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77章 彈弓之威(上)

第977章 彈弓之威(上)

    孫聖一伸手,掌心中的法則神鏈吞吐,白玉老虎咆哮著,在這股力量的控制下,她的體型迅速的縮小,變成了小白貓一樣大小,被孫聖抱在懷里。【【點【小【說,x.

    出行時用來當坐騎,沒事兒的時候還能當抱枕,真心不錯。

    白玉老虎都快郁悶瘋了,她的身份不一般,竟然被這般對待,這件事情若是傳回了一界山,她估計都不用回去了,丟不起那個人。

    燭龍更加憋屈,他同樣被金木朗強行縮小了身軀,像是皮帶一樣,纏在腰上。

    最後,孫聖推開了摘星樓的大門,走了進去,而後又把摘星樓重新封鎖上了。

    而此刻,古城中,很多人都在密謀著。

    人王城的城主回來了,這對他們來說是個機會。

    現如今,在試煉場中想要佔據一方修行之地實在是太難了,再加上,摘星樓內的修行寶藏十分難得,絕對讓各路洪荒世家的人都要動心,想要下手。

    神王城,仙王城兩座大城,修行寶藏更加珍貴,但是那兩個地方,都被一些古地的蓋代天驕佔據了,他們很少出現在眾人面前,去試煉場中尋覓機緣去了。

    但也有在城中的,只不過他們不可能將修行寶藏對外開放,都是自己人享用。

    如今,人王城的主導者回來了,這對他們來說是個大好的機會。

    他們都知道,這人王城是被這一界的一名神秘修士給佔領了,雖然听說他也很有實力,但比起那些古地的蓋代天驕來,與其冒險闖入神王城和仙王城,還不如保險一點,去佔據人王城。

    古地中人都很驕傲,即便是他們听說這個叫“蒼龍”的修士很厲害,但依然抱有輕蔑的心理。

    原因很簡單,他們不相信這一界中有太強大的存在,即便是對方收服了燭龍和白玉老虎,也可能使用了卑劣的手段。

    沒有親眼所見,他們絕不相信這一界中有這樣的強者,就好像居住在帝都的人,不相信偏遠的山區住著億萬富翁一樣。

    一時間,不少人聚集在一起,開始密謀著。

    “我已經打探清楚了,摘星樓內的寶藏,其實並不比其他兩座王城的差,這對我們來說是個機會。”一人說道,生有一對晶瑩的神靈羽翼,有雷火氣息在上面壯大。

    “被這一界的生靈佔據如此寶藏之地,實在是大煞風景,屬于我們的東西,一定要拿回來。”

    “不過還是小心一點好,之前有消息傳來,這個人擊殺過洪荒世家的人。”

    “我也听說了,不過是佔據地形的優勢,用了一些卑劣的手段而已,相信燭日和一界山的那頭白虎也是沖動之下著了道。”

    “哼!這一次我們主動出擊,決不能給那個人任何機會!”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發表著自己的看法,都充滿了憤慨。

    “丑話說在前面,摘星樓奪過來,我們究竟誰來主導。”就在這時,一名男子開口說道。

    這是一位看上去二十五六歲的青年,身著血色龍甲,頭戴龍盔,乍看之下,像是一尊鋼鐵巨龍一般。身上甲冑鮮艷,碩碩放光,這絕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甲。

    在這青年的懷中,更是抱著一口大龍槍,噴吐出強大的氣焰,有濃郁的火道精華纏繞在上面。

    此言一出,有幾人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這也是他們關心的問題。

    “贏宙,瞧你這話說得,我界天才誰來主導人王城都可以,但絕不能落在外人的手中。”另一人笑呵呵的說道,慌忙打圓場。

    “還是先說明白的好。”那名叫贏宙的青年冷冰冰的說道。

    “怎麼,贏宙你對自己的實力沒信心嗎?等奪回了人王城,我們當然是以實力說話。”這時候,又是一人開口,赫然是背負著神靈羽翼的男子。

    “這個問題先不要討論,拿回屬于我們的東西最重要,以免節外生枝。”這次說話的是一名女子,像是一位女戰神一般,紫色戰衣穿在身上,勾勒出曼妙的身軀。

    很快的,這些人商量妥當,他們直奔人王城而去,身後跟著不少人,全都是古地生靈。

    這些人氣勢洶洶,殺氣騰騰,其中,以三人為首,分別是那名叫贏宙的青年,還有那背生神靈羽翼的男子,以及那位紫衣女戰神。

    他們三人都是洪荒世家的天才,至于其他人,即便是身份不如他們,但也都是依附在洪荒世家門下的一些年輕強者。

    不管在哪個地方,只要有這種大家族在,就有一些稍弱的勢力,他們為了尋求庇護,依附在那些大家族的勢力下,地位也可以水漲船高。

    “轟!”

