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99章 道盟的旨意

第999章 道盟的旨意

    “他是誰?軒轅兄你認得嗎?”有人問道。 ,

    軒轅敗天臉色陰冷,道“他就是那個面具人,佔據人王城摘星樓的那個家伙,殺了幾位我們洪荒家族的天才。”

    “哦?”

    聞听此言,在場的人都露出了異樣之色,他們或多或少也听過這個人,雖然是這一界的生靈,但實力卻頗為不俗,斬了好幾個古地的年輕高手,如果他是這一界中年輕一輩的典範絲毫不足為過,是這一界中,年輕一輩輩的最強者。

    “原來就是他。”甦牧道,露出饒有興趣之色。

    夏侯宣則是冷哼一聲,道“破天也是這一界最強而已,這不是你自傲的本錢,你還敢殺我們的人,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

    “表姐。”甦牧抬手制止了她,道“既然是納蘭仙子的朋友,這個面子一定是要給的,不過那位姑娘……我很感興趣。”

    著,甦牧的眼神再次看向了帝曼,似是將其當成一塊寶一樣,看個不停。

    這不禁讓其他人一陣錯愕,往日里,甦牧從來沒表現出對哪個女人這麼有興致過,都是其他女人主動投懷送抱的,沒想到這一次甦牧竟然這麼主動。

    這不禁讓坐在他身邊的一些女子不樂意,包括夏侯宣在內,臉上全都露出了嫉妒之色。

    “敢問姑娘,你修的可是神魔之法?”甦牧問道。

    “是有如何?”帝曼道。

    聞言,甦牧眼中一亮,包括那位夏侯宣也都是神色一動,詫異道“什麼,修有神魔之法的女人,表弟,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終于認識到一個修有神魔之法的女子了,這正適合做你的爐鼎。”

    “你什麼?”孫聖抬起頭來。

    可以,夏侯宣話毫不忌諱,不是她不會看場合,而是她太自傲了,根本沒把孫聖他們當做一回事兒,也不會顧忌他們的顏面。

    甦牧笑著點點頭,道“我確實需要這麼一個女孩子來做爐鼎。”

    孫聖坐在一邊,眯起了眼楮,殺意浮動,對方這般我行我素,讓很十分看不慣,竟然還打起了自己妹妹的注意,要將她當做爐鼎?此刻,孫聖內心已經冰冷到了極點,他倒要看看這幫家伙想要做什麼?如果敢傷帝曼一根汗毛,他不得要在這里大開殺戒。

    “甦公子,你們未免太過分了!”這時候,納蘭諾接站了起來,道“他們是我的朋友,甦公子這麼不給我面子,我看我們也沒必要呆下去了,告辭!”

    完,納蘭諾轉身就要離開。

    “納蘭仙子別沖動,玩笑話而已。”甦牧趕緊道。

    其他人也趕快勸阻,沒想到納蘭諾反應這麼大,本來他們只以為這對兄妹跟隨在納蘭諾的身邊,充其量只不過是下人而已,納蘭諾顧忌面子,他們是朋友。

    但沒想到,納蘭諾真的很看重這對兄妹,竟然如此激動,不惜和甦牧撕破臉皮。

    “坐下坐下,大家有話好好嘛,甦公子是在開玩笑的。”有人上來打圓場。

    “很好笑嗎?”孫聖冷哼。

    蔡子清道“聖兄雖然是這一界中人,但對我們都有救命之恩,他曾帶我們在迦樓羅的爪牙之下逃生。”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用詫異的眼神望著孫聖,這段時間那頭強大的迦樓羅鬧得怨聲載道,他強大得不可思議,三拳差點擊殺了一位天神,可謂是窮凶極惡。

    但凡是與這頭迦樓羅對上人,非死即傷,沒有誰能逃得掉,即便是天神都險些被擊殺,更何況是他們這種年輕一輩的人了。

    而這個少年,竟然可以在迦樓羅的爪牙之下安全逃生,而且還帶著這麼多人,他的本事有這麼大嗎?

