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23章 遺蛻之地

第923章 遺蛻之地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虛……是一種力量?”孫聖皺眉,想到了很多,尤其是關于下界消失的事情。

    但是,孫聖沒有對龍吟雪講,他不知道龍吟雪听到這個消息後會作何感受,她的家人也都在下界,卻就這樣莫名得妙的沒了,而且她沒有親眼所見,肯定也無法理解。

    “傳說中,虛確實是一股力量,不屬于過去,不屬于現在,不屬于未來,是一種更加縹緲的力量,難以捕捉。”龍吟雪說道,她伸開手掌,黑色的閃電浮現出來,道︰“妖邪之力的起源,來源于星空深處,而黑虛是里面最神秘的,其中包含了一部分虛的力量。”

    話音落下,龍吟雪猛地一掌向前劈出去,那黑色的閃電當場切開了一片黑色的裂縫。

    “恩?”

    孫聖微微吃驚,這並不是切開虛空,那黑色的口子,有一種次元之力。

    次元和虛空不同,次元多代表獨立的空間,或者是異度空間,神秘莫測,斬開次元需要的不是強大的力量,而是一種秩序。

    故此,一般人難以斬開次元空間,那黑色的次元之力,便是取決于黑虛之中虛的力量。

    “這是一種完美的防御,任何攻擊,都能可以攔截下來,被次元之力帶走。”龍吟雪說道。

    孫聖嘗試著攻擊了她一次,結果龍吟雪斬開黑色次元,孫聖的法力全都被引進了那次元裂縫當中消失不見。

    “嘶!”

    這不禁讓孫聖倒吸涼氣,這確實是一種了不起的手段,確實可以堪稱完美防御,斬出黑色次元,所有的攻擊都無法近身,會被卷入另一個次元空間當中。

    連孫聖眼中都滿是羨慕之色,龍吟雪能掌握有這種的力量,實在是大造化啊。

    “你打算怎麼謝我?”孫聖說道,雖然龍吟雪救了他,但也是他成全了龍吟雪。

    “是我救了你,還要我報答你嗎?”龍吟雪依然清冷著面孔說道。

    “這種事情說不好要以身相許的。”孫聖半開玩笑的說道。

    龍吟雪神秘一笑,冰冷的容顏突然展露出一抹風情,道︰“好啊,你過來,看我怎麼報答你。”

    “我去,你要訛人啊?我可真的來了哦。”孫聖湊了過去。

    龍吟雪直接伸手拉住了孫聖一只手,上去就是一口,咬破他的皮膚,也不知道龍吟雪牙口怎麼這麼好,孫聖無敵的防御之體,每一次被她咬破。

    孫聖大叫一聲,清楚的感受到一股妖邪之力進入了自己的身體,鑽進了血肉之中。

    “哎喲臥槽了!”孫聖臉色巨變,他可是被這種力量折磨的太慘了,這輩子都不想在接觸它們了。

    龍吟雪絕對是故意的,而且她目的真的達到了,孫聖嚇得毛骨悚然,追在後面求饒︰“龍兒,阿雪,龍姐姐,咱不鬧了好不好,趕快給我吸出來,我再也不敢了,幫我吸出來吧……”

    龍吟雪傲嬌的轉過身去,不再搭理他,嚇得孫聖追在後面苦苦求饒。

    他才發現,清冷高傲的龍吟雪其實挺蔫兒壞的,而且貌似也不再如果去那般總是對他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即便大多時候都是冷冰冰的,但也會偶爾泄露出一抹風情。

    “快把我吸出來吧,求求你了。”孫聖哀求道。

    金木朗正好過來,听到這句話,不見咧嘴一笑,看著他們兩個,道︰“大白天你們玩兒的挺嗨啊。”

    龍吟雪先是一愣,而後會意,頓時臉色一陣羞紅,狠狠地嗔了孫聖一眼,嬌喝道︰“滾!”

    ……

    時間慢慢的過去,山海界已經變得越來越熱鬧了,而就在這一日,去打听消息的金木朗回來,帶回來一則消息,三界試煉場馬上就要開啟了,那些古地中人已經找到了三界試煉場的入口,相信就在這幾天的時間,三界試煉場就會打開。

    這則消息,可謂是振奮人心,所有人都齊涌而去,尤其是年輕人,誰都不想錯過這個機會,齊聚在三界試煉場的入口。

    但是,想要進入三界試煉場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個機會的,只有古地血脈才能踏入其中。

    這讓神域各族的人覺得很不平衡,雖然這一界相比較古地沒落,但也是神域的一部分啊,只不過被隔絕了而已,但他們依然是神域中人。

    可為何三界試煉場只準許古地血脈進去?所謂的古地血脈,實際上就是指那些洪荒家族的後人,三界試煉場只認可他們嗎?這讓很多人想不明白。

    有人猜測,也許在久遠的年代,三界試煉場就是那些古地洪荒世家的祖先所創辦的,只不過距今年代太久了,真相如何早就已經無從考知了。

    這也是為什麼神域各族的人都不敢招惹這些古地生靈的原因,他們需要借助這些人的力量,才能進入三界試煉場。

    而此刻,孫聖他們得到這個消息之後,也開始有所行動,他們也要進入三界試煉場,不過卻不是從正式的渠道進去,而是準備走後門。

    起初,孫聖覺得如果是借助金木朗的力量,應該能從正門走進去,因為金木朗也是古地的生靈,是古地曾經的蓋世強者。【愛書屋】

    但是金木朗自己卻不這麼認為,他早就知道三界試煉場的存在,據說這三界試煉場還真的是洪荒世家的一些祖先所創辦的,因此只有洪荒世家的血脈可以進去,豎亥一族雖然強大,但也沒有獨自出入三界試煉場的資格。

