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567章十面楚歌

第567章十面楚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終于,兩日之後,孫聖將自己調整到了巔峰狀態,軒轅太子也準備妥當。水塘內,琴公子也出關了,他徹底的融合了自稱的造化,精氣神飽滿,修為進步了一大截,氣質空靈,風度翩翩,足以讓萬千少女為之著迷。

    “我們去魔土深處看看,總覺得那里有些什麼。”軒轅太子建議道。

    孫聖也是這麼打算的,之前太虛府的強者和狂石帝君進去之後,便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而且那玲瓏塔一直懸掛在蒼穹之上,即使從這個位置看過去,依然能看到玲瓏塔的耀眼光輝。

    這兩位前輩在里面應該沒有遭遇到什麼大凶險,可為何遲遲不肯出來這比較耐人尋味兒。

    當下,他們出發了,前往魔土的內部,琴公子也和他們一同前往,也帶上了蒼如月。本來孫聖是打算把蒼如月塞進陶瓷灌中的,但她死活不依,聲稱陶瓷灌中一股牲口的味道,快把她燻死了。

    孫聖無語,因為之前陶瓷灌是用來裝幾大魔王的,難免有他們留下的味道。

    魔土內,魔氣變得更加洶涌了,之前太虛府的強者和狂石帝君打通的地方,魔氣再次匯聚,從地底下蔓延出來,籠罩住了這里。

    而且走進魔土內部,不時可以看到有魔光從地表中騰起,沖上雲霄,恐怖無比,像是地下沉睡的大魔尊要甦醒了一樣。

    “那個是”突然,蒼如月驚叫道,臉色蒼白起來,指向一個地方。

    在那里,一桿墨玉杖插在地上,上面掛著一條三尺長的布條,布條被魔血染黑,隨風飄擺。

    “是那個東西”蒼如月臉色蒼白。

    這東西她見過,之前他們第一次進入魔土的時候,就是被這黑色的布條給攔住了去路,蒼雨不小心被撫中,結果靈魂險些被撕裂,遭遇了重創。

    如今,他們再次看到了這東西,竟然出現在了魔土內部,難道它會自己行走這太詭異了。

    “陀羅經被。”軒轅太子說道。

    陀羅經被是佛門的聖物,據說在古時,只有聖人亦或者是神靈死後,才能以陀羅經被裹體下葬,那是一種身份的象征。據說這種東西具有無量神能,可保肉身不滅,甚至能有起死回生的作用。

    但是為了祭煉這種聖物,需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故此除非是神靈隕落,聖人葬送,其他任何生靈使用這種聖物都是一種褻瀆。

    軒轅太子介紹道,眼前的這是陀羅經被的一角,只是被魔血侵染了,失去了至神至聖的威能,反而變得詭異和妖邪。

    “刷”

    而就在孫聖他們疑惑的時候,那條陀羅經被的一角卻騰空而起,三尺長的布條展動,竟然迎風放大,像是化作了一條烏龍一般,朝著孫聖他們席卷而來。

    沒有任何強大的氣勢,空間穩固,虛空毫無波動,地面也沒有裂開,感覺像是一條普通的布匹纏繞過來一樣。

    但一瞬間,孫聖等人全都感覺靈魂一陣刺痛,像是被撕裂了一般,這詭異的陀羅經被真的像蒼如月說的那樣,可以粉碎一個人的靈魂,可怕無比。

    孫聖和琴公子全都向後退去,以雄渾的法力護體,蒼如月身披妖神甲冑,這甲冑綻放出紫瑩瑩的光彩,將她保護在內,並未受到損傷。

    “我先引走它,之後我們再匯合。”軒轅太子說道,挺深站出來,手中的黑色戰矛陡然綻放出金色光彩,耀眼無比,這件兵器像是復甦了一般,一瞬間變得金光璀璨,散發出一股皇者之威。

    孫聖不禁心中一動,果然,中州祖皇的另一件皇者神兵,是持在軒轅太子的手中的。

    軒轅太子斬出可怕的一擊,攻向那一截陀羅經被,成功的吸引了這詭異之物前去追殺他,最後,軒轅太子沖向遠處,帶著那一截陀羅經被消失在漫天的魔氣當中,不見了蹤影。

    “那我們怎麼辦在這里等他”琴公子問道。

    “先逾越過去吧,這里不能久留。”蒼如月建議道,因為那陀羅經被雖然飛走了了,那前方那墨玉杖還插在地上,不敢保證這是否也是一件詭異之物。

    最後,孫聖他們只能先離開這里,無奈軒轅太子卻和他們走散了,不知道吸引著陀羅經被去了什麼地方,但以他的實力,孫聖有信心,畢竟那可是皇者的後人,必然有保命的本事。

    兩日之後,孫聖他們橫穿一片魔土,期間他們再次遇到了兩次恐怖的事件,其中一次他們遇到了半截插在土中的斷劍,魔氣森森,突然綻放出可怕的劍光,這劍光絕對可以斬殺教主級別的人物,尤為可怕,幸好孫聖他們跑得快。

