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49章 仙子的悲劇(上)

第949章 仙子的悲劇(上)

    一時間,隊伍在這里產生了分歧,孫聖早就料到這種平和不會持續太久的,只是沒想到柳小瑩和軒轅敗天這麼快就開始針對他了。△小,x.

    孫聖手中確實有三塊石碑,已經貢獻出了其中一塊上的訊息。金魁只有一塊石碑,不過也貢獻出來了。

    唯獨軒轅敗天和柳小瑩,他們手中的訊息,卻遲遲不肯透漏,一味地要求別人。

    孫聖冷笑道︰“你和軒轅敗天的手中也有三塊石碑,不如先拿出來看一下,說不定有什麼有用的訊息呢。”

    “沒錯,我們已經貢獻出來一塊石碑了,不知道你們兩位掌握了什麼訊息。”黃道也說道,朝著柳小瑩望去。

    “放肆!這里哪有你說話得份!”柳小瑩猛地呵斥道,瞪了黃道一眼。

    在她眼中,黃道只是這一界中某位隱世聖人的弟子,屬于下九流的人,真可與她高貴的血統相比?甚至是與這種人說上一句話都是一種褻瀆。

    “我靠,真不講理啊。”黃道翻著白眼說道。

    柳小瑩怒目而視,是何其的高貴不凡,將來要成為真仙是妥妥的事情,在她眼中,這一界的年輕人即便是像黃道這樣的天才,給她提鞋都不陪。

    “事已至此了,你還是盡快公布你手中那兩塊古碑的訊息吧,不然我等寸步難行,你想耽誤了我們的大事嗎?”軒轅敗天也說道,聲音也冷了下來。

    “你們是听不懂人話嗎?我手中沒有關于這里的訊息,我懷疑在你們那里。”孫聖也語氣不善的說道。

    “是不是,全都拿出來就知道,如若不然就是你心里有鬼,想要阻我們在此,其心可誅。”柳小瑩憤憤說道,一味的給孫聖扣大帽子。

    “沒錯,拿出來吧,都已經走到這里了,你還能自我嗎?”追隨柳小瑩的那些古地繼承人說道,他們自然不會把矛頭指向軒轅敗天和柳小瑩,只能拿孫聖開刀。

    孫聖心中冰冷,看來這些人是計劃好的,想要把自己身上的古碑訊息榨干。沒有了這些訊息,他就失去了底牌,到時候說不定這幫人會聯合起來暗害他們。

    既然如此,孫聖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我懷疑你私藏了的重要的訊息,拿出來,不然別逼我動手!”孫聖說道,邁步向前,直逼柳小瑩而去。

    “你敢!威脅我等,你知道是什麼罪過嗎?”柳小瑩嬌 一聲說道,身上仙光**,有一種仙威釋放出來。

    “罪過?你私藏古碑訊息,這便是大罪過!”孫聖說道,不由分說的走上前去。

    “你……”柳小瑩臉色鐵青,沒想到對方會這麼主動,她只是挑撥眾人的矛頭指向他,而這個人,卻直接干脆利落的要對她動手。

    一時間,其他人也是一陣驚訝,這個面具男要對柳小瑩動手嗎?這讓他們沒有想到,一時間不少人嚇得後退。因為他們都清楚的知道這個面具男的實力,曾經暴打古佔龍,將其削成了白痴。

    不過現在柳小瑩和軒轅敗天和柳小瑩都在這里,他們是結出的洪荒家族的天才,兩人聯手的話,在場的人誰能是對手?

    “你這是大逆不道,忤逆洪荒家族!”柳小瑩說道,他依然很驕傲。

    “呵呵呵呵,看來你是想成為第二個古佔龍!”孫聖說道,毫不留情,直接對柳小瑩出手了。

    他知道,自己若是再不出手,彰顯力量的話,早晚會被這些人壓榨,等他失去了作用,這些人會集體針對他。

    如此,還不如佔取先機呢,以絕對的實力讓對方說不出話來。

    “轟!”

    孫聖一巴掌拍下來,雷光凝聚在上面,濃郁無比,那是他的雷道神通,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與仙根融合在一起,已經不比真正的仙術差多少了。

    只不過,孫聖以符文法則將其遮蓋住了,從外表看上去,這就是一道普通的雷霆,感受不到里面的強大仙機。

    他不想過早的暴漏自己的實力,即便是在場的這些古地繼承人他都不認識,但也不想讓對方從仙雷之上懷疑到自己。

    “看來你是真的想找死了!”柳小瑩大喝,她之所以驕傲,不單單是因為她出生自洪荒家族,最主要的還是她過人的實力,這可是一位早晚都要成為真仙的仙子啊。

    當即,柳小瑩同樣拍出了了一掌,面對這個面具男,她也不敢大意,因為她的實力和古佔龍差不多。對方能擊敗古佔龍,足以可見有些斤兩。

    但是,這一個月里,柳小瑩在仙王城的修行寶藏中得到了蛻變,她自問比一個月前的古佔龍,都強大了很多。

    “轟!”

