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03章 葬于禁忌中

第903章 葬于禁忌中

    這條大河,孫聖曾在朱山深處看到過,當初八臂劍魔說過,這條大河,本不該存在于天地間,它並非在朱山中,而是于虛無之中誕生,不知從何處來,也不知流往何處。

    但此刻,虛空劫中,這條大河竟然出現了,波濤洶涌,水流湍急,當場將孫聖淹沒在其中。

    這一刻,孫聖臉色大變,他渾身都動彈不得,被禁錮在這里。

    這條大河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這讓孫聖完全沒有想到,這可是一處禁忌之河,神秘莫測。當初八臂劍魔都對這里充滿了忌憚,此刻它出現,定然意味著不好的事情。

    虛空劫果然神秘,竟然把這條存在于虛無之中的大河給搬過來了。

    水流之中,一具具棺槨沉浮,順水飄來,這些棺槨有的破爛不堪,有的保存完好,而且材質也不一樣,即便是沉重的青銅棺和石棺,都沉不下去,而是懸在水面上。

    “這是……什麼?”下方,一眾人也驚呼,他們沒有見過,更不曾听說過這麼一條大河。

    “快看!那條大河中……有天神!不對,是天神的尸體!”古地繼承人大聲叫道。

    水浪之中,真的有一具尸體飄來,他肉身不腐,即便是死去,依然有神道氣息存在。

    這具天神尸體起初應該是安葬在棺槨中的,但是棺槨應該是碎裂了,不朽的肉身暴漏出來,與河水中沉浮。

    “看那個……那不會是……一位仙人的尸首吧。”又有人驚呼道。

    河水中,有一顆頭顱,那是一位女子的頭顱,沒有肉身,只有一顆血淋淋的頭顱,像是肉身被轟碎了,但即便如此,她的眉宇之間依然有仙道烙印存在。

    眾人無不吃驚,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條大河?竟然有天神和仙人浮尸。

    “好神秘的虛空劫,怎麼會引來這樣一種景象,這到底是一種力量顯化,還是真的有這麼一個地方。”伊莫青說道,覺得匪夷雖死。

    沒有人不驚訝,就連雪琳和銀吒都是臉色蒼白,下意識的後退,不敢接近那片虛空。

    雖然那條神秘的大河並沒有流下來,而是在虛空之中流淌,從虛空而來,又歸于虛空之中,乍看之下,就像是一條大瀑布一樣,但是卻沉浸在虛空當中了。

    此刻,孫聖就被困在這條大河之中,無法動彈,他傷勢嚴重,肉身都快解體了,但這還是次要的,這條禁忌之河,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沖擊著他。

    很快的,孫聖感覺到了異樣,在這河水的沖擊之下,他感覺自己的壽命竟然在流逝。

    像是一瞬間,老了很多歲,這讓孫聖如遭雷擊,這條大河之中,難道說可以剝奪一個人的壽命嗎?這太不可思議了,這種神秘的力量,根本防不勝防。

    孫聖無法躲,他被禁錮在了這里。

    當下,孫聖全力抵抗,運轉所有的法力,想要排斥這股力量,但卻根本沒用。

    漸漸地,孫聖肌體的光澤黯淡下去,臉上慢慢浮現出了皺紋,他像是一下子損失了很多很多的壽命,正在快速的衰老。

    “那個妖孽是怎麼回事?他在變老!”古地繼承人說道。

    “是歲月的力量!”銀吒說道︰“這條大河之中,存在著歲月的力量,正是這股力量在剝奪他的壽命,呵呵呵呵,看樣子,他真的臨死不遠了。”

    “可是我們也過不去了,無法剝奪他身上的造化。”雪琳嘆了口氣說道。

    那條大河過于神秘,過于恐怖,任何人都不敢靠近,誰知道會不會波及到其中,那可真的是想不死都不能啊。

    “世間……竟有這樣一個地方嗎?到底存不存在?”銀吒說道,也覺得難以置信。

    雪琳皺著眉頭,似是在思索著什麼,最後說道︰“我倒是听說過一段傳聞……據說有一個禁忌之地,葬天神,埋真仙,甚至連大聖都有葬在那里的,但是,這只是傳說,究竟有沒有這樣的禁忌之地,根本不好說……”

