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16章 一只手打你

第916章 一只手打你

    </script>這一切發生的很快,那個少年剛剛叫囂完畢,覺得自己有那老嫗保護,再加上孫聖現在已經負傷堪死,所以大著膽子挑釁。

    但是,誰也沒想到這一切來的那麼突然,這少年的頭顱被一道劍氣斬飛出去,元神當場斃命,尸體從空中墜落下去。

    不遠處,孫聖冷笑,雖然嘴角在咳血,但眸子依然冰冷無情︰“什麼人都敢對我大呼小叫嗎?你算個雞毛!”

    這一下,這群人全都不能安靜,一個個臉紅脖子粗,劍拔弩張,有幾人當場呵斥道︰“帝聖,你還敢出手?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嗎?你必死無疑了,還敢猖獗!”

    “就算我下一秒鐘就死,要殺你們這種草包,也是彈指間。”孫聖說道。

    這可是*裸的羞辱啊,讓這些年輕人苦不堪言,他們也是大族的天才,在同輩之中也是輝煌的,即便被人小覷,但把他們評價為草包,也讓他們無法承受。

    “老祖,廢了他,把他留給我們,我要一腳一腳的踩破他的自尊心!”

    “猖狂!太猖狂了!活活打死算了,最討厭看到這種人的嘴臉,他必死無疑!”

    這年輕人全都怒不可及,口口聲聲的要孫聖去死,本來在古地繼承人面前他們就抬不起頭來,現在面對一個將死的少年,他們怎麼還能容忍這種屈辱?

    絕不可能!

    “老身就親手處決與你!”那老嫗動了,朝著孫聖殺了過去。

    于此同時,另外一邊,也有幾路人馬在冷眼旁觀著,其中分別有兩位真藏境的老者,一位神級巔峰的老者帶著一群年輕人,還有七八位古地繼承人組成的殺局,鎮守一方,緩緩的朝著孫聖逼來。

    最後,孫聖被逼到了一座大山上,他無處可逃了,但臉上並未露出慌張之色,他很冷靜,已經計劃好了一切,他要把想對他下手的人全都引出來,然後一舉滅殺干淨。

    他現在豁出去了,拼出讓銀修出手。

    銀修是一位半神,他的實力何其可怕,即便是隱世聖人來了,也必死無疑。

    此刻銀修就藏在他身上,縮小了身軀,外人覺察不到,就等待著發動雷霆一擊呢。

    “怎麼?不跑了?呵呵呵呵,小子,你的路到頭兒了。”一位老者笑眯眯的說道,但卻充滿了森冷的殺意。

    孫聖咳出黑色的血液來,臉色難堪,道︰“我知道不光是你們,還有誰躲藏在暗中,全都出來吧。”

    說完,孫聖一掌拍向了某一片虛空,從里面逼出來了三道身影,這三人分別是銀吒、常子冥,還有另外一位古地繼承人。

    原本他們三個是準備躲藏在暗中,伺機下手的,但沒想到被孫聖發現,一掌將他們暴漏出來。

    “你真的是自己在找死!”銀吒咬著牙說道,每一次看到孫聖,都恨得他牙根癢癢。

    “年輕人,你束手就擒吧,現在的你還要如何反抗?待我等取得了真龍法和斗戰神法造福世人,或許還有機會保你一命。”一名老者說道,笑眯眯的姿態,但殺意卻毫不掩飾。

    “怎麼?這和你們虛偽的嘴臉不符啊,直接了當的暴漏自己的企圖真的好嗎?”孫聖嘲諷的笑道。

    “我們這是在造福世人,站在公正的角度,而你,即便是死,也要身上的幾門高貴的法門與你陪葬,這是自私自利的行為。”那老嫗開口說道。

    孫聖冷笑,懶得去跟這些人辯解什麼大道理,明明是他們利欲燻心,要來奪自己的造化,而且還找了個這麼明目張膽的理由,實在是讓人覺得可恥。

    “呵呵呵,老夫知道,像你這樣的奇才,肯定會不甘心,覺得自己將來要稱霸一方,不想死在這里。但是你要知道,古往今來有太多不世之才夭折在半途中,這其中還有比你更具天賦的,你沒什麼可遺憾的。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又算得了什麼呢?”一名老者說道。

    “天才?哈哈哈哈,前輩開什麼玩笑,看他現在的德行,配得上天才兩個字嗎?他的死已經注定,天都要亡他。”一些年輕人忍不住鼓噪,在這個時候盡情的打擊孫聖。

    他們曾經甚至都不敢與孫聖為敵,在孫聖巔峰時候,他們簡直是有多遠躲多遠,現在看到孫聖落魄,全都一個個蹦出來逞英雄了。

    “廢物!”面對這些人,孫聖只能冷笑。

    “還敢口出狂言,你我現在到底誰更像是一個廢人?”一位年輕嬌子大聲呵斥道,臉色鐵青。

    被一個將死之人評價為廢物,這讓他們情何以堪?

