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00章 少女淒慘

第1000章 少女淒慘

    總之,孫聖現在要打起十二分的小心來,他清楚的知道一旦神荒骨的消息暴漏了,他將是什麼下場。

    “道盟那邊是秘密透漏了這個旨意,只是讓我們留意,能擒拿這個人就擒拿,若是不能,即便是把消息送上去,也會得到大大的賞賜。”夏侯宣這般說道。

    很快的,眾人的談論再次轉移到了這座禁忌堡壘上,不管如何,尋找那座斷裂的仙橋才是重中之重。

    “這里除了被迦樓羅佔據的地方之外,還有一些造化之地,可以成就無上功績,到時候我們過去走走。”甦牧說道。

    “不錯,這里有成仙的契機,雖然我們並不是太看重,但成全我們總比成全一些沒用的人要好。”夏侯宣很是自豪的說道,不經意間瞥了孫聖一眼。

    很明顯,她口中所說的沒用的人,是這一界的生靈。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表示贊同。

    “對了,最近我和表弟探訪一處古地,見到了一株桑道樹,取了一些葉子下來,眾所周知,桑道樹的葉子是無上珍品,用它來泡茶,品質極佳,能助人悟道,今日特地拿來招待各位。”夏侯宣說道。

    “桑道樹!”眾人一驚,連納蘭諾都有些訝異。

    桑道樹確實是難得的道根,盤坐在此樹之下,可以助人快速的悟道。而桑道樹的葉子,則是可以用來泡茶,哪怕是飲下一杯,都能讓人感覺到神清氣爽,道行精進。

    這種東西可是十分難得的,即便是在古地當中,都是有價無市的,只有一些大人物,才會收藏一些,但也不會太多。

    沒想到甦牧和夏侯宣竟然在這里找到了一株桑道樹,這可是大造化啊。

    “來人,讓那個小賤種送茶上來,我都快把她忘了。”夏侯宣吩咐身邊的人說道。

    旁邊一個人點點頭下去了……

    沒過多久,這古院落中走出來幾個人,這是幾位少女,清一色的全都帶著腳鐐和手銬,四肢被束縛了,手里托著一些茶具。

    這幾位少女,實際上也是甦家的人,只不過不算是完全的甦家血脈,有的可能是甦家的遠親,而她們都帶著腳鐐,不知道犯了什麼大過錯。

    其中有一位紫衣少女,身材瘦弱,嬌俏玲瓏,但同樣帶著腳鐐和鎖鏈,身上的衣服雖然已經破爛,但這少女依然面容白淨,縴塵不染,只是走起路來一瘸一拐,她的一條腿斷了,而且無法愈合,這條腿顯然已經被斷去了生機。

    一時間,不少人都被這位紫衣少女給吸引住了,即便是帶著鎖鏈和腳鐐,依然難以掩飾其清麗脫俗。

    “小賤種,趕快去給諸位斟茶!”夏侯宣冷笑道,直指這位紫衣少女,並且拍出一掌,隔空按在了那紫衣少女的後背上。

    那紫衣少女嬌呼一聲,腳步踉蹌,險些將手中的差距給撒了。

    “呵呵呵呵”夏侯宣小的花枝亂顫。

    眾人無不意外,這位紫衣少女可謂是清麗脫俗,不管是從氣質還是從相貌上,都絕非凡人,甚至她的修為也不弱,怎麼在甦家只是個端茶倒水的下人。

    而且,看夏侯宣的態度,似是極其厭惡這位少女,要知道,如果這紫衣少女只是普通的下人,以夏侯宣的身份,根本不會去正眼看她,但她現在卻刻意刁難,十分針對,可見這紫衣少女的身份有些古怪。

    “小賤種,不要撒了我們珍貴的桑道茶,不然賞你一千鞭子。”夏侯宣趾高氣揚的說道。

    甦牧微微嘆了口氣,無奈道︰“宣兒姐你真是的,何必跟這麼一個人過意不去?”

    “怎麼?莫非表弟心頭這丫頭了,這個小賤種,怎麼看怎麼討厭,她也配當甦家的血脈?”夏侯宣冷笑道。

    此刻,任誰都看得出來夏侯宣眼中的嫉妒之色,這紫衣少女確實比夏侯宣還要美麗動人,即便是神態憔悴,戴著枷鎖,依然難以掩飾其姿色動人,難怪夏侯宣要嫉妒,要格外針對她。

    “恩?”孫聖神色一動,盯著那紫衣少女,她此刻是側面對著孫聖的,卻讓孫聖感覺十分面熟。

    那紫衣少女給眾人一一倒茶送水,最後來到了孫聖的面前,當她看到孫聖的一剎那,這位紫衣少女當場楞住了。

    紫衣少女臉上的表情先是凝固,然後是不敢相信,最後明亮的大眼楮中,淚光涌動,直到最後,少女完全的低下了頭去,似是不敢正視孫聖的目光。

    “甦……甦菲!”孫聖難以置信。

    這位紫衣少女,竟然是甦菲!