    兩掌踫撞,光芒乍現,一股澎湃的力量席卷這里,像是一場風暴一眼,耀眼的仙光,讓人睜不開眼楮。

    “嗯哼……”

    柳小瑩悶哼一聲,他手臂上的仙光當場炸碎,一道聖潔的雷霆蔓延上去,沒有任何毀滅的氣息,卻摧枯拉朽一般,所過之處,將柳小瑩的法力盡數摧毀。

    柳小瑩當場遭受到這股力量的沖擊,一條手臂險些炸開,後退出去,雪瑩瑩的手臂,此刻變得較黑,冒著黑煙,像是一截爛木炭一樣。

    “是仙力!不對……你……你修出了仙根!”柳小瑩震驚的美眸圓瞪,點指著孫聖說不出話來。

    “然也。”孫聖並沒有隱瞞,冷笑道。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全部震驚了,修出了仙根?不可能的吧,他們都清楚的知道修出了仙根意味著什麼。

    尤其是像柳小瑩這種走仙道路線的人,早晚都要在體內塑造一條仙根的,那是以後仙力源泉的根本。

    但是,修出仙根何其困難,比修成仙術都要難上十幾倍。一般情況下,有人即便是證就了道果,踏出了那一步,仙根依然難以凝聚成,要經過很長時間的積累和蛻變才可以。

    但也有天才之輩,在成為真仙的那一刻,體內便誕生出了仙根,一路高歌,勇往直前。

    也有的,是在踏出這一步之前,便造就了仙根,比如說有些洪荒家族的不世之材,還未越過神門,便已經在體內鑄就仙根了。

    但是這樣的人,太少了,可以說是幾萬中都絕對出不來一個。但凡是有這樣的年輕人,基本上肯定要被各方勢力的老輩爭搶,想要令其成為自己的傳人。

    而此刻,讓眾人想不到的是,這個面具男,修為不過真藏境,竟然修出了仙根,這太不可思議了,能在這種境界便有這種成就的人,古今有幾個?甚至他們從未听說過。

    “不可能!”很多人這般呵斥道,難以相信這個事實。

    柳小瑩也很想說“不可能”,但是剛才,我親身體驗了這股力量,絕對是仙根的力量。

    柳小瑩也修成了仙術,在如此年紀,便修出了仙術的人沒有幾個,這也是為什麼柳小瑩如此驕傲的原因,因為她也是萬中無一的奇才,被背後的洪荒世家重點培養,因為她已經具備了成為真仙的資格。

    但現在,在這一界當中,她竟然看到了這麼一個人,在真藏境修出了仙根,這太可怕了,即便是洪荒世家的那些絕世天才,都很少有這個本事的。

    “這……這怎麼可能!”柳小瑩臉上依然充斥著難以置信。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孫聖說道,繼續一巴掌拍向前去,雷光乍現,雷霆更加的耀眼,但依然沒有釋放出任何氣機,全都被符文法則阻隔了。

    “你未免太放肆了,給停手!”軒轅敗天呵斥道,難以容忍,他的臉上也全都是凝重和嫉妒之色。

    在真藏境修出了仙根,這是何其可怕的資質,不管是不是真的,他都必須要除掉孫聖,不想在這個地方有比自己更強的人出現。

    當即,軒轅敗天大踏步向前,眉宇間皇者烙印釋放出一股強大的皇者氣息,想要對孫聖出手。

    “滾犢子,有你什麼事!”金木朗橫移一步,擋在了軒轅敗天的面前,冷喝一聲說道。

    “不知死活的雜碎,滾開!”軒轅敗天暴喝一聲,金光沖霄,像是一尊帝王降臨,一股磅礡的力量朝著金木朗沖擊過去。

    他並沒有見過金木朗出手,所以不知道他的厲害,以為這個矮小的男子只是跟隨在面具男身邊的一個隨從而已。

    但是很快的,軒轅敗天就意識到自己多麼錯誤,他沖擊出去一股澎湃的力量,想要把這個不知死活攔住自己的矮小男子給擊飛出去,甚至認為對方根本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當場就會身形俱滅。

    但是,金木朗一抬手,玄黃二氣乍現,像是從天而降一般,這是萬物母氣的力量,此刻落下,在金木朗的操控下,宛如兩座山脈一般,狠狠的朝著軒轅敗天碾壓過去。

    “什麼!”

    軒轅敗天如臨大敵,沒想到這麼一個矮小的男子,竟然這麼厲害,竟然可以演化出玄黃二氣。這種力量太過于沉重了,軒轅敗天硬拼一掌,被震得半個身子都發麻,先後退出去。

    “老老實實的站著,我保證不打你。”金木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