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689章先人遺刻

第689章先人遺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海平線上,孫聖看到了一頭生靈,騎乘著一片黑色的戰馬,他身上覆蓋著破爛的甲冑,一條手臂斷掉,另一條手臂手持黑色大刀,最詭異的是,這頭生靈只有半顆頭顱。【愛書屋】

    他的頭顱像是被誰砍掉了一半一樣,鮮血淋灕,慘白的腦漿和血水混合在一起,看上去觸目驚心。

    太淒慘了,正常人早就死了,但這頭生靈竟然還活著,周身上下纏繞著可怕的魔氣,長長的頭發遮住了半張臉,此刻朝著孫聖他們走來。

    一瞬間,孫聖他們都感應到了這股氣息,太可怕了,讓大能都顫栗。

    “墮神,一頭活著的墮神,怎麼可能”夏風雲聲音都有些顫抖。

    “怎麼辦這個我們打不贏,即便是天人境來了都要慘死。”孫聖說道,眼中金光四射,他比任何人都能看清楚這頭生靈的可怕。

    “走”

    夏風雲果斷的說頭,而後掉頭朝著血海的另一個方向而去。

    “吼”

    而幾乎就在同時,海平面上,那尊墮神大吼一聲,手中的黑色大刀猛地揮動起來,一刀斬落而下,霎時間,可怕的刀光從天穹落下,禍亂整片血色海域,一道黑幕一般的刀光從天穹落下,朝著孫聖等人斬去。

    “散開”

    夏風雲大喝,如臨大敵,從未遭遇過這種凶險,即便是大能挨上一擊,估計也死翹翹了。

    當下,他們散到了遠處,夏風雲和孔雀王選擇了一個方向,孫聖和狂石帝君選擇了一個方向分別逃走了。現如今只能這麼做,不管那尊墮神攻擊哪一邊,至少另一邊的人是安全的。

    血色大浪之間,那尊騎乘著黑色戰馬,只剩下半顆頭顱的墮神殺了過來,速度很快,坐下戰馬一跨,便是數萬米的距離,他選擇了追擊孫聖和狂石帝君,沒有任何理由。

    這尊墮神沒有靈智,不知道是神級強者死後的尸體所化,還是生前就已經成為了墮神,此刻毫無人性,只知道殘忍嗜殺,騎乘著黑色戰馬,挎著黑色長刀,朝著孫聖他們殺了過去。

    “靠果然又是我們,倒了血霉了。”狂石帝君詛咒道。

    孫聖眉毛一豎,身背後符文再度亮起,昊天翅浮現在身後,橫跨千米長,先天太極圖轉動,雙翅一展,速度飆升到了極點、

    孫聖帶著狂石帝君,以昊天翅做輔,而後逃向了遠處的血海區域中。

    “吼”

    但是,身後的那尊墮神並未就此放棄,黑色長刀揚起,天地悸動,日月無光,可怕的黑色刀氣斬殺而來,即便是大能都不能抵擋這這種攻擊,堪稱是一場大災難。

    但是,這頭墮神明顯上在速度上不及孫聖,孫聖演化出來昊天翅,那是一種至強的符文奧義,蘊含著精湛的法則,修煉到極致,可比的上世間極速。

    故此,十幾分鐘後,孫聖便已經徹底甩開了那尊墮神,他和狂石帝君出現在另外一片血海當中。

    這里的血海,顏色更加恐怖,竟然開始由紅色轉化為深紅色,甚至有些區域已經變成了黑色。

    而且這里不單單是單純的一望無際的血海了,有不少礁石從血海之中聳立起來,宛如一片片石林一般,高聳入雲,猶如山峰。有的礁石格外巨大,閃爍著金屬般的光澤,堅固不朽,萬古不化。

    孫聖掏出鳳凰戟,朝著那些礁石劈斬了一下,竟然冒起串串火星,並未傷害到。

    好家伙,這到底是什麼石頭,竟然連道器級別的神兵都斬不壞。

    孫聖和狂石帝君步步小心,他們感覺這片海域非比尋常,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樣,有無數的堅固不朽的礁石鎮壓在這里,到底是什麼原因

    “聖公子,你看。”狂石帝君說道。

    孫聖望去,瞳孔猛地一收縮,他看到在這片海面上,漂浮著無數具尸體,順著這片血色海水隨波逐流。

    孫聖立刻趕了過去,這些尸體的形態不禁讓他眉頭一皺。

    起初,孫聖還以為在這里發現了大陸人的尸體,但結果一看,並不是,這些尸體身上的服飾千姿百態,而且是各種不同的生靈,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卻依然保持的十分完好。

    他們身上甲冑破爛,浸泡在這片血水之中,漂浮了不知多少載,卻沒有腫脹,每一具尸體都保存的十分完好。這些人,生前無疑都是可怕的強者,即便是這片血海依然不能化掉他們,常年的浮尸在此。

