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74章 坐騎的日用和夜用

第974章 坐騎的日用和夜用

    </script>此刻,就連那白玉老虎都十分驚訝,燭日的實力他是很清楚的,他們曾經交手過一次,雖然沒有生死激戰,但對燭龍一族的大神通也領教過一二,確實很強大。

    但是現在,燭日竟然遭遇了重創,不敵這個面具男子,被對方給斬斷了龍軀。

    即便這並不能要掉他的性命,但遭遇這種重創,在燭日身上是很少見的。

    聖地入口內,孫聖一劍將燭日釘在地上,他渾身上下鮮血淋灕,龍軀被孫聖斬成了好幾節,這絕對是奇恥大辱,燭日生平沒有遭遇過。

    “不肯做我的坐騎,那我就抽龍筋扒龍皮,說實話,真正的龍族血肉,我還沒嘗過呢,今天把你炖成一鍋龍骨湯。”孫聖冷冰冰的說道。

    燭日不寒而栗,他是何等的身份,怎能甘心淪為食材?這對他來說太過屈辱了。

    “要你的命!”燭日大喝,頭頂上兩道聖火再次燃燒起來,圍繞著孫聖飛轉。

    最後,這兩道火光化作了兩道可怕的火焰劍氣,左右夾擊,朝著孫聖斬殺過來,這是燭日竭盡全力的反撲,動用了畢生的力量。

    結果,孫聖以聖體之劍橫斷,劈開了兩道火焰劍氣,將這兩道聖火給斬散,斬滅了里面的神機。

    這兩團聖火最後又飛進了燭日的體內,那是他們燭龍一族的本命神通,一旦里面神機有損,便會回到體內孕養,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能使用。

    “胡尤,你還不出手,進來我們聯手對付他!”燭日朝著外面吼道,這一次,他不再高傲,而是尋求白玉老虎的幫助。

    外面,白玉老虎猶豫再三,最終還是決定上前。

    畢竟這麼多人看著呢,他這麼的心高氣傲,如果現在退縮,注定要淪為笑柄了。

    “吼!”

    當即,白衣老虎大吼一聲沖了上去,來到了入口前,卻沒有立刻進去,而是朝著入口之中拍出了一爪子。

    白虎爪神光無盡,蘊含著強大的法則之力,這頭白玉老虎走的是仙道路線,仙術有成,只差最後一步,就能修成仙根了。

    孫聖回身,與這頭白玉老虎對轟一掌,澎湃的力量激蕩,若非是這里有符文法則保護,恐怕這片聖地都要被摧毀了。

    這一掌,孫聖劈退了白玉老虎,讓白玉老虎吃了一驚,怒喝道︰“你修成了仙根!”

    “呵呵呵,看來你只是半成品的仙根。”孫聖諷刺的笑道。

    剛剛他們交手,都動用的仙根的力量,只不過孫聖技高一籌,因為他修成了完整的仙根。

    這頭白玉老虎,乃是仙道血統,目前距離修出完整的仙根還差最後一步。但以他的年紀,在這種境界能將仙根塑造出來,已經是萬中無一了。

    白玉老虎胡尤一直都很自豪,很驕傲,自認天才無雙。

    但是,此刻他看到了一個比他更加天才的,在真藏境,便已經塑造出了完整的仙根。

    “看來你也想進來耍耍了?”孫聖冷笑道,掌心中一根法則神鏈飛了出來,當場纏繞住了白玉老虎的前爪子,將他硬生生的拉進來。

    這頭白玉老虎也不客氣,進來之後,直接發動了雷霆一般的進攻,虎爪向前擊殺,有星辰的影子纏繞在上面,爪裂星辰,景象十分駭人。

    “胡尤,他是聖靈克星!”燭日被聖體之劍給釘在地上,動彈不得,此刻出口提醒道。

    “什麼!”白玉老虎吃了一驚,瞳孔當即收縮起來。

    “你無路可退!”

    孫聖說道,一抬手,聖地入口處同樣有符文法則騰起,將入口堵死了。

    “你……”白玉老虎咬牙,這家伙真的是太自信了,他就這麼自信自己一定能打敗自己嗎?想要甕中捉鱉?

    但是,白玉老虎不得不謹慎,因為燭日就敗在了他的手中,而且對方還是聖靈克星。

    燭龍一族,是龍族的一個分支,龍族走的是聖靈蛻變的修行之路。而白玉老虎這一脈,同樣如此,他們從仙道崛起,同樣是在朝著聖靈蛻變。

    而聖靈克星,顧名思義,就是專門克制修行聖靈之路的法門,對他們有著顯著的功效。

    這又是一場激烈的大戰,這白玉老虎很不簡單,他的本體自由變化,縮小,放大,配合著不同的神通,改變不同的體型,殺傷力驚人。

    孫聖以仙術和仙根融合在一起,與之抗衡,並且聖體之力爆發,金黑色的聖紋浮現在他的身體上。

    很快的,數十個回合過去,白玉老虎遭遇了重創,在聖體之力下,他果然被克制了。

    白玉老虎眉心中的仙道烙印綻放出光芒,他誓死抵抗,結果卻遭到了慘烈的鎮壓。孫聖以聖體之力壓制對方,功效顯著,威力倍增,從來沒覺得這麼順手過。

    難道說……聖體之法,就是他們口中的“聖靈克星”?

