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04章 劫後機緣

第904章 劫後機緣

    寂靜的虛空,不知是虛空,還是虛無。

    孫聖和的意志依然沒有渙散,他感覺自己融入到了這湍急的水流之中,看著自己遠離了肉身,被這禁忌之河帶走,孫聖心中不是滋味兒。

    他就這麼死了嗎?太不甘心了,但是為何意識尚在,而且化進了這條禁忌之河當中,這條河,要把他帶往哪里去?

    現在,孫聖已經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了,他好像和這條河一樣,流進了虛無當中,不在原來的那片天地當中了。

    我沒有死!但我失去了肉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條河要帶我去何方?

    此刻,孫聖的心中復雜到了極點,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處于什麼狀態,也不知道這條河究竟有什麼秘密。也許在這種狀態之下,他可以觸及到這條禁忌大河的秘辛。

    古代的天神和真仙都葬入這里,連大聖級別的存在都葬入這里,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這條河的終點在哪里,起點在哪里?

    突然,就在孫聖思考著這些問題的時候,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座橋,那是一座晶瑩奪目的玉橋,仙氣飄渺,宛如渡人成仙的仙橋一般,上面描繪著飛禽走獸的形態,還有遠古仙人的影子盤坐在橋梁之上,栩栩如生。

    “是那座橋!”孫聖此刻意識與河水融為一體,此刻看到這座仙橋,不禁詫異。

    這座橋他怎麼可能忘記,曾不止一次的見到過,當初接走魔王少女的,也是這座橋,此刻它竟然出現在這里,這是什麼情況。

    而此刻,在這仙橋之上,一位白衣男子站在那里,他的身上籠罩著一層神秘的氣機,無法看清楚,此刻他淡淡的抬起雙手,下一刻,驚人的事情發生了。

    這條禁忌河流……竟然停止了,仿佛時空都靜止了一樣。

    孫聖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實際上,他本來就不能說話,因為他現在只有意識,其他的一切都不存在。

    “你的宿命,將葬于禁忌當中,但不是現在。”仙橋上,那白衣男子開口說道。

    ……

    而此時此刻,外界,人們也震驚連連,因為有人看到,在虛空之中有東西。

    這條禁忌河流,從上往下流淌,從虛空中來,又歸于虛空之中,像是一條大瀑布。

    但就在這時,有人看到,在這條禁忌之河的下游,模模糊糊的出現了一個人,他不在這片虛空之中,仿佛是站在這條禁忌之河的另一端一樣,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也許存在于虛無當中。

    但是,人們看的分明,那確實是一個人,站在一座橋上,只有一個模糊的影子。

    下一刻,人們看到,那個模糊的人影動了,他在揮動拳頭,朝著那條禁忌之河攻擊。

    “河水……河水在倒流!”人們驚呼道。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那禁忌之河的河水,在極速的倒流,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卻活生生的出現在眾人面前。

    “怎麼回事啊!”沒有人不震撼的,所有人都盯著那虛無之中的人影,肯定是他在出手,揮動拳頭,怒砸這條禁忌河流,讓禁忌河流的河水倒流,從下往上,逆流而行。

    這……這得需要多麼可怕的實力才可以?他們想都不敢想象,那個人是誰?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扭轉了這條禁忌一般的大河。

    此刻,所有人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一個個眼楮瞪得大大的,瞠目結舌。

    “不好!”有人驚叫道,指向了孫聖的那具骸骨。

    這一刻,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中,那具原本浸滅了所有生機的骸骨,突然開始發光,骨骼之中的神性力量回來了,而且眼孔之中,神魂火焰燃燒起來。

    下一刻,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孫聖身上的血肉開始回歸,依附在神骨之上,散發著晶瑩的光澤,強大的生命氣機在回歸,亦如當初。

    很快的,孫聖的肉身徹底回來了,脫落的長發生長,滿頭的銀絲也變得烏黑,而且孫聖的相貌不再老態,再次恢復了少年風姿,甚至連他身上的傷勢,都開始愈合了。

    “怎麼會這樣!”那些古地繼承人一個個全都臉色難堪,本來認為已經死去的人,竟然再次復活了,這是什麼節奏?

