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88章 盡數擊殺(上)

第888章 盡數擊殺(上)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這一段時間,各地都是風起雲涌,一位古地傳人出手,便掀起了軒然大波。

    但是稍微聰明一點的人都知道,單單是一位古地傳人出手,不可能造成這樣的轟動。另外兩位古地傳人肯定也出手支持了,而且,那些不久前覺醒的古地繼承人,也肯定在暗中操作。

    他們不過是選出了一個代表,讓古佔龍出面,古佔龍的身份高貴,是真正的古地傳人,由他出手,沒有人敢說什麼。

    “他們這是要干什麼,這般打壓神域各族的年輕強者,我們到時候不是要一起進入三界試煉場嗎?”

    “我懂了,他們這是在鞏固自己的實力,三界試煉場內造化是有限的,進去的人越多,被分走的造化就越多,他們不希望這麼多人進去,即便是進去,也必須是為他們效力。”

    “他們信不過我們各族的人,即便是要借助我們的力量,也要祭煉成戰奴,這樣就不會背叛他們。”

    “甚至可以說……他想拿我們做炮灰!”

    想通了這一點,不少人噤若寒蟬,這種手段,實在是太霸道,太惡劣了,簡直是滅絕希望啊,他們想要獨佔三界試煉場的造化,而且還不給他們留活路。

    山雨欲來風滿樓,這三界試煉場具體開啟的時間還沒下來,但是那幫來自古地的傳人已經行動了,打壓各方高手,讓他們抬不起頭來,但凡是有實力的,全都被收成戰奴了。

    當然,也有一部分人追隨了某位古地繼承人,暫時保住了安全,但也只能成為別人的僕從,拋卻了一切的尊嚴。

    “轟!”

    一座城池的上空,虛空被轟穿,有人在大戰,來的很突然,虛空一下子被打穿了一個缺口,一道人影踉蹌的從里面鑽了出來。【愛書屋】

    顯然,她之前在冒險進行虛空跳躍,應該是遭遇到了莫大的凶機,不然不會輕易的橫渡虛空。但結果,還是被人轟了出來,可以看到一只巨大的拳頭,布滿了鱗片,壓落虛空,朝著那被轟出來的人砸去。

    這是一位美麗的女子,一身紅衣,宛如火焰一般,她身材火辣曼妙,是一位難得一見的俏麗佳人,氣質嫵媚,面容姣好。

    “是她!古箏!隱世聖人的弟子!”

    一時間,很多人驚呼,道出了這名紅衣女子的身份。

    她的身份非同一般,曾經也參與過至尊大典,並且和孫聖也發生過一些口角。這不是一個弱者,非常強大,遠非年輕至尊可比的,身懷一股神秘的力量。

    但是此刻,古箏卻狼狽不堪,被打出了虛空,張口吐出一口鮮血。

    “轟隆!”

    那巨大的拳頭壓落下來,十分可怖,虛空中出現了一尊生靈,身材高大,魁梧的不像話,足足有三米多高,宛如一尊鋼鐵之軀一般,渾身上下覆蓋著鱗片,像是重金屬一般。

    他生有一對寬大的黑色羽翼,煽動間,彌漫出可怕的法則力量,將虛空震成碎片。

    除此之外,在他身邊還跟著兩個人,這兩個人身上彌漫著一股濃重的死亡氣息,像是死亡騎士一樣,十分可怕,雙目綠油油的,讓人毛骨悚然。

    戰奴!

    眾人全都膽寒,這就是戰奴,是古地傳人從古地帶來的強大戰爭傀儡,每一尊戰奴的力量都十分可怕,強大的甚至可以攀比神級強者了。

    對于神域各族的年輕至尊來說,別說是和古地傳人比肩,即便是他們手底下的戰奴,都能輕而易舉的鎮壓他們。

    古箏出手,身上涌動出一股神秘的力量,交織出漫天的法則,頃刻間爆發,與那雙巨大的拳頭踫撞在一起。

    “轟!”

    天塌地陷,兩股力量踫撞,讓這片蒼穹都化為塵埃。

    古箏後退出去,渾身大震,一口鮮血差一點又噴出來。而對面那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卻依然紋絲不動,穩如泰山一樣。

    這尊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似是不是普通的戰奴,他的臉上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

    戰奴是沒有任何神智的,只知道殺戮,听從主人的安排。

    但是這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卻露出了輕蔑之色,道︰“就你也配姓古?跟小主人一個姓,簡直是我們的恥辱,軟弱不堪的垃圾。”

    這不是一位普通的戰奴,他的身份不一般,雖然也是被以祭煉戰奴的秘法強化的身體各方面的能力,但卻保留了神智,為古地傳人效勞,這也是一尊古地的生靈,即便是戰奴,也有一種天生的優越感。

    “哼,就你家主人?出手偷襲于我,若非是被他得逞,就憑你一個狗奴才也想傷到我?”古箏桀驁不馴,雖然是一位女子,但眼神中卻有著灼灼的戰意。

    聞言,那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臉色冷冽,瞳孔中閃爍著逼人的殺機,冷森森道︰“丑陋的生靈,你只配做戰奴。”

    丑陋?不少人無語,這是什麼審美眼光,古箏的美貌絕對算得上是一流的,而且身材火辣,簡直沒話說,找不出缺點,竟然被評價為丑陋。

    這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不知道是什麼種族,審美和普通人不一樣,連古箏這樣的大美女都被他說成丑陋,那麼在他眼中的美女又是什麼樣子?

