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20章 魔女之罪

第920章 魔女之罪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銀吒驚慌無比,他知道這個古地生靈一定非同一般,他必然有著大來歷。

    但是,現在容不得銀吒多想,金木朗已經出手了,手捏印記,那是佛門大聖印,此印決一出,佛光照耀九天,天地像是都被度染成了一片神聖的金黃一樣。

    剎那間,一百零八道佛手印落下,全都朝著銀吒拍了過去,撼天動地,神聖的金光淹沒天地。

    銀吒全力反擊,奈何他本身和金木朗之間修為有就差距,此刻更是不敵,當場吐血,被轟飛出去,肉身破爛,險些被金木朗這一擊給打到肉身解體。

    “你我同時來自于古地,你卻幫助一個外人殺我們,道盟不會放過你的,定會遣高手,讓你形神俱滅!”常子冥威脅道,咬牙切齒。

    “就憑你們這幫小嘍  才淙玫爛說娜訟呂矗 雒緯閱匕傘!苯鵡糾食胺淼男Φ饋br />
    常子冥也在反擊,身上死氣重重,手持一桿黑色大旗,朝著金木朗殺了過去。

    但這一切都是沒用的,金木蘭的實力,估計除非是隱世聖人出手,才能真的傷到他。

    很快的,常子冥也被擊成重傷,那桿黑色大旗被一掌極端,常子冥本人當場被金木朗給鎮壓了。

    至于另外一位古地繼承人,則是趁亂跑了,本來他就是來幫忙的,看到情況不對,絕對不可能停留,趁機溜了。

    另外一邊,那七八位古地繼承人一看情況不對,也都沒有停留,選擇了離開,不敢與金木朗爭鋒。

    一下子,這片天地安靜了下來,死的死,逃的逃,除了被金木朗打入地洞中的幾個老者和被鎮壓的銀吒和常子冥之外,再無一活人。

    “砰!”

    金木朗隨手拍向了一個地洞,將想要逃走的一位老者重新拍了進去。然後伸手抓向遠處,將打算遁地逃走的那名老嫗給囚禁了出來,重新仍回了洞穴中。

    “敢在老子眼皮子底下耍花招,你們還嫩點,老老實實呆著,待會兒再說你們的事兒。”金木朗說道,散掉三頭六臂,雙手提著銀吒和常子冥。

    孫聖也睜開眼楮,體內的黑暗之力被壓制了,此刻站起身來,朝著金木朗走過來。

    “你要死啊?”金木朗看了孫聖一眼說道。

    “盼我點好。”孫聖白了他一眼說道。

    “你這揍性跟要死沒啥兩樣。”金木朗說道,觀察出孫聖體內的黑暗法則已經越來越嚴重,隨手將銀吒和常子冥扔在地上,道︰“這兩個人要如何處置?”

    “我自有安排。”孫聖說道。

    “帝聖!你敢對我們不測,道盟會斬了你的!”常子冥呵斥道,臉色鐵青。

    他所說的道盟,便是天道神盟,一座古地中古老的道統,誰也不知道他們傳承自什麼年代,主宰一切,強大到讓人仰望。

    但是,這種威脅是沒用的,那種大道統,才不會真的為了兩個年輕人親自派高手來殺他呢。那種道統至高無上,相信古來積蓄了無盡的力量,一定有很多天神坐鎮,即便是這兩個年輕人再怎麼優秀,但他們也不缺少天才後人。

    銀吒臉色黯然,他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落到了孫聖的手中,他對孫聖恨瘋了,如今落在他的手中,更是覺得萬般屈辱。