    “或許……那些洪荒世家的人知道。”銀吒說道。

    “也許吧,不過虛空劫引來了這種禁忌的力量,那個少年死定了!”雪琳說道。

    ……

    虛空中,禁忌之河流淌,孫聖像是被葬在了里面一樣,他的壽命在流逝,皮膚失去光澤,缺少了神性,而且臉上浮現出了皺紋,連那一頭烏黑色的長發,都有斑駁的銀絲。

    即便是孫聖運轉所有的道行抵抗,但依舊避免不了。

    到最後,孫聖滿頭銀絲斑白,臉上皺紋橫生,一下子從一個俊美的少年,變成了一個暮色蒼蒼的老者,像是一個活了幾千年乃至上萬年的老怪物一樣。

    而且,這種變化還在不斷的持續著,在這禁忌之河的沖刷之下,孫聖越來越不支,他現在做不了別的,只能去承受這種力量。

    最終,孫聖滿頭的長發都開始脫落了,血肉也被剝奪,腐朽,身上多處地方露出了森森白骨,但卻骨質晶瑩。

    又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孫聖完全變成了一具骷髏,所有的血肉都沒有,宛如真的葬在了這條禁忌之河當中。

    “死了!他死了!真的葬在了虛空劫中。”古地繼承人們歡欣鼓舞。

    而太神族的眾人,則是看的心驚膽戰,這條河太可怕了,被卷入其中,壽命竟然在短短幾柱香的時間內被剝奪,那個風姿卓越的少年,此刻化作了一具白骨。

    “不對,還沒死透,還有神魂在,不過也差不多了。”雪琳寒生說道。

    湍急的水流當中,那一具白骨躺在那里,身邊一具具破爛的棺槨流過,水流的沖擊力很大。

    但不知為何,這具白骨卻沒有被沖走,他像是比萬古青天都要沉重一般,扎根在哪個地方。

    孫聖的骨質晶瑩,他的神魂不熄,依舊在頑抗,眼孔之中火焰跳動,神魂劇烈的燃燒,誓死抵抗。

    但是,他的生機還是在一點一點的剝奪,即便是骨質中的神性,都被剝奪,被這條禁忌之河沖刷的干干淨淨。

    “該死!這種力量……不可思議,難道我真的要葬在這虛空劫下?”孫聖自語,真的很不甘心啊,但是這股力量他根本抵御不了。

    這條河,不知道是什麼由來,天神、真仙、甚至乃至大聖都葬在這個地方,肯定有其中的道理。當初孫聖還在這條河中看到了一位酷似劍璇璣的仙女,但貌似是遺蛻。

    按照八臂劍魔所說,這條河本不應該存在于世間,它酷似一條銀河,但銀河應該是高高懸掛在九天之上的才對,應該充滿了神聖才對,遠遠不會像這條河一樣那麼邪門兒。

    終于,到最後孫聖骨骼內的神性都被沖刷的干干淨淨,化作了一具枯骨,而他眼孔中的神魂之火,也已經熄滅,最後一點火星都被沖刷的干干淨淨了。

    “哈哈哈哈,死了,這回是真的死了!”古地繼承人們歡呼雀躍。

    虛空中,孫聖只剩下了一具白骨,所有的神性都喪失,枯骨橫陳在那里,泯滅了所有的生機。

    虛空劫神秘而恐怖,真的葬下了這個少年,一些古地繼承人們興奮無比,同時內心驚嘆于虛空劫的力量,如果有一天,他們也招惹到虛空劫,那真是滅頂之災啊。

    “真的死了……”伊莫青也說道,嘆息無比,這是一個少年奇才,有著蓋代的風采,多少年不出一個。

    但是沒想到,突破神級領域時,卻招惹到了虛空劫,這最為神秘與恐怖的大劫帶走了這個少年的性命。

    如若不然的話,百年之後,這少年必定崛起,可能會成為有尊恐怖的存在,傲視八荒。

    “天意難違啊,讓他葬在了虛空劫之下。”坤雲老祖也說道,他們都承認,孫聖確實實力強勁,同輩之中少有,如此死掉,當真是可惜了。

    但是,面對這古今最神秘的大劫之一,又有誰能百分百保全性命?

    “真龍法,斗戰神法也葬送在了這禁忌河流之中,真是不甘心。”銀吒說道,咬牙切齒,本來他們還打算設計擒住孫聖的元神,剝奪他的造化呢。

    但面對這條禁忌河流,他們不敢妄動,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的獵物葬送在其中,什麼都得不到。

    “虛空劫……那里面到底是一種什麼力量。”雪琳則是喃喃低語,這傳說中的大劫,如今親眼所見,對她內心的震動還是很大的。

    “咦?奇怪了,為何他的枯骨未被沖走?”就在這時,有人這般說道。

    所有人都抬頭仰望著虛空深處,也覺得納悶兒,那條大河依然存在,湍流不息,河水中有天神的殘肢斷臂流過。但是,孫聖的枯骨依然橫陳在那里地方,如此可怕的沖擊力,卻不能將它沖走,難道一具枯骨就這麼重嗎?

    這條禁忌之河雖然剝奪了他的性命,卻無法撼動他的尸骨,這未免有點邪門兒了。

    這具骨,就像是和萬古青天一樣重一般,任何力量都不能帶走他。

    “等等!虛空深處……虛空深處有東西!”就在這時,有人突然叫道,指著那一片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