    山海界中存在著許多詭異莫測的地方,有禁忌之物存在,而現在這里化為一片魔土,這些詭異之地變得更加凶險,被魔氣所渲染,十分的可怕。

    第二次,孫聖他們遠遠的看到一團紫瑩瑩的光彩,走近之後,不禁毛骨悚然,那是一團紫血,在一個土坑之中,霞光璀璨,散發出一股神性波動。

    如果實在平常,他們絕對會認為那是一種寶液,瘋狂的撲上去。但是之前他們都了解過一段訊息,說是有大教的老輩人物挖出了一團紫血,結果觸及到禁忌,幾人全都被化為膿血。

    而當孫聖他們接近這里的時候,確實感應到一股毛骨悚人的氣息,不禁迅速後退,繞道而行。

    終于在兩日之後,他們成功抵達了魔土深處,一座高山巍峨而立,上面魔光沖霄,而太虛府的玲瓏塔就懸在這座高山之上,釋放出一股神聖的氣息。

    高山之下,魔氣不再那麼濃郁了,似是有玲瓏塔這件太虛府的第一道器在這里,淨化了此地的魔氣,而且這里聚集了不少人,之前進入這片魔土,幾乎全都在這里,仰頭觀望。

    孫聖到來,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因為之前在奪取大日神弓的山頂上,不少人都見證了孫聖出手,對此人印象很深刻。

    “是那個叫長生的家伙,他又露面了,竟然還敢出現”

    “看樣子軒轅太子沒有難為他,只是要走了大日神弓而已,並未刁難。”

    “妖神傳人蒼如月也在,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系,貌似蒼如月被這個叫長生的家伙給控制住了,一開始所有人都以為他只是蒼如月的僕人,不過後來在山頂上蒼如月被他擄走,一點反抗都不能,這樣看來,兩人關系不一般。”

    眾人紛紛議論道,這里所指的不一般,自然不是說兩人曖昧,而是誰為主誰為僕的問題,有些人大膽的猜測,蒼如月是被這個叫長生的人給俘虜了。

    這則消息一出,很多人難以接受,不願意承認,但仔細一分析,確實有這種可能,蒼如月何其的高傲,魅惑眾生,從不高看誰一眼,卻心甘情願的跟在這個人身後,絕對有貓膩。

    “此人身上貌似有什麼秘寶,之前在奪取大日神弓的時候,能不受禁制的壓制,身上必定攜帶著了不得的東西。”有人這般說道,聲音不是很大,但卻是和某些人相互傳音的。

    一時間,一部人眼神炙熱,盯著孫聖走來,眼中閃爍著不懷好意之色,不少人竊竊私語,相互密謀。

    孫聖對這些人視而不見,抬頭望著眼前的這座高山,那里魔氣濃郁,連玲瓏塔都淨化不了,而山頂上更是魔光濃郁,形成一片凶險之地,讓人望而生畏,不敢上前。

    蒼如月站在孫聖的身邊,很不自然,周圍的切切私語聲她能听得到,不少人猜測她被孫聖給降服了,這些言語進入到蒼如月的耳中,讓她臉色發白,嬌軀不住的顫抖,羞憤無比。

    “如月姑娘,是否你有把柄捏在那個人手中,我們有什麼代勞的。”有人對蒼如月傳音詢問。

    這是一位禍國殃民的妖女,妖嬈嫵媚,美艷無雙,其火辣的身材,玲瓏的曲線,無一不釋放著誘人的魄力,讓許多人都想要親近,想在這位妖嬈的佳人面前表現自己。

    甚至,有人毫不介意被孫聖听到,直接開口詢問︰“如月姑娘,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助的嗎盡管說,我等必將助你脫離虎口。”

    “是不是此人對你用強了,只要如月姑娘一句話,我等必定效勞。”

    一些人說道,十分主動,靠近蒼如月這邊,一個個對孫聖虎視眈眈。

    “找死嗎你們,敢打我侍女的注意”孫聖斜睨這些人一眼,都不是凡俗之輩,乃是大教中的天之驕子,都有著過人的成就。

    “你說什麼”一些人怒目而視,眼中飽含殺意。

    同時,他們听到孫聖的話,心中更是驚訝,他竟然稱呼蒼如月為侍女,難道說他真的把這位妖女給降服了這開玩笑的吧,那可是妖神傳人啊,實力不俗,是上一代的至強者,比之澹台邪那樣的人只強不弱,怎麼會被降服成為別人的侍女

    這讓他們無法接受,尤其是一部分人對蒼如月心生眷顧,此刻更是眼楮通紅,怒視著孫聖,恨不得沖上去將他撕殺了。

    “勸你們不要胡來。”孫聖則是冷漠的說道。

    “哼,你現在沒了大日神弓,還有什麼能耐竟敢在此大言不慚。”有人這般說道,根本不懼,甚至邁步上前,想要出手。

    今天兩更,感覺寫東西好不在狀態,盡量調整出來,晚上早點休息。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