    孫聖眼中閃爍著冷光,他伸出手掌,按在了銀吒和常子冥的頭上,一股奇異的力量誕生出來,在剝奪一切,讓銀吒和常子冥如遭雷擊,嚇了一跳。

    “你……你在做什麼!”銀吒失聲叫道,徹底變色了,從來沒有這麼惶恐過。

    “這是……你想剝奪我們的元神!”常子冥也驚叫道。

    “答對了!”孫聖露出邪惡的笑容。

    “你竟然會這種邪功!不要!不……帝聖,我們沒有什麼太大的仇怨的,你只是和銀吒生死敵對而已,我只是來幫忙的。”常子冥大聲叫道,從來沒有這麼恐懼過,發自靈魂的顫抖。

    因為此刻,孫聖要剝奪他們元神,將他們元神中的精華抽離。

    這確實是一種邪功,是帝小曼當初傳給他的,但卻是出自小魔女之手,能把一個人體內的生機和精華全部吸干,甚至是壽元將近的時候,也能用這種法門來補充自己的生命力,強行洗取別人的生機為己用。

    這是一種逆天而行的邪功,不但萬不得已的情況,絕對不能動用,一旦被人發現,將會被群起而攻之。

    因為這種邪功很霸道,很妖邪,甚至連大道都會對其進行打壓,絕對不可輕易外漏,否則就會有大禍。

    但孫聖並不擔心,本身他就不被大道認可,大道之力千方百計的想要除掉他,故此他不介意修煉這種邪功。

    而且,現在孫聖確實需要很多的神性力量來滋養自己,以確保用這種力量壓制體內的黑暗之力。

    銀吒和常子冥都是古地繼承人,他們一身的造化,簡直是萬中無一的,正好成為孫聖的養料。

    “不要!不啊!饒命!!”常子冥在求救,他真的害怕了,被人剝奪一切,這種恐懼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

    “帝聖!!你……修煉有如此邪功,就算你存活下來,以後道盟也會對你斬盡殺絕!!”銀吒怒吼著,他知道孫聖放過誰也不會放過自己,求饒是沒有任何用的。

    “嘿嘿嘿嘿,你們死了,誰又知道?”孫聖大喝一聲,催動邪功,銀吒和常子冥頓時慘叫起來,他們體內的生命力,肉身中的神性,元神中的精華,全都在這一刻被剝奪了,被孫聖抽離了他們的肉身。

    “啊!!”

    “不要啊!!”

    兩聲慘叫,銀吒和常子冥體內神光無盡,全都被孫聖吸走了,從天靈蓋沒入孫聖的體內。

    這兩個人的肉身全都開始干枯下來,肉身的精華被吸光了,由年輕瞬間變得蒼老,到最後,像是所有的神性都被吸走了,肉身干癟,如同干尸一樣。

    “這……”

    這一刻,連金木朗和銀修都後退,吃驚的望著孫聖,沒想到這個道骨仙風的少年,卻掌握如此邪門的功法,太詭異了,活生生將兩個人給吸干了。

    若是被其他人知道孫聖懷有這種法門,那麼普天之下所有人都要針對他,視為另類。

    “這種邪功……好眼熟……你竟然……”金木朗更是惶恐到了極點,一步步的後退,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孫聖。

    “怎麼了?怕我吸你啊。”孫聖笑道。

    “吸你大爺啊,這是那個魔女的功夫,你認識她?”金木朗渾身的金色毛發都炸了起來,恐懼到了極點,一步步的後退。

    他不是在懼怕孫聖,而是想到了什麼,本能的產生了一種恐懼的心理。

    “哦?這麼說來……你認識她?”孫聖笑道。

    “臥槽!你果然是她的傳人嗎!”金木朗一跳數丈高,驚恐的望著孫聖,道︰“那……那個魔女是你什麼人?”

    孫聖也很意外,金木朗竟然認識小魔女?想來是他當年跟隨帝俊的時候見過小魔女,不過怕成這個樣子,未免有點過分了,難道說小魔女對金木朗做過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嗎?

    “你和她有仇嗎?”孫聖問道,盯著金木朗,暫時不敢承認他和小魔女有什麼關系,剛才只是順嘴答應了,萬一金木朗真的和小魔女有生死大仇,把這仇恨發泄在自己身上就麻煩了。

    好不容易結交了一個這麼強大的戰力,他可不想這麼快就產生破裂。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