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550章天狗

第550章天狗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龍牙護腕綻放出極盡的光澤,在孫聖的手中,它強大的威力更加凸顯出來,一拳轟出,炙熱的金光極為霸道。

    “吼”

    一聲慘烈的咆哮,那神通凝聚出來的金剛獅子當場被摧殘,勢如破竹,並且孫聖拳隨身至,直接殺到了騰南的面前,被金光籠罩的拳頭砸上去,“噗嗤”一聲將騰南的胸口洞穿,一拳將他釘在了地上。

    “咳咳”

    騰南大口咳血,內髒破碎,變成血霧,他臉色蒼白到了極點,五官扭曲。

    這一刻,騰南心中追悔莫及,本來不關他的事,他和孫聖也沒什麼仇怨,只是單純的想要為赤月聖女出頭,教訓一下孫聖,順便嘲笑一下角銀。

    但他哪曾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自己強勢而出,原以為憑借兩件至寶之威,鎮壓孫聖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沒料到,自己不但敗下陣來,而且如此淒慘,至寶被奪,被人一拳釘在地上,羞辱至極。

    “騰師兄敗了,怎麼會這樣不可能啊,兩件至寶護體的滕師兄有無敵風範,除了澹台師兄這樣的絕頂強者,不可能有人打敗他的。”芭蕉扇上,眾人有些慌亂,他們有騰南的同門,此刻難以接受這個現實。

    “澹台師兄,怎麼辦滕師兄敗了,你救救他啊。”一位少女急道,本來特別推崇騰南,對其崇敬,但現在卻慌了神了。

    澹台邪眯著眼楮,眼中有冷光閃爍,他身披金色龍袍,猶如一位皇者一般,讓人敬畏,即使沉默著,依然給人一種莫大的壓力。

    “啊”

    地面上,騰南淒厲的慘叫,不光是肉身的痛苦,還有羞辱,讓他難堪無比,羞憤欲絕。

    同時心中又有一種惶恐和不安,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渾身冰冷,這種感覺,他以前從未體驗過。

    “你我們並無太大的仇怨,你竟然對我下此毒手”騰南咬牙切齒,口中噴血。

    “切。”孫聖輕哧一聲,道︰“你好意思說這種話嗎我們確實沒什麼仇怨,但你之前卻揚言讓我自斷一臂,還要自扇一千個嘴巴子,難道你不記得了那時候你怎麼不說沒有仇怨。”

    “我”騰南語塞,他何曾想到過這一點,身為大教的至高傳人,杰出天才,他向來是眼高于頂,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需要低三下四。

    “你這麼做,將是與我大教為敵,得罪天聖山的道統,你能活多久”騰南咬牙切齒的說道,這是一種威脅,用身後的道統震懾對方。

    “我不介意與你們為敵,也不懼。”孫聖干脆了當的說道,渾然不把對方話中的威脅當一回事兒。

    這一刻,芭蕉扇上的幾人臉色都不好看,而玉虛仙宗這邊,則是震撼莫名,包括蒙天等幾位對孫聖有看法的人,此刻都誠惶誠恐,他們沒想到孫聖這麼強,戰力可怕,連天聖山的第二高手都不是個兒。

    要知道,騰南本身就不凡,再加上兩件至寶護體,同輩之中少有敵手,除非是上一代的絕頂之才出手。

    連蒙天這種心高氣傲的人,都不敢說能和騰南較量,但結果他卻敗在了這個散修手中,而且敗得如此淒慘,這得是多麼可怕的戰力。

    蒙天回想到自己之前對孫聖的態度,不禁噤若寒蟬,他何曾想到這個散修這麼厲害,戰力高的嚇人。之前自己還說自己能輕輕松松的在幾個回合搞定他,現在看來,得虧自己沒有出手,不然下場絕逼比騰南還要淒慘。

    “這個人真的是散修嗎”玉虛仙宗的一人說道,覺得不可思議,他之前也和蒙天一樣針對過孫聖,此刻心中覺得畏懼。

    “恐怕此人身份不一般,散修只是他隱藏身份的一個說法吧。”林清凝倒是比較聰慧,這般說道,同時也慶幸之前沒有和孫聖為敵,不然就少了一個強大的盟友。

    劍璇璣依然沒有說話,只是一雙妙目盯著孫聖,似是想要看出什麼來。

    “夠了。”

    就在這時,芭蕉扇上,澹台邪終于開口說話了,眸子開闔間,有可怕的光束飛出,周身上下伴隨著驚人的異象,像是一位皇者,道︰“你和角銀的私人恩怨,本不該涉及到我們,騰南擅自出手,也該是他的教訓,但我不會讓你傷他性命,把他放了吧。”

