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31章 蒼龍

第931章 蒼龍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時間過得很快,日復一日,很快的,一連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很多人都有了成就,甚至已經有不少人發現了造化之地,得到了莫大的機緣。

    而此刻,在一處山嶺之內,古井深處,神光內斂,里面那口青銅棺暗淡烏光,失去了所有的神性。

    “咚!”

    最後,青銅棺蓋被一腳踢開,一位白衣少年從里面沖了出來,迅速的沖出了古井。

    山嶺之上,孫聖懸在半空中,盤坐下來,這一刻,他的體內神光無盡,像是有一道神秘的門戶被打開了一樣,光芒明亮,神霞耀眼。

    這一刻,孫聖體內有一股神藏正在覺醒,這是他修行之路的上一次重大的蛻變,原本錯過了,如今得此造化,彌補了他所有的損失。

    這一次,孫聖可謂是洗盡鉛華,渾身上下寶光晶瑩,那法力演化出來的白衣,此刻竟然變成了白色的火焰,籠罩在他的身上,依然是一套白袍的形態,但卻是由火焰組成的,跳動著,看上去十分超凡,霸氣卻不是飄逸。

    這種火焰,像是仙火一樣,充滿了空靈的仙氣。

    孫聖盤坐于虛空,人體寶藏一點一點的覺醒,他的氣息在不斷的變強。

    “轟隆隆!”

    天地間,狂雷大作,天雷怒吼,像是渡劫一樣,不過並沒有劈落下來,而是纏繞在天地間。

    這是一種異象,孫聖的蛻變,吸引來天地異象,恐怖驚人。

    下方,龍吟雪和金木朗都被驚動了,抬頭仰望,忍不住驚異,這股氣息確實嚇人,遠超普通人在真藏境的成就。

    最終,當孫聖體內的這股氣息強盛到頂點之後,孫聖的肉身像是火山一樣爆發了,“轟”的一聲,無盡神光炸開了,他體內的那道門也像是炸開了,埋藏在體內的神藏全部宣泄出來。

    這像是一場風暴,卷裂虛空,一道道有神光凝聚成的龍卷風浩蕩在天地間,足足有上百道,像是金色的大龍一般飛舞。

    最後,孫聖站起身來,所有的神光倒飛,從孫聖的天靈蓋鑽了進去,重新回到了他的體內。

    此時的孫聖,長發飛舞,肌體生輝,眼孕奪目的光彩,他身上的白衣像是聖潔的火焰幻化而成,還在騰騰的跳動著,可謂是飄逸,卻充滿了霸氣,那是仙火凝聚的戰袍。

    這一刻,孫聖感覺自己的法力強到了頂點,冥冥之中,對真龍法的領悟又高了一籌。

    “吼吼!”

    猛然間,孫聖長吼一聲,像是一頭真龍發怒了一樣,在他的身體周圍,一顆碩大的龍頭浮現出來,栩栩如生,張開大口,吼碎天地,一圈圈可怕的神光風暴蕩漾開來。

    “轟轟轟轟……”

    這片區域內,一座座大山崩碎,化為灰燼,難以抵擋這一聲真龍吼,全都被毀壞殆盡。

    這是真龍法強大到一定程度的表現,是屬于真龍的大神通,就如同孫聖所施展的龍息一般,根本不需要修煉法決,是真龍法強大到一定程度後自主體現出來的。

    “我去,他這是要干嗎呀,這里可是三界試煉場,亂搞的話會招惹來麻煩的。”金木朗說道。

    “真龍吼嗎?這次蛻變,他的真龍法已然強到了這種境界嗎?”龍吟雪說道,若有所思,似是冥冥中也有了自己的感悟。

    最後,孫聖一吼畢,蒼穹之上,一道法則落下,在孫聖的頭上凝聚成了兩個字“蒼龍!”

