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02章 一條大河

第902章 一條大河

    這道兩儀之光,來的十分突然,也很厲害,饒是孫聖如此堅固的肉身都抵擋不住,險些被轟下來。

    虛空深處,孫聖皺眉,抬頭望去,那兩儀之光來的太迅速了,讓他都沒有反應過來。很快的,又是一道兩儀之光落下,這是一道陰陽之光,擁有無匹的洞穿里,像是天神在揮動戰矛一樣。

    “鐺!”

    孫聖揮動聖劍迎了上去,大喝一聲,聖劍之威爆發,劍光奪目,將這道兩儀之光從中間劈開。

    他提著劍,一步一步的朝著虛空最深處殺去,那兩儀之光劈落下來,無堅不摧,但在孫聖的全力攻擊下,這些光全都被斬碎。

    只不過,很快的,孫聖發現,這些兩儀之光越來越細,不過威力卻越來越大,光芒更加濃郁,直到最後,變成了戰矛的形態。

    它們真的成了天神戰矛,竟然纏繞著神則斬殺下來。

    孫聖臉色一白,虛空劫才剛剛開始沒多久,竟然便有如此可怕的攻擊,這是不打算讓他活了呀。

    “我殺!!”孫聖大喝,聖劍光芒耀眼,劈斬上去。

    這是一場磨礪,孫聖即使手中的劍再強,但面對一根根天神戰矛從天而降,依然抵擋不住,他崩碎了許多,但也有插在他的身上的,將他的肉身洞穿,有的直接釘在血肉之中。

    孫聖灑血,金色的血液流淌,將虛空渲染。

    他的身上至少插著十幾根兩儀之光凝聚成的戰矛,很快的遭遇了重創,傷勢有些嚇人。

    這就是虛空劫,最為神秘,也十分的恐怖,渡劫之人十有**是活不下來了。

    下方,人們看的心驚膽戰,但那些古地繼承人卻一個個全都目露精光,他們很期待著孫聖死在虛空劫下,這樣他們就少了一種威脅。

    “才一開始就堅持不住了嗎?看來和我古地的強者比還是差遠了呢。”有人諷刺的笑道。

    雪琳和銀吒立在半空中,不敢接近虛空之上,此刻也是眼神冷冽。

    虛空中,孫聖斬飛了大量的兩儀戰矛,他渾身都在滴血,身上又多了五六根戰矛,將他刺穿,同時肉身也被釘穿了一個又一個大窟窿。

    萬幸,孫聖掌握有生之卷,全力運轉之下,血肉蠕動,傷口愈合,那些流淌的金色血液全都倒流。

    “喝啊!”孫聖大喝,震碎了插在他身上兩儀戰矛。

    他看著自己手中的聖劍,劍刃竟然有多處崩裂,還是頭一次聖道王劍受到了這麼重的損傷。

    但是,孫聖毅然決然,朝著虛空深處走去,他確實想要徹底破開這虛空劫。

    “恩?好神奇的療傷之法,竟然如此迅速的修補傷勢。”下方,銀吒說道,看了雪琳一眼。

    “和我這一脈的涅之法十分的相似。”雪琳說道。

    “他懂得真凰秘術?”銀吒大吃一驚。

    “不……”雪琳搖搖頭,若有所思,最後眼中光芒一閃,道︰“是生之卷的力量,神之卷中的生字卷,取自于真凰秘術涅之法而成,看來他還修煉了生之卷。”

    此言一出,銀吒的臉色頓時陰沉到了極點︰“這個小子……究竟還修煉有多少秘藏。”

    神之卷,實際上是古代聖賢取自各族的秘術統一所創,每一卷都代表某一至強的種族杰出的力量。生字卷和真凰一脈有關系,極字卷和金木朗那一脈有關系,滅字卷不詳,鎮字卷應該是和太古玄龜一脈也有關系。

    現在,孫聖一個人就掌握了四種密卷,只是輕易的不暴漏,不然會引來轟動。

    “轟隆隆!”

