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83章全力打壓

第983章全力打壓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聞言,在場的人中全都露出了異樣之色,連那十幾位光芒萬丈的人物,都不禁驚詫,眼中閃過一抹不可思議。

    孫聖則是心中一動,他知道金魁說的那個人就是自己,當初他渡虛空劫的事,早就已經傳開了,即便是很多人沒有親眼所見,但也听到了事情的經過。

    “什麼,這一界有人渡虛空劫?真的假的,那可是連一些大人物都要忌憚的大劫,招致來這種劫難,有死無生,最後都會不詳。”

    “你說那個人在虛空劫之下引來了那條禁忌之河?而且存活下來了?這根本不可能,沒有人能進入那條河後活下來。”一位英俊的男子說道。

    這英俊男子,赫然便是一開始紫衣女戰神和贏宙跟隨在身邊的那個人。

    “我听說過那條河,根據禁書上的記載,這條河,不應該出現在世間,它疑似九天之上的銀河,後來墮入了黑暗,成為了一條不詳的河流。”這是一位女子說的話,是一位洪荒家族的天之驕女,說話很有分量。

    金魁所說的這個消息,他們根本不相信,因為但凡是對這條禁忌之河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進入其中,根本不可能存活下來。

    連納蘭諾也搖了搖頭道︰“我也覺得不可能,之前我打撈這塊石板的時候,也是遠距離之下,借助一件秘寶撈上來的,那件秘寶乃是我家族的一位長者所賜,但最後卻在那條禁忌之河中化為碎片。”

    “是真的,他確實在那條禁忌之河中活了下來,那條河自虛空中流淌下來,歸于虛空之中,流向虛無。”金魁說道,十分肯定。

    “真若如此的話……這個人不一般啊,他是怎麼活下來的?”納蘭諾問道。

    “來自虛無之中,有人出手,保他一命。”金魁說道。

    “什麼!”

    “開什麼玩笑!”

    “這不可能!”

    這一下,好幾個人站了起來,其中包括那位英俊男子,說道︰“這根本是無稽之談,虛無之中怎會有生命?”

    “金兄,這個消息準確嗎?”有人問道。

    金魁點點頭,道︰“千真萬確,確實有這麼一回事兒,雖然我未親眼所見,但當初很多人都見到了,虛無之中有一人,以莫大的法力,將那條禁忌之河的河水倒流,而那個人也因此活了下來。”

    “嘶!”

    听到這番話,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吸涼氣。

    有人在虛無之中出手,而且讓禁忌之河的河水倒流,這得需要多麼強大的手段才能做得到啊,簡直聞所未聞。

    那條河,連他們古地中的一些大人物都不敢染指,充滿了不詳,誰見到了誰躲。但是竟然有人能于虛空之中截斷那條河,令其倒流,這到底是什麼禁忌人物?

    “金兄說的那個人是誰?”納蘭諾問道。

    “就是三界試煉場開啟之前,被你們追殺的那個聖體少年。”金魁說道。

    “是他!”

    在場的人中,有人眯起了眼楮,但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那些後來到場的古地中人都不知道這麼一個人,只有極個別一些人听說過他。

    “哈哈哈哈哈,我當是誰,那個少年我听說過,不過爾爾,他不是已經死在了不祥之種嗎?”這時候,站在那英俊男子身後,那生有神靈羽翼的男子說道。

    “是那個人……我也听說了,據說他在聖體道路上有了過人的成就,但是發生了不詳,被我界中人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最後下落不明,估計是活不成了,就是他引來了虛空劫嗎?”紫衣女戰神說道。

    “原來如此,看樣子他在那條禁忌之河中保住了一命,卻並沒有多麼好過,最後還是死在了不祥之中。”

    提起了那個聖體少年,有人認識,有人不認識,那些洪荒家族的絕代天才們對此都保持沉默,因為他們沒見過,所以對這件事兒也不好妄加評判。

    “這麼一個人……有禁忌人物保他一命,卻讓他就這麼死掉,圖的什麼,這里面有古怪。”納蘭諾則是黛眉一簇,幽幽嘆息道。

    “好了,不說那個無關緊要的人,一個死人不值得我們商議,倒是說說這塊石板吧,仙子可知道上面記載為何物?”贏宙問道。

    一時間,眾人不再探究這個話題,而是把注意力重新聚集在這塊青石棺蓋上面。

    這青石板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符文,十分古老,人們目光望去,感覺這些符文像是有神秘的力量一樣,將他們深深吸引住。

    納蘭諾說道︰“是一部古老的仙經,可能是仙王經卷。”

    “我靠!”

    “真的假的!”

