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79章 孤獨的路

第979章 孤獨的路

    人王城的街道上,慘叫連連,到處都是哭雞鳥嚎的聲音。小,x.

    這條街道上,足足有數十人在狼狽奔逃,這人無一例外,全部都是古地的生靈,此刻抱頭鼠竄。

    孫聖追在後面,拿著彈弓子追打,雷火彈一顆又一顆的飛出,永無止境,反正彈藥都是他自己凝聚出來的,只要法力不空,取之不絕,源源不斷。

    原本,只有十幾人逃竄,這十幾人是跟隨那三位古地天才來討伐他的。

    但最後,孫聖把那些趕來為他們打氣加油的人都算在內了,彈弓拉開,這一次孫聖來了個散射,十幾顆雷火彈全都一次性射出去,炸的這幫人哭爺爺告奶奶的。

    “啊!!”

    紫衣女戰神,贏宙和那生有神靈羽翼的男子都恨瘋了,因為他們受到了重點對待,此刻憋屈的忍不住大吼。

    “我跟你沒完!”贏宙回身怒喝道。

    “還敢還口!”孫聖呵斥道,一顆人頭大小的雷火彈轟在了贏宙的屁股上,讓他屁股開花。

    幸虧他們都是天才強者,實力不弱,有強大的法力護體,如若不然的話,連一座山脈都能灰飛煙滅,更別說是他們了。

    “你可知你犯下了什麼罪過,不要說在試煉場內,天底下任何地方都不會有你的容身之處!”紫衣女戰神說道。

    她很驕傲,盛氣凌人,往日里但凡是看不順眼的,都會被她著重打壓,哪里吃過這種虧?

    “你們算雞毛,也敢威脅我?什麼古地天才,在我眼中,不過是供我玩賞的獵物而已,打鳥兒太沒技術含量了,正好有你們給我當靶子。”孫聖冷笑道,毫不留情的拉開彈弓。

    街道上炸開了鍋,很多人都遭殃了,他們借著各種建築的掩護,但都沒什麼卵用,只能抱頭鼠竄。

    一時間,很多人郁悶的大吼,尤其是三位古地天才,更是不能接受。

    他們本來強勢而來,對佔領人王城信心十足,想要把孫聖打出去,取而代之。

    但是奈何,現在他們連靠近對方都不得,被那致命的彈弓子給射了回來。

    這簡直比打敗他們更加難受,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個面具男子根本就是在戲耍他們。而且用什麼武器不好偏偏用彈弓,這更是讓他們覺得屈辱難耐,因為這種東西只有小孩子打鳥兒才會用的,他竟然用這玩意兒對付他們,偏偏還這麼奏效。

    堂堂古地的天才,多麼驕傲啊,卻被人這般追打,簡直是窮凶極惡。

    這種打擊,讓他們抬不起頭來。

    最後,他們終于逃出了人王城,每個人都遍體鱗傷,被炸的不輕,尤其是為首的三位古地天才,身上甲冑全部碎裂,渾身焦黑,頭發倒豎。

    就連那位美麗的女戰神,都沒有了昔日的光彩,要多慘有多慘,不仔細辨別的話,甚至都認不出來她是個女的了。

    “好走不送,歡迎再來坐客。”孫聖沒有繼續追打,把他們趕出人王城之後,轉身離開了。

    他可謂是志得意滿,這次試驗非常成功,這口彈弓子比他想象的都要好用。

    而人王城外,這些古地生靈都快恨瘋了,一個個咬牙切齒。

    今天,他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擊,本來聯袂而來,對摘星樓志在必得,想要攻佔,結果卻被人一通亂射給打了回來。

    這種屈辱,把他們每一個人都折磨的發瘋,尤其是三位谷底天才,牙齒都快咬碎了。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那位女戰神大聲叫道,從來沒有這麼生氣過。

    “他就不相信他能永遠躲在城內,只要他出來,我一定想辦法斬了他!”贏宙也是冷冰冰的說道,他本來很英俊,但是現在半邊臉都被炸爛了。

    那背生神靈羽翼的男子更是淒慘,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了,全都破爛不堪,流淌出黑色的血液。

    很快的,消息傳開了。

    這一次動靜兒很大,造成的轟動也不小。

    那些想要打人王城注意的人,估計也都慎重了,這個面具男遠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好對付。

    十幾位古地強者,包括三位洪荒家族的天才聯袂而來,都沒有攻佔下來,反而被人給玩兒壞了。

    一時間,其他那些想要對人王城下手的人,都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盯住人王城的人,並不僅僅是這三個人而已,還有其他人,不過那些人精明了許多,並沒有著急出手,而是等待別人為他們試水。

    現在水試完了,他們都發現,這水很燙,進去之後可能要褪層皮。

    短短幾天的功夫,古城內有人進進出出,都得到了這個消息,忍不住震驚。

    尤其是古地中人,得知這一消息之後,全都感覺到恥辱,罵罵咧咧,有一些激進分子,甚至組織了隊伍,想要再去闖摘星樓,但卻被勸下來了。

    “對方俘虜了燭陰氏的燭日和一界山的一位強者,即便是他們可能用不光彩的手段,但能制住那兩個家伙,足以說明此人還是有些手段的,不可沖動行事!”

    “他有什麼手段?卑鄙之人只會行卑鄙之事,敢于我們光明正大的打一場嗎?”

    “我界強者神威蓋世,區區沒落天地的人,就敢與我等抗衡,若是任由他胡來,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沒錯!待我殺入人王城,取下那家伙的項上人頭!”