    虛空深處,孫聖再次遭遇了不測,這一次降落下來的力量,尤為詭異,漫天黑氣,有一種黑暗法則纏繞在其上。

    “妖邪之力!”孫聖立刻認出來,龍吟雪所施展的力量,跟這種力量極度的相似。

    虛空劫確實很神秘,竟然降下了妖邪之力。

    孫聖咬牙上前,那可怕的黑暗力量落下,像是要剝奪他的神智,將其化作妖邪,這一次,是針對元神的。

    孫聖的紫府發光,這一次元神飛了出來,是一頭仙猴,渾身上下金光璀璨,身披甲冑,七道神環分別纏繞在身上,那是斗戰神法的奧秘演化。

    孫聖的元神在全力抵抗,施展斗戰神法,展現出莫測的威力,全力抵抗這黑暗法則。

    這個過程十分堅信,不但元神受到攻擊,孫聖的肉身也被黑暗法則纏繞住。

    這一刻,孫聖身上金黑色的聖紋彌漫,化作聖體的最強姿態,揮動聖劍,斬斷那些黑暗法則。

    他想著,如果是龍吟雪在的話,或許能將這種力量化為己用。

    最後,黑暗之力散去,元神回歸,孫聖大口吐血,這一次他的傷勢更加嚴重了,比上一次還要淒慘,身上依然還有黑暗法則存在,竟然腐蝕他的血肉,連生之卷都不能起到作用。

    這讓孫聖如遭雷擊,這妖邪之力,果然不愧是天地間最神秘的力量,沒有人知道妖邪之力有何而來,但卻十分詭異。

    最後,孫聖甚至感覺這些黑暗法則鑽入了他的體內,讓他身上纏繞出了一種黑氣,這種黑氣,對他的影響很大,不但在腐蝕血肉,還在腐蝕他的法力。

    但是,容不得孫聖多想,那可怕的災難繼續落下。

    虛空劫,果然神秘與恐怖,孫聖一路走上去,可以說每一步都在撒血,他遭遇到了多種力量的攻擊。

    首先是那虛空大裂斬,然後是兩儀之光,然後是妖邪之力,尤其是妖邪之力,將他傷的最慘,直到現在,他感覺那黑暗法則依然纏繞在血肉中,似是生根了。

    最後,孫聖又遭遇了其他幾股神秘的力量,其中有禁錮法力的,只能用肉身去抗衡,而且極度強大,把孫聖的肉身洞穿的千瘡百孔,十分淒慘。

    還有一種洪荒之力,震碎人的筋骨,每一擊落下,都像是千萬鈞的巨錘,被天神揮動,朝著孫聖狠狠地砸擊過去。

    孫聖可謂是骨斷筋折,大口吐血,從來沒遭遇過這麼嚴重的傷害,若非是生字卷,估計他都抵擋不住。

    這一刻,甚至連孫聖自己都生出了同樣的想法,自己很有可能會死在這虛空劫之下,化為飛灰。

    “哈哈哈哈,他抵擋不住了!”

    下方,一些古地繼承人在大笑,他們能看到虛空深處的景象,看著孫聖一路撒血,骨斷筋折,渾身上下似是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他們興奮無比,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孫聖定然會夭折在這虛空劫下。

    虛空劫的恐怖,即便是在古地都是讓人聞風喪膽的,少有人可以渡虛空劫,即便是渡劫的,下場都十分淒慘。

    管你是一代天驕,管你是蓋世強者,都會在這一劫之下葬下萬世功名。

    “他已經堅持不住了,必死無疑,小小荒野之人,妄想逆天,這就是下場。”古地繼承人一個個全都容光煥發,看到這樣的景象,讓他們內心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他們都覺得這個少年崛起,會成為一大威脅,如果現在死掉,無疑是最美的結局。

    但是,也有人在擔心,倒不是擔心孫聖的生死,而是想著如果這個少年死掉,他身上的造化該如何謀取。

    “肉身應該是保留不下來了,得想辦法剝奪他的元神。”有人這般建議道,甚至已經開始謀劃了,打算合適的時機出手。

    但這一切,孫聖都是不知道的,他還在艱苦奮戰,遭遇到了嚴重的創傷。

    他頂過了一重又一重的大災難,每一次有力量落下,都是那麼神秘莫測,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將他重創的體無完膚。

    現在,孫聖手中的那口聖劍已經崩斷了,光澤暗淡,雖說聖體之劍可以再生,只要經過孕養便可以。

    但是自從修成聖劍之後,孫聖還是第一次看到它折斷,可以想象孫聖究竟遭遇到了多麼沉痛的打擊。

    他托著殘破的身軀向前,必須要打碎這虛空劫,不然自己就真的出不去了。

    他的傷勢嚴重,鮮血橫流,連生字卷都抵消不了這種傷害。因為虛空劫中,有幾股神秘的力量,這種力量所造成的傷勢,即便是生字卷都修復不了。

    孫聖都不知道自己一共抵御了多少劫難,像是無止境的一樣,他必須打破虛空劫,不然真的要死在這里,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聖劍殘破,到處都是裂痕,和孫聖的肉身一樣千瘡百孔,最後被孫聖插回了體內。

    下一刻,虛空深處,一股莫名的力量傳來,傳來“轟隆隆”的聲音,像是有一條大河在流動一樣。

    很快的,真的有一條大河從上而下流淌下來,這條大河誕生于虛空之中,最終流向虛空,並沒有真的落下,而是在虛空之內湍流。

    孫聖一下子被這條大河淹沒在當中,一瞬間,孫聖感覺自己像是被禁錮了一樣,動彈不得,隨後,他看到了一個可怕的場景。

    在這條大河之內,不斷有棺槨順水飄來,這些棺槨有的殘破,有的完整,里面葬著不知道是什麼生靈,在激流之中沉沉浮浮,從虛空深處流淌下來。

    “怎麼會……是那條河!”孫聖震驚失聲。

    這條河,他曾經在朱山內部看到過,現在竟然出現在這里,而且將他給淹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