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24章 開啟

第924章 開啟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漆黑的深淵之下,一具具本應該死掉的遺蛻,發了瘋似的追擊著孫聖他們,有渾身黑毛的獅子,有紫色的蛟龍,有深淵巨蟒,或者是渾身布滿鱗片的怪禽。,

    他們之前必然都是強大的生靈,留下遺蛻在這里,這些本應該徹底死掉的遺蛻,卻依然能行動自如。

    這里太古怪了,讓孫聖等人都頭皮發麻,這深淵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遺蛻?

    難道這里是個遺蛻葬坑嗎?

    “你姐!”金木朗猛地的推動孫聖,指著遠處說道。

    “還你大爺呢!”孫聖沒好氣道。

    “臥槽,你自己看啊,真是你姐!”金木朗說道,驚懼無比,渾身的毛發再次炸了起來。

    他很少這樣,只有提到一個人的時候才會如此恐懼。

    孫聖目光望了過去,頓時,他也驚出了一聲的冷汗,因為他發現在這座黑淵的某個角落之中,有一口人形棺槨,豎直的陳放在那里,這座人形棺槨是敞開的,里面有一位少女。

    這少女躺在人形棺槨中,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卻縴塵不染,而且沒有腐爛,依然保持著完美如痴,其額頭上,有一個小洞,證明那是一具遺蛻。

    “是她!”孫聖震驚無比。

    這不是小魔女,是魔王少女,雖然長得差不多,但孫聖還是認了出來。

    怎麼回事,這里怎麼會有魔王少女的遺蛻?當初他曾在下界的一處血海當中,也看到了魔王少女的遺蛻,如今在這里又看到了一具,這魔王少女到底有幾具遺蛻啊。

    “也是遺蛻,你什麼時候有這個姐姐的,我怎麼不知道。”龍吟雪看著孫聖說道。

    她對孫聖可是知根知底的,知道孫聖不可能有這麼一個姐姐。

    “臥槽,睜眼了!”金木朗更是渾身發寒,每一個毛發都炸起來,驚恐的說道。

    果不其然,那人形棺槨內,魔王少女的遺蛻睜開了雙眼,但是雙目卻同樣的空洞無聲,下一刻,她從那人形棺槨中走了出來。

    這位少女是渾身赤裸的,青絲垂落,依然光滑如綢緞,肌體散發著無暇的光澤,晶瑩如玉,但卻讓人無法產生出褻瀆的心理,因為她有一種神聖的美。

    魔王少女的身體和小魔女最明顯的差別就在于,她肌體光華,沒有一絲的瑕疵,而小魔女的身上,時常伴隨著神魔紋絡,看上去妖異性感。

    “糟糕,她也會攻擊我們,到底是什麼力量在控制這些遺蛻!”金木朗說道,他不知道有魔王少女的存在,只以為這就是小魔女留下的。

    “走!”

    孫聖駕馭著仙金戰車,迅速的沖向下方。

    雖然那是魔王少女的遺蛻,但在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危險的。

    果不其然,魔王少女的遺蛻沖了上來,也對孫聖他們發動了攻擊,一掌拍過來,仙金戰車橫飛,差點被打入另一片虛空之中,凶險無比。

    好在,仙金戰車堅固不朽,孫聖駕馭著它四處躲避,不敢和魔王少女的遺蛻爭鋒,只想盡快的脫離這里。【愛書屋】

    黑淵之下,沒有任何的生氣,這一路上,孫聖看到了太多可怕的事情,一具又一具遺蛻出現在這里,還有人形生靈的,有的還是天神和仙人的遺蛻。

    其中,有一位金發男子,背生潔白的羽翼,身著破爛的甲冑,在後面追擊。

    一尊魁梧的黃金巨人,手持一桿破爛的大斧頭,每一擊落下,都像是那日月星辰給劈落下來一樣。

    一位黃衣仙子,伸手間,竟然可以拍出神通來,化作一頭黃色的仙禽,撲擊仙金戰車。

    仙金戰車內,孫聖等人都感覺到頭皮發麻,這里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這神秘的深淵之下,竟然埋葬著數不盡的遺蛻,這里肯定有什麼秘密,不然本來應該死掉,毫無生機的遺蛻,不可能會發動攻擊。

    當然,最可怕的還是魔王少女的遺蛻,她潔白無瑕,衣不沾身,卻散發出聖潔的光澤,此刻追在後面,玉*足踩著虛空,如同一道光一樣飛來,時不時的會揮出一掌,把虛空打的癱瘓。