    孫聖和狂石帝君沒有擅自觸踫任何一具尸體,直覺告訴他們,這些尸體都不簡單,被一種神秘的力量保護著,擅自觸踫的話,可能會引發變故。

    “這聖公子你看是那位魔女”就在這時,狂石帝君突然說道,指著不遠處的一具尸體,瞳孔緊緊地收縮,不可思議的說道。

    果不其然,在眾多的尸體當中,唯獨有一具尸體,獨居一方,被孤立出來,那是一位少女,霓裳裹體,青絲如瀑,肌體雪白,此刻身體僵硬的漂浮在血水中,污濁的血水不能侵染她絲毫。

    她有著精致的五官,即使萬載歲月過去,那絕世容顏依然未能改變分毫,傾國傾城,閉月羞花都難以形容她的美貌。

    “是那個魔女嗎”狂石帝君問道。

    當初小魔女為孫聖出頭,大殺四方,震驚了大陸,沒有人不識得她的容顏。

    孫聖眉頭緊皺,搖了搖頭,道︰“不是同一個人,雖然相貌十分的相似。”

    此刻,心中心中可謂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這具尸體,根本就不是什麼小魔女,而是那位魔王少女

    她和小魔女有著相同的面貌,但卻不是同一個人,而且彼此敵對著。孫聖現在所修行的聖體之法,便是魔王少女傾囊相授,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

    但是,魔王少女怎麼會死在這里呢她不是被那座仙橋給接引走了嗎而且,這是二十多年前發生的事情,而眼下這血海之中的魔王少女的尸體,像是在這里漂浮了萬載一樣,這時間根本對不上啊。

    “開”

    當即孫聖圓睜二目,將符道天眼催動到極致,讓他的眼楮都有些刺痛,強大的符文法則在瞳孔中纏繞,孫聖的眼楮甚至流血了,這是超負荷催動符道天眼的原因。

    “什麼”孫聖似是看到了什麼,驚呼一聲,而後屈指輕彈,一縷法力打在了那魔王少女的尸體山。

    “ 嚓 嚓”

    出乎預料的,那魔王少女的尸身,竟然像是陶瓷一般,寸寸裂開,隨後“ 嚓”一聲四分五裂,化作了一片片碎片,最終沉入到了血水之中。

    “怎麼回事,這難道只是一具外殼”狂石帝君道。

    孫聖也點點頭,道︰“應該是這個人褪下的一具空殼而已,根本就不是什麼尸體。”

    “你敢肯定”狂石帝君再次問道。

    “恩,二十幾年前,我就見過她的真身了,而這具空殼在這里已經漂浮了少說萬載了。”孫聖說道。

    但是,他的心中同樣凝重無比,魔王少女的殘殼出現在這里,證明當初那個少女也來過這里,也許在這里遭遇了莫大的危機,最後不得不褪去一具空殼,代替自己在這里受災,本體最後逃了出去。

    可是,她最後又怎麼會被封印在那座冰冷的額墓碑當中呢,這讓孫聖百思不得其解。

    最後,孫聖和狂石帝君再次朝著這片區域的深處走去,最後,他們再次發現了一處特別的地方,在這些高大的礁石上,有些地方,竟然刻著字,是以法力銘刻上去的。

    孫聖他們發現了好幾處,每一個地方,字跡都不一樣,而且用的文字也不一樣,有的是古老的文字,有的是以道紋銘刻在上面的,不是一個人留下的,貌似是以前進入這里的人,而且分為不同的時代。

    “曾經有古代先賢進入這里,沒想到,這片古地未打開之前,便已經有這麼多人進來了。”狂石帝君說道。

    “天地尚且不全,法則亦不全,即使是守護的再好的,也有漏洞的。”孫聖說道,他們望向那些先人的留言。

    “一路走來,難以回頭,等待在前面的,究竟是災難,還是生命的延續。”

    “傳說中的禁忌之處,我進來了,能得見神跡嗎”

    “真的不該進來,不該進來我,回不去了。”

    “生命的終結,我已走不出去,太古的諸神啊,你們能听到嗎臥槽你八輩祖宗”

    一段段話,銘刻在上面,不知道他們究竟遭遇到什麼,竟然發出這樣悲涼的感慨。

    “不見永生,誓不回頭”

    又是一則這樣的話,是奔著那長生殿中的禁密去得,看來長生殿果真隱藏在這里。

    “等等,那是大陸上的文字。”狂石帝君說道。

    在其中一座礁石上,有一行金光閃閃的字體,蘊含著皇者威嚴,筆走龍飛,上面寫著

    “我回來了,但這里的發現絕不能泄露出去,我預感到,大災不日便會降臨,不該去觸及那禁忌。”

    “這可能是人皇留下的。”狂石帝君說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