    此言一出,眾人忍不住眼熱,這上面記載的竟然是仙王經卷?那可是無價之寶啊,這種東西在洪荒家族中都沒有多少。

    一部普通的仙經,不會引來這些洪荒家族的傳人覬覦,但若是一部仙王經卷,那就另當別論了,其價值不知道要超越一部普通的仙經多少倍。

    不要說是他們這些年輕人,就算是老一輩的人物來了,都要忍不住眼熱。

    納蘭諾說道︰“可惜,上面是以古老的符文撰寫的,我只能看懂一部分而已,今日讓大家前來一起觀摩,我不是吝嗇的人,誰能將其洞悉,將是大造化,我也不會要求他公布與眾。”

    “納蘭仙子放心,如果我們能破譯,即便不告訴別人,也一定會告訴仙子。”那位英俊的男子說道。

    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即便納蘭諾嘴上這麼說,但是真要是有人破譯出來了,好意思不告訴人家嗎?

    畢竟這塊石板是納蘭諾費盡心思打撈上來的。

    “即便是仙王經卷,恐怕也是殘缺的吧,只有棺蓋,石棺卻不在這里。”金魁說道,眼中碩碩放光,在觀摩那些符文。

    “若是仙王經卷,哪怕是半部,也讓人受益匪淺。”另一人說道。

    一時間,有些人按耐不住,走上前去觀摩,圍著這塊青石棺蓋轉了一大圈,最後全都在皺眉。

    這符文太過古老了,徹底的難住了他們,如此古老的符文,即便是精通符文的老怪物,都不一定都能熟知。

    “哥,我看你的符文造詣遠在這些家伙之上,能看出來什麼嗎?”這時候,帝小曼忍不住說道,她並沒有掩飾自己的聲音,很多人都听到了。

    “一部分。”孫聖說道。

    這一下,很多人都把目光望來,這些古地中人眼神冰冷,他們本來就對孫聖來到這里充滿了成見,如今竟然還在他們面前評頭論足大言不慚,實在是讓這些人氣不打一處來。

    “你在胡說什麼,這里哪有你們說話的份,退下!”有人呵斥道,為一位年輕天才,光芒萬丈,眼中吞吐著寒光,鋒銳無比。

    這人風采超凡,身著金色寶衣,身上可謂是珠光寶氣,尤其是手中的那口仙金折扇,有仙道圖影銘刻在上面。

    “干什麼?吼什麼吼,你們看不懂,就不興許別人看了?”帝小曼冷聲道,這丫頭脾氣一向不好,很不給面子的呵斥道。

    “小姑娘,分清楚尊卑,看清楚自己的地位。”那珠寶光氣的青年冷笑道,搖晃著手中的仙金折扇。

    “別風騷的搖你那破扇子,你很熱嗎?裝什麼裝!”帝小曼翻著白眼說道。

    那珠光寶氣的青年眉頭緊皺,眼中寒光閃爍,冷哼道︰“你們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我界不管是神通,還是符文,亦或者是其他的傳承,都源遠流長,有著百萬年的香火了,你們區區沒落一界的人,懂得一點點的符文之術,就敢拿出來賣弄,讓人笑掉大牙。”

    其他一些古地人的臉色也不好看,目光冰冷的盯著孫聖他們。

    他們都看不懂這上面的符文,但這一界的一個人卻想要在他們面前指手畫腳,他們怎麼能容忍。

    其中一些人冷笑,他們早就看這個面具男不順眼了,正愁找不到機會打壓呢,沒想到他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這不是自取其辱是什麼?

    “幾位,說話分清楚場合,這里是你們大言不慚的地方嗎?”那名英俊男子冷哼一聲說道,他身穿藍色仙衣,超凡脫俗。

    在他身邊,那位紫衣女戰神、贏宙和生有神靈羽翼的男子也是一臉諷刺的笑容。

    此刻,納蘭諾的目光也望了過來,在孫聖的身上打量,眸子中多了一層異樣的光彩,不知道在沉思著什麼。

    “我老哥的符文之術,全都在你們之上,你們看不懂,不代表我們看不懂,還是乖乖讓開吧,別在這里丟人現眼了。”帝小曼嘴下不留情,對這些洪荒家族的天才趾高氣揚,比他們還要驕傲。

    這不禁讓很多人惱火,他們都出身高貴,本應該傲然一切,卻被這一界的生靈以這般語氣對待,怎能容忍?

    “哼哼,也不知道是誰在這丟人現眼,區區沒落一界的生靈,懂得一些小伎倆就敢出來賣弄?退下吧,這里豈有你們來指手畫腳?”那位紫衣女戰神說道,總算找到機會打擊孫聖了。

    “沒錯,誰都有資格,唯獨他不行,本來他就不應該出現在這里。”贏宙也說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