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06章 暗傷

第906章 暗傷

    孫聖眸子倒豎,前所未有的暴怒,他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偏偏這些家伙為了滿足自己的一己之私,百般阻撓,實在是騎脖子拉屎了。

    眼下,孫聖陡然圓睜而怒,他的體內法則神鏈飛出,這一刻全力運轉自己的法,與所有的神通相結合。

    “嘩啦啦!”

    這一刻,孫聖毫不隱藏自己的實力,他的渾身上下都纏繞著鎖鏈,但是這些鎖鏈卻不是束縛他的,而是賦予了他強大的力量,連他眉宇間的逆道骨都在發光。

    南明離火戰矛出現在手中,同樣纏繞上了法則神鏈,“嘩啦啦”作響,宛如從絕地之中被釋放出來的一尊戰仙一般。

    這一刻,在場的這些人都是心中一沉,尤其是雪琳和銀吒,他們剛才和孫聖對戰的時候,也感受到了這種神秘力量,讓他們忌憚。

    而眼下,孫聖全力催動這種力量,更是讓他們心悸,同時也更加堅定了除掉孫聖的念頭。

    “動手啊!”銀吒大聲喝道。

    下一刻,幾件古寶發光,爆發出一股莫測的力量,連在一起,化作一種可怕的禁制,朝著孫聖絞殺而去。

    “轟!”

    但是,孫聖也動了,一躍而起,手中的南明離火戰矛向前刺去,帶動鎖鏈“嘩啦啦”作響,碩碩放光,一股可怕到極致的力量飛了出來。

    “咚!”

    這一擊,讓幾件古寶全都震動,那些手持古寶的古地繼承人臉色猛地一白,這股力量,深深的震懾到了他們,好可怕,讓他體內氣血都跟著翻騰。

    “咚!咚!咚!”

    孫聖連續刺出好幾擊,每一擊刺出去,爆發出一股可怕的力量,不見任何的鋒芒,卻仿佛可以把天地掀翻一樣。

    “噗!”

    很快的,一位古地繼承人吐出鮮血,難以支撐住,他臉色駭然無比,對方並沒有真的攻擊他,僅僅是這種震懾之力,便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這是什麼力量!”其他幾位古地繼承人同樣是臉色大駭。

    孫聖黑發飛揚,風采絕世,單手擒著戰矛邁步向前,看似尋常的攻擊,卻震得幾位古地繼承人有種吐血的沖動。

    “怎麼會……”銀吒咬牙,這種力量好神秘,讓人忌憚。

    “上!”雪琳說道,只身殺了進去。

    銀吒也是一咬牙,跟著殺進去。

    這種禁制只針對孫聖,故此他們進去之後不會受到什麼影響,可以在這種禁制的壓制下,將孫聖斬殺。

    “轟!”

    三人火速開戰,這一次,孫聖真正的用盡了全力,將自己的法全面的體現出來,與其他的神通結合在一起,與雪琳和銀吒展開了激烈的交鋒。

    而且這一次,雪琳和銀吒也都是拼盡了全力,毫不保留,雪琳身上神聖的光澤纏繞,仙凰的影子顯化出來,栩栩如生,一道神環從她的頭頂之上升起,演化萬千,可化作各種形態,同樣可以演化出兵器,與孫聖的黃金神域十分相似。

    此刻,雪琳將這道神環化作了一口明亮的神劍,斬開天地,直取孫聖的頭顱。

    這是真凰秘術,是一種可怕的攻殺手段。

    另一邊,銀吒則是祭出了一桿神兵,持在手中,斬出神聖的光芒,他整個人都耀眼起來,神威千重。

    但是,僅僅是十幾個回合的交手,雪琳和銀吒全都大吃一驚,這少年一人一矛,仿佛化作了萬古神山,難以逾越,每一次攻擊,都結合了數種神通,真龍法,聖體之力,還有那股神秘的力量,可謂是所向披靡,摧枯拉朽。

    “古地生靈就真這麼了不起嗎?真凰之子又如何,古神後人又如何,耽誤了我的事,我讓你們所有的古地繼承人陪葬!!”孫聖大吼,怒火中燒,真正的動了殺意。

    下一刻,南明離火戰矛劈上去,被他當做大刀一般揮動,與銀吒硬踫一擊,“鐺”的一聲,銀吒如遭雷擊,這股力量震的他兩條手臂發麻,失去了知覺,虎口當場崩裂出鮮血來。

    而他手中的那件兵器,更是當場脫手飛了出去,整個人都被掀飛。

    孫聖迅速跟進,極字卷的速度體現出來,在身後留下一片殘影,出現在銀吒的面前,一掌覆蓋在了銀吒的臉上,五指扣住了銀吒的臉。

    “啊!!”

    下一刻,銀吒失聲尖叫,他的頭顱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沖擊,崩裂開來,從裂縫之中,一道道光束射出來。

    “噗!”

    下一刻,銀吒的頭顱被孫聖一掌抓碎,崩裂開來,鮮紅的血液和慘白的腦漿子四濺,慘不忍睹。

    “嘶!”

