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48章 終生分歧

第948章 終生分歧

    “我們不會真的去陰曹地府吧,這是試煉場嗎?感覺就是讓我們去送死一樣!”有人說道,心中惶恐,臉色蒼白到了極點。

    “不會的!世上沒有陰曹地府,這所謂的鬼門關,一定是另有含義!”軒轅敗天說道,他來自古地的軒轅一族,了解很多,從始至終都不相信有陰曹地府一說。

    別說是他,誰能相信?即便是孫聖都不相信陰曹地府一說,這世間真的會有這樣的地方嗎?

    終于,大船駛進了鬼門關。

    這一刻,船上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陣陰風襲來,像是真的一下子就如到了傳說中的幽冥之地當中一般。

    孫聖回了一下頭,正好看到站在船頭上的那黑袍人,陰風掀起了他的黑袍,但是黑袍之下,孫聖沒有看到任何的肉身,也沒有看到什麼軀干,那黑色斗篷的下面,竟然什麼都沒有……

    “你大爺的……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孫聖心中膽寒,說不出的詭異。

    穿過了鬼門關,他們終于來到了傳說當中的不周山內,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片黑暗,黑的讓人心慌,伸手不見五指。

    他們不像是在山洞中穿行,倒像是在莫名的空間內游走,昏暗無光,即便是孫聖的符道天眼在這里都失去了作用。

    終于,也不知道在黑暗中穿行了多久,他們眼前恢復了光彩,但眼前的景象,卻變得格外不同了。

    這哪里像是在大山之中,他們竟然出現在一片草原之上,周圍到處都是一人多高的墨綠色植被,但草叢之中,卻點綴著鮮紅色的花朵,看上去很是妖嬈。

    而此刻,這艘大船穿梭在這片草原上的一條河道上,河道兩邊,每隔幾十米,便懸掛著一枚白色的燈籠,里面燃燒著幽綠色的火焰,像是鬼火一樣。

    此情此景,分外的詭異,有種讓人說不出來的味道。

    “咚!”

    黑色大船停在了這里,不再繼續向前了,因為這條河道已經到了盡頭。

    再回頭,去看船頭上的那個神秘黑袍人,那里哪有什麼黑袍人,只有船頭上掛著一件破爛的黑色斗篷,滿是瘡孔,像是幾百萬年沒人穿過了一樣,掛在那里,迎風擺動。

    眾人一時間驚慌,難道說剛才接引他們的擺渡人,實際上根本不存在?只是這麼一件衣服而已?

    孫聖看了看,走了過去,伸手就要去抓那件黑色的斗篷。

    “你干什麼?”柳小瑩立刻呵斥道。

    “看看不行嗎?你想要啊?”孫聖說道。

    “不要輕舉妄動,這里的任何一切,都有可能伴隨著巨大的凶險。”軒轅敗天提醒道。

    “嗤啦!”

    但是,孫聖卻完全不听勸,直接一把扯下了那黑色斗篷,破破爛爛,千瘡百孔,上面什麼氣機都沒有,就像是一件普通的斗篷一樣。

    眾人全都是一驚,後退出去,因為剛才在船上,他們分明看到了一個黑袍人,現在那黑袍人不見了,只剩下一件黑色斗篷。

    因此,眾人懷疑剛才那黑袍人,可能是殘留在這衣服上的某種意志所化,但依然充滿了詭異與不詳。

    但結果,孫聖扯下了這黑色斗篷之後,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隨後,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孫聖將這件黑色斗篷收了起來,然後說道︰“上路吧。”

    眾人無語,這家伙怎麼什麼便宜都佔,這麼一件爛斗篷,又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而且這麼詭異,拿它做什麼?難道這是什麼寶貝不成?