    孫聖怎麼也不會想到,會在這個地方見到甦菲,而且是以這種形式。

    當初在下界的時候,孫聖听說甦菲被人接走了,前往另外一處天地。

    後來來到神域之後,孫聖也沒有得到關于甦菲的任何消息,沒想到,她竟然進入了古地,成為了甦家的人。

    這不禁讓孫聖想到了當初在下界時,她的師傅曾說過的話,甦菲的身份,和遠古時代的一座大家族有關系,當時他就提到了甦家。

    這就是說明,甦菲本來就是洪荒家族甦家的血脈,可為何會到了下界?為什麼會在下界成長起來?下界成型不過幾萬年,對所謂的洪荒家族,根本一點不了解,恐怕也只有只字片語,還不是眾人皆知的。

    但是現在,不是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甦菲去了甦家,可竟然落得這步田地,被人欺壓成這個樣子,往日里風采奪目的美麗少女,現在卻帶著腳鐐和鎖鏈,做著下人做的活,而且還要承受別人的謾罵?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甦菲真實甦家的後人,為何會被這般對待。

    “老哥,怎麼了?”帝小曼不禁問道。

    “聖兄……”納蘭怒也問道。

    因為這一刻,他們從孫聖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殺意,他的眸子冰冷,拳頭握的 里啪啦作響,一股怒火正在心中醞釀,隨時都會爆發。

    “甦菲……”孫聖站起身來,走到了紫衣少女的面前。

    此時的甦菲,不似下界看到的時候那般風采迷人,她身材瘦弱,一條腿被廢掉了,此刻低著頭,根本不敢看孫聖。當年美麗動人的少女,如今卻落魄成這個樣子。

    “甦菲,是不是你?”孫聖激動道,向前走過去,伸手扶住了甦菲瘦弱的香肩。

    “小師傅……”甦菲終于說話了,但卻沒敢用太大的聲音。

    “哦?你認識這個小賤種嗎?這是甦家的下人,看你們的關系不一般啊,一丘之貉。”夏侯宣冷笑一聲說道,順便對孫聖諷刺了一句。

    甦牧也有些意外,盯著孫聖看了又看,似是沒想到孫聖會認識甦菲。

    “小賤種……”孫聖回頭,怒視著夏侯宣,眼中迸發出前所未有的殺意︰“你再說一句試試?”

    他怎能容忍甦菲遭受這種對待,當初在下界的時候,甦菲稱他一聲“小師傅”,雖然孫聖並未教過她什麼,但這份情誼還是在的。而且當初在下界,甦菲也幫過他不少,是他比較在意的一個朋友。

    此刻,眼睜睜的看著甦菲遭遇這種對待,孫聖不能容忍,他懶得去問這件事的原由。

    而且即便是不問,孫聖也猜的出來,甦菲這些年來被接到了甦家,過的並不如意,處處遭受欺壓,做著下人的事情,甚至被廢了一條腿。

    “哈哈哈哈,納蘭仙子的朋友可真有氣魄,要為一個小賤種出頭嗎?”夏侯宣諷刺的冷笑道。

    “我給納蘭仙子面子讓你坐在這里,不要不識抬舉!”甦牧也站起身來,冷視著孫聖說道。

    一時間,場中的氣氛變得格外冰冷,充滿了火藥味兒,甦牧已經做出了表態,頓時,那些被甦牧邀請來的洪荒家族的天才也全都站了起來,一個個虎視眈眈,冰冷的眼神望著孫聖。

    “你實在是太放肆了,分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嗎?竟然敢在這里胡鬧!”站在甦牧那一撥的洪荒家族的天才呵斥道,有幾人眼中已經是殺意彌漫了。

    “哼!”

    孫聖冷哼一聲,邁步就朝著夏侯宣走去,這個女人從一開始就針對他,後來看到她如此欺凌甦菲,孫聖已經忍無可忍,決定要動手了。

    而且,他有理由相信,甦菲那條被廢掉的腿,肯定是夏侯宣所為,她嫉妒甦菲的美貌,處處欺壓與刁難,一口一個“小賤種”,孫聖怎能容忍她?

    “小師傅,不要……”甦菲膽子變小了許多,此刻拉住孫聖的胳膊。

    “我為你討個說法。”孫聖說道,大踏步的前行,朝著夏侯宣走去。

    眾人都是臉色一變,沒想到這個少年這麼干脆,竟然真敢在這里動手。

    納蘭諾等人也是臉色凝重,但是看到孫聖如此盛怒,知道現在根本無法勸住他。看來這個紫衣少女是他的舊相識,而且讓他十分在意,此刻竟然要為這少女出頭去攻打甦家的人。

    “討說法?你以為你是誰,實在是放肆,再往前走一步,打斷你的兩條腿!”夏侯宣呵斥道,驕傲跋扈,盛氣凌人。

    “打斷我的腿?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打!”孫聖猛地暴喝一聲,而後陡然加速,極字卷的變態速度施展出來,當場化作一道人形極光沖了上去。

    <center>