    曾有傳聞,史上最強的一位聖體,撕殺了仙凰,將其擊殺,故此聖體被譽為仙凰的克星。

    難道說並沒有這麼簡單?聖體之法其實並不單單是克制仙凰一族,只要是走聖靈之路的聖靈,全都能克制?

    “嘩啦啦!”

    最後,孫聖掌心中吐出法則神鏈,穿透了白玉老虎的琵琶骨,將其困住,騎在了白玉老虎的背上,以法則神鏈禁錮住對方,笑道︰“這老虎坐騎也不錯,沒想到今天運氣這麼好,能夠一舉收服兩大坐騎。”

    “噗!”

    白玉老虎都快氣吐血了,他和燭日同樣一般的驕傲,怎能甘心成為別人的坐騎?因此全力死扛,眉心中的“仙”字印發光,下一刻,白玉老虎化作了人形。

    孫聖當場瞪眼楮了,他本以為白玉老虎是公的,沒想到是個母的,他化成人形之後,竟然是一位身材火辣的女子,白虎皮覆蓋住她身上的敏感部位,一頭銀白色的長發垂到腳後跟,皮膚屬于那種健康的小麥色,相貌嫵媚,但卻帶著盛怒之色,眉宇間同樣有一枚“仙”字烙印。

    “我靠!你是母的!”孫聖驚訝道。

    連燭日都嚇了一跳,被釘在地上,一臉驚訝之色︰“胡尤,你竟然是個女人!”

    看樣子,連他都不知道,想必白玉老虎很少現出人形,她成為本體之後,故意把自己的聲音塑造成渾厚的低音,混淆視听。

    “哼!”白玉老虎冷哼一聲,她成功脫逃,將孫聖掀了下去。

    這是一位十分美麗的女子,性感火辣,眉宇間說不盡的萬種風情,胸部和**都被白虎皮包裹著,雙足也是虎爪,卻平添了一種野性的美。

    “呵呵呵,母的更好,想怎麼騎就怎麼騎!”孫聖邪惡的笑道。

    法則神鏈依然未斷,刺進了白玉老虎的體內,鎖著她的琵琶骨,此刻鎖鏈發光,法則神鏈飛出更多,纏繞在了白玉老虎的身上,將她捆了個結結實實。

    “吼!”

    這位野辣性感的白玉老虎一張口,喉嚨間再次傳來虎嘯的聲音,她極力的掙扎,但是奈何,卻崩斷不了這法則鎖鏈,將她捆的著實的扎實。

    最後,孫聖又以法則神鏈鎖住了燭日,穿透了他身上的一些要害部位,加以控制。

    “現在我宣布,你們兩個都是我的坐騎。”孫聖笑道。

    燭日和白玉老虎都恨不得吐血,今天他們算是倒了血霉了了,本以為這個面具男子只是個稍有實力的小丑,卻沒想到實力這麼強悍。最主要的,還是他修有特殊的法門,是聖靈克星。

    倒霉就倒霉在,他們兩個走的全都是聖靈路線,算是真的踫上克星了,高貴如他們,卻成為了階下囚。

    一時間,燭龍和白玉老虎全都怒吼,充滿了不甘和憤怒!

    “你可知道,囚禁我們會是什麼代價!”白玉老虎說話了,怒視著孫聖,她有一對小虎牙,晶瑩剔透,此刻摩擦著。

    “這不是我現在願意考慮的,你們兩個是我的坐騎,白天騎那條龍,晚上……騎你。”孫聖笑嘻嘻的說道,來到了白玉老虎的面前。

    “你敢!”白玉老虎充滿了野性,此刻怒吼著,摩擦著小虎牙,恨不得咬上孫聖一口。

    “你們沒有談條件的全力,讓我騎得舒服了,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們!”孫聖笑道,走過去在白玉老虎充滿彈性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手感確實不錯。

    “你在干什麼呢?”這時候,一聲脆喝傳來,帝小曼甦醒了,她的修行結束,走了過來。

    同時,黃道和唐媚也走了過來,他們望著被孫聖囚禁的兩大生靈,不禁訝異,在他們閉關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是誰啊?還有這條龍……難道是罕見的燭龍?”帝小曼說道,充滿了訝異之色。

    孫聖笑了笑,將剛才的經過講述給他們,現在外面還有一大批人等著呢。

    “看來我們該離開了,讓他們進來也無妨,這里的造化被我們取干淨了。”唐媚說道,倒是覺得無所謂。

    “恩,是該離開了,而且還收服了兩大坐騎。”孫聖說道,對這兩大生靈十分滿意,這一龍一虎,血統都十分的高貴,燭日是燭龍一族的強者。

    而這白玉老虎,是仙道血統,眉心中有“仙”字烙印,同樣不凡,而且走的是聖靈路線。

    “你剛才說什麼白天騎晚上騎的是什麼東西?”帝小曼不禁問道,剛才走過來的時候隱約听孫聖說了這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