    “走吧,如果沒什麼意外,那處裂縫應該還在,我們可以從那里進去。”銀修說到,頭前帶路,要從另一個途徑帶他們進去。

    龍吟雪倒是十分意外,本來她還在頭疼用什麼辦法進去呢,沒想到孫聖他們有特殊途徑,這倒是省去了她很多的麻煩。

    不久之後,銀修帶著孫聖他們來到了一處偏僻的地方,這里是一片禁地,平日里極少有人出入這里。

    此地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守護著,隔開一界,銀修早已經輕車熟路了,帶著孫聖他們踏進了這里。

    一進來,孫聖立刻感覺到一股特殊力量的壓制,難怪這里被譽為禁地,此地封鎖一切的法力,只能使用肉身之力。

    歷史的經驗證明,即便是再牛掰的人物,沒藍了就是個雞毛,哪怕你全力量加點,不能使用技能也是白搭。

    這里是一座古跡,存在于十幾萬年前了,不過早就已經被毀的干干淨淨了,只能看到一些廢墟,即便是當初多麼輝煌過,也已經成為了歷史的塵埃。

    銀修對這里輕車熟路,帶著孫聖他們一路向里,孫聖取出了仙金戰車護體,在失去法力的情況下,這輛仙家戰車可以護他們周全,萬無一失。

    最後,他們來到了這片遺跡的深處,這是一個大峽谷,深入地下不知道多少萬丈,說是峽谷,倒不如說是一口黑淵來的更實際。

    這一次,連銀修都躲進了仙金戰車中,他告訴孫聖,那個夾縫就在這深淵的下面,已經近在眼前了。

    但是,進入這座深淵的途中,會十分的凶險,在沒有法力的情況下,連他都不敢太冒險。

    如果是在銀修全盛時期,或許有能力進去一探,但他現在已經是土埋半截……不對,是土埋到脖子了,難以發揮出全盛時期的力量,而且他不會輕易的耗損自己的精力。

    孫聖駕馭著仙金戰車進入到了黑淵當中,這讓他想到了當初的虛淵,十分相似,不過這里沒有虛淵那麼恐怖。

    提到了虛淵,孫聖不禁想到了當初虛淵之中那股恐怖的力量,莫非那就是虛的力量嗎?

    他感覺很多禁忌的地方,都和“虛”這個字眼兒有關系,以後有機會的話,他一定要查清楚“虛”到底是什麼,是否下界的消失和“虛”的力量有關系。

    “轟!”

    突然,就在仙金戰車進入這座黑淵沒多久,孫聖他們遭遇到了攻擊,而攻擊他們的,是一頭黑漆漆的生物,像是一頭獅子,身上長滿了黑色的毛發,它趴在岩壁上,目光空洞,揮動大爪子朝著仙金戰車拍去。

    “咚!”

    仙金戰車一下子被拍飛出去好遠,這漆黑色的大獅子力氣大的嚇人。

    幸好孫聖他們被仙金戰車保護著,不然的話,這一爪子絕對讓他們重創了,因為他們現在都失去了法力,很多強大的手段都施展不出來了。

    “什麼怪物?”龍吟雪說道,透過仙金戰車向外觀看。

    這頭渾身漆黑的獅子趴在岩壁上,雙目無神,但是仔細觀看,孫聖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他們發現這黑色獅子的頭顱是裂開的,里面並沒有腦漿,也沒有鮮血,黑漆漆的,像是一個空殼。

    “這只是一具肉殼。”銀修說道,他曾經來過這里,對這里的一切了若指掌。

    在修行過程中,確實有人會褪去原本的肉身,重塑新生,就如同蛇蛻皮一般,如同一次蛻變。而老舊的肉身,或者是被埋葬,或者是被毀掉了。

    這黑淵之下有一頭黑色大獅子的遺蛻,明明只是一具肉殼了,但卻能夠自由行動,而且能發揮出如此可怕的力量,這未免太詭異了。

    “絲絲!”

    很快的,又有一頭生物出現了,是一條黑色的巨蟒,如一條黑色山脈一般巨大,它的頭頂同樣破開了一個洞,同樣是一具遺蛻。

    但是,這黑色巨蟒卻揮動山脈般粗細的蛇尾,朝著仙金戰車轟砸了過去。

    孫聖變色,駕馭著仙金戰車躲避,他們現在沒有退路,只能往下闖。

    很快,孫聖他們全都頭皮發麻,因為他們遭遇了好幾頭生靈,有渾身覆蓋著金屬鱗片的怪禽,有銀光錚錚的大蜥蜴,有一條紫色的蛟龍,他們都很強悍,但是無一例外,全都是遺蛻,頭頂上被開了一個洞。

    “我們……這是來到了什麼地方?為什麼這黑淵之下有這麼多生靈的遺蛻,而且一具具肉殼怎麼會行動自如,而且具有這麼強的力量。”孫聖震驚道。

    “好像是有一種力量在控制他們。”龍吟雪說道。

    “臥槽!是她!”就在這時,金木朗鬼叫一聲。

    “誰啊?”孫聖問。

    “你姐!”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