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22章 脫去枷鎖

第922章 脫去枷鎖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黑虛,也是妖邪之力的一種,按照龍吟雪所說,這種力量極度少見,或許存在于星空的某個角落當中,各界都很難尋覓道黑虛的力量。

    也許正是因為孫聖渡虛空劫,所以吸引來了這種力量,不然普天之下,想要尋到這種力量還真是難了。

    “要怎麼做?”孫聖問道,他才不管這種力量多麼不凡,只想快點剝離出自己的身體。

    “它入肉生根了,而且扎根太深,想要取出來十分不易,我可以嘗試一下。”龍吟雪猶豫了一下說道。

    可見,她也對這股力量十分動心,想要化為己用。

    待一切準備就緒,他們找了一個十分隱秘的地方,開始著手替孫聖剝奪這種力量。

    孫聖不再壓制這種黑暗之力,這黑暗之力一下子猖獗起來,黑氣上涌,有黑色的閃電糾纏,像是活著的一般,在孫聖身上游走, 里啪啦作響。

    龍吟雪也黑化,發絲銀白,瞳孔漆黑,原本白衣如雪,現在長裙也變得如墨染的一般,包裹在身上,勾勒出曼妙的體態。

    下一刻,龍吟雪來到孫聖的面前,一股妖邪之力飛出,同樣化為一片黑氣,將兩人籠罩在內,被黑氣包裹在當中。

    “躺下,不要刻意壓制它,交給我。”龍吟雪說道,讓孫聖躺在地上。

    隨後,她更是做出了一個十分大膽的舉動,豐韻飽滿的軀體壓下來,直接壓在了孫聖的身上。

    “我去……咱們這是……”孫聖嚇了一跳。

    “你只要按我說的做就好,不要問那麼多。”龍吟雪依然有些高冷的說道。

    “會……會痛嗎?”孫聖弱弱的躺在地上,望著龍吟雪。

    龍吟雪壓在了孫聖的身上,將他按在身下,雙手壓住了孫聖的兩條胳膊,道︰“你還會怕痛?不要做出這種姿態。”

    “哦,那……那你輕一點,來吧。”孫聖咬住嘴唇,歪過頭去。

    龍吟雪額頭上道道黑線,看到孫聖這個樣子真想抽他,不過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

    她緩緩的貼近到孫聖的面部,銀白色的發絲垂落在孫聖的臉上,即便現在是黑化的,但她容顏上依然閃過一抹紅暈,紅潤的朱唇輕輕顫抖了幾下,似是在猶豫。

    “可以了嗎?”孫聖轉過頭來問道。

    “轉過去。”龍吟雪呵斥道。

    “哎。”

    下一刻,龍吟雪不再猶豫,微微張開紅唇,皓齒雪白,香舌滑嫩,而後猛地一口咬在了孫聖的脖子上,牙齒咬破了孫聖堅固的聖體防御,黑色的血液都濺了出來。

    “哎喲臥槽。”孫聖大叫,這是干什麼呀,吸血鬼,僵尸嗎?難道龍吟雪想吸自己的血?

    但是,一瞬間,孫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黑暗法則躁動起來,它們像是真的有靈性一樣,變得格外的狂暴,似是意識到了威脅。

    孫聖感覺到龍吟雪並非是在吸他的血,而是在吸那股力量,這種力量果真從他的血肉中被剝奪,原本纏繞在他血肉之中,骨骼之上的黑暗法則,像是膏藥一樣,正在一點一點的被撕開,從他的體內剝離出去。

    真的可以!

    孫聖激動無比,如果這股力量被剝離,不但成全了自己,同時也成全了龍吟雪,按照她所說,如果她能駕馭這股力量,整體實力會得到大大的提升。【愛書屋】

    黑暗法則被撕扯掉,從孫聖的肉身內剝奪,那是一種痛,一種鑽心的疼痛,比把自己的血肉從骨骼上一點一點的刮除都要痛苦。

    饒是孫聖如此堅定的意志,都險些承受不住,那種痛苦,比聖體修行時帶來的傷痛都要厲害。

    這些黑暗法則如跗骨之蛆,被剝離之後,像是被抽筋拔骨一樣,讓孫聖疼的倒吸涼氣,仿佛靈魂都要被剝奪了一樣。

    龍吟雪壓在他身體上面,即便是軟玉溫香,即便是那豐柔的體態誘人無比,但孫聖都沒心思去感受了,疼得他鑽心,這種疼痛恨不得他讓自己肉身解體,得以解脫。

    冷汗直冒,孫聖各種咬牙,龍吟雪依舊伏在他的身上,緊緊咬住他的脖子,正在一點一點的吸取那黑暗法則的力量。

    在龍吟雪的身上,一層層黑暗之力冒出,那是她自己的妖邪之力,被她吸入體內的黑暗法則,正在被壓制,利用她自己的妖邪之力所煉化。

    世間一切,所謂一物降一物,任由孫聖如何強大,聖體凶猛,法力如龍,卻奈何不了這黑暗法則,不過這種力量反倒是成全了龍吟雪。

    孫聖疼的渾身冒汗,他的雙手被龍吟雪按住,十指都在顫抖,最後龍吟雪緊握住孫聖的手,十指相扣,以化解被剝奪這種力量所造成的痛苦。

    黑氣涌動,外面無法看清楚一切,那一股黑暗之力給籠罩了。

    山頂上,金木朗和銀修蹲在那里,看著下方涌動的黑暗之力,金木朗道︰“難以想象,那個女人可以駕馭這種力量,她本身就是妖邪嗎?”

