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91章 再入禁忌之河

第991章 再入禁忌之河

    “轟隆隆”

    一條河流橫亙在虛空之中,與虛空之內流淌,水流湍急,有浪濤卷起,能把蒼穹擊碎,蘊含著一股驚人的力量。

    “這就是那條河”此刻,即便是這些洪荒家族的人,都忍不住震驚變色。

    他們過去也只是听說過這條河,並未親眼見到,如今站在這條大河前,眾人全都感覺到心驚肉跳。

    這是一種本能,這條大河之中並沒有什麼恐怖的力量散發出來,但是不知為何,站在它的面前,卻有一種發自內心的震撼和恐懼。

    河水中,漂浮著一具具尸體,這些尸體沒有一個是完整的,都是殘肢斷臂。但是,這些殘肢斷臂卻在發光,有的散發出旺盛的神機,或者是仙道氣韻。

    證明他們生前,都是蓋世強者,是天神和真仙,甚至有可能更加強大。

    “我們沒有辦法下去”納蘭諾說道,她來過這里,清楚一切,道︰“之前,我第一次來這里是,曾是三人一同前往的,另外兩人是我的同族,他們嘗試著進入這條河,可惜被化在了里面,血肉蕩然無存。”

    聞言,沒有人不變色的,這里果然很恐怖,活人進去能化的尸骨無存。

    “我們帶來了幾件秘寶,可以嘗試一下,仙子你說具體在哪個位置,我們打撈。”另外一位洪荒家族的天之驕女說道。

    這位女子同樣很美麗,姿色比納蘭諾稍遜一籌,但也是國色天香,傾國傾城,她來自洪荒家族蔡家,名叫蔡子清,修為不弱,在元一境有著過人的成就。

    “就在那個區域,但我不確定石棺是不是也在那邊。”納蘭諾指出了一個方位。

    幾人全都在皺眉,只有大概的位置嗎這太不好辦了,要知道,即便是以秘寶探尋,十有**秘寶都會損毀在其中,他們沒有辦法嘗試,只能鎖定住準確的位置,一口氣打撈上來。

    但是如何鎖定位置連納蘭諾都說不出個具體地方。

    “可惜,水太深,即便是神眼都無法望穿。”一人說道,生有一顆神目,但卻看不透這條河。

    孫聖也動用符道天眼了,但是也沒有看出究竟,這條河中,有一種神秘的氣機給籠罩住了。

    “這可怎麼辦只能以秘寶嘗試了,拼著損毀幾件,說不定能找出具體位置。”蔡子清說道。

    “如果一直找不到呢我們也只是帶來了幾件秘寶而已,禁不住消耗。”另一位洪荒家族的天才說道。

    這確實是個比較麻煩的問題,要知道,一件秘寶是十分珍貴的。這些人手中的秘寶,都是臨行前家族的長者賞賜的,每個人也就只有一件而已,珍貴無比。

    若是平白無故的就這麼損壞了,他們怎能不心疼

    “聖兄,你有什麼見解”納蘭諾詢問孫聖。

    孫聖皺著眉頭一直不說話,他目光盯著那湍急的河流,河水雖然在流動,但是孫聖總感覺哪里不對勁兒。

    最後,他發現這條河的河水流向很成問題,它們並不是朝著一個方向流動的,忽而往左,忽而往右,很不規律。

    “我想下去看看。”孫聖突然說道。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全都是臉色一緊,什麼下去看看難道他不知道這條河有多麼恐怖嗎納蘭諾之前說過,她的兩個族人進去之後,當場被化的連渣子都不剩,估計就算是天神來了都不敢進去。

    “老哥,你瘋了”帝小曼說道,拽住孫聖,生怕他犯渾。

    “別胡說八道,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蔡子清也瞪了他一眼說道。

    雖然孫聖的死活他們並不在意,但是這個人有大用途,一旦石棺打撈上來,需要他才能翻譯上面的古老符文,若是死在這里,那就前功盡棄了。

    “等等,不是不可能”金魁卻抬了抬手,朝著孫聖看了一眼,道︰“難道你們忘了嗎他進入過這條河。”

    聞言,眾人不禁一愣,很快的想到了不久前他們在談論的事情,就是這個少年,曾經渡虛空劫,招惹到了禁忌之河降臨,當時他可是活著從禁忌之河中走出來了。

    雖然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手段,不過沒準兒這個少年真的可以抵抗這條河流中的力量。