    這一刻,沒有人不倒吸涼氣,不會吧,銀吒可是古神傳人,難道就這麼被擊斃了?被一掌抓碎了頭顱,實在難以想象那究竟是一種什麼力量,讓人膽寒。

    尤其是那些古地繼承人,更是不自覺的頭皮發麻,仿佛頭顱爆碎的是他們一樣。

    連雪琳都是黛眉緊蹙,這一刻,她感覺自己根本看不透這個少年,他所施展的那股神秘的力量讓人忌憚萬分。

    “難道非得動用禁術嗎?這麼一個荒野之地的少年,逼得我使用本族禁術!”雪琳貝齒緊咬。

    “殺!”

    孫聖長嘯一聲,朝著那幾位手持古寶的人殺去,化作人形極光,極速的接近。戰矛刺了上去,足以掀翻天地,一件古寶被他一矛刺穿,炸碎開來。

    然後又極速沖向另一邊,一眨眼,一共五件古寶全都炸碎開來,孫聖的速度太快了,幾乎是瞬息間完成了這一切,五位古地繼承人全都吐血倒飛,臉色蒼白,根本就沒有抵擋的力量。

    另外一邊,銀吒頭顱再生,他用了一張保命符,並沒有真的死去。

    但是,這種屈辱,簡直比殺了銀吒還要難受,他臉色發紫,眼中滿是血絲,怒視著孫聖說不出話來。

    他是何其的高貴,何其的不凡,眼下竟然被人抓碎頭顱,還有比這更屈辱的嗎?

    此刻,人們早就已經驚悍的說不出話來,這個少年,一個人挑飛了一群古地繼承人,而且將古神傳人銀吒都給重創了,這讓人們驚悍之余又覺得難以置信。

    太神族的一些高層都看的目瞪口呆,連伊莫青這位隱世聖人都嘖嘖稱奇,覺得匪夷所思。

    “都給我滾!什麼東西!”孫聖斜睨這些人,冷喝道。

    這一刻,古地繼承人們全都啞口無言,這是**裸的恥辱啊,讓他們恨得牙根癢癢,但是卻說不出什麼來。

    雪琳和銀吒也都是臉色難堪,尤其是銀吒,他剛才險些被孫聖一擊擊斃,這簡直就是他人生當中的一個污點。

    “想讓我死,你們還不夠資格!”孫聖說道,更是對古地繼承人**裸的嘲諷。

    少年單手持矛,傲然的立在半空中,一人一矛,卻讓所有的古地繼承人膽戰心驚,試問神域各族之中,有誰有這樣的膽子和實力?

    “你想和我古地死磕到底嗎?”雪琳臉色陰沉道。

    孫聖斜睨她一眼,懶得回復,明明就是他們在對自己喊打喊殺,現在反而說自己想要和他們死磕,難道說你們要殺我,我只有坐以待斃才算是理所應當的嗎?

    突然,孫聖體內,一團黑氣浮現出來,這團黑氣十分的古怪,充滿了妖邪和黑暗的力量,纏繞在孫聖的身上,讓孫聖瞬間臉色一白,悶哼出聲。

    他觀察自己的體內,果不其然,他的血肉之中,那黑暗法則在作怪。

    在這股黑暗力量滋生出來之後,孫聖感覺自己的力量像是一下子衰退了一樣。

    這是虛空劫中,那妖邪之力留下的暗傷,或許不能稱之為暗傷,這黑暗法則如跗骨之蛆一樣,纏繞在他的體內,這種感覺就像是詛咒一樣,能剝奪他的力量和法力。

    這如果是在生死之戰中,這黑暗法則突然發作,絕對是致命的。

    “他受傷了!”這些古地繼承人眼尖,一眼就看了出來孫聖狀態不對,剛才的一瞬間,很多人都感覺到孫聖的力量從最巔峰仿佛一下子跌落下來了一樣。

    但是很快的,孫聖便將其壓制了下去,但身上依然有若有若無的黑氣纏繞,並且這黑氣十分古怪,像是黑色的閃電一樣,糾纏在他身上,如同跗骨之蛆。

    “看樣子,應該是虛空劫內留下的隱患。”雪琳說道,冷笑一聲。

    她能感覺到,孫聖的法力在起伏不定,像是隨時都會跌落,但卻被他強行壓制住了。

    “哈哈哈哈,虛空劫果然厲害,我還以為他真的痊愈了呢,原來還有暗疾,看樣子不好祛除啊。”有古地繼承人大聲笑道。

    當即,有幾人不懷好意的湊了上來,想要趁他病要他命,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機會。

    “照樣殺你信不信?”孫聖鄙夷的笑了笑,雖然身上纏繞著黑氣,但那冷冽的眼神,依然格外具有震懾力。

    甚至,他主動轉身,朝著那幾位古地繼承人走了過去。

    “你……”這一下,那幾位本來還想投機取巧的古地繼承人都是心中一震,下意識的後退出去。

    孫聖臉上的鄙夷之色更重,朝著那些人掃了一眼︰“滾!”

    很難想象,身為高貴的古地繼承人,竟然會被這麼看不起,仿佛在這個少年眼中,強大如他們都成了土雞瓦狗一樣,這太恥辱了。

    “現在可是殺他的好機會!”銀吒咬牙切齒的說道,臉色發紫,想到剛才孫聖對他做的種種,他就氣不打一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