    “不過是個小人物暫時得志而已,他敢爬到我們的頭上來,還敢傷我界中人,簡直反了他了,狗膽包天,這種人絕不容許他活下去,讓我去宰了他!”

    有幾位激進者憤憤不平,人王城的寶藏炙手可熱,每個人都想得到,更何況他們本來就看不上這一界的修士,現如今得知人王城落在這種人手中,他們怎能善罷甘休?

    但是,雖然有很多人憤憤不平,甚至喊打喊殺,但最後都有冷靜者將其安撫下來。

    他們認為不可過激行動,要找個安全穩妥的辦法。

    ……

    而此刻,摘星樓內,孫聖他們忘我的享受著這里的好處。

    現如今,他們根本不缺少修煉資源,想怎麼奢侈就怎麼奢侈,如果他們想的話,可以一口氣突破下去,成為元一境,成為隱世聖人,甚至是跨越神門都有可能。

    因為此地的修行寶藏十分珍貴,即便是一個凡夫俗子,在短時間內,都能成為一代絕世強者。

    只不過,孫聖他們不可能真的這樣勢如破竹的突破,因為神級領域有很多種可能,他們都不想錯過,即便是能突破,也都壓制著,希望得到最大的好處。

    摘星樓內,流泉飛瀑,環境優雅,景色宜人,這里是第三層。

    孫聖結束了修行,在這里修身養性,這里美不勝收,宛若仙界蟠桃園一般,水中游魚跳躍,金色的鯉魚,甚至具有龍形,這是一種龍魚,罕見的品種。

    孫聖折了一根竹竿,在這釣魚,陶冶情操。

    修行要有緊有收,他一直在遵循這個道理,在枯燥的修行亦或者是大戰結束之後,孫聖都是想辦法放松一下自己的心靈。

    在他旁邊,趴著一頭白玉老虎,縮小了體型,差不多有三尺多長,通體雪白,有黑色的斑紋,額頭上生有仙字烙印。

    胡尤這段時間可謂是憋屈壞了,她被孫聖困在身邊,當成坐騎,雖然並沒有白天也騎晚上也騎,但成為別人的階下囚,這種恥辱快把她折磨瘋了。

    期間,胡尤不止一次的反抗過,但卻都被孫聖給打壓了下來,最後她只能咬牙隱忍下來。

    這時,一道亮麗的身影出現在孫聖的身後,紅衣如火,青絲如瀑,少女的曼妙身姿倒映在水中,夢幻空靈,肩頭上還趴著一頭幼小的麒麟,是雷電精華孕育出來的生命。

    唐媚走了過來,她肌體綻放出光輝,晶瑩剔透,每一寸皮膚,都閃耀著光澤。

    顯然,這段時間的修行,對唐媚來說,也得到了巨大的好處。

    “能陪我坐一會嗎?”孫聖看了一眼水中的倒影,嘆了口氣說道,像是猜到了什麼。

    “恩。”唐媚點點頭,走了過來,坐在了孫聖的身邊。

    “借肩膀一用可以嗎?”孫聖又道。

    這一次,唐媚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點了點頭,讓孫聖歪頭靠在了她的香肩上。

    她表情很恬靜,並沒有什麼感**彩,仿佛對這種事情看得很淡。

    這是怪異的一幕,本來應該是少女依偎在男人的懷中,才顯得溫馨浪漫,但現在反過來了。

    過了片刻,唐媚幽幽道︰“我決定離開一段時間。”

    “好……”孫聖道︰“我知道你也有你的路要走,我不可能讓你一直留在我身邊。”

    又是一片寂靜,兩人誰都沒有說話,安靜的坐在湖邊垂釣,水中倒映出兩個人的身影,虛虛實實,顯得格外有意境。

    “我決定陪你一起走下去,但是是以朋友的身份。”唐媚再次說道,話語十分平靜。

    孫聖忍不住心中一痛,唐媚無心,不會被任何感情所羈絆,即便是友情。但是,此刻她說出這種話,是想要補償自己什麼嗎?她覺得欠自己,畢竟兩人的曾經的記憶她並沒有丟掉。

    一時間,孫聖不知道說什麼好,最後,唐媚起身,她準備離開了。

    “唐媚……”孫聖叫住她。

    “怎麼?”

    “那個……你出去的時候當心點,我覺得那幫人想要對付我,可能也會找你的麻煩。”孫聖說道。

    人王城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這幾天孫聖就發現,有人在摘星樓附近鬼鬼祟祟,盯著他們。

    “放心吧,他們留不住我。”唐媚說道。

    “我送你出去。”孫聖道。

    “不用,相信我的實力。”唐媚說道,而後駕馭著一道雷光,離開了摘星樓。

    望著唐媚的背影,孫聖悵然若失,有些話最終還是沒說出來。

    他留不住唐媚,一開始就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在修行這條路上,每個人都是孤獨的,而成為至強者的道路,更是孤單,需要自己一步一步去磨礪出來。

    毫無疑問,孫聖和唐媚走的都是這條路。

    一直以來,孫聖的身邊也有紅顏知己,最初下界的紫心嵐,然後是唐媚,冷凝兒,龍吟雪,這些都曾與他相伴,但是最後孫聖不得不和她們分開,只為走出這條最強的道路,去承受那種孤獨。

    像是唐媚和龍吟雪還好,至少她們也走上了這條路,也許日後還能相伴,還能並肩同行。

    但是冷凝兒……她沒有這種選擇,而是在下界守候,最終下界消失,成為一片虛無,冷凝兒也跟著一起消失了。

    想到這些種種,孫聖心中有些憔悴,這條路,注定要讓自己失去許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