    “妖邪之力最為神秘,普天之下能駕馭它的人太少了。”銀修也點頭說道。

    金木朗眼中閃過一抹凝重,道︰“我曾經認識一個人,掌握有強大的妖邪之力,曾傲視古今,但是下場卻十分淒慘,從至高的神壇墮落,變得人不人鬼不鬼,最後永久的被埋葬在星空深淵當中。”

    “額……你說他們倆在里面做什麼?”銀修突然問道。

    “老人家,你這麼好奇可不好,老的都快死的人了,整天瞎琢磨啥?”金木朗白了他一眼說道。

    “沒你老。”銀修說道。

    金木朗站起身來,笑道︰“這個小娘子很不錯,能駕馭這種力量,她未來注定有大成就,但可惜啊……結局是注定的,也許也會被永恆的埋葬進星空深淵當中……”

    ……

    黑霧之中,孫聖體內的黑暗法則一點一點的被剝離,這種痛苦不能用法力抵抗,只能承受著。

    終于,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孫聖感覺這種疼痛減輕了了很多,他體內的黑暗之力即將脫離。

    這讓他松了一口氣,整個人近乎虛脫了。

    終于,龍吟雪把最後一股黑暗法則也吸走了,孫聖不再受這股力量的約束,在片刻的虛脫之後,一股新生的力量再生。

    他終于回到了巔峰的時刻,法力瞬間大作,聖體綻放出光輝,他的七竅都在噴吐出光澤,真龍法力在他體內醞釀,恢復了最強姿態。

    龍吟雪坐起身來,身上黑霧涌動,但是很快的被她壓制住了,她黑化褪去,再次恢復了常態,白衣如雪,空靈飄渺,像是一位九天之上的仙女一樣。

    當即,她坐下來,雖然這種力量成全了她,但也需要煉化一段時間才可以。

    對面,孫聖也盤坐下來,渾身放光,他現在脫去了枷鎖,不再束縛,法力一瞬間暴涌,他的體內龍吟大作,導致天地間一下子日月無光,黑暗下來。

    “嗷嗷嗷!”

    龍吟嘹亮,像是真龍覺醒,這一刻孫聖體內的真龍法力掙脫束縛,全面爆發,像是在宣泄一樣。

    一條蒼青色的大龍飛出,孫聖整個人像是都化作了一條龍,騰上高天,青色大龍張牙舞爪,神聖無比,每一片鱗片都栩栩如生,真龍之氣壓制乾坤,威臨天地間。

    “說出你的願望。”

    這條大龍說道,實際上是孫聖的聲音。

    “滾,我要煉化這種力量,不要打擾我。”龍吟雪瞪了他一眼說道,原地盤坐著,閉上雙眼,要煉化從孫聖體內剝離出來的黑暗法則。

    “哦。”

    孫聖散掉真龍之形,而後飛向遠空,他掙脫了束縛,想要發泄一通,好久沒有體驗到這種巔峰的狀態了。

    不久之後,他回來了,與金木朗和銀修站在一起,站在山頂之上,看著下方的龍吟雪,她身上一層層黑氣環繞,妖邪之力十分詭異,像是把那片地方化為了魔土一樣。

    “可惜啊,雖然脫去了束縛,但是真藏境的損失依舊彌補不回來。”孫聖嘆了口氣說道。

    他知道,如果不能讓人體寶藏徹底覺醒,他的修行之路注定有缺陷,將來證道的時候影響會十分厲害,不能走出完美的無敵道路來。

    這段時間,他走遍了山海界的許多造化之地,但都沒有找到銀修說的那種機緣,無法讓他得到一次完美的蛻變。

    “三界試煉場內一定會有這樣的機緣。”銀修說道。

    “我們盡可能的再找找吧,如果實在不行,只能指望進入三界試煉場後再打算了。”孫聖也看開了,這種事情講究機緣,機緣不到,再努力都沒用。

    好在,他現在不受黑暗法則的束縛了,這修行上的缺陷,可以以後慢慢彌補,現在他們要做的,是等待三界試煉場開啟。

    又是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這一個月里,龍吟雪一直在閉關,煉化那種黑暗法則。

    孫聖和金木朗時常外出,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希望能找到孫聖需要的東西。

    銀修則是在這里守著龍吟雪,有這位半神在,任何人都不能打擾到龍吟雪修行。

    一個月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孫聖和金木朗失望而歸,他們依然一無所獲,一點線索都沒有。

    這一日,龍吟雪出關了,她成功的煉化掉了那種黑暗法則,此刻她依舊白衣如雪,但是運轉那股力量之後,體外會有黑色的閃電糾纏出來,成千上萬縷黑色電光飛舞,像是具有靈性一樣。

    孫聖走過來,道︰“這就是你說的黑虛的力量?”

    “恩!”龍吟雪點點頭,美麗的眸子閃爍著異彩,道︰“妖邪之力雖然神秘,強大,但是這黑虛的力量卻更不一般,因為里面具有虛的力量。”

    “虛?”孫聖心中一個機靈,虛是一種力量嗎?這讓他瞬間想到了下界消失的原因,想到了冷凝兒提示中所提到的的“虛壁”。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