越。

    現如今,孫聖只能憑借聖靈戰衣的力量來抵抗,而且聖靈戰衣助他法力提升的時間有限,再這樣拖下去,孫聖就要被打落凡塵了。

    “道友,你想清楚。”摩雲聖者說道,並且和沖虛道人同樣傳音入密給這位太上長老,在訴說著什麼,並不打算公布。

    這不禁讓一群人好奇,這幾為大能到底在密謀什麼,有何見不得人的竟然每個人都要用密語,不想被外人知道。

    但是,孫聖可以听得到,因為他現如今法力超凡,符道天眼望去,即使是讀唇語,大概的也能了解他們在說什麼。

    沖虛道人和摩雲聖者的大概意思是,說孫聖可能有著別樣的來歷,他能身穿聖靈戰衣,可見其不凡,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出手的東西。而且他修為提升這麼多,跨越大境界,這顯然背後有至強者再出手,他們不想看到過激的爭斗,以免涂炭生靈,故此勸說太上長老罷手。

    孫聖了解到這些,心中沉默,這些大能眼力勁果然不凡啊,能從自己身上看到這麼多。

    確實,他身後站著的是小魔女,但具體小魔女是什麼樣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境界,那就不得而知了,不知道與這些大能相比如何。

    “哼,你們每個人都這麼說,他真有這麼不凡嗎我卻不相信,帶回去嚴刑拷問,什麼事情都知道了。”太上長老依然這般強勢,他不想放棄,因為孫聖身上的幾件東西太過不凡,大能都要眼熱。

    “阿彌陀佛,那貧僧只能動手攔下道友了,好說好話道友不停,真想打一場嗎”摩雲聖者說道,依舊佛光護體,但這一刻氣息卻變了。

    一片佛光涌動,浩蕩天地,震裂虛空,這只雪白猿猴竟然騰身站起來,雙目睜開,金光耀眼,宛如怒目金剛一般。

    一時間,眾人心中大駭,這位佛門大能的脾氣看來並不是那麼好啊,起初不動如佛,面帶祥和,超凡入聖,但兩三句話,竟然就想要動手。

    看來這只雪白猿猴的耐性很差,遠不如其他大能一般那麼氣定神閑,可能之前只是做樣子而已。

    人群中,不少人熟知這位佛門大能,想到了一則傳聞,據說很多年前摩雲聖者前往一處亂魔之地,要以佛法度化群魔,但最終卻被一位魔王攪亂,摩雲聖者一怒之下,失去耐性,血屠十幾萬里,魔血匯聚成河,將十萬里魔土化為不毛之地,任何生靈都沒有存活,全部化為灰燼。

    事後,摩雲聖者口誦“阿彌陀佛”,返回小雷音寺面壁去了,那還是摩雲聖者年輕時候的事跡,但由此也可見,這位大能脾氣之火爆,雖為佛門中人,但耐性極不好,而且一動怒,便是就可怕的災難。

    想不到如今摩雲聖者成為大能了,依然脾氣不減當年,三兩句話說不通,便要動手。

    釋如來站在其身後,一陣搖頭苦嘆,但也不出口提醒,他巴不得摩雲聖者在這里大鬧一通呢。

    “聖者,你什麼意思為了區區一介少年,要與老夫為敵”太上長老皺眉,同樣不甘示弱,身上大能威體現,綻放出光芒,無盡的道紋融入虛空中,像是天人合一了一般。

    “貧僧好言相勸,是道友不听,若是道友一意孤行,非要動手,貧僧也只好出手了。”摩雲聖者說道,宛如怒目金剛,雖被佛法籠罩,寶相莊嚴,但卻給人的感覺像是一代戰神一般。

    連孫聖都忍不住唏噓,這位佛門大能,脾氣火爆的不止一點點啊,難道釋如來就是跟隨他修行的那就可以解釋了,為何釋如來平日里這麼不靠譜,身為出家人,心不入空門,感情什麼師傅交什麼徒弟啊,

    天仙道的太上長老凝眉,他心中也叫懸,摩雲聖者的實力極為可怖,即使同為大能,能與之抗衡的人也很少。而且他有著過人的血脈,和神域有關系,單單是其血脈之力,便不可估量。

    與這麼一位強大的猴子抗衡,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嗨,我回來了。”

    就在這時,脆瑩瑩的聲音傳來,一位身著黑色斗篷的神秘少女驟然出現在虛空中,她像是以什麼定位傳送過來的,突如其來,神出鬼沒,直接出現在孫聖的身邊。

    赫然是帝小曼。

    “是你你把黃金人棺藏到哪里去了,快還回來。”葉千宏大聲叫道,五官扭曲,恨得牙根癢癢。

    “扔到了幽冥窟去了,自己去找吧。”帝小曼干脆的說道。

    “你說什麼”這一下,葉千宏的臉色徹底變了。

    幽冥窟,那是一處非人去的地方,傳說是通往幽冥之地的入口,深不見底,可能是連通著傳說中的陰曹地府,任何人進入那里,都不能活著回來,靈魂將永墮幽冥,甚至會變成陰兵,從此不得在世間行走,只能在幽冥之地徘徊。

    帝小曼竟然把古家族努力了幾代心血的黃金人棺扔進了幽冥之地,這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天大的災難,誰敢深入那種地方就算是絕頂大能都望而生畏,黃金人棺墜落到那里,還如何尋得

    “你你你缺了大德了”葉千宏咆哮道,眼珠子都紅了。

    確實,帝小曼真的夠缺德的,那是古家族的寶中寶,結果被她扔進了幽冥之地,想拿回來,幾乎是不可能了。

    “跟我走。”帝小曼說道,拽住孫聖,要帶他離開這里。

    當即,天仙道的太上長老怒目而視,大能威落下,禁錮虛空,即便是摩雲聖者阻攔,他也不想看著孫聖就這麼溜走,這個少年太重要了,身上的東西讓絕頂大能都動心。

    孫聖咬了咬牙,心有不甘,回頭望了一眼天仙道的大長老,這是領頭人,不將他處死,難消其心頭之恨。

    “是她讓我來叫你的,那個女孩兒有救了。”這時,帝小曼突然傳音對孫聖道。

    “你說什麼”孫聖心中一激動,帝小曼口中的“她”必然是小魔女不錯,她說的是唐媚有救了。

    這下孫聖心中不能平靜了,沒什麼比這件事更重要的了。

    “走。”帝小曼一拉孫聖,帶著他就要離開。

    “從此離去”摩雲聖者說道,袍袖一卷,一條金光大道鑄成,橫亙在虛空中,以佛光鋪就了一條大路,禁錮虛空都沒有作用。

    帝小曼拉著孫聖,直接出現在金光大道上,一步邁出,像是穿越了上千里一般,身形幾個閃爍間,便已經消失在了金光大道上,此刻估計已經身在數十萬里乃至上百萬里之外了。

    這就是大能的強大手段,一步一乾坤,百萬里咫尺天涯,一日之間,可走遍整個天仙大陸,令凡夫俗子望塵莫及。

    很快的,金光大道消失了,帝小曼和孫聖早已沒了蹤影,此刻不知道身在何方。

    人群中,眾人各種唏噓,孫聖終究是離開了,最終沒能被鎮壓,這讓一部分感慨的同時,也有一部分人不爽。

    對孫聖抱有敵意的人不在少數,因為只要這個少年存在一天,同輩之人便不可能出頭,永遠被他壓著,故此很多人都希望他被大教鎮壓,但可惜,這一次他們未能如願。

    冷凝兒等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氣,看著孫聖離開,他們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