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15章 四方皆敵

第915章 四方皆敵

    孫聖原地盤坐,調息了良久,最終卻只能勉強把那黑暗之力壓制下去,但身上依舊若無有若無的浮現出黑色的氣流。

    最後,孫聖從懷中取出一物,那是一截手臂骨,金光璀璨,散發出強大的神性氣息。

    這是一截天神的手臂骨,是某位天神臨死前所留,這位天神生前必然修煉過什麼神通是靠手臂施展的,比如說麒麟臂啊,飛仙手啊什毛的,故此這一截手臂骨即便是在主人死後,神性依然強大。

    孫聖嘆了口氣,這已經是他找到的第十處造化之地了,可惜依然沒有他要找的東西。

    好在,這一截手臂骨中的強大神性,倒是可以暫時的壓制住他體內的黑暗之力。

    當即,孫聖開始攝取這天神骨中的神性之力,漸漸地,他身上的黑色氣流消減了不少,只能看到一絲絲了。

    但是這只是暫時的,孫聖知道,如果他大動法力的話,這些黑暗之力同樣會如跗骨之蛆一樣纏著他。

    經過這段時間,這黑暗法則真的壯大了不少,以前是存在于血肉之中,現在竟然纏繞在骨頭內。

    再這樣下去,就算沒有人殺他,他也早晚被這種詛咒一般的力量給耗死。

    “小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你越是消耗法力,暗疾就越嚴重。”銀修跳過來說道︰“這山海界內,誰知道那種造化在什麼地方,我看不如這樣,我們安靜下來等待三界試煉場開啟,到時候,老朽先解決自身的問題,到時候只要老朽可以出手,不再擔心生命力的問題,便幫你尋那種造化。”

    孫聖搖了搖頭,道︰“進入三界試煉場內,戰局瞬息萬變,我必須以全盛的狀態,迎接所有的挑戰。”

    銀修說道︰“可以小友現在的狀態,即便你覺醒了人體寶藏,但這種暗疾也會要了你的性命。”

    “所以我要先找一個人。”孫聖說道,他已經通過玉符聯系了龍吟雪了。

    但是對方沒有回應,孫聖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許在閉關吧。

    “恩?”這時候,孫聖回頭,眉頭不自覺地皺在了一氣,暗道︰“來的可真快!”而後,他不再 攏 逑蛄嗽斗劍  饕壞蘭 庀⑴br />
    很快的,在天地盡頭,幾道身影迅速的飛來,赫然是銀吒、常子冥,還有另外一位年輕人,同樣很不凡。

    他們來到這里後,也是一陣皺眉,銀吒咬著牙說道︰“該死,又讓這個家伙給跑了嗎?”

    “我們晚了一步,這家伙還真能折騰。”常子冥憤憤不平的說道。

    “他離死不遠了,在他死之前,我們得找到他,不能讓他便宜了別人。”銀吒說道,隨後,三人快速追了上去。

    山海界十分廣闊,地形錯綜復雜,而且每走一步都要十分的小心,不然便有大危機。

    孫聖一路逃下去,以他的速度,一般人想要抓到他很難,但結果,他還是遭遇到了不測。

    原因是不止一撥人在追殺他,有好幾撥人,其中包括神域各族一些德高望重的老輩人物。

    他們布了殺局,而且以佔卜秘寶演算出孫聖的逃跑路線,再加上他們本來就對山海界的地形了解,很輕松的布下了圍剿路線,分成好幾撥,把孫聖困在了一片區域內。

    很快的,孫聖遇到了伏殺,是一個神級巔峰的老者,已經在元一境了,帶著一些年輕人埋伏在那里。

    幸虧孫聖發現的早,立刻調轉方向,沖向了另外一片區域。

    當場,那位神級巔峰的老者暴沖而起,帶著一群人追殺過來,這老者也不知道來自哪一族,修為十分高超,法力一動,天地悸動。

    “獐頭鼠輩,哪里走!”那老者知道自己的行蹤暴漏了,大聲呵斥道,追在後面。

    “老不要臉的,要不要你個鞋拔子臉了,他日老子斬光你的族子族孫!”孫聖沖著後面叫道。

    “哼!牙尖嘴利的小兒,你沒有以後了,老夫即便不殺你,你也活不成!”那老者冷森森的笑道。

    但可惜,孫聖的速度太快了,人形極光沖向了一座山脈之中,很快的消失了蹤影。

    “叔祖,他太快了,我們根本追不上,怎麼辦?”在這老者旁邊的一位年輕人說道,臉上掛著殺意和貪婪之色。

    但凡是來追殺孫聖的,十有**都是為了他身上的造化,真正的大仇恨的能有幾個?單純的就是想要在孫聖臨死前,剝奪他的一切。

    因為他們都知道,像孫聖這種心高氣傲的人,臨死前肯定會毀掉自己的一切東西,讓他身上的所有造化與之陪葬。

    “哼,即便是自己活不成了,都不想把身上高貴的法門傳下去,這種人太自私了。”那些年輕人憤憤不平的說道。

    “他已經不復當初的榮耀,等我們抓到他,一定好好的教訓他一下,讓他認清楚現實。”

