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92章拖下水

第992章拖下水

    銀色的戒指被丟了上來,帝小曼一把接住,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下,而後眼中光芒大亮,驚喜道︰“發大財了!”    這枚戒指果然不一般,本來帝小曼還以為是儲存物品的戒指,但一番研究後發現,這其實是一件秘寶,可以催動一次完美防御,雖然只有一次,但卻可以防御任何的攻擊。    有了這件秘寶,在交手的過程中,絕對能起到扭轉乾坤的地步,這讓帝小曼欣喜不已,當真是撿到寶了。    “是什麼寶貝?”其他人也湊了過來,一臉火熱之色。    帝小曼傲嬌的甩了甩頭,道︰“不告訴你們……老哥,我要那個手鐲,快快撿過來,就是你左手邊的那個位置。”    “哦,好。”孫聖道。    左手邊同樣飄著一條手臂,仙光碩碩,是一位仙人遺留下來的,其手腕處有個手鐲,同樣保存完好。    這條河流之中,漂浮著一些殘肢斷臂,有些殘肢斷臂上面,都佩戴著好東西。    雖然拿死人的東西不吉利,但對于修士來說,根本不忌諱這些。    古今多少知名的神兵利器,其實很多都是從一些古墓中或者是遺跡中挖掘出來,它們的主人不也一樣已經消亡,這些兵器成了遺物,可誰會在意這些?    “那邊那邊,那口劍鞘很不一般,撈上來研究一下。”帝小曼道。    眾人一陣汗顏,看著這對奇葩的兄妹,尤其是對帝小曼,他們當真是無語了,這少女剛才可不是這般態度啊。明明不久前還死活不同意自己的兄長下去,現在卻跟換了個人一樣,在那里吵吵嚷嚷,讓自己的兄長為她探寶。    很快的,這口劍鞘被扔了上來,同樣是一件神物,讓帝小曼樂的合不攏嘴。    “咳咳……那個,聖兄,能不能把那邊的那枚吊墜替我打撈上來。”連納蘭諾都舍棄了面子,對孫聖開口道,她也發現了一件寶貝。    孫聖趟著水走過去,這里面好東西確實不少,對一般人來說,這里是十惡不赦的大凶之地。但此刻對與孫聖,這簡直是無主的寶藏,他自己也打撈上來一些東西,偷偷私藏了,不被別人看到。    一枚玉吊墜被送了上來,納蘭諾在手中把玩,愛不釋手,這是一件神寶,價值無量,連一些老輩修士手中都不曾擁有這樣的寶貝。    “那個……兄台,能不能幫我……”蔡子清也忍俊不住,道︰“那邊那件軟甲,能不能幫我撈上來。”    “額,還有那邊的那口斷刀!”    “你身後那口匕首也不錯,麻煩幫我撈上來一下,多謝了。”    幾位洪荒家族的天才全都紛紛開口,他們也都看中了不少有趣的東西,奈何他們下不去,只能依靠孫聖帶上來,此刻不禁是客氣萬分。    孫聖心中微微不爽,特麼的,老子是來辦正事兒,怎麼成了你們的淘寶小能手了?    不過,礙于納蘭諾的面子,孫聖也沒說什麼,將這些東西撿起來,丟到了岸邊,反正是舉手之勞嘛。    陸鯤在一旁看的眼神火熱無比,各種咬牙,他也很想去撈幾件東西上來,但是奈何他和孫聖之前動過手,互相都沒啥好印象,此刻更是開不了口。    此刻看到人人都有寶貝到手,他卻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嫉妒之火不禁中燒。    同時他也憤恨孫聖的能力,憑什麼?憑什麼這個家伙可以自由的出入這種禁忌之地,而且此刻這麼的重用,連納蘭仙子都要賞識他。    金魁也在一邊看的心癢癢,他也看上了這條大河中的寶貝,但是幾次張嘴,都開不了口。    “看你那眼神,是不是也想要?”孫聖瞥了金魁一眼說道。    “我……你可以幫我嗎?”金魁猶豫了一下說道。    當初,金魁曾對孫聖展露過殺意,雖然兩人並未交手,但彼此關系並不和睦,此刻金魁自然也很難開口。    “看我心情,不過你可以先說說看你想要啥。”孫聖說道,像是精品店的店主一樣,一副隨便挑隨便選,我都能滿足你的樣子。    “那邊的……那枚金環。”金魁說道。    孫聖目光望去,果然,水中有一枚金色的銅環,浮而不沉,似金非金,似玉非玉,閃爍著光澤,有飛禽走獸,花鳥魚蟲的圖案描繪在上面。    “我真的發現你對圈圈狀的東西很感興趣,要不要給你找個犁讓你刨幾畝地。”孫聖取笑道,不過也沒 攏 焓紙 輝洞Φ囊幻鍛 啡」矗  稅渡系慕鸝nbsp;   “諸位,都差不多了吧,我要下去看看了。”孫聖說道。    他已經撈上來不少東西了,不過他是來尋找那口石棺的,仙王經卷更加重要,而且有件事,孫聖想要去確認一下。    “老哥當心一點。”帝小曼提醒道,雖然知道這條河無法傷到孫聖,但孫聖要深入其中,她還是很擔憂的。    孫聖揮了揮手,什麼也沒說,而後一頭扎進了河水中,就這麼潛了下去。    岸邊上,眾人膽戰心驚,這少年真實藝高人膽大啊,就這麼潛下去了?都不說先試試水?即便是這禁忌之河的力量傷不到他,但現在他可是深入其中啊。    剛才打撈東西的時候,充其量是在淺水的地方而已,現在他可是要潛入到深水區了,那里的力量一定更加可怕。    ……    水中,孫聖渾身發光,聖靈戰衣保護著他,身體周圍更是有法則神鏈一圈圈的纏繞,讓他不受禁忌之河力量的沖擊。    確實,這水深處,情況不容樂觀,這里的力量更加的可怕,若非是有法則神鏈和聖靈戰衣的雙重保護,即便是孫聖,都不敢說一定能安全的進入這里。    孫聖沒有潛得得太遠,而是在水中觀察下面的暗流,她總覺得有些古怪。    按道理說,這條禁忌之河不可能在某個地方存在太長的時間,但這條河卻能在這里耽擱這麼久,這說不通。    而且,這水流動向也充滿了古怪,飄忽不定,並不是朝一個方向流動的。    直到過去了許久,孫聖終于眼前一亮,暗道︰“果然如此!”    當下,他朝著水面沖去,從水里鑽了出來。    岸邊上的眾人都已經等的不耐煩了,孫聖一進去就是半個時辰,他們還真以為他死在了里面。    “老哥,你無礙吧。”帝小曼趕緊問道。    “沒事,不過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孫聖說道︰“這條河被擱淺在這里了。”    “擱淺?什麼意思?”眾人不禁納悶兒道。    孫聖臉色凝重,道︰“換句話說,這是那條禁忌之河沒錯,但是只是其中的一段,不知為何,這一段被截斷在這個地方,其實真正的禁忌之河,早就已經歸于虛無之中了。”    “你是說……這不是那條完整的禁忌之河?”納蘭諾驚異道。    孫聖點點頭,道︰“確實是這樣,想必那條禁忌之河流淌過這里,卻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控制,將其中一截留在了這里。”    聞听此言,眾人全都是心思沉重,如果是這樣的話,恐怕這個地方不簡單。    那禁忌之河十分恐怖,竟然有人能將其截斷,而且把這一截禁忌之河留在這里,必然有什麼目的。    “哼!你在里面呆了這麼久,就發現了這個問題?誰相信?說!是不是發現了什麼重要的線索,隱瞞不報,想要自己私吞。”陸鯤冷笑道。    他對孫聖恨得牙根癢癢,但是卻不能奈何對方,而且也嫉妒孫聖的作為,讓驕傲如他,不能容忍這種屈辱,總想著找孫聖的麻煩。    “是啊,我確實發現了重要的線索。”孫聖斜睨陸鯤一眼,知道他是故意找茬,冷冰冰的說道。    “說!你發現了什麼!”陸鯤喝道。    “你老媽睡在下面,說想你了,讓你下去見他!”孫聖說道,而後伸手一揮,“嘩啦啦”一條法則神鏈飛了過去,當場纏繞住了陸鯤的腳踝,而後猛地用力一扯。    陸鯤慘叫一聲,根本不會料到孫聖來這一招,當場被重重的摔在地上,隨後被法則神鏈托著就要往禁忌之河里面啦。    “啊!!不要!不!!”陸鯤當場嚇傻了,他可沒有孫聖的那種本事能安全的進入禁忌之河。    若是真的被拖下去,估計他會被化的灰飛煙滅,連渣子都不剩。    “不!不要!我不要進去!”陸鯤嚇得臉色鐵青,死死的抓住地面,但還是被法則神鏈拽著走,他的十指在地上劃出深深的溝痕,劇烈的掙扎著。    “來嘛孩子,別害羞嘛,你老媽可想你了,你不去見她可太不孝順了。”孫聖站在河水中,拽著陸鯤往里河托,心中冷笑,跟我作對?老子玩兒死你。    “不要啊!放開我,快放開我,我不能進去。”陸鯤瘋狂的大小,被嚇破膽了,雙手在地上劃拉,扒出來一個大坑。    “你知錯了嗎?”孫聖冷聲道。    “我知道錯了,你放開我,我相信你的話。”陸鯤這時候還哪敢逞凶啊,他知道這個少年十分狠辣,萬一真的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拖下水,那他真的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沒事兒別站出來瞎bb。”孫聖冷笑一聲,“嘩啦”一聲收回了法則神鏈。    陸鯤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從地上掙扎起來,怒視著水中的孫聖,瞳孔中滿是猩紅的血絲,拿手點指著孫聖“你……你……”的說不出話來,完全被氣瘋了。    “行了,陸鯤你先別鬧了,如果事實是聖兄所說,恐怕這件事就不簡單了。”納蘭諾瞥了陸鯤一眼說道。    其他人也都是埋怨的看了陸鯤一眼,連與他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人這一刻都不幫著他,像是在責怪了犯了什麼大錯一樣,反倒是去支持孫聖,這不禁更加讓陸鯤窩火到了極點。    “截下一段河流不可能,我覺得應該是故意將禁忌之河的河水拘禁在這個地方,到底是做的?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他意欲何為?”蔡子清說道,黛眉也緊緊地皺在一起。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