    很快的,人王城的大門被踏開了,這些人氣焰十分囂張,在人王城內橫行無忌。

    “什麼?洪荒世家的天才要去攻打蒼龍了嗎?”

    “看來很多人都按耐不住了,要取回人王城的主導權了。”

    “早就該如此,人王城的修行寶藏被這一界的低等生靈佔據著,這算怎麼回事啊,本該是奴才一樣的人,卻想爬到我等頭上翻身做主人,當誅!”

    很多人都這般說道,消息一經傳開,讓人心血沸騰,即便是他們得不到人王城的修行寶藏,但也不想被這一界的人拿到,這樣他們所有的古地人都會感覺臉上無光。

    終于,來到了摘星樓前,人們驚訝的發現,對方已經在等候了。

    那位面具男子盤坐在摘星樓之上,身上穿著白色的火焰戰衣,臉上帶著龜殼面具,柔順的黑色長發垂落下來,每一根發絲都充滿了光澤。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讓出來這個地方了嗎?看來你也害怕遭受皮肉之苦。”那名背負著神靈羽翼的男子說道,臉上掛著嘲諷的笑容。

    摘星樓上,孫聖盤坐于其上,道︰“人王城的一切,我都能感應得到,哪怕是一只蒼蠅進來。”

    此言一出,這些古地中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他們知道對方是故意這麼說的,竟然將他們比喻做蒼蠅,實在是太過囂張了。

    “現在,你要讓出這里,他不是你這種人待的地方。”那位紫衣女戰神說道,頤指氣使,充滿了驕傲。

    “誰能把我趕出去,人王城就是誰的,你們自認為可以的話,那就出手吧。”孫聖站起身來,背負著手,望著這些人。

    “呵呵呵呵,看來你很自信,不懂的分尊卑,是一件很可笑的是。”那位紫衣女戰神說道,向前邁步,抬手點指著孫聖,道︰“滾下來,與我一戰,輸了就滾出人王城。”

    不得不說,這位女戰神實在是太驕傲了,她有著過人的實力,和強大的自信。

    此刻,這位女戰神大踏步的往前走,雖然是一位女子,歲數也不大,但這種氣概,卻是很多人都比不了的。

    霎時間,一股可怕的氣息爆發,從這位紫衣女戰神的身上席卷開來,像是一股可怕的風暴,席卷天上地下。

    不遠處,那背負著神靈羽翼的男子和贏宙都是眉頭一皺,他們知道,這女人之所以這麼著急的出手,是想要拿下頭彩,若是她出手擊敗了這個面具男,到時候獲得人王城主導權的肯定是她。

    當下,那背負著神靈羽翼的男子和贏宙全都邁步向前,他們也不能干看著,必須要做點什麼。

    “轟!轟!轟!轟!”

    那位紫衣女戰神最主動了,大踏步前進,即便她是一位美麗的女子,但卻著實的霸道,腳步聲震天動地,像是讓整個人王城都跟著晃動起來一樣。

    “嘿嘿嘿嘿,陪你們玩玩兒。”摘星樓上,孫聖咧嘴一笑,取出了那口黑色的大彈弓,信手拈出一顆球形閃電,搭在了彈弓上。

    “嗖!”

    這顆球形閃電被灌輸了地獄之力,化作了一枚黑色的閃電球,當場射了出去,直奔那女戰神而去。

    “恩?”那位女戰神一驚,首先是驚訝于孫聖手中的武器,竟然是一枚彈弓。

    緊接著,一道黑色的電光彈射出來,這位紫衣女戰神當場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氣息。這里面有來自地獄的力量,讓任何生靈都感受到忌憚。

    當場,那紫衣女戰神伸手想要夾住,手指上被灌輸了強大的神力。

    “砰!”

    但結果,她根本沒有擋住,那顆黑色的閃電在接觸她的一剎那,轟然爆開,即便是這位女戰神有強大的神力護體,依然被炸傷了,手掌都炸碎了,血肉模糊。

    “你……”女戰神大怒,她強勢逼迫,沒想到一個大意之下,突然遭遇了這種對待,被炸斷了手掌,讓她感覺萬分羞恥。

    摘星樓上,孫聖再次拉開彈弓,球形閃電融入了地獄之力,化作了黑色的閃電球,“嗖”的一聲射了出來,比剛才威力更大,一道黑雷驚空。

    “你敢反抗!”女戰神怒喝。

    仿佛在她眼中,她只能壓制別人而別人只能逆來順受,膽敢反抗就是大罪。

    女戰神嬌喝一聲,鼓動可怕的法力,手捏一道劍訣,煌煌劍光照九霄,朝著孫聖斬去。

    “轟!”

    這道劍光和那那地獄炸彈踫撞在一起,劍光被炸碎,黑色閃電席卷當空,劈空亂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