    這是一種個人成就,根據個人的表現,這片天地的法則賜予的一種嶄新的成就,只屬于一個人,別人取代不了。

    緊接著,又是一道光芒落下,有一物體從天穹落下,迅速無比,“鐺”的一聲砸在了孫聖的頭上。

    “臥槽誰啊!”孫聖捂著頭,饒是他堅固的頭顱,都被砸出一個大疙瘩。

    “是賞賜,你被賜下了獨一無二的成就,這是給你的獎品,快看看是什麼。”金木朗湊過來說道。

    孫聖走過,將其撿起來,拿在手中,這竟然是……一枚青銅戒指。

    一枚戒指而已,剛才掉下來,竟然砸的那麼痛,這是什麼道理?

    “讓我看看。”金木朗接過來說道,拿在手里看了又看,這不是儲物戒指,看上去是一枚很普通的戒指。

    最後,金木朗以法力催動這枚戒指,“轟”的一聲,他僅僅是催動了一小股力量,卻一下子被放大了,壯大了足足有十倍。

    “臥槽,十倍法力!”金木朗吃驚道。

    這就是這枚青銅戒指的功能嗎?竟然能將法力放大十倍,這等同于十倍攻擊了,駭人听聞。十倍一擊,簡直可以超越自己一個大境界了吧。

    但是,當金木朗再次催動這枚青銅戒指的時候,這一次,法力只是壯大了七倍,不如剛才了。

    他一次一次的嘗試,這青銅戒指壯力的功效越來越弱,從十倍,變成七倍,變成四倍,後來變成雙倍法力,直到最後,青銅戒指變的失效了,沒有絲毫反應。

    “不會是一次性的吧。”孫聖道。

    “不是,是冷卻時間,要冷卻上一段時間才可以使用。”金木朗說道,眼楮放光,這東西可謂是十分強大,雖然不是兵器,但卻很逆天。

    試問,此等寶貝,如果等修為到了天神,或者是更高的時候,一擊打出十倍法力,那是什麼概念,簡直是要了親命了。

    “送我!”金木朗眼楮放光道,像他這種人,能看上的東西,絕對不簡單,而且連一向目空一切的金木朗都露出了貪婪之色。

    “不行,拿來,男的和男的怎麼可以送戒指,你傻了吧。”孫聖一把搶過來這枚青銅戒指,冷著臉說道。

    “靠,別這麼小氣好不好,以後找到好東西,我再送你。”金木朗說道,看來真的對這枚戒指十分動心。

    “就不!”孫聖道。

    “小氣,老子能看上你的東西可不容易,我是準備滿足一下你的虛榮心。”金木朗道。

    “就不!”

    “那借給我用用總行了吧!”

    “就不!”

    “你特麼會說別的嗎?”

    “不!”

    “操!”

    ……

    夜深,他們並沒有離開這個地方,因為銀修還沒有出來,他們要等銀修出關後一起上路。

    金木朗跑到一棵樹上睡覺去了,這家伙總說自己不是猴子,但習性和猴子沒啥兩樣。

    銀月高懸,這三界試煉場的夜色非常夢幻,那月盤遠比外界看到的要大的很多,高高的懸掛在蒼穹之上。

    一座山崖上,龍吟雪盤坐在上面修行,白衣勝雪,在這夜色之中,說不出的唯美,即便是坐在那里,都難以掩蓋那曼妙玲瓏的酮體,曲線完美,沒有瑕疵。

    月光灑在她的身上,龍吟雪身上騰起兩種顏色的光芒,一半聖潔,一半黑暗,看上去有些鬼魅。

    “龍兒,能告訴我你修的到底是什麼道嗎?好古怪。”孫聖登上山崖說道。

    “你想說什麼?”龍吟雪睜開眸子,看了孫聖一眼說道。

    孫聖神色有些凝重,因為之前金木朗告訴過他一些關于對龍吟雪的看法,他說龍吟雪所修行的妖邪之力,下場會十分淒慘,也許會被埋入星空深淵當中,這也許是她的宿命。

    曾經有一位蓋代的人物,就因為染指了妖邪之力,結果後期發生了不詳,被放逐到了永恆的星空當中,埋葬在星空深淵內,可以說是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孫聖有些擔心,龍吟雪這般修行下去,會不會也步了那位大人物的後塵。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