    “我得下去試試。”孫聖再次說道,似是發現了什麼。

    “我不同意”帝小曼呵斥道,不想讓孫聖犯險。

    納蘭諾沒有說話,也是心思重重,盯著孫聖看了又看,她也不確定孫聖是否真的有那麼把握。

    但是這個少年當初確實從這條禁忌之河中活著出來了。

    “沒事,如果情況不對,我立刻就回來,那頭傻牛說得對,我曾進去過,也許有抵抗性。”孫聖說道,想要去嘗試。

    另一邊,金魁听到孫聖這麼稱呼自己,不禁暗暗咬牙。

    最後好說歹說,帝小曼總算是同意孫聖去嘗試一下,孫聖深吸一口氣,下一刻,聖靈戰衣出現在他的身上。

    月白色的戰衣,充滿了聖潔的氣息,有仙道氣韻纏繞在上面,頭戴白玉冠,兩根翎羽彎向蒼穹,戰袍獵獵,此刻穿在在孫聖身上,說不出的超凡脫俗,像是一代戰仙一般。

    聖靈戰衣有損,但是不久前,孫聖在不周山的聖地中,借助那塊奇石上散發出來的混沌之氣修補了一二,雖然內部還是存在著一些問題,但毫無疑問,這件戰衣已經比過去更加強大了。

    “好奇特的戰衣。”那些洪荒家族的天才忍不住驚呼,不少人看的眼熱,知道這是一件好東西。

    但是很快的,這些人便緊張起來,孫聖已經朝著那條禁忌之河走去了。

    他們站在岸邊,緊張地關注著,望著這位少年人一步一步朝著禁忌之河走去。

    “轟隆隆”

    水流聲震天,疑是銀河橫掛蒼穹,浪濤擊天,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力量。

    孫聖像是一位戰仙,來到了這條禁忌之河前,下一刻,他猛地一咬牙,踩進了河水中。

    驟然間,他感受到了,有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向他侵蝕而來,這種感覺很熟悉,就如同當初渡虛空劫一般,這水流,仿佛可以沖刷掉他的一切生命力。

    “嘩啦啦”

    下一刻,孫聖的法體現出來,一條條法則神鏈從體內飛出,纏繞在他的身體周圍,散發出聖潔的光澤。

    這是虛的力量,說不定可以阻擋住這條禁忌之河對自己的傷害。

    與此同時,聖靈戰衣也在發光,阻隔這股力量,竟然真的起到了作用。當然,聖靈戰衣是一部分,最主要的,是孫聖的法,擋住了禁忌之河的傷害。

    果然奏效了

    孫聖欣喜,而後不再停留,趟著河水進入其中。

    “這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岸邊上,那些洪荒家族的人驚呼,沒想到他真的成功了,擋住了這禁忌之河的力量,成功邁了進去。這在他們看來,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幕啊。

    要知道,這條河即便是天神來了,恐怕都不敢進去,這個少年卻能來去自如,當初更是從這條河中活著踏出來。

    一時間,很多人心中無法平靜,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這條禁忌之河,讓多少大人物忌憚,而今一個少年卻能平安的出入,這不符合常理。

    這個少年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能從這條河中活著出來,而今再次進去,依然擋住了這條禁忌之河的力量。

    “是那件戰衣,一定是那套戰衣的作用,只要有那套戰衣,我們誰都可以進去。”陸鯤眼熱道,心理很不平衡,有嫉妒,有羨慕,還有貪婪之色,盯著孫聖身上的戰衣。

    “不,不僅僅是那套戰衣,是那些法則神鏈,那是他的法的力量。”納蘭諾說道,美眸中異彩閃爍。

    “沒錯,確實是,是他的法擋住了禁忌之河的力量”蔡子清也說道,充滿了不可思議︰“怎麼會如此這個少年的法,到底是什麼力量,為何能擋住禁忌之力”

    “我想跟那場虛空劫有關系。”金魁沉吟了片刻,開口說道︰“他在虛空劫中超脫出來,在這條禁忌之河下活了過來,他的法,可能因此產生了抵抗力。”

    眾人不禁點頭,也只有這個說法能說的過去,不然那就太恐怖了。

    他們當然不會想到其實那是虛的力量,因為那種力量太過于神秘了,幾乎不可在世間顯化,常人怎麼可能掌握那種力量。

    帝小曼松了口氣,看到孫聖沒事她就放寬心了,而且一改不久前的擔憂,叫嚷道︰“老哥,那一截天神手臂上有個戒指,擼下來。”

    “哦,好。”孫聖點點頭,趟著水走過去。

    有一截天神手臂,依然在發光,充滿了旺盛的神機,其手指上,有一枚戒指,銀光閃閃。

    這一定是一件寶貝,能在這條禁忌之河中保留下來,而且經過了這麼多年依然光澤明亮,豈會是凡物

    沒有什麼危險,孫聖成功擼下來了那枚戒指,丟給了岸邊的帝小曼。

    其他人眼神一陣火熱,知道這肯定是好東西,不然不會在禁忌之河中保留的那麼完好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