    “你……拿他做什麼?”連金木朗都納悶道。

    “肯定有用,別問了,問多了當心別人過來搶。”孫聖神秘兮兮的對金木朗傳音。

    眾人下了船,這是一片大草原,有一條蜿蜒的小路,通向草原的深處,每隔一段距離,都有一個白色的紙燈籠懸掛,將這條道路照的燈紅通明。

    而遠處的草原上,則是黑暗無比,根本看不清楚這草原有多大

    “這紅色的花朵,難道是傳說中的彼岸花嗎?听說是生長在幽冥之中的奇花異草。”有人好奇道,望著草叢之中的妖艷花朵,伸手就要摘下一朵那妖艷的花朵研究……

    陡然間,這鮮艷的花朵上,突然生長出一枚枚倒刺,原本美麗嬌艷的花朵,瞬間像是一個長刺兒的大榴蓮一樣。那人立刻被這花朵上的倒刺給扎了一下。

    這倒刺鋒利無比,即便是那人的護體法力都能有擋住,當場被扎出了鮮血。

    “啊!”

    當即,這人慘叫一聲,下一刻,他就像是中毒了一樣,臉色發紫,身體顫抖,有紅色的斑點從皮膚上生長出來,肌體往外流出膿血,樣子猙獰恐怖。

    “嘩啦!”

    立刻,所有人都後退出去,不敢靠前。

    “啊!!救我啊!!”那人慘叫著,渾身發紫,長滿了紅色的斑點,肌體裂開,流淌出腥臭的血液。

    這讓人們詫異,他只是被那朵花刺了一下,竟然就變成了這個樣子,難道這花有什麼致命的毒素嗎?竟然可以毒殺神級強者。

    “噗嗤!”

    金魁走上來,祭出一桿黃金戰矛,一下子刺穿了那個人的眉心,將他擊斃當場。

    “你干什麼?”立刻,有幾位來自古地的人大聲喝道。

    “還用問嗎?他這個樣子,可能會害了我們,他擅自采摘這種植物,可能中了某種毒素,萬一有毒素擴散出來,我們的下場都和他一樣。”金魁說道。

    此言一出,那些張口喝問的人頓時啞口無言,不少人下意識的遠離了那具尸體,生怕沾染到什麼不詳。

    軒轅敗天和柳小瑩都沒有說什麼,其實他們也認可金魁的所作所為,這種情況下,為了提防變故,還是殺掉的好,不管是誰。

    “最好什麼都不要踫,我想現在該有人拿出石碑上的訊息了。”金魁說道,朝著軒轅敗天、柳小瑩和孫聖看了一眼。

    軒轅敗天和柳小瑩都沒有說話,而是把目光集中到了孫聖的身上,似是在等他貢獻出什麼有用的訊息來。

    “看我做什麼,這個地方的訊息我沒有。”孫聖說道,攤攤手。

    他手中的三塊古碑,其中一塊,記載的是黃泉河的位置坐標。另外一塊,是關于不周山內隱藏的一些秘辛,最後一塊是一座地宮的殘缺地圖。

    不過孫聖現在已經貢獻出了一塊石碑的訊息,金魁也貢獻了一塊,軒轅敗天和柳小瑩一路走下來,卻什麼都沒做,他們手中的信息一直不願意公布,只是讓別人來提供,他們坐享其受,孫聖怎麼可能如他們所願。

    “你手中有三塊古碑,是我們所有人中掌握的信息最多的,難道不應該貢獻出來嗎?”柳小瑩說道,對孫聖針鋒相對。

    孫聖眯起了眼楮,從一開始,這個女人就對他惡語相加,一直在針對他,這一路上,柳小瑩已經不止一次刻意的想把所有人的矛頭都指向孫聖了。

    “你們手中也有三塊,為何不貢獻出一點訊息來?”孫聖說道。

    “我這里沒有關于此地的訊息。”軒轅敗天很干脆的說道,他並沒有制止柳小瑩,同樣盯著孫聖,目光不善。

    “我這里也沒有。”孫聖干脆的說道。

    “誰相信?除非你把剩余的三塊古碑的訊息全都說出來,不然就是心懷鬼胎,我們所有人都不能容忍與這樣的人為伍。”柳小瑩說道,臉上掛著得意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