    “轟!”

    那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果斷出手了,施展出蓋世拳法,轟碎虛空,朝著古箏碾壓過來,那恐怖的力量,讓所有人都膽寒,絕對堪比神級了。

    古箏的手中出現了一件兵器,向前殺去,與這位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大戰起來,她桀驁不馴,不肯屈服,寧可戰死流血,也不願意做別人的戰奴。

    這一場大戰,讓人看得心寒,古箏本來就實力不如這高大的生靈,現在又受了重傷,此番交手,幾個回合之下便被壓制的格外慘烈,大吐鮮血。

    “殺!”古箏大喝,不肯屈服。

    “哼,弱小的人族,憑你也想反抗強權嗎?那我便打殺了你,尸體留著做戰奴!”那高大的生靈冷笑道。

    古箏吐血,遭受了這高大生靈的一記重拳,渾身的骨頭險些都被打碎了,臉色蒼白,差點香消玉殞。

    古箏咬牙,打出一枚玉符,那是一枚救命符,是她的師傅留給她的,關鍵時刻捏碎,她師傅立刻就會感應得到。

    “別白費力氣了,你身後的那個老頭子正在和我古地的兩位大人談話呢。”那高大的生靈說道,臉上掛著冷笑之色。

    古箏徹底的心灰意冷,這一刻真的是走上了絕路啊,難以再堅持,所有的底牌都用盡了。

    “呵呵呵呵,作為我家主人的戰奴,你將會享受永恆的壽命,這是多少人都羨慕不來的?”高大的生靈說道。

    “沒有神智,失去自由,我絕不走這條路。”古箏貝齒緊咬這說道。

    “哈哈哈哈哈!”高大的生靈大笑起來︰“你們也配談自由?沒落天地的卑劣生靈,小主人說的不錯,你們這群垃圾,進入三界試煉場簡直就是褻瀆,只配成為戰奴!”

    這句話,城里的很多人都听到了,忍不住咬牙,氣憤,這實在是太猖獗了,*裸的羞辱啊。即便他們高人一等,但這般出言侮辱神域各族,誰能受得了?

    但是,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一句話都不敢說……

    突然,一道絕世鋒芒殺出,驚天動地,化作一條奔龍,朝著那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狠狠的轟了過去,來的很突然。

    那高大的生靈回頭,眼中冷光乍現,沒有想到還有人敢插手他們的事情,當即施展無上的拳意,朝著那道龍形鋒芒轟了過去。

    兩者踫撞,炸出一團耀眼的光。

    這一次,那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後退出去,他的拳頭竟然破裂了,有黑色的鮮血流出,戰奴之體,被淬煉的十分強大,堅固不朽,竟然被人擊破,這讓那高大的生靈眉頭一皺。

    “真龍法!”這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說道。

    虛空中,一位黑衣女子走來,發絲銀白,根根晶瑩剔透,她容顏嬌美,堪稱傾國傾城,絕世無雙,頭上生有一對晶瑩的龍角,一襲黑色的長裙,騰起片片黑暗之氣,卻依然難以掩蓋其曼妙完美的身材。

    龍吟雪!

    來人赫然是龍吟雪,只不過這一刻的龍吟雪是黑化的,這是她的一種形態,借助了妖邪之力。

    “一尊妖邪!”

    很多人都震驚,說不出話來,妖邪在他們心目中那都是極惡極邪的存在,他們活躍在一些禁地當中,常年不見外界日月,但每一尊都十分強大,傳說是天神和仙人的尸體所化。

    但是此刻,一尊妖邪竟然行走在外界,出現在世人的眼中,這怎能不讓他們驚訝?

    “不會吧,妖邪不是活躍在朱山中嗎?他們根本走不出來,這是怎麼回事?”

    “而且她竟然敢對古地的人出手,現如今這片天下格局,與古地的人作對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就連各族的老前輩都不打算露面。”

    “不對,這不是妖邪,應該是掌握了妖邪的力量,所以給了我們錯覺,這是活生生的人。”一位老者說道。

    半空中,黑化龍女眼神冷冽,手持一口黑暗神兵,吞吐著可怕的氣息。

    “原來是你,修行真龍法的那個女人,呵呵呵呵,你也是我們獵殺的對象,竟然還敢出現。”那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說道。

    “我們不是獵物。”黑化龍女說道。

    “在我眼中,你們和飛禽走畜是一樣的,不過我沒想到,像你這種卑賤的生靈,竟然敢染指真龍法,這是對太古聖靈的褻瀆!”那背生雙翼的高大生靈說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