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699章不詳之力

第699章不詳之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蒼如月是個禍世級別的妖精,妖嬈動人,任何男人在她面前,都難以把持住自己,絕對可以讓修行多年的佛界聖人都要破戒了。

    她天生一副媚骨,即便是平日里故作出冷傲的姿態,便已經風情萬種,讓人著迷了,現如今展現出自己的媚態,恐怕就算是鐵打的羅漢也受不了。

    孫聖伸手攬住蒼如月縴細的小蠻腰,摟在自己的懷里,一只手托起蒼如月精致白皙的下巴,道︰“可惜讓你失望了,我沒有時間在這里陪你,我一定會出去的。”

    “你說什麼”蒼如月美麗的眸子微微眯起,紅唇誘人,貝齒晶瑩,道︰“你是在開玩笑嗎你已經染指了這里的大因果,除非你得到了長生經,不然即便你是天人境,都別想擺脫厄難,你會萬劫不復。”

    “我有自己的辦法,無需你操心,倒是你,呵呵呵,永遠的被困在這里。”孫聖冷笑道。

    “你真敢這麼做”蒼如月還是不相信,沒人敢拿自己的生命亂開玩笑。

    孫聖笑道︰“實話告訴你,我來這里,就是為了解開一些秘密,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即使你不指引我去了解長生殿的秘密,我也會自己努力。”

    蒼如月美麗動人,但此刻眸子中卻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道︰“沒有人可以完好的從長生殿走出去,你了解了一部分真相,注定要萬劫不復,即便是當年的一代人皇,最後不也是落得淒慘嗎”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長生經”孫聖笑道。

    “你你說什麼”

    這一下,蒼如月無法平靜了,嬌美的臉上露出吃驚的之色,道︰“你你到底在長生殿中發現了什麼難道你真的得到了長生經這這根本不可能啊,我明明已經看到,那古老的牆壁上,疑似長生經的東西早就被取走了,你不可能得到長生經”

    “呵呵呵呵,真是可惜啊,蒼如月,你費盡心機,但一切皆成空,我可沒時間在這里陪你消磨時光,不過嘛臨走之前,我倒是可以好好陪你敘敘舊。”孫聖笑道,如迅雷般出手。

    “啪啪啪”

    孫聖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且鈴兒響叮當的速度,封住了蒼如月一身的修為。這一次,孫聖不會再上當,不能給蒼如月祭出妖神甲冑和照妖鏡的機會。

    最後,孫聖一個橫抱,將這位禍世的美麗妖精橫抱在自己的懷中。軟玉溫香在懷,而且還是這麼一個美麗的妖精,換做是誰估計都難以平靜,即便是定力再好的金身羅浩,恐怕都要破戒了。

    “你”蒼如月貝齒緊咬,紅潤的朱唇,美麗性感。

    “作為你主動調戲我的代價,今天我就開開葷,既然這股火被被挑起來了,那你就負責幫我泄瀉火得了。”孫聖說道,橫抱著一具美麗的佳人,將其放在了白玉階梯上。

    “你孫聖你夠了”蒼如月呵斥道,臉色羞怒,這一次真的是玩火了。

    “你不是說我對你做什麼都無所謂了嗎”孫聖笑道,將蒼如月按在白玉階梯上,大手不安分的動作起來,伸進了蒼如月的衣物中,觸手光滑細膩,像是最上品的綢緞一樣。

    “恩”蒼如月嚶嚀一聲,羞憤無比,貝齒緊咬,她使勁的掙脫,卻沒有任何作用,惱羞成怒道︰“我是說過但前提前提可惡,這本本不是我想的那個樣子啊。”

    這一刻蒼如月真的是委屈到了極點,可以說是玩火,她本以為,用計謀讓孫聖洞悉了長生殿的真相,會讓他被大因果纏身,從此之後不得踏出長生殿半步,以此來要挾對方,陪她一起留在這里。

    畢竟,獨自守在這樣一個地方,任何人都會受不了,蒼如月也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才會這麼做的,甚至摒棄了與孫聖的前嫌,要把他拉下水。

    但誰知道,這個男人根本不買賬,還是要走如此一來,蒼如月終究還是要一個人獨守這片遺跡,什麼都沒有改變,最關鍵的是,自己為此還要付出代價。

    “怎麼看你一副很不服氣的樣子,之前不是你自己主動調戲我的嗎”孫聖笑道,手上毫不客氣,過雙山,探深淵,無所不用其極。

    蒼如月雪白的酮體渾身緊繃著,身體敏感的顫抖,這一次真的是羞憤到了極點,什麼都沒有辦成,卻白白被對方佔了便宜。

    “你真的得到了長生經”蒼如月還不死心,追問道,其實她不知道孫聖究竟在長生殿中看到了什麼。

    “那都不重要,我自信自己可以活著走出去的。”孫聖笑道,手掌一翻,法里彌漫,化作無數的龍鱗,將自己和蒼如月遮掩在其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龍鱗蛋。