    這是一位真正的強者,不是普通的天才,其修為,必然已經超越了老輩,成就不可限量,他身上的一縷氣息,就給人莫大的壓迫。

    孫聖眉頭一皺,朝著澹台邪看了一眼,心中忍不住凝重,這是一位至強者,有著過人的風範,此刻他開口說話,雖然並沒有咄咄逼人,但話語之中,不難看出其高傲的本性。

    “澹台師兄都說話了,你還不放人”天聖山的一人呵斥道。

    雖然騰南敗了,但有澹台邪在,他們還是底氣十足的。

    “你在教我嗎”孫聖則是冷冰冰的回答道。

    “你”那天聖山的人臉色一變,不禁生怒,澹台邪可是天聖山的第一人,而且是一位至強者,實力超越老輩人物,將來必是一方教主,連他都說話了,對方竟然還敢反抗。

    澹台邪眯著眼楮,抬手制止了自己門下的人,盯著孫聖,道︰“你不打算放人嗎”

    孫聖無所謂的聳聳肩膀,道︰“沒說不放,這廢物死不死對我都沒什麼影響,你們自己抬走便是。”

    這句話一出,躺在地上的騰南再度吐血,他可是天聖山的第二高手啊,竟然被評價為廢物,這個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他若是廢物,這個世界上還有天才嗎

    “如此我天聖山的至寶也還來。”澹台邪再次說道,聲音威嚴,不容置疑。

    “這個不行。”

    誰料這一次,孫聖卻拒絕的尤為干脆,將龍牙護腕呆在自己的右手上,那金屬圓盾戴在自己的左手上,金光閃爍,散發著無暇的光澤,至寶恢復了靈性,不過上面騰南的印記被抹去了。

    一時間,天聖山的眾人大怒,這家伙還真想要昧下這兩件至寶嗎膽子太大了,連澹台邪的話都敢忤逆。而且這兩件至寶都是天聖山大能之物,傳給了騰南,意義重大,若是就這麼被搶走了,那損失無疑是巨大的。

    “這是我天聖山之物。”澹台邪說道。

    “我知道,但現在是我的戰利品。”孫聖回答更加簡單。

    澹台邪不禁眉頭一皺,此人之前還挺好說話,但提及這兩件至寶,立刻話鋒變得十分堅決,這是有多財迷啊。

    不過對方這種態度,讓澹台邪的臉上閃過一抹不悅。

    “這兩件東西不是你能踫的,若執意為之,你會付出巨大的代價。”澹台邪的聲音冰冷了一些。

    “靠”對此,孫聖冷笑一聲︰“你們天聖山無端端的挑釁我,我不殺他已經是恩德了,現在我只是收點利息而已,不算過分吧。天聖山仗著自己背後的道統就可仗勢欺人橫行無忌,之前你那個廢物師弟對我咄咄相逼,也沒見你們說什麼,現在敗了,我收點利息你們就有意見了怎麼,堂堂十大聖門中的大教,輸不起嗎”

    這句話,讓芭蕉扇上的天聖山的人都是咬牙切齒,听得火冒三丈,這是在質問他們天聖山嗎被一個三修指著鼻子數落,這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而且,天聖山排名第七,這邊還有排名第二的玉虛仙宗呢你們真的可以橫行無忌,目中無人”孫聖說道,一指不遠處的林清凝等人。

    林清凝和幾位玉虛仙宗的人一听,頓時一陣無語,怎麼稀里糊涂的把他們也給拖下水了,不得不說此人還真是有點坑啊。

    其實,話說回來,這十大聖門的排名並不能很說明問題的,這些排名,無非是成為大教的時間早晚而已,雖然過早的成為大教道統確實佔據了優勢,但這不是衡量各個道統強弱的標準。

    “看來你是鐵了心不打算歸還我天聖山之物了。”澹台邪聲音冰冷道,威嚴莫大,讓在他身邊的人都感覺到了一陣壓抑。

    “既然我是從你師弟手中奪來的東西,那就讓他以後親自奪回來,你這樣維護,他永遠都是弱者。”孫聖漫不經心的說道。

    “噗”

    而躺在地上的騰南,則是再次噴出一口鮮血,險些氣死過去,想不到有一天自己會被人以這個詞來評價。

    這一次,芭蕉扇上澹台邪沒有再說話,而是緩緩的抬起了手掌,上面神霞繚繞,法力波動傳來。

    眾人不禁一驚,玉虛仙宗的人也是臉色一陣嚴肅,難道說澹台邪忍不住要出手了嗎

    但結果,人們發現,澹台邪並非是要出手,他的手腕上一枚烏黑色的玉鐲散發出光輝,玉鐲內像是自成一片空間,此刻打開一道門戶,一道體型如山的黑色影子從里面鑽了出來。

    “嗷嗷嗷”

    這道黑色的影子一出來,便仰天長嘯,猶如狼吼一般,它渾身黑色的毛發,軀體修長,如狼似狗,而且生有三根尾巴,身上黑霧繚繞,攜帶著一種至凶至惡的氣息。

    “天狗”

    林清凝驚訝道,美眸中出現了一抹凝重之色。

    “那就別怪我了,黑子,去把它手里的東西奪回來,無需手下留情。”澹台邪說道,對著黑色的天狗吩咐道。

    此刻,包括玉虛仙宗的人在內,臉色都很嚴肅,不得不說,澹台邪太高傲了,自己不出手,只是吩咐自己的戰寵迎戰,這是一種對對手的輕蔑與嘲諷,他高傲無比,似是在彰顯自己的態度,不屑于將對方視為對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