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548章我不是故意的

第548章我不是故意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們是玉虛仙宗的人”芭蕉扇上,那位男子說道,身材偉岸,金色龍袍遮體,真龍圖案放光,器宇不凡,宛如皇者一般。

    “玉虛仙宗,林清凝。”林清凝說道。

    “天聖山,澹台邪。”那名男子也說道,聲音中透著威嚴,雙目開闔間,金光四射,他朝著劍璇璣看了一眼,在驚艷的同時,不禁嚴肅,因為感覺出來其不凡。

    這位疑似仙子一樣的人物,是一個高手,肌體雪白,但細看之下,可以看到體內有金色的血氣游走,這不像是大陸上的血脈。

    故此,澹台邪不禁露出凝重之色。

    芭蕉扇上還站著不少人,此刻看到劍璇璣,都忍不住驚訝,男的自然是露出痴迷之色,只感覺一位真正的仙子誤墜凡間一般。就算是女的都感覺有些著迷,這位夢幻般的仙子實在是太美了。

    赤月聖女也在其中,姿色不凡,國色天香,傾國傾城,與林清凝一樣,都屬于上乘的美女,但此刻看到劍璇璣,赤月聖女在驚愕此等姿色的同時,不禁也流露出嫉妒之色。

    “你可讓我好找啊。”這時候,角銀再次說道,盯著孫聖,眼中恨意凜然。

    “想我嗎”孫聖淡然的回答。

    角銀雙目赤紅,氣的渾身發抖,對方這種態度,讓他恨不得一腳踩在他臉上,太可恨了。

    “呵呵呵呵,角銀,這就是在流風城嚇得你落荒而逃的那個人嗎”這時候,站在澹台邪身邊的另一男子說道,他身著金色甲冑,護體金光耀眼,此人也很不凡,絕對是上一代的強大天才,身在窺天鏡,給人一種壓迫感。

    銀騎士臉色發白,恨恨的咬著牙,沒有說話。

    “嘿嘿嘿,怎麼不肯承認失敗麼要不要我去幫你出口氣,真想不到,堂堂銀騎士竟然會被一介散修嚇得落荒而逃,成何體統。”那金色甲冑的男子說道,大有取笑之意。

    “你”角銀氣的嘴角肌肉狠狠抽搐,他知道對方絕對是故意的。

    此人名叫騰南,也是天聖山的強者,而且和角銀一樣,都在追求赤月聖女,他巴不得角銀在赤月聖女面前出糗,並且想要借機會表現自己。

    “我還听說此人之前在流風城出言侮辱過聖女,大言不慚,既然角銀你沒那個實力替聖女出氣,那就換我來吧,我倒要看看這個散修有什麼三頭六臂。”說著,騰南直接騰空而起,躍下了芭蕉扇。

    他身上金色甲冑耀眼,宛如一位金色戰神一般,落在地上,震裂大地,法力涌動,似是群山都在跟著顫抖一般。

    “騰南,別耽誤時間了。”芭蕉扇上,澹台邪說道。

    “放心,我只是下來活動活動筋骨,順便給聖女出口惡氣,不會耽誤太久的,幾個回合的事情而已。”騰南一臉隨意的說道。

    芭蕉扇上,澹台邪微微眯了眯眼楮,不再說話,默許了。

    角銀則是氣不打一處來,他知道騰南是個絕對的高手,既希望他能出手教訓一下那個散修,但又不想他在赤月聖女面前威風,心中復雜無比。

    赤月聖女則是一陣好奇,流風城的事情她隱約中知道一些,不禁納悶兒,這個散修是誰之前竟敢大言不慚的說自己的不是,出言羞辱,實在是膽大包天,難道是自己的故敵嗎

    此刻,孫聖則是心頭一片凝重,這個叫騰南的不簡單,與角銀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雖然都在窺天鏡,但實力差距卻很大。

    “長生,看來人家點名要找你,我們也幫不了你啊。”蒙天則是笑道,大有幸災樂禍的意思,抱著肩膀站在一邊,等著看好戲。

    林清凝則是臉色凝重,雖說玉虛仙宗在十大聖門中排名第二,但這里是山海界,一切講究實力。更何況孫聖不是他們教中人,他們沒有正當的維護權,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道友,此人是我們請來的幫手,有什麼恩怨,可否以後再論。”林清凝說道。

    “玉虛仙宗的道友放心,我不會太難為他的,不過此人之前言語狂妄,我不能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讓他自扇自己一千個嘴巴子,斬掉一臂,這件事就這麼算了。”騰南說道,絲毫不讓步,語氣盛氣凌人。

    “你算老幾啊。”孫聖冷哼道,自然也不甘示弱。

    “呵呵呵,果然很狂,但可惜用錯了地方,你可敢跟我一戰”騰南冷笑道,也不惱怒,卻帶著一股倨傲之色,以一種上位者的姿態俯視著孫聖。

    “長生,人家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你不會不敢應戰吧,怎麼說我們現在也是一隊,不要丟了我們玉虛仙宗的顏面。”蒙天說道,不懷好意,他看孫聖不順眼,巴不得他出糗。

    “蒙天,閉嘴。”林清凝則是輕喝道。

    蒙天悻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似笑非笑的站在一邊,等待著孫聖的答復。

    “若是不敢應戰,自扇一千個嘴巴子,對聖女磕頭謝罪,留下一條手臂吧。”騰南冷聲道,姿態狂妄,彰顯自身的威風。

    “好,那就來戰”孫聖不再 攏 熱歡家丫 頻秸夥荻狹耍 氬懷鍪忠膊恍小!景 槲蕁br />
    這個時候沒人能幫他,只能靠自己,以拳頭解決問題。

    但這一次,孫聖未動用神元分身,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並非等閑,出動分身未必能戰勝的了,只有自己親自出手,他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當下,孫聖抬腳一跺地面,“轟”的一聲,大地淪陷,可怕的力量爆發,而蒙天就站在孫聖身後的不遠處,他沒料到孫聖竟然近在眼前爆發,當場一股強大的勁氣撞在了他的身上。