    “沒錯,這麼輕松的讓他死掉,太便宜他了。”

    這些年輕人全都奚落無比,在過去,他們不敢與孫聖爭鋒,現在是個痛打落水狗的好機會,他們都想借這個機會揚名,展現自己的實力。

    “無妨,他走不掉,這里已有天羅地網在等待著他。”那神級巔峰的老者冷笑道。

    ……

    山脈之中,孫聖闖過了一片凶險之地,逃出了山脈,但很快的,臉色一變,因為看到這個方向,有兩個黑衣老者立在那里,身上的氣息都十分可怕,正在等候著他。

    這兩個老者,最起碼也都是真藏境的高手了,有備而來,看到孫聖之後,他們全都冷笑起來。

    “操!”

    孫聖遠遠的對他們豎起了中指,而後再次調轉方向,離開了這里。

    這兩名老者立刻趕了上來,甚至其中一名老者隔著一片虛空出手了,祭出了一件兵器,打穿虛空,可以鎖定一個人的氣息,進行追擊。

    這是一枚血紅的錐子,鮮紅欲滴,像是能流淌出鮮血一樣,鋒銳凌厲,直奔孫聖的後腦勺襲殺過來,可見是一件十分凶險的殺器。

    孫聖邊戰邊退,時不時的回身和那兩名老者交鋒,同時改變方向,逃向天地盡頭。

    但結果,孫聖有些絕望了,他連續改變了兩個方向,這兩個方向竟然都有人在等著他,而且都是高手,光是元一境的神級強者,孫聖就遭遇了兩位。

    其中,還有一隊古地繼承人組成的人馬,足足有七八位古地繼承人,一個個頭角崢嶸,全都不是弱者,組成了一個殺陣,就等著孫聖來自投羅網了。

    最終,孫聖成功的如他們所願,被逼進了一條死胡同里面,這一次可謂是真正的四面楚歌了,四個方向,全都布置了殺局,朝著他逼過來,這樣一來,就算孫聖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這種狀態下突圍。

    “銀前輩,你準備好出手吧。”孫聖一咬牙說道,知道這一次自己跑不了了。

    沒辦法了,他只能指望銀修出手了,幫自己解圍。

    “小友想清楚了?”銀修說道。

    “恩!”孫聖重重的點點頭,現在沒辦法了,本來他不想過多的使用九色樹的力量,因為他突破聖體的時候需要。

    但現在顧不了這麼多了,保命要緊,只能請銀修出手,然後自己再用九色樹幫他續命了。

    “轟!”

    一只巨大的手掌印從身後拍了過來,打穿虛空,狠狠地朝著孫聖轟去,蘊含的法力極度驚人,破滅萬物。

    孫聖回身硬拼一拳,結果當場後飛出去,體內的黑暗之力涌現出來,化作黑霧,纏繞在他的身上,在他出手的一瞬間,剝奪了他的法力。

    這一下子,孫聖就差點遭遇重創,吐出鮮血,又是黑色的血液,那種黑暗之力像是一種致命的毒素一樣,已經深入到了他的血液中,導致原本神聖的血液,也變得漆黑如墨了。

    “呵呵呵,小子,看來你真的不行了,連老身一掌都接不住了,已經淪為了廢人。”一個老嫗出現了,臉上掛著森冷的笑容。

    這老嫗孫聖認識,赫然是當初虛空傳話警告他不要和古地繼承人作對的那些人當中的一個。

    “草,老東西,是你。”孫聖吐出黑色的血液,臉色冰冷的說道。

    “小輩,出口不遜,該掌摑!”那老嫗呵斥道,伸手就是一巴掌朝著孫聖打過來。

    “刷!”

    孫聖極速後退,躲過了這一巴掌,冷哼道︰“跟你需要很客氣嗎?你來殺我,還指望我以禮相待不成?老東西,你活太久活傻了吧。”

    那老嫗臉色陰沉,當初在虛空傳訊中,她就表現出來了對孫聖的殺意,現在這種殺意更是毫不隱藏。

    “老祖,把他擒過來,讓我們也出手教訓一下吧。”那老嫗身邊,也跟著幾位年輕人,此刻冷笑著說道。

    “對啊對啊,他不是天才嗎?他不是自認為自己無敵嗎?讓他嘗嘗被我們踩在腳下的滋味。”一位少年陰森森的笑道,不懷好意。

    “放心,老身要殺他,他沒有機會,到時候廢掉他,留給你們收拾,愛怎麼處置怎麼處置。”老嫗故意這般說道,她就想要搓一搓孫聖的銳氣,故意把這話說的很大聲,像是在羞辱孫聖一樣。

    “帝聖!伸出你的狗頭,讓我們踩兩腳,然後給你個痛快!”那老嫗身邊的少年大聲笑道,盛氣凌人,毫無顧忌的諷刺。

    “嗤!”

    但結果,一道劍光飛來,快到了極點,“噗嗤”一聲,那少年的頭顱當場被斬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