    “你過來,信不信我現在可以一只手拍死你?”孫聖冷哼道,銀白色的瞳孔中,閃爍著冰冷的光澤。

    “來就來,我豈能怕一個廢人!”那名年輕嬌子被激怒了,大喝一聲就要上前走去。

    當即,他身邊的那位神級巔峰老者攔住他,道︰“何必跟一個將死之人慪氣?我們還是與諸位道友商議一下如何剝奪他身上的造化,造福世人吧。”

    其實這名老者很擔心,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孫聖即便是將死之人,但他究竟保留了多少實力又有多少人知道,畢竟人家曾經是傲視年青一代的存在。

    就比如說剛才那個少年,一瞬間被斬首,雖然那少年實力本身也不咋地,但當著那位元一境的老嫗能出手將他擊斃,足以可見,對方還是保留了部分力量的。

    “叔祖,放心吧,我等也不是泛泛之輩,如果面對這樣一個死之將近的人都畏首畏尾的話,豈不是壞了我們傲來山的名氣?我的實力雖然不如金魁,但是我自問,年青一代能與我叫板的人很少!反正都是一個快死人,我只是順手摘下他的頭顱而已,也算我傲來山奪一個頭彩,到時候分配他身上的造化,我們傲來山也有話語權。”那這位年輕嬌子說道,只不過他沒有明面上說,而是傳音對那老者。

    這位老者皺了皺眉,最後點點頭。

    他說的沒錯,誰能率先取下孫聖的首級,就代表著一會兒奪他身上造化的時候更有話語權。

    反正孫聖現在只剩下半條命了,而這位年輕嬌子也是傲來山除了金魁以外數一數二的年輕強者,他應該有八成的機會能夠順利斬殺這個少年。

    “去吧,摘下他的首級,記你大功。”老者說道。

    不是他自己不願意出手,雖然他們來圍剿孫聖,但畢竟一個個都有身份,讓年輕一輩的人最後擊殺他,順理成章。

    “呵呵呵呵,叔祖放心吧,我傲來山這次定能奪個頭彩,我這就去斬了他。”那年輕嬌子說道,轉身朝著孫聖走去。

    在他朝著孫聖走過去的同時,身軀猛地暴漲,化作了一頭古獸,並不怎麼巨大,也就比正常人身體高一點,渾身雪白,形似一頭山羊,頭上還長有犄角。

    但是,他卻生有一對白森森的骨翼,身後還有一條骨尾,這尾巴如同戰矛一般,鋒銳難擋。

    這才是他的本體,並非是人族,而是一頭強大的古獸。

    “哦?傀知血脈,這可是少見的血統,沒想到這片天地中竟然有。”這一刻,連古地繼承人都驚呼道。

    “不完整,有其他的血脈摻雜在當中,如果是真正完美無瑕的傀知血脈,那是十分了得的,可比肩我古地的天才。”另一位古地繼承人說道。

    “轟!”

    這頭古獸傀知踏步向前,他的腳掌十分厚重,一腳踩碎天地一般,一步步的朝著孫聖走來。

    孫聖嘴角依然掛著黑色的血液,擦拭掉之後,冷冷一笑,道︰“送死嗎?”

    其實他很不希望這種在以為是的人插手,他想要讓那些老輩人物和古地繼承人一起過來,他好借助銀修的力量一並鏟除。

    “瞧你那副德性,真不知道你的自信源自于哪里?既然成為了廢人,就應該有廢人的樣子,委曲求全,才是你應該做的。”古獸傀知說道,背後的骨尾如同戰矛,抽打虛空,將其崩碎。

    “滾吧,你不行。”孫聖直接說道,而後點指他傲來山的那位神級巔峰老者,道︰“叫那孩子滾過來受死!”

    此言一出,眾人駭然,這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敢猖狂,現在已經是窮途末路,死路一條,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竟然還敢大言不慚,要去挑戰一位元一境的強者嗎?而且稱呼對方為“孩子”,他還真的敢出口。

    “想要玉石俱焚嗎?豈能如你所願,殺你,我一個人就夠了!”古獸傀知說道,下一刻,他的身上一股可怕的光芒爆發出來,顯得十分聖潔,朝著孫聖沖殺過去。

    “咳咳!”

    孫聖咳出了一口黑血,吐到一邊,同樣也出手了,沒有任何留情,拼盡全力,即便是身上黑氣纏繞,但是此刻爆發,依然有一種仙靈之氣,像是一位遭遇重創卻百折不撓的狂仙。

    這一刻,孫聖催動了體內的那條仙根,仙根可以在他的體內任意的游走,不管在任何地方,都能強化那部分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