    蒙天悶哼一聲,感覺像是被一座大山撞到了一樣,直接飛了出去,他惱怒不已,絕對有理由相信孫聖是故意的,不激怒喝道︰“你”

    “不好意思,湊巧了。”孫聖頭也不回,懶得回答他,直接沖向了騰南。

    為了不顯露自己的身份,孫聖以符文布置在自己的體內,遮擋聖體的光芒,他凌空躍起,于半空中一腳落下,腳掌看似小,但卻感覺猶若太古神岳降臨,氣勢滂沱,把虛空金屬震裂。

    騰南冷笑,也不示弱,金光護體,格外神聖,他的金色甲冑上有一面金屬圓盾,上面銘刻著道紋,瓖嵌在手臂上,此刻舉起,抵擋孫聖這霸道的一腳。

    “轟”

    腳掌重重的落在了這面金屬圓盾上,一股可怕的力量鎮壓下來,饒是騰南都吃了一驚,似是沒想到這個散修有這麼強絕的力量,不禁手臂發麻,幸虧那金屬圓盾,如若不然,這一腳自己必然吃了大虧了。

    “嗡”

    金屬圓盾發光,沖起一股炙熱的光芒,化作驚世神劍,朝著孫聖斬殺過去。

    孫聖身體向後翻,退了出去,不禁驚訝,看來騰南身上這套金色甲冑不是凡品,尤其是那一枚金屬圓盾,應該是一件至寶,專門瓖嵌在上面的。

    此刻,騰南的半個身體都已經埋入了土中,被孫聖這一腳給震得不清,幸虧有金屬圓盾防護,不然絕對吃大虧了。

    他的臉色難堪,一陣鐵青,他本以強勢的姿態站出來,結果一個照面之下,自己竟然險些吃虧,這讓他無法忍受,大吼一聲,從土中沖飛而起,身上金光耀眼,右手手腕處,一只金色臂腕光芒大放,金光沖霄,朝著孫聖打來。

    隱約之中,一頭金色的龍首化形而出,那是一顆龍頭,金光耀眼,張開大口,咆哮著朝著孫聖沖來。

    孫聖不禁一驚,體內的真龍法力做出了感應,那金色的臂腕,難道和真龍有關系

    當即,孫聖迎了上去,符文封住了血肉,使得法力氣息和聖體光輝不能泄露,而後揮動真龍拳印,與騰南對抗。

    拳頭與拳頭踫撞,可怕的氣流洶涌,比劍氣還要鋒銳,震裂大地,地面上被這股氣流斬過,出現了一道道可怕無比的鴻溝。氣流沖向天空,把虛空都給撕裂了,可見多麼恐怖。

    孫聖驚訝,騰南右手上的金色臂腕,絕對和真龍有關系,他的真龍法力能感應得到。這金色臂腕乃是一件至寶,不比那金屬圓盾差,而且疑似在龍血中浸泡過,不然不會暗含真龍之威。

    兩人大打出手,孫聖以真龍拳對抗那金色臂腕,狂暴的氣流洶涌,震撼所有人,不管是芭蕉扇上還是玉虛仙宗的人,臉色都是一陣嚴肅。

    騰南不是弱者,實力在角銀之上,更關鍵的是,他甲冑上的金屬圓盾和金色臂腕太過不凡了,絕對是至寶,能輕松的擊殺窺天鏡的高手。

    但是,孫聖竟然防御住了,以拳頭硬悍,並未動用什麼大神通,這讓他們實在沒有想到,此人的血肉之軀那麼強大嗎難道也是一位煉體者

    劍璇璣站在遠處,空靈似謫仙,白色的長裙飛舞,她絕美的容顏上,不禁閃過一抹復雜,這種強悍的血肉之軀,讓她想到了一個人,十分的相似。

    “轟”

    一股氣浪爆發,孫聖筆直的一拳轟上去,雖然沒有任何光華,但卻極度的可怕。騰南立刻揚起左手的金屬圓盾,擋住了這一拳,但自己也被震得後退出去,雙腿摩擦地面,拖出了兩道長長的溝痕。

    “只有我才配稱得上是最強之拳”騰南大喝一聲,金色臂腕再度發光,上面有一顆金色的龍頭在咆哮,朝著孫聖壓落上去,無盡的金光轟殺上來,比任何的大神通都要可怕,翻天覆地一般。

    孫聖同樣一拳轟上去,與之硬撼,金色的光束爆發,彌漫出去,簡直有一副毀天滅地的景象。

    “啊”

    一聲慘叫傳來,不是騰南,也不是孫聖,而是蒙天,他再次被沖擊到了,即使站的比較遠,依然被這股可怕的力量波及到,飛了出去,甚至口中溢出鮮血,臉色蒼白。

    最終,他撞在了一座大山上,整個人都瓖嵌了進去,臉色漲紅,怒到了極點,大聲喝道︰“長生你就是故意的”

    “不好意思,真的不是有心的。”孫聖回頭說道。

    “少來這套不是有心的我他飛出去兩次了”

    “那你換雙鞋試試吧。”

    “這他是換鞋的問題嗎”蒙天肺都快氣炸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