    “是那個人在保他嗎?怎麼會這樣,那到底是個什麼存在,在禁忌之河的另一端出手,保全他的性命。”這些古地繼承人都覺得匪夷所思。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少年究竟是何身份,竟然有那般禁忌的存在來保他。

    “不,是大劫中的一線生機,成全了他!”雪琳說道。

    但凡是這種大劫,雖然是毀滅性的打擊,但有幾率會觸發一線生機,只要抓住了這一線生機,便可以挺過這場大劫,而且說不定還有莫大的機緣呢。

    顯然,孫聖應該就是抓住了這一線生機,在大劫中再度復生,而且修復了身上的傷勢。

    “竟然葬不下他!”一些古地繼承人咬牙切齒,真是空歡喜一場啊,本以為他必死無疑了,竟然又挺了過來。

    “既然大劫葬不掉他,那我們就出手,不管如何,他……不能活!”銀吒說道。

    其他幾位古地繼承人全都點頭,他們絕不希望孫聖活下去,千方百計的想要除掉他。

    “轟!”

    終于,大河之中,孫聖睜開了眼楮,黑發銀瞳,風采超然,咧嘴露出一抹笑容︰“回來的感覺……真好!”說罷,他長身而起,立在這條禁忌之河的浪濤之上。

    最終,這條大河消失了,歸于虛無之中,只有孫聖立身在虛空的深處,長發飛舞,白衣獵獵,說不出的超凡,只不過若隱若現的,他的身上纏繞著一層黑氣。

    這讓孫聖眉頭一皺,他仔細感應了一下自己的情況,發現體內之中,那黑暗法則依然存在,如同鐵鏈一般,勒盡他的血肉之中。

    孫聖不禁皺眉,這妖邪之力果然怪異,竟然在自己的體內扎根的這麼結實,看來等渡劫結束後,得趕緊祛除它,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虛空歸于平靜,但是並未意味著虛空劫結束,孫聖立身之處,依然有強大的虛空秩序躁動。

    這一刻,孫聖的肉身晶瑩放光,他手中出現了南明離火戰矛,大劫不結束,他不敢放松。

    “轟!”

    突然,虛空之中,一抹光落下,這是一種很聖潔的光輝,沒有任何毀滅的氣機傳來,十分超凡,宛如天降神跡一般。

    “這難道是……劫後的造化!”人們驚呼道,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說道。

    一般,越是強大的劫難,渡過之後,就會給予豐富的造化,這不是大道法則能夠決定的,仿佛冥冥之中,還有一種更加高尚的力量主宰著這一切。

    此刻,孫聖渡完了虛空劫,這虛空劫沒有殺死他,而接下來等待他的,便是劫後的機緣。這種機緣不定,最次的據說都可以讓人脫胎換骨,甚至有足以改變命運的絕世機緣。

    “動手!”

    突然,下方幾人不能安定了,雪琳和銀吒突然大喝一聲,朝著虛空中殺去,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兩位古地繼承人,一起殺向了虛空,準備對孫聖下手。

    看來他們等不及了,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孫聖,虛空劫沒能殺死他,竟然還賜下了造化,這讓他們都無法接受,必須要毀掉,不然寢食難安。

    “轟!”

    但是,這些人剛剛一靠近這片虛空,這些人全都遭遇了打擊。

    這片虛空中有莫大的虛空秩序守護,只有孫聖這個渡劫之人可以留在這里,其他人擅自靠近,都是不被允許的,

    當場,虛空大裂斬亂舞,劈斬四方,將雪琳和銀吒他們全都逼得後退出去,甚至有一位古地繼承人倉促之下,被斬落下了一條手臂,慘叫著後退出去。

    “傻比。”虛空中,孫聖斜睨這些人一眼,冷笑一聲。

    “你……”

    這絕對是一種挑釁和蔑視,讓他們氣不打一處來,一個個全都露出憤恨的目光。

    “你是個不被大道認可的妖孽,即便是得到逆天的造化,也是天理不容。”雪琳緊咬著銀牙說道。

    “大道算什麼?能動的了我分毫嗎?早晚捅破它。”孫聖冷笑道,下一刻,他被那一片聖潔的光芒給籠罩住,直接從虛空中消失了,不,應該說是被接引到了虛空的最深處,那里有屬于他的機緣。

    “可惡啊!不甘心!我不甘心!”那斷臂的古地繼承人說道。

    “好猖狂的口氣,竟然說要捅破大道,他以為他是誰?連神王都不敢說這樣的話!”銀吒也是憤恨的說道。

    雪琳則是咬牙切齒,眼睜睜的看著孫聖去取機緣了,他們卻只能干看著,什麼事都做不了。

    其實這幫人也是想瞎了心了,這場大劫是屬于孫聖的,他險死還生的渡完了,機緣當然是人家的。

    只不過,這些古地中人,都太過清高了,他們自命不凡,不能容忍別人比他們強,更何況他們本來就看不上這一界的生靈,即便是有奪天地造化的機緣,也應該是屬于他們的,不管什麼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