    最後,仙金戰車的後面,跟了一大群遺蛻,各種生靈都有,怒吼著,咆哮著,追在戰車的後面窮追猛打。

    終于,仙金戰車駛入了深淵的地步,在這里,孫聖看到一道虛空裂縫,這虛空裂縫的周圍,布滿了諸神法則,形成一道光幕,將方圓百米以內全都保護在內。

    仙金戰車駛入這里之後,進入到這道光幕之內。

    頓時,身後那些遺蛻發出不甘的咆哮,一個個開始退去,如潮水一般後涌。【愛書屋】

    他們不能進入這里,這道被諸神法則保護的光圈之內,成為這黑淵之下唯一的一片安全區域。

    孫聖等人松了一口氣,從仙金戰車內走出來,朝著外面望去,那些遺蛻全都退走了,退到了黑暗之中,不敢進入這里。

    那魔王少女的遺蛻矗立在黑暗中,明亮無暇的酮體,反正瑩瑩光澤,神聖奪目,她張口發出一聲尖嘯,似是十分不甘,最後也退到了黑暗的背後。

    孫聖長松了一口氣,剛才還真是凶險萬分啊,如果不是仙金戰車一路保護,他們這一次別想活著進入這里。

    “銀前輩,你可從未說過下面是如此的凶險啊,你上次是怎麼進來的?”孫聖說道。

    在沒有仙金戰車保護的情況下,他不相信有人可以活著進入這里。

    銀修說道︰“老朽上次來之前,只是有幾具遺蛻甦醒,並且追出去一段距離之後,他們就放棄了,但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吸引來了這麼多。”

    “是那個少女的原因吧,是她的甦醒,在牽動了其他的遺蛻。”龍吟雪發表自己的意見。

    孫聖嘆了口氣,不管怎麼說,成功進入了這里就好。

    只是,他心中一直耿耿于懷,魔王少女的遺蛻為什麼在這里,她到底蛻變了幾次啊,因為在不同的地方,孫聖已經兩次看到她的遺蛻了。

    而且每一次看到,都感覺大不相同,氣息上是完全陌生的,如果不是相貌一樣,孫聖真的認不出來。

    想到了當初在下界的那片血海中看到的那具遺蛻,孫聖感覺,那時候她的氣息空靈飄渺,有點像仙。而這一次看到的遺蛻,則是十分神聖,這不禁讓孫聖懷疑,難道說魔王少女的這兩具遺蛻,分別走了仙道和神道嗎?

    她用一具肉身成仙了,然後舍棄了一切,經歷了一次蛻變,又塌入了神道,最後再次蛻變出來,那麼現在……她走的是什麼道?

    “這就是那處裂縫吧。”龍吟雪說道,看向這道虛空縫隙。

    這道虛空縫隙很窄,只能容納一人通過,周圍有諸神法則保護。

    按道理說,這些諸神法則是封住這個虛空裂縫,使這里和其他的地方看上去一樣,但最後這里破裂了,將諸神法則排斥到了周圍,形成了這麼一個裂縫。

    裂縫內,黑暗無光,有紊亂的虛空秩序從里面彌漫出來。

    “現在我們要做什麼?”孫聖問道。

    “等!三界試煉場開啟也就在這幾天了,我們只需要等待就好了。”銀修說道。

    孫聖點點頭,他也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去看看,這三界試煉場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了。

    ……

    而此時此刻,在山海界的另一個方向,有一座巨大的山岳,高聳入雲。

    此刻,進入山海界的所有人,幾乎都聚集在了這座大山的面前,原因無他,這座山,便是進入三界試煉場的大門。屆時三界試煉場打開,這里便是入口。

    此刻,這座大山前可謂是人山人海,神域各族幾乎都把精英力量凝聚在這里。

    即便是他們當中很多人不能進入三界試煉場,但是也想親眼目睹這一神奇的時刻。

    其中,最為首的便是那批古地繼承人,他們是這次進入三界試煉場的主力部隊,將會先一步進去探索里面的奧妙。至于他們會帶多少人進去,那就要看人家的意思了。

    此刻神域各族的人都是眼巴巴的望著,他們盡力討好這些古地繼承人,目的就是希望借他們的力量進入三界試煉場。

    而其中,有三座山峰,這三座山峰上分別盤坐著三個人,這個三人,赫然便是來自洪荒世家的傳人,軒轅敗天,柳小瑩和古佔龍。

    他們的身份,比普通的古地繼承人更加高貴,尤其是軒轅敗天,他的血統最為強大,像是一位皇者一般,坐鎮在這里地方,眉宇間有皇者烙印,此刻盤坐在那里,氣吞星河,即便是個青年,卻像是一位無敵于天下的帝皇一般,讓人莫敢不從。

    而另一邊的柳小瑩,則是仙氣飄渺,如同一位謫仙,她並未隱藏自己的相貌,絕世容貌,讓所有人看了都要動心,七彩虹光伴隨在她的左右,將其襯托的更加超凡脫俗。

    至于古佔龍,則是少年英姿,鋒芒畢露,有著普通年輕人沒有的氣韻,他站在那里,讓所有的同輩中人都感覺到了壓迫之力。

    時間悄無聲息的過去……

    一天……

    兩天……

    三天……

    終于,在半個月之後,突如其來的,沒有任何征兆,天地間風起雲涌,天地黑暗下來,從朗朗白日,一下子轉換到了黑夜,像是斗轉星移一般。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