    “怎怎麼會這樣”蒼如月絕望到了極點,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完全超出了她的預料。

    雖然知道你們希望看什麼,但是不好意思,最近查的緊,不能寫太細。

    這片古老的遺跡中,沒有日月交替,仿佛沒有時間觀念一般,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永恆孤寂和枯燥的,時間和歲月,在這里顯得十分蒼白。

    孫聖和蒼如月被法力演化的龍鱗給遮住,任何的聲音都穿不出來。

    最後,要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龍鱗蛋碎裂開來,那些法力演化出來的龍鱗,全都消失不見。

    孫聖站在那里,依然如故,白衣飄飄,黑發飛揚,風采超然,宛如一位少年仙人一般。

    白玉階梯上,一具雪白的酮體斜臥在那里,肌體散發著瑩瑩光澤,青絲散亂,嬌美嫵媚的容顏上,帶著絲絲的春*意,沉沉睡去,長長的睫毛抖動著,迷人無比。

    “刷”

    孫聖以法力演化出一套白袍,披在了這具白玉般的酮體上,遮住了其傲人火辣的身材,笑了笑,道︰“雖然你設計了我,但還是要謝謝你,沒有你的話,我恐怕沒有那麼輕易的洞悉長生殿里面的秘密,只不過即使我們發生了這層關系,我還是不能帶你出去。”

    說完,孫聖起身,大踏步的遠去,他要離開這片遺跡

    不過,再即將走出這片宮殿的時候,孫聖回頭,打出幾道法力,沒入到蒼如月的體內,將她被封印的法力解開,而後暗叫一聲“快跑”,一路撒丫子朝著當初進來的入口處跑去。

    白玉階梯上,蒼如月豐韻的酮體被白袍遮住,她長長的睫毛微微抖動,而後慢慢睜開了眼楮,瞳孔如紫寶石一般,光滑的玉臂拉了拉自己身上的白袍,貝齒緊咬,呢喃道︰“等著吧,我不要永遠的困在這里,總有一天,我會找到方法出去的到那時,我再慢慢的給你算總賬。”

    黑色的海域,一道身影撕裂開血水從里面鑽出來,孫聖長舒了一口氣,他從長生殿中出來了,雖然費了一番手腳,但最後還是借助神荒骨的力量,打開了大門,成功的從里面逃脫出來。

    說來也奇怪,出來的過程中,孫聖並沒有看到那些可怕的尸體,一切都沒有發生。

    孫聖出現在血海的上空,不過很快的他便驚住了,因為這片血海之上風平浪靜,他記得當初進入這里的時候,整個血海上空,都是浪濤沖天,充斥著可怕的力量的,怎麼現在這麼平靜

    當下,孫聖飛出去,連闖了兩片海域,果不其然,這里風平浪靜,再無可怕的力量肆虐。

    “怎麼回事不是說天人族觸動了什麼嗎怎麼這片海域這麼平靜”孫聖皺眉。

    很快的,他按照原來的路,來到了那片礁石海域所在的區域,但可惜狂石帝君並沒在這里,貌似已經走了。當下,孫聖也沒有停留,原路返回,打算離開這片血海。

    “轟”

    但就在這時,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這片古地的虛空中,竟然詭異的波動起來,虛空扭曲,仿佛一片錯亂的時空一般,與此同時,在這虛空之上,傳來一股滔天的絕殺意志,這種殺氣,比大道殺機都要恐怖,一瞬間降臨下來,即便是孫聖,都感覺渾身冰冷,像是被天神鎖定了一樣,森冷的殺機從天而降。

    “出現了沒想到一走出長生殿,詭異便已經發生了”孫聖臉上色變。

    但凡是進入長生殿,洞悉了長生殿秘密的人,都會遭遇萬劫不復的下場。靈霄洞天當年舉族被滅,一代人皇也被天外神兵斬殺。

    現如今,孫聖也走到了這一步,他才剛剛從長生殿出來啊,沒想到詭異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這是一種不詳的力量,但凡是沾染了禁忌秘密的人,最後都不得好死。

    孫聖說不清楚這是一種什麼力量,但卻十分可怕的,而且這種力量,十分的熟悉,孫聖感覺自己仿佛見過。

    “轟隆”

    虛空之上,不能平靜,有一道道耀眼的雷光在交織,這些天雷與眾不同,每一道雷霆之中,都纏繞著可怕的法則,劈空亂舞。

    與此同時,天穹之上,無數道神光交織,五光十色,幻滅不定,十分的美麗,神霞遮天。

    但是這種力量,卻蘊含著絕世殺機,像是要把一方天地都給毀滅一樣。

    只不過,任由這股力量如何恐怖,卻都只有孫聖一個人可以感受得到,貌似是在針對他的一半。這片海域依然平靜,並沒有因為這種力量的出現,而掀起任何的波瀾。

    “我想起來了這是當初在昆侖山投影中,所看到的那種力量,當時紫衣前世身稱之為是禁天、禁地、禁神、禁仙的力量,此刻竟然在這里出現了。”孫聖震驚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