    當然,如果被他們知道其實那頭迦樓羅就是他們放出來的,不知道這幫人會作何感想。

    “蔡姑娘,就算是想要往某人臉上貼金,也不用搬出這麼虛假的套詞吧。”夏侯宣自然不相信,此刻陰陽怪氣的笑道。

    “你覺得我們有那個必要嗎?”蔡子清冷笑道,對夏侯宣也很看不慣。

    夏侯宣臉色陰狠,她跟隨在甦牧身邊,與甦家關系密切,身份也跟著水漲船高,普通的洪荒家族的天才她都看不上眼,最討厭別人頂撞她。

    “點正事吧,甦公子把我找來具體是為了什麼。”納蘭諾道,不想在這個話題上深究。

    甦牧道“其實我召集大家來這里,是為了商討深入禁忌堡壘的事情,正好有人稟報納蘭仙子來了,于是把仙子也請到了這里,商量對策。”

    “不知道甦公子都掌握了哪些情報。”納蘭諾問道。

    他們剛到這里,自然不如甦牧了解的充分。

    當下,甦牧將這座禁忌堡壘的情況簡單的闡述了一下。

    這座存在于虛空中的禁忌堡壘打通沒多長時間,但是並未徹底貫通,最關鍵的地方依然被封閉著,那座斷裂的仙橋,極有可能就在這個地方的最深處,但是那頭強大的迦樓羅在那里,坐鎮在那個地方,他似乎也想深入其中,打那座仙橋的注意。

    “那頭迦樓羅也想得到仙橋?”納蘭諾有些驚訝道。

    一位洪荒家族的天才點點頭,道“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應該如此,那頭迦樓羅佔據了重要的地方,一旦那個地方被徹底打通,那座仙橋不定會落在他的手中。”

    “這……”蔡子清臉上變顏變色,道“我們來到這里的最終目的,就是打探那座仙橋的下落,如此一來……那頭迦樓羅也要尋那座仙橋,我們根本不是對手。”

    “那幾位前輩怎麼?”納蘭諾再次問道。

    這次來到試煉場的,有幾位天神和真仙,估計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

    甦牧道“他們已經把消息傳回了古地,不久之後,我們那一界便會有大人物來這里,那座仙橋絕不會落在那頭大凶的手中的。”

    聞言,眾人這才放下心來,他們都知道那座仙橋意義重大,如果被這頭大凶給搶走,對已他們這些洪荒家族來將是巨大的損失。

    “還有一則消息傳下來。”這時候,夏侯宣道“與其是消息,倒不如是一則旨意。”

    “旨意?是何旨意?”納蘭諾問道。

    夏侯宣道“是來自道盟的旨意,讓我們留意一個人。”

    “留意一個人?道盟有什麼在意的人在這一界?”蔡子清驚訝道。

    “具體不明,但是這個人貌似來自更低等的界面,應該是個男的,目前我們只知道這麼多訊息,只要找到這個人,必須要鎮壓,帶回去听候落。”甦牧道。

    這句話,對別人來沒有什麼,但孫聖內心卻如遭雷擊,他們要找一個人?來自低等界面,這不禁讓他想到了自己,看來自己的擔心真的成真了,古地的那幫人在尋找他。

    帝曼也是內心怦然一動,她想到了不久前孫聖對她的話,心中也大概的猜測,難道古地要找的人就是自己的老哥?

    “竟然有道盟在意的人在這里,而且還是來自更低等的未免,這台匪夷所思了。”有人這般道,有些難以相信。

    “有這個人是什麼身份嗎?”蔡子清問道。

    甦牧道“具體消息不明,只知道這個人身上,攜帶著讓道盟看中的東西,他來自低等位面,一旦找到,不惜余力的鎮壓。”

    這一刻,孫聖更加肯定了,對方要找的人必然是自己,他身上攜帶著神荒骨,這是他的大秘密,但卻不曉得為何暴漏了。

    難道是青牛在古地那邊生了什麼不測,泄露了這個秘密嗎?連古地至高無上的道統都在打神荒骨的注意。

    “這可就難了。”金魁道“據我所知,這一界,確實有幾個來自下界的人,但是都已經下落不明了,而且不止一人。”

    “無論如何,必須找到那個人。”甦牧道。

    孫聖心中暗道僥幸,他來自下界,知道的人並非很多很多,神域各族的人有對他了解的,但這些來自古地的人並不知曉這一切,包括金魁,也對他的具體來歷沒有調查過。

    但是,幾人他們已經有這個目的了,相信不久之後,自己的身份一定會被暴漏,他來自下界的消息是瞞不住的。

    “老牛到底在古地做了什麼?為何神荒骨的秘密會暴漏?”孫聖心中古怪。

    當初在下界的時候,有天人族大肆的降臨,不知道奉了誰的旨意,要去尋找長生殿,結果卻半途而廢,最後大批的天人族又撤回去了。

    也許從那個時候,神荒骨的秘密便已經暴漏了。

    那幕後的存在知道神荒骨並不在《長生殿》中,而是在外界,他們肯定得到了什麼重要的情報,而這個情報,肯定是和青牛有關系的。

    孫聖沒有話,內心盤算著一些計劃,這一次對他來是個大危機,不久之後他的秘密會被暴漏,到時候古地的大人物降臨,自己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