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89章 道祖和納蘭家

第989章 道祖和納蘭家

    鴨子船上,孫聖和納蘭諾對面而坐,納蘭諾是一位仙子,紫衣妖嬈,仙姿玉骨,肌膚瑩白,堪稱完美無瑕,仿佛在她身上找不出來任何一絲的缺陷。

    “我們十天後啟程,最遲也得七天吧,七天之內,我能保證把石板上的仙王經卷翻譯出來。”孫聖鄭重的說道。

    “七天……好!總算是來得及。”納蘭諾點點頭說道,即便是她,對仙王經卷也十分動心。

    “我想去玩滑梯。”孫聖道。

    納蘭諾笑道︰“好吧,最近這些天,你可以留在這,或者是把那塊石板帶回摘星樓也行。”

    “不用,我就在這里吧。”孫聖說道。

    “還有一件事。“這時候,納蘭諾突然望著孫聖,眼中多了一抹異樣的光彩,道︰“我曾去過不周山的那處修行聖地,當初道兄你在那里布置過符文法陣,我曾研究過。”

    孫聖心中一動,不知道納蘭諾怎麼會說出這樣一番話。

    “是九道秘卷吧。”納蘭諾這句話更是語出驚人。

    孫聖勃然大驚,他總算是明白了,恐怕這就是納蘭諾這次邀請他參加群仙宴的目的,她竟然知道九道秘卷,那可是他身上的秘密。

    “道兄,實不相瞞,我也修行過九道秘卷上的符文之術,但是不全面,所以,我能看出道兄在不周山那個地方布置的符文遺留,是出自九道秘卷的。”納蘭諾說道,雖然她在笑,但是孫聖感覺,好像是在質問自己一樣。

    納蘭諾也修行過九道秘卷,這讓孫聖很是吃驚,難怪她也能看懂一部分這石板上的內容。

    這次納蘭諾之所以邀請他來參加群仙宴,並且當中展示那塊青石棺蓋,目的就是為了確認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懂得《九道秘卷》中的符文。

    “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孫聖認真的說道,心中暗暗警惕。

    他心中好奇,九道秘卷是紫衣道祖的絕學,絕對不會外傳出去的,納蘭諾是怎麼學到的?

    “恕我直言,從道兄你布置的法陣來看,你是否修行過完整的《九道秘卷》?”納蘭諾似乎不善于拐彎抹角,說什麼話都是直來直去的。

    孫聖猶豫了一下,最後點點頭,對方修行過《九道秘卷》,有些事情瞞不了她。

    不過孫聖還是問道︰“你真的修行過《九道秘卷》嗎?”

    納蘭諾嘻嘻一笑,帶著一抹頑劣之色,不再像在外人面前一般那麼高貴驕傲,她縴縴玉指揮動,一連串在空氣中凝聚出來十幾道符文。

    沒錯,那確實是出自《九道秘卷》的符文之術。

    “你想問什麼?”孫聖嘆了口氣,看來這次糊弄不過去了。

    “《九道秘卷》是當年叱 風雲的第一道祖的絕學,雖然現在古地中杜絕一切談起那個人的事跡,但我納蘭家,和第一道阻的淵源頗深。”納蘭諾說道。

    孫聖表面平靜,但內心中卻驚訝到了極點,納蘭家和紫衣道祖有關系?是什麼關系?道祖連《九道秘卷》都傳給了納蘭家,恐怕這關系不一般吧。

    納蘭諾看了一眼孫聖的表情,繼續說道︰“當年,我的姐姐和那位道祖是舊相識,雖然姐姐現在入了佛門,成了菩薩,但每年都會去一個地方悼念那個人,我想他們以前關系肯定不一般,這九道秘卷的符文,是當初道祖傳給我姐姐的,後來姐姐教給我了一部分。”

    “你等會?你姐姐?你姐姐和道祖是同一時期的人物?恐怕修行歲月不少了吧,而你只有十七歲……這姐妹的年齡差是不是有點大?”孫聖道。

    納蘭諾笑嘻嘻道︰“那有什麼的,我父母生了我姐姐之後,隔了很久才生的我。”

    “你老爹真實老當益壯啊。”孫聖無語道。

    “去你的。”納蘭諾嗔道。

    其實這沒什麼,修行之人,有的萬年之載甚至幾萬載才會想要留下血脈,基本上半生的時間都用在了修煉上。

    總之,現在孫聖心中很不平靜,原來納蘭家的一位大小姐,曾是紫衣道祖的故交,他們交情絕對不一般,不然道祖不會把《九道秘卷》傳給對方。

    而納蘭家的那位大小姐,竟然成了一位菩薩,那可是聖者啊,距離上古大聖只差一步之遙了。

    “道祖已經隕落了,你的《九道秘卷》是跟誰學的?”納蘭諾終于問出了這句話。

    這才是她把孫聖邀請到這里來的主要目的。

    這一下,孫聖難辦了,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當然不能全盤托出,因為這涉及到了神荒骨,這個秘密是絕對不能泄露的。

    但是他要怎麼解釋《九道秘卷》呢?總不能說,其實我是道祖的轉世,這里面涉及的因果太大了,自然也不能說。

    而且很多事情孫聖自己也鬧不明白的……

    “仙子心中有什麼答案,不妨先說說看。”事到如今,孫聖只能故弄玄虛了。

    “我很討厭這種說法。”沒想到,納蘭諾卻是微微嗔怒,道︰“我並無惡意,只想弄清楚,希望你信得過我,如果不能說,我也不強求,我不喜歡那種故弄玄虛的話。”

    孫聖無語,差點忘了,其實納蘭怒還是個十七歲的少女,性格還有些小叛逆,不能像對待其他人一樣對待她。

    孫聖嘆了口氣,道︰“我實在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說起。”

    “那好,換我問你吧,你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可以嗎?能說的就說,不能說的你可以搖頭。”納蘭諾說道,看來她真的很在意這件事。

    “好吧。”孫聖點點頭。

    “道祖已經隕落了是嗎?”納蘭諾問道。

    “是。你們古地的人應該比我清楚。”孫聖道。

    “你見過他是嗎?”納蘭諾繼續問道。

    這個問題,孫聖選擇了搖頭,不確定怎麼回答。

    他沒有見過真正的道祖,只是見識到了分身而已,甚至可以說,他自己就是當年的道祖,也可以說不是。

    “你是他的傳人嗎?”納蘭諾再次問道。

    這一次,孫聖又搖頭了。

    納蘭諾沒有繼續追問,而是盯著孫聖,美麗的眸子中,充滿了光彩,比星辰都要明亮。

    “好吧,我心里已經有答案了。”納蘭諾說道。

    “我去,你都猜到啥了?”孫聖心中狂吼,但是沒有問出來。

    最後,納蘭諾嘆了口氣,翩然而起,躍出了鴨子船,她立在平靜的水面上,水中倒影映照的她更加修長而美麗。

    “其實,我只是想知道關于那個人的一些事,因為我姐姐始終懷疑他並沒有真的逝去,也許在天地間的某個角落,他還在……”說完,納蘭諾翩然而起,留下一句話︰“道兄請隨意吧,如果有問題隨時叫我,我就在這里修行。”

    “仙子等一下。”孫聖喚道。

    “還有何事?”納蘭諾回頭。

    “你姐姐……叫什麼名字。”孫聖猶豫了一下問道。

    “納蘭欣,不過她現在入了佛門,人稱妙然菩薩。”納蘭